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懟30家記者,不懼封殺,王志文早就是娛樂圈的叛逆者


2000年,王志文憑藉《刑警本色》裡面的角色蕭文獲得金鷹獎觀眾喜愛的男演員獎。

在金鷹節答謝禮上,30多家媒體記者與王志文展開了一場唇槍舌劍的爭鋒,核心問題是“藝人是不是媒體捧紅的”。

媒體記者因為“口香糖事件”怒斥王志文,“你大腕可是我們捧紅的,沒有我們發文章給你搞知名度,你哪來的獎項,又怎麼出名?”

王志文直接回懟,“獎項是評委評的,老百姓投票投的,跟你們媒體有什麼關係?”

另一個記者跟著起哄:“你再狂,我們就封殺你!”

王志文直接暴怒,猛地站起來滿臉通紅大聲呵斥:“你們也不要自視太高。”

說完這句話,王志文立馬起身走人。

當天晚上,30家媒體聯合發文,寫了篇文章叫《寫給王志文的公開檢討書》,用反諷的語氣嘲諷王志文耍大牌,不懂感恩!

面對媒體的責難,王志文公開放話說本人“我不在乎”!

因為王志文更喜歡觀眾通過作品了解他,而不是通過媒體。

硬剛媒體

2000年,在大連拍攝黃建新執導的《誰說我不在乎》的片場,王志文嚼著口香糖在台下休息,腦袋正醞釀著與馮鞏的下一場戲。

大連某報的一個記者冷不丁的出現在王志文面前,要求採訪。

王志文先是一愣,接著又馬上聽到導演大喇叭喊“開始”的聲音。

王志文趕緊沖向片場,邊嚼著口香糖邊回复記者:“你稍等一會兒啊,我拍完再說。”

說完就掏出記者前一刻遞給他的名片,接住嘴裡熱乎的口香糖,翻個卷兒,當垃圾丟掉了。

記者的臉馬上變了!

王志文立即道歉:“這事兒我錯了,您別介意。”說完便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記者沒接受:“你這什麼意思!太沒禮貌了!”

結果記者不滿意,又追了上去,她覺得王志文欠一個誠懇的解釋。

沒想到王志文一下子也被激起了情緒,脾氣有些衝的說:“你搞清楚事情的主次好不好,我正準備拍戲的事,都向你道歉了,平常都是對我沒有的東西隨意就扔了,還需要過多解釋嗎。口香糖不能吐在地上,摸遍兜里沒有紙,就把這張名片摸出來了。這事你要能理解就理解,不能理解就算了。”

面對王志文的態度,記者無法接受。

很快“口香糖”事件迅速發酵,成為2000年十大娛樂熱點事件之一。

因為也有了金鷹獎上,30多家媒體對王志文的聲討。

至此,王志文也成了媒體公認的“最難搞”藝人之一,甚至跟姜文比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姜文頂多是不配合不好好回答問題,王志文是動不動就跟記者乾一仗。

2001年,他出演了一部影片《芬妮的微笑》,後來憑此獲得了一個莫斯科影帝,在首映禮上有記者誇他演得好。

他直接說“演得一點都不好”,記者就反問演得不好怎麼能獲影帝,但王志文竟說:“這樣一個角色都能獲獎,莫斯科人都瞎了!”

他還指責電影籌備時間太短,前期準備才一個多月。

主演炮轟電影,這事放到現在來看也是令人稱奇,投資方自然被氣壞了,一紙訴狀以“違約”為由,將王志文告上了法庭,索賠25萬。

2004年案子最終宣判,法院認為王志文不存在違約情況。

不過這事也讓王志文背上了不少的爭議。

父親去世

1984年,有一個男生是被幾個同學用木板做成的擔架抬進了高考的考場上,半個月之前,這個男生遭遇了一場車禍,身體多處骨折。

但是這個男生堅持要參加高考,後來這個男生以文化課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北京電影學院,他就是王志文。

