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孫正義:軟銀基金旗下或有15家公司破產



《福布斯》今天刊文稱,軟銀CEO孫正義(Masayoshi Son)3月初在紐約舉辦的一次會議上表示,軟銀旗下或將有15家公司破產。以下為文章摘要:3月初,軟銀創始人孫正義在曼哈頓中城舉辦了一次會議,與會者包括約20名管理資產最多的基金經理。他把這次會議稱作“前IPO峰會”(Pre-IPO Summit)。

孫正義1.jpg

孫正義在這次會議上說,“雖然人們認為軟銀陷入了困境,但實際上我們還將繼續增長。別總是盯著過去不放。”

許多事情都是說易行難。軟銀設立的願景基金資產達1000億美元,是最受關注的投資基金。過去3年,孫正義完成88起投資交易,而且投資對象的估值都相當高。

天不遂人願是這個世界的常態。首先是網約車服務Uber,願景基金因投資它浮虧數億美元;其次是眾創空間WeWork,自2017年以來軟銀先後砸進去超100億美元,然而,撤回IPO計劃,使得WeWork估值由去年1月時的470億美元大幅縮水至10月時的70億美元。

孫正義在會議上說,目前是“困難時期”。前一天,他曾私下向《福布斯》表示,“投資時我們對WeWork估值太高了,過於看好它了。但我認為,我們已經為WeWork組建新的管理團隊,制定新計劃,我們將扭轉局勢,獲得豐厚回報。”

孫正義還談到了過去,尤其是對阿里巴巴投資2000萬美元——目前已升值至逾1200億美元,“前10年,阿里巴巴幾乎沒有任何收入,但一旦開始創收,就會大幅增長”。

為進一步說明自己的觀點,孫正義以投資的9家公司為例進行了說明,“目前,這些公司比同行擁有先發優勢。這只是起始階段,希望你們能感受到它們未來的發展趨勢” 。願景基金投資的一些公司確實表現很棒,例如字節跳動和韓國電商領頭羊Coupang。

孫正義刻意迴避了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根據WeWork債務價格判斷,孫正義的預測簡直錯得離譜,軟銀持有的股權似乎已一文不值。整體來看,以投資共享經濟為主的願景基金,也令人憂慮。上述會議兩週後,軟銀市值僅相當於旗下業務價值的73%。

如果願景基金完全關停,軟銀股價可能會上漲。最近孫正義不再“冒進”投資,並同意根據410億美元股票回購和償還債務計劃剝離部分上市資產(預計將包括部分阿里巴巴股票),受到投資者認可。

這些舉措對軟銀股價提供了支撐。軟銀還宣布,第二支願景基金在進行新投資時會更謹慎。不經常在媒體上曝光的軟銀首席財務官後藤芳光(Yoshimitsu Goto)說,“我們清楚在當前環境下應該採取哪些措施,我相信孫正義也對市場有透徹理解。”

軟銀集團旗下有英國芯片設計公司ARM、美國移動運營商Sprint、日本電信運營商軟銀公司和大量阿里巴巴股票。

大起大落

當然,軟銀還有孫正義。通過投資雅虎和E-Trade,孫正義賺得缽滿盆滿;互聯網泡沫破裂時他虧得也最慘,相當於軟銀市值的99%。孫正義說,“在互聯網時代伊始,我就遭遇過類似的批評,甚至多於現在。從戰術層面看,我有遺憾;從戰略層面看,我沒有任何改變,願景基金也是如此。”

孫正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日本,但他在矽谷小鎮Woodside有一個面積為9000平方英尺(836平方米)的臨時住所。 2012年,他斥資1.18億美元購買了這幢房子,當時是美國價格最高的住宅。

在紐約的會議結束後,孫正義走訪了多家公司,其中包括兩家創業公司:血液檢測公司Karius(2月份在軟銀領投的一輪融資中募集1.65億美元)、數字化製藥公司Alto Pharmacy(軟銀剛剛注資2億美元)。

對於許多科技公司老闆來說,與孫正義會面是夢寐以求的一件事。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發布iPhone後,孫正義說服他造訪日本,軟銀也拿下3年的iPhone日本獨家銷售權。

孫正義出生在日本,有韓國血統,通過一個海外學習項目來到美國,1980年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畢業。他曾向夏普出售一家電子管公司,並通過進口二手游戲機賺了逾100萬美元。回到日本第二年,孫正義創辦了軟銀。

軟銀最初的業務是銷售軟件許可和經營計算機類雜誌、展會。孫正義1996年“殺回”美國,收購科技出版公司Ziff Davis,並對當時成立不久的雅虎投資1.08億美元,佔股41%。軟銀對互聯網產業投資了數十億美元,E-Trade等公司給它帶來豐厚回報,但投資芯片廠商金士頓虧了逾10億美元。

在互聯網泡沫時期,孫正義曾連續3天成為世界首富。但在2002年互聯網泡沫破裂最低谷時,軟銀市值蒸發了99%,由1800億美元縮水到僅20億美元。

財富縮水的並非只有孫正義一人。與當前的願景基金一樣,當時許多軟銀高管都大量持有公司股票。軟銀副董事長羅恩·菲舍爾(Ron Fisher)當時負責管理公司在美國的投資,“我們當時和他都圍著一張桌子坐下,問他該怎麼辦”。當時,幾乎所有高管的想法,都是與老闆共同度過“2年的困難期。孫正義有一種與人溝通的獨特能力,他非常謙遜,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接下來的10多年時間,孫正義使軟銀重新步入正軌。首先是耐心,孫正義倔強地堅持投資阿里巴巴,“我是最看好阿里巴巴未來的人,甚至比它的高管都更看好它”。

