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後一位少女”,終於回歸了


文|D姐

《浪姐3》的路透最近一直在熱搜上。

本已對這檔綜藝無任何興趣,但看到網傳名單裡有王心凌、郭採潔、Twins等人…

我基於情懷,又開始期待了起來。

但最讓人驚喜的是,是我在名單上看到了一個冷門的名字,「薛凱琪」。

作為學生時代追過的偶像,已經很久沒看到關於她的消息了。

薛凱琪給人的印象,似乎一直是那個天真爛漫的美好少女。

圓鼓鼓的臉蛋,古靈精怪的眼睛…這個靈動俏皮的女孩,斬遍無數男女。

她被港媒封為「香港最後一位少女」。

而如今,這位少女也已經41歲了。

上次看到Fifi,還是在去年的《導演請指教》上。

年過40歲,依然一副少女的模樣。

這狀態,說是只有二十多歲都不過分吧?

看動圖更是致命。

舉手投足間,風情滿滿。

轉頭對著師姐楊千嬅一笑…春天好像到了。

飾演十八歲的女高中生,更是毫無違和感。

穿著校服,鬼馬地嚼著口香糖和小鮮肉對戲…

40歲還能把少女演得如此明媚動人,也就Fifi能辦到。

前兩年在《完美的餐廳》裡,Fifi被小21歲的Justin喊姐姐時,還愣住了。

也因此引發了一場關於「大21歲該叫姐姐還是阿姨」的熱議…

不得不說,Fifi的美貌真是一如既往美麗。

對比18年前剛出道的她,除了嬰兒肥的褪去,D姐完全看不出來差別。

那時候的Fifi,長相真的超級可愛。

嬰兒肥的圓潤臉蛋,幼態十足。

再加上那雙靈氣的卡姿蘭大眼睛,任誰看一眼都會被蠱住。

在遍地艷麗港女的餘暉時代裡,人靚歌甜的Fifi,打破了大家印像中的港女。

作為港圈稀缺美女,爆紅也是自然。

隨後,許多導演向她紛紛拋出橄欖枝。

出道不過1年的Fifi,開始踏上了她的得意星途。

時間回到17年前。

那是香港影視圈神仙打架的時代,同樣,也是Fifi的事業巔峰。

她扮演的角色,大多古靈精怪、可愛俏皮。

人間小甜豆薛凱琪,當之無愧。

《學警雄心》中,她是那個鄰家可愛的小女警Fiona。

圓嘟嘟的小哭包掉眼淚,誰看了會不心疼?

延伸閱讀  谷愛凌曬出和成龍合照,果真動畫照進現實,這不就是龍叔和小玉嗎

《新紮師妹》裡,她是心地善良的範樹娃。

永遠積極向上,熱忱滿滿。

處女作電影《早熟》,她是偷吃禁果的青澀少女。

雖然劇情不咋地,但Fifi的演技實在太吸睛了。

少女情竇初開的稚嫩,叛逆又悲觀的性格,被她演得恰到好處。

果不其然,她也成功憑藉此片,被金像獎提名為「最佳新演員」。

搭檔李易峰的《真愛謊言》,她是溫柔動情的徐護士。

自閉症少爺×溫情護士。

兩人的愛情純粹又美好,誰看誰嗑糖~

這張性感無邪的臉蛋,演起小妖請來更是蠱人得很~

比如《聊齋3》中,傾國傾城的白鱀豚精白秋練,俘獲了多少人的心?

《畫皮》中的狐狸精小唯,又是多少人的古早純欲天花板?

滿眼邪魅,性感又明媚。

有些人,一出現便能驚艷眾生。

比如薛凱琪。

時隔多年,很多人以為Fifi已經不會演戲了。

可在《導演》裡,她的一秒入戲,讓許多人瞬間淚崩…

但,留下如此多經典角色,斬獲無數影視獎項的Fifi,最拿手的其實還是音樂。

叱吒歌壇的港圈小天后、楊千嬅的未來接班人…

這些名號,可不是誰都能喊的。

16歲那年,Fifi因為兼職做模特,萌生了想做藝人的念頭。

比起做花瓶,她更想創作一些自己的作品。

“反正都是工作,做自己熱愛的事情還能賺錢,不好嗎?”

於是,2003年她便跑去華納唱片參加試音,並順利簽約出道。

在那個群雄逐鹿的香港樂壇,Fifi憑藉著動人又心碎的情歌,脫穎而出。

一顰一笑間,皆是少女星空夢。

一詞一句裡,總是搭乘著公主的南瓜車…

神派她來造夢,她也確實做到了,在香港唱片行業最低迷時,帶給無數人希望與愛。

《奇洛李維斯回信》,她將偶像基努·里維斯唱成歌,道出無數人對偶像的憧憬。

「明知我們隔著個太空

仍然將愛慕天天入進信封

專心得超級偶像也動容…」

《南瓜車》裡的灰姑娘,Fifi用繾綣的歌聲告訴我們:童話與現實永遠不掛鉤。

「被你追求時日日門外有花

都猜到散席了只得雪花。 」

延伸閱讀  父母愛情:時隔8年連化妝師都成專業演員,江亞菲卻深陷整容風波

一首《慕容雪》,唱出女孩愛而不得的悲情。

「你泛起山川,碧波里的不是我。」

為LGBT發聲的《男孩像你》,讓無數人落淚。

“我喜歡你,性別相同就不能在一起了嗎?”