1966年,王志文出生在上海一個普通的家庭,父親在大隆機械廠,母親在宜川電子配件廠,父母都是普通工人。

他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還有兩個哥哥。

王志文的父母樸實能幹,那時候家裡的沙發、檯燈、魚缸都是父親做的,而他們兄弟三人的衣服、鞋子,都是母親做的。

3個兒子頭髮長了,母親替他們理髮。一袋麥乳精買回來,分成3份,裝進3個玻璃罐,每個罐上貼一小塊橡皮膏,上面寫著:老大、老二、老三。

延伸閱讀  《漁港的肉子》充滿生活氣息,給觀眾帶來平實的溫暖

節儉、實惠、精緻、體面,井井有條,相親相愛,這個位於上海普陀區南趙宅的五口之家。

在6歲的時候,王志文得了一場病,患上了腎炎。需要每週去兒童醫院檢查,這也是王志文一直很瘦的原因。

那時候,王志文的父親一個月也就百八十塊錢工資,所以捨不得坐公交車,就只好背著他步行40多分鐘到兒童醫院。

當時王志文就很懂事,總是想著法不讓父親挨累。

父母為了給他治病,用盡了靠微薄的工資積攢了好幾年的錢。

1979年10月17日一早,父親正要去大隆機器廠上班,發現老三王志文又踢被子了。

他把兒子的細胳膊細腿重新放回妻子做的薄被之下,掖好。

王志文醒來,跟父親對視一眼,笑笑。

父親送母親到菜場,母親忽然回過頭,發現丈夫在看她,兩人對視一眼,笑笑。

母親後來說,那天,真的有些不一樣。

當天中午11點多,一輛車從父親身上軋過。

直到傍晚,大哥才回來,“爸爸出了一點事情”。噩耗延至第二天公佈,母親當場暈倒。

那年,王志文13歲,家裡的頂樑柱一下沒了,而當時母親的月工資只有30塊錢。

當時大隆機器廠曾有意讓王志文去頂替爸爸生前的崗位,做母親的捨不得。

於是一直讓他留在學校讀書。

那個時候的日子過得緊巴巴,一家四口靠著母親每個月30多元的工資勉強度日。

除去水電費和孩子的學費,就剩下了零星的生活費,日子過得捉襟見肘。

但看著母親日漸消瘦,王志文心底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出人頭地。

初中時代的王志文音形俱佳,會講多種方言,隨便表演一段滑稽戲就能將老師和同學逗得哈哈大笑。

王志文的表演才華在少年時代就顯露無遺。

上海南京東路當年有個大世界,大世界裡有個青年宮,青年宮成立了中學生藝術團,王志文考進了團裡的話劇隊。

每個週日,半天,排練小品,學習對詩歌、對文學作品的理解和表達,練習普通話、發聲,進行形體訓練。

那個時候,給王志文上課的都是李家耀、陳奇等知名演員,以及陳茂林等十多位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的老師。

這也為王志文以後從事表演打下了紮實的功底。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青年宮時期的老師們,讓王志文養成了一些好習慣,以及做人從藝不可或缺的“格”。

躺著參加高考

1984年,王志文想考北京電影學院,因為上海沒有設立專業考點,要去成都報名。

來回的路費就要200元。

這個決定起初並不被家人看好,哥哥一度說他的形像不適合當演員。

母親一個月的工資也都才幾十塊,這筆高昂的報名費,足夠一家人生活好幾個月了。

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王志文幾經思考後,還是向母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聽到兒子需要這麼一筆“巨款”,母親沉默了。

王志文連忙補充:媽媽,我會還的。

母親聽了有點難過,怎麼能說借呢?

有理想就盡量去實現吧。

於是母親就為王志文東拼西湊來了200元。

就這樣,王志文帶著母親做的盒飯以及乾糧、水壺,坐了三天兩夜的綠皮火車的硬座,把報紙捻成團塞進因乾燥而流血的鼻孔,坐累了躺倒在坐椅底下……到了成都寄宿老師的親友家,每天給母親寫信匯報進展。

在成都的兩週,他寫了12封家信。

最後王志文的成績是成都區第一名。

延伸閱讀  被譽為韓影巔峰的《殺人回憶》,是奉俊昊向兇手發出的挑戰宣言

但是6月22日,王志文騎著自行車被飛速行駛的卡車撞成骨折,傷筋動骨一百天,醫生叮囑臥床3個月靜養,還說,有可能跛。

7月7日、8日、9日三天高考,王志文不想耽誤,他對母親說:“我就是爬也要爬進考場。 ”

