別裝了!假哭、假吃、假胸肌,被“吹爆”的偶像們,能再假一點嗎


《與君初相識》熱播,任嘉倫的鮫人造型再次被網友熱議。

還記得去年,《馭鮫記》(後改名為《與君初相識》)發布預告片,任嘉倫飾演的長意就有一幕鮫人出水的鏡頭,腹肌塊塊分明,好身材一覽無餘。

但預告片發出不久,立刻有眼尖的網友發現他穿了假胸衣。一時間,嘲諷聲不斷。

最近配合劇的播出,《與君初相識》導演終於給出回應。他解釋說是因為魚尾特效設計得有點大,為了身材和魚尾比例和諧才讓任嘉倫穿假胸衣。

並稱任嘉倫是配合,而且因為拍攝時是夏天,他穿假胸衣其實很辛苦。

嗯,導演都這麼說了,肯定是沒錯的。

為什麼所有需要露身材的戲都穿了假胸肌?那一定是演員太敬業,想要保持劇裡角色身材一致性;

為什麼明明是夏天拍的,工作人員卻穿著厚厚的棉服?那一定是工作人員的反季潮流穿搭,絕對不是導演記錯了。

而且穿假胸衣怎麼了?別人可以假吃、假哭,咱們兢兢業業穿件道具怎麼了?

假吃

真吃有什麼難的,假吃才最考驗演技,建議那些亂吃道具的演員都好好向楊穎(Angelababy)老師學習。

在《雲中歌》裡,她右手用筷子將食物送至嘴邊,淺動嘴角,嘴巴微抿,左手還細節地接在嘴下。

一套動作下來,既不破壞道具又演出了美食大佬的專業,這麼高明的演技,不讓她包攬大滿貫獎項一定是嫉妒她美貌與實力兼具。

還有青出於藍的孟美岐,著名編劇汪海林誇她的演技達到了一個高峰,是下一個周冬雨。

只見她在《我心飛揚》裡邊流淚邊吃餃子,上一秒把大半個餃子塞進嘴裡,下一秒又把大半個餃子吐了出來。

這就是傷心的感覺吧,想吃卻吃不下去,明明餃子被吐了出來,嘴巴卻無意識地咀嚼著。這麼精湛的假吃演技,哪裡是周冬雨能達到的境界?

有人在戲裡演自己,有人則在社交平台上演別人眼中的自己。

關曉彤熱衷分享自己的減肥日常,她真誠向網友推薦植物肉水餃,表示美味又不胖。但在視頻裡她的吞嚥鏡頭全部被剪,被網友質疑假吃太明顯,自己都不吃的東西居然安利大家去吃。

延伸閱讀  12歲以下禁入!推薦三部美國犯罪懸疑驚悚大片,看完晚上一個人怕

歐陽娜娜的生活vlog是她的圈粉利器,大家都以為這是鄰家女孩的生活日常,殊不知鄰家女孩在劇裡演技浮誇,在vlog裡卻演技極佳。

普通女孩喝奶茶噸噸噸,鄰家女孩喝蘋果汁滴滴滴。三口蘋果汁表達出三個層次的感情,從驚訝到享受,這簡直是吃到美食的另一個我!