今年的新單曲《小鹿回來了》,更是讓我們深切體會到:與舊愛重逢,是多麼不堪一擊的痛…

“本該止於秋水的寂寞,卻因你三兩句的問候,又起風了…”

很多人都覺得驚訝,時隔這麼多年,Fifi還是只唱情歌。

而她,也只聽情歌。

關於愛情,她一直都很勇敢,也很期待。

而傷她最深的,也正是她最想得到的愛情。

眾所周知,薛凱琪與龍太子因戲生情。

從《早熟》到《分手說愛你》,Fifi在提名金像獎的同時,還掉進了愛的陷阱裡。

當時,媒體曝光她與龍太子在戀愛,男方不僅不承認,還四處沾花惹草,讓Fifi幾度處於風口浪尖。

狗仔隊不停地跟踪、偷拍,甚至一度傳謠她私生活混亂…

Fifi實在忍不下去了:看不到頭的愛情,要來有何用?

兩人撕破臉後,龍太子更是多次在媒體前陰陽怪氣Fifi…

可在他淪為劣跡藝人時,Fifi卻不計前嫌地力挺他。

但,Fifi的一片痴心,並不能打動龍太子。

一句「我爸不讓」,讓這段戀情終於結束。

Fifi的事業,也因此停滯。

更打擊她的,是意外到來的家庭危機:父親債台高築、父母離婚、父親重病需要大額的手術費…

Fifi回憶到,那時候她特別愛逞能。表面看起來沒事,實際上內心早已千瘡百孔。可再崩潰,她也不願和任何人訴說。

“藝人是娛樂大家的,而不是給大家倒苦水。”

倍增的壓力和負能量,讓Fifi的情緒逐漸被壓垮。

最終,確診為躁鬱症。

在被病魔折磨的日子裡,她把自己關在家中,從110斤暴瘦到70多斤。

她的情緒變得越來越不穩定,上一秒在哈哈大笑,下一秒就哭成淚人。

絕食、割手腕、吞安眠藥…

她要熬不住了。

那晚,在她準備一了百了時,她給方大同打了通電話:“我要死了。”

也正是這通摯友的電話,將Fifi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

“你看,你現在要是想不開,用刀自殺,然後就麻煩了,會很痛,要是真的傷害了自己,你就更麻煩了,會遇到很多問題的…”

他溫柔地安慰著Fifi,一講,就是一整夜,直到Fifi慢慢放下自殺的念頭。

毫不誇張的說,是方大同,讓薛凱琪重生了。

延伸閱讀  鄧倫和他們報團取暖?他也準備將目光放到海外市場!

打敗病魔後的Fifi,在2012年創作出《Better me》,治癒了無數抑鬱症患者,也治癒了她自己。

看,那個愛唱情歌的港圈少女,終於回來了。

最近,我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了很多關於Fifi的採訪語錄。

很多人評價她,是難得的清醒港女。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是那場瀕臨死亡的大病,才讓她學會清醒,學會與自己和解。

“等我回過頭來看,這樣的經歷其實不是考驗,而是一份禮物,我已經離塵埃那麼近過,別的更不用再害怕了。”

Fifi一路走來,其實並不順利,而如今的娛樂圈,更是早已無她的容身之處。

但所幸的是,這些年來,她依舊被很多人真心熱愛,也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轉型幕後做導演、做美術指導、做自己的服裝品牌…

“開心做自己,更重要。”

她的性格,也變得越來越坦蕩。

2015年華鼎獎頒獎時,Fifi因氣不過本屬於自己的配角被換,在大典上直接怒懟:“原來最佳女配角,不要臉就好了。”

那一刻,她很颯。

為了彌補兒時的夢想,她開始慢慢轉型到幕後。

做導演、做美術指導、成立自己的服裝品牌…

“人還是要有夢想的,萬一就實現了呢?”

那一刻,她很勇敢。

面對愛情,她依舊懷有憧憬。

只不過,她不再會輕易落淚了。

“我18歲就幻想過自己30歲前會結婚,談過4次戀愛,現在想想幸好沒有和那些人在一起。”

經歷了風風雨雨,她終於明白:愛自己,才是終身浪漫的開始。

那一刻,她終於釋懷了。

時隔這麼多年,薛凱琪已經淡出很多人的視野。

可不管時代的座位有沒有輪到她,薛凱琪,一直是D姐心中最閃耀的存在。

只因她一直是那個滿懷期待的少女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