他最後是被四個小青年用床板改成擔架抬進了考場,這可是當年高考的一大新聞。

但是,王志文骨折很厲害,他不能坐,不能立,還發著高燒,好在王志文的手能寫字。

主考官朱榴亭老師被他感動了,專門為王志文找了一間空教室,把課桌拼在一起,再放上木板,讓王志文躺著答題,還找來衛生室的醫生,對他專門照顧。

並且,朱老師還要來冰塊,給王志文降溫。

結果,王志文並沒有讓老師及母親失望,以文化課全班第一名的成績被北電錶演系84班錄取。

他滿心歡喜的以為自己可以在表演的道路上大展拳腳。

被導演換掉

雖然成績很好,但是因為長相不夠出眾,高顴骨、招風耳,相貌平平的王志文並不被老師們看好。

王志文的五官和當時的審美也不太符合,所以事業發展受到了很多的阻礙。

在大學期間,王志文一直努力學習,他的台詞和基本功都很紮實。

班主任齊士龍很快注意到這個優秀又沉默的學生。

看到王志文屢屢受挫,他默默鼓勵道:堅持。

很多年後,齊士龍再想起當年那個孩子,笑著說道:

他身上有一種豪氣、一種難以言表的不恭,一種逆向生長的力量。

曾經拍攝過《一個和八個》的導演張軍釗在1988年拍攝的《弧光》這部電影,男主角原本定的是還在讀大學的王志文。

王志文都已經做好了準備進劇組拍戲,卻被張軍釗用百靈換掉,理由竟是:王志文不會演戲。

他被辭退以後,就連學校的老師都說:“我們準備讓你當老師,你看啊,你的學習成績很好,你的寫字也很漂亮,不當老師有點白瞎了。這麼的,你把台詞好好的學著,我們準備讓你畢業當台詞老師。”

畢業後的王志文被分配到中央戲劇學院當老師,徐帆,許晴都曾經是他的學生。

那個時候的王志文年輕帥氣,穿著大風衣,燙著大波浪,戴著個大框眼鏡騎著自行車在學校里風馳電掣,迷倒了一大批女學生。

其中就有徐帆。

1989年徐帆成了王志文的正牌女友,當時的師生戀可謂是驚世駭俗。

但是這兩人完全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面對領導的批評,王志文也是真的倔。

為了不讓徐帆聽同學們背後嚼舌根,王志文把徐帆帶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安頓下來。

徐帆簡直是“賢妻良母”的典範了,不但洗衣服、做飯,天天王志文做好吃的。

更是在生活上把王志文照顧的妥妥帖帖的。

後來,徐帆中戲畢業,王志文也因為《南行記》名聲大噪。

但是清高的王志文並不願意為了任何人,哪怕是心愛的女友,去低聲下氣的求人。

1991年,徐帆拿到了《大太監李蓮英》中珍妃的角色。

因為這個角色,劇組就傳出來導演田壯壯和徐帆在劇組談起了戀愛。

娛樂圈就那麼大,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會傳到同行的耳朵裡。

不久,王志文就知道了徐帆和田壯壯曖昧的消息,頓覺一陣屈辱湧上心頭。

當徐帆回到了出租屋裡面,王志文就質問徐帆到底和田壯壯怎麼回事,兩人在出租屋大吵一架。

王志文一邊摔東西一邊憤怒質問徐帆。

徐帆又哭又鬧打死不承認,怒火中燒的王志文直接把徐帆的行李扔了出去,一把把徐帆推出家門, 兩人就此分手。

正經歷失戀帶來的傷害的徐帆,被馮小剛的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關懷所感動,她變得離不開馮小剛了。

延伸閱讀  孫楊轉型直播,宣稱觀眾不到10萬不說話,網友:啞巴也能帶貨?