此後,他通過一系列的複雜、槓桿交易,收購了沃達丰在日本的業務、Sprint Nextel,以及ARM。軟銀還成功控股手游《部落衝突》的開發商Supercell。此外,軟銀繼續投資創業公司,每年投資金額平均為40億美元。 2017年,孫正義決定大干一場,“過去20年,互聯網只是顛覆了廣告和零售產業。未來,借助人工智能的威力,互聯網將顛覆其餘所有產業”。

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一直是孫正義助手,被任命負責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科技私募投資基金——願景基金。 2000年代,當時在德意志銀行工作的米斯拉,幫助孫正義完成一系列複雜的資本運作。願景基金投資了眾多與人工智能有關的公司。

孫正義說,“20年前,人們認為亞馬遜不屬於互聯網公司,而只是一家零售公司。現在,人們會認為一家公司只是運輸公司、房地產公司或其他公司,它們只少量應用了人工智能技術。但我們需要記住的是,這只是一場革命的開始。”

或有15家公司破產

從長期來看,孫正義是正確的,但就當下來說,卻不是這麼回事兒。 WeWork“災難”後,軟銀開始要求投資對象轉變策略:盈利重於超高速增長,考慮裁員自救。孫正義在2月份的財報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表示,“不會對投資對象進行救助。”

但米斯拉卻表示,願景基金有200億美元資金用於投資有前景的公司,有媒體報導稱願景基金在嘗試募集100億美元,對現金告急的公司施以援手。

孫正義說,“未來2年我們能以非常低的估值進行投資,對於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機會。”

這次孫正義有點雷厲風行。願景基金以條件不符為由,不再承諾以30億美元回購WeWork創始人亞當·紐曼(Adam Neumann)、早期投資者和員工持有的公司股票,取消對零售商Brandless的注資。房地產獨角獸Compass和小企業借貸服務商Kabbage,最近採取休假和裁員措施,以降低成本。獲得軟銀約20億美元投資的衛星互聯網服務提供商OneWeb最近申請破產保護。預計會有更多公司申請破產,孫正義說,“我認為,在願景基金投資的公司中,將有15家申請破產。”

軟銀內部人士稱,如果願景基金能獲得1500億美元回報,在償還合夥人本金和承諾的每年7%回報的同時,還可以實現盈利。因此,資源將向能更明確地帶來回報的公司傾斜。

願景基金合夥人莉蒂婭·傑特(Lydia Jett)表示,她及其同事有了新任務:幫助投資對象與債權人和房東重新談判,重新平衡預算和資產負債表,向首先遭遇新冠疫情的亞洲同行學習,“在幫助這些公司度過當前的困難時期方面,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矽谷人士則對願景基金此舉的有效性持懷疑態度,認為幫扶時間過晚、力度太小。斯坦福商學院教授伊利亞·斯德布拉耶夫(Ilya Strebulaev)說,“我認為軟銀將面臨挑戰:攤子太大了。”在投資對像中,願景基金首次投資金額平均超過4億美元,它在WeWork和Uber等公司的投資,價值高達數十億美元。願景基金的巨額投資,會使創業公司隨意花錢,認為投資會源源不斷。在高增長、高支出的創業公司被告知需要減速、保留現金時,管理層會出現明顯的不適應。

投資公司Bullpen Capital合夥人鄧肯·戴維森(Duncan Davidson)說,“軟銀被認為是生態鏈的破壞者,而非救星。如果軟銀不介入,整個產業的狀況會更好。”Bullpen Capital是遛狗應用Wag的早期投資者,軟銀曾對Wag投資3億美元,後低價把股權賣給了公司。

雖然願景基金被認為是最大的“成長型”公司投資者,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現在軟銀本身成為一支價值型股票。數年來,孫正義多次在財報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與分析師就願景基金的市淨率互懟,公開市場投資者認為願景基金的價值為負數,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的價值都高於軟銀市值,ARM、日本電信業務等都是“免費贈品”。

軟銀首席運營官馬賽洛·克勞爾(Marcelo Claure)說,“阿里巴巴一周給我們賺的錢,比對WeWork的全部投資都多。”

能否再發現一個阿里巴巴

再來說說WeWork。願景基金投資這家公司的代價,可能是虧損數十億美元。這一交易損害了孫正義逆向投資天才的聲譽。孫正義說,“投資一向不簡單,它不是科學,而是藝術。投資一家創始人出色的公司,未必能帶來豐厚回報。”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師皮埃爾·費拉古(Pierre Ferragu)說,公開市場投資者天生就是理性的,他們會計算得失。目前,軟銀並未完全得到市場認可。費拉古說,“市場擔心WeWork和Uber只是願景基金投資問題的開始。他們害怕軟銀由’瘋狂’的孫正義掌管,害怕孫正義會一直激進投資,直至一個子兒也不剩。”軟銀3月份宣布回購股票,給予了費拉古和其他分析師一定信心。但穆迪將軟銀債務評級下調了兩級。

孫正義最近與包括Elliott Management在內的投資者進行了溝通,討論的選項包括讓軟銀退市。但一名知情人士稱,鑑於復雜性,軟銀退市可能不是一個可行的選項。

沒有爭議的是,在軟銀,甚至願景基金,發號施令的是孫正義。作為持股比例高得多的股東,他絕對控股軟銀,是願景基金投資委員會的三名成員之一。歷史將會對孫正義作出公正的評判:能繼雅虎、阿里巴巴之後第三次挖到寶藏?還是像市場認為的那樣是泡沫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