不同的是,我把食物吃下肚胖的是自己,鄰家女孩嘴不沾水騙的還是我自己。

從生活到演戲,對這些演員來說,這輩子最大的演技都貢獻給了演自己。

假哭

假哭有兩種流派,幹哭和濕哭,前者靠表情,後者靠道具。

幹哭的領軍人物之一是吳謹言,她的特色在於誇張的表情配合宛如搖頭娃娃的頭部動作。這種演技的難度在於保持表情和頭部動作同步,不然容易演成傻子或是喪屍。

但吳謹言顯然深諳此道,你看她搖晃的腦袋、微微上翹的嘴唇、眨巴眨巴的眼睛……一看就有天大的委屈,都把自己氣笑了。

她還很擅長借助道具,你看她靠在黃景瑜肩上痛哭,用力的五官不足以表達悲傷,就用黃景瑜的手來為自己擦一把“皇帝的憂傷”。

此時此刻,黃景瑜擦的不是淚,是吳謹言高深莫測的演技。

幹哭大師的稱號競爭激烈,除了吳謹言,還有一位喬欣。

你看,她哭得多用力,晶瑩的鼻涕在鼻尖若隱若現,緊閉的雙眼和上翹微張的嘴表現著角色的痛苦和掙扎,瞎子都看得出來她有多傷心。

高超的哭戲在於演技僅聲音可見,眼淚什麼的自己腦補就好。

濕哭派代表則派出袁冰妍參賽。

看劇時,女主眼角的淚真戳心;

看花絮,女主的眼藥水真扎心。

她身背威亞,抬頭、滴水、扔,動作瀟灑一氣呵成;

她左手摟男主,右手滴眼藥水,一招左右手互博爐火純青。

延伸閱讀  具俊曄,易烊千璽,李榮浩,林允,劉愷威,蔣勁夫,張庭!

這熟練度,沒有台下十年功可練不出來。

當然,如果你能做到干濕結合,那必是人中龍鳳,戲之驕子。所以說,楊穎覺得自己應該拿大滿貫是有道理的。

幹哭,她能把五官用到極致,也能用平靜無波的臉表達難以言喻的痛;

濕哭,她抬頭接住導演滴來的眼藥水,用一個難度係數9.0的動作驚呆華仔。

或許,這就是哭戲的最高境界了吧。

結語

演員的門檻有多低?

拿著高額片酬,打戲靠替身、哭戲靠藥水、台詞靠配音,就連最簡單的吃戲,都能演出360種花樣假吃,最後擺個美美的pose,留下粉絲滿屏“姐姐(哥哥)好演技”。

可明明,不該是這樣的。

拍《濟公》時,游本昌拿到已經餿了的豬肘,但他仍舊大口的吃,並露出享受的表情;

拍《一九四二》時,為了演出逃荒饑民的真實感,張國立每天只吃一個蘋果,一個月瘦20斤,徐帆餓到聽見食物名字都受不了;

拍《我不是藥神》時,王傳君為了演出白血病患者的求生欲,在一場戲裡連吃44個包子,晚上繼續狂吃五碗麵,最後受不了而多次嘔吐;

不管是不吃,還是狂吃,都是為了貼近角色,展現角色。

彭于晏為了轉型出演《激戰》,他閉關3個月,每天瘋狂訓練12個小時,直接把體脂率練到3%,片中的動作戲也幾乎都是親自上陣;

辛柏青在《貓妖傳》中演李白,短短五分鐘的戲份他準備了半年。他查了大量資料,揣摩李白的心理,才最終呈現出了彷彿從歷史中走出來的李白;

彭昱暢在《奪冠》中演年輕時的陳忠和,他把專業排球運動員的打球動作拍成視頻,根據視頻進行動作分解並畫下來,分析動作要領和肌肉運動,再一點點模仿和糾正自己的動作。

對他們來說,演員的第一本位是角色,一切行為為角色服務;而對於另一部分人來說,他們的第一本位是自己,他們最大的代表作也只有自己。

說實話,就算某一天,有明星被曝出用AI換臉技術出演某部作品,我也不會吃驚。畢竟對於內娛來說,“假”已然成為常態。

延伸閱讀  洪欣夫婦外出逛街?張丹峰街頭瘋狂搖頭跳舞,染一頭黃發年輕不少

但觀眾並非傻子,資本也並非無所不能,當越來越假的作品接連扑街,當一部部小成本誠意之作成為黑馬,這樣的假象,又還能維持多久?

END

文:雲宇

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吃瓜、看劇、品人生。 “關注”我,娛樂資訊持續更新。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