從1993年開始,兩個人戀愛,徐帆也成了馮小剛的御用女主角。此時的馮小剛是有妻有女,正妻就是張娣。

在丈夫這麼明目張膽的出軌面前,也不吵不鬧,聽之任之。後來一直到1999年,張娣見馮小剛難以回心轉意才同意離婚。

2016年,時隔多年徐帆和王志文一起合作了一部電視劇《一樹桃花開》,算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大滿貫影帝

在大學期間任教8年,在這8年期間,王志文一邊任教一邊跑龍套。

後來主演了六集的電視劇《南行記》後,王志文讓他被觀眾熟知,也因為這個角色,他拿到了一個最佳男主的獎項。

《皇城根兒》讓王志文的知名度再次大大提升,並且獲得金鷹獎最佳男配角。

電視劇《過把癮》讓他紅透半邊天,還拿下了飛天獎。

他把方言這個角色演活了,劇本與當時的時代氣息很融合,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愛。那時,粉絲的來信幾麻袋都裝不下。

當時,趙寶剛帶著王志文和江珊去天津做活動,結果被里三層外三層圍個水洩不通,根本出不了屋,可見當時這部劇的效果是轟動和炸裂的。

1999年,王志文在陳凱歌導演的《荊軻刺秦王》中飾演的嫪毒也是很出彩的,陳凱歌導演說:“電影學院這二十年出了不少人才,王志文毫無疑問是最會演戲的那一個”。

王志文是中國為數不多的,獲得白玉蘭、飛天和金鷹,大滿貫的五位男演員之一。其他的四位是孫紅雷、張嘉譯、張國立、陳寶國。

作為老戲骨,王志文從不參加綜藝節目,相同級別的演員隨便拍一個廣告收入上千萬時,王志文不為所動。

王志文選擇劇本非常慎重,從影三十多年並不高產,而且王志文對自己的要求是同一個角色不重複演。

《過把癮》中,將北京土著方言的混不吝,詮釋成了雅痞文青的灑脫不羈,俘獲大批年輕觀眾。

在《黑冰》中飾演的郭小鵬,王志文把郭小鵬這個人復雜的性格演繹得剛剛好。

在臨刑前,長達11分鐘大獨白,他的聲線飽滿,節奏是緩慢的,氣息微弱卻沉穩,有力,且咬字準確,平靜中隱隱透露出的憤怒比直接給的憤怒更加深刻,毫不誇張的王志文貢獻出了教科書般的台詞功底。

他在電視劇《青瓷》中演繹了張仲平,一個深諳官場、商場內蘊,見什麼人說什麼話,擅於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老謀深算的商人。

為了《天道》,在拍攝前他推掉了其他所有的角色,一心專研劇本,全身心地沉浸在“丁元英”的精神世界裡。

這也就是從《天道》“丁元英”的身上,既看到了原著主人公的影子,也看到了王志文的內涵,五台山那段對白,絕對經典。

到了《刑警本色》中,王志文和李幼斌飆戲,適合反派長相的王志文塑造了英雄蕭文,一身正氣的李幼斌則是個腹黑大反派,看似柔弱的王志文把英雄氣質表演的入木三分,成為經典。

“李雲龍團長”李幼斌曾經這樣評價他:王志文的演技別人也沒法飆。

《風聲》裡面的特務處處長,不做作,無表演跡,讓王田香成了裡面讓人記憶極深,陰冷處陰冷,哈腰時哈腰,特務頭子那種讓人心底發怵又難以捉摸的味道入木三分,如果真是幾大角拼戲,王志文當排第一。

最近諜戰劇《叛逆者》大火,54歲的王志文飾演顧慎言,雖然面色黝黑,皺紋遍布,肌肉也出現了鬆弛,狀態比較蒼老,但眼神和表情依舊精準,表演寶刀不老。

從《南行記》,《過把癮》《黑冰》到《天道》《和你在一起》《風聲》《青瓷》等影視劇大火,王志文已經紅了快三十年。

《過把癮》裡面的方言,《天道》丁元英,《刑警本色》蕭文,《青瓷》裡面的張仲平,《黑冰》裡面的郭小鵬,《旗袍》裡面的丁墨群,包括現在熱播的《叛逆者》,你更喜歡王志文的哪個角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