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1歲嬰兒扔下25樓,事後還扮演乖孩子角色,李蕾現狀如何?


《未成年人保護法》應該界定一下適用人群,並非所有的小孩都是天真無辜又善良,當下這個大環境的小孩與以往不同,我們有時候必須用成人的眼光去審視,其中可能也需要夾雜點惡意的揣摩。

近年來,關於未成年人犯罪、法律又無可奈何的比比皆是,就像去年大連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孩只是,他所表現出來的從容不迫、臨危不亂,壓根不像是一個小孩該有的。

10歲小女孩無辜慘死,殺人犯只是進了少管所,不道歉、不賠償,幾年之後若是國家修改了法律,殺人犯身上的斑斑劣跡或許也能從檔案上一筆勾銷。

未成年人殺人最後卻安然無恙的案例,這並不不是第一個。只要法律一日不改,所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保護的群體就不是受害者,而是兇手。

兩個家庭的轉折點

和萬千普通家庭一樣,2012年,生活在重慶的曾燕夫婦生下了第二個孩子原原。曾燕和丈夫雖然努力工作,可家庭財務情況還是沒有太大的起色,尤其是因為計劃生育,在生下第二個孩子後付了三萬元的超生費用,家庭經濟狀況急轉直下。

好在丈夫體貼妻子的不易,之前一直都是帶著孩子在工地上討生活。這一次面對妻子的懷孕,丈夫購置了一套房子,生活依舊貧困可也算有了落腳之處。

只不過夫妻兩人因此還背上了房貸,無奈之下只能請來婆婆吳世芳照顧兩個孩子,夫妻兩人繼續在工地上班。

曾燕夫婦的願望很簡單,家庭和睦、子女爭氣,若是將來能夠有出息,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另一個家庭可能多了些波折,不過家庭比起曾艷夫婦卻是富裕了不少。爺爺奶奶和父母是單位正式員工,因父母工作繁忙,兒時也是被爺爺奶奶照看長大的。

李蕾的父母李江和李佳玲在外人看來是一對恩愛的小夫妻,但對孩子的教育很不耐煩,吼叫和打罵也是常有之事。

從2009年到2013年,李家來回搬了兩次家,最後搬到了曾燕夫婦的小區。

延伸閱讀  網紅聶小雨穿騎行褲開車,網友卻在關注她的大腿:錯付了

在旁人的眼中,李蕾與尋常的孩子無異,活潑開朗。只是在與母親走在一處時,顯得有些瑟縮害怕。

兩個家庭的交際發生在2013年,一個很平常的午後。

電梯裡實暴

當天下午放學回家的李蕾,碰上了正在推著孫子原原出電梯吳世芳。兩家人毫無交集,自然也不會心存防備,可就在這時李蕾趁著吳世芳出電梯的功夫,立馬按下25樓的電梯鍵,將吳世芳關在了電梯之外。

等到吳世芳火急火燎等來下一部電梯,上了25樓之後,只見到李蕾一個孩子,原原已經不見踪影。在吳世芳的詢問之下,李蕾指出了原原的去向,只是措辭多次改變,一會說是“被男孩抱走了”,一會變成“被一個女孩抱走了”。

吳世芳以為,李蕾還是個孩子,記不清楚也有可能。何況當時李蕾並無不對勁之處,還在事發後和吳世芳一起尋找,樂於助人的模樣簡直像“別人家的孩子”。

等到吳世芳從25樓下來時,終於找到了孫子原原。只不過相比於幾分鐘前健康的孩子,原原現在已經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在醫院給出的診斷中,胸部多處骨折、失血嚴重。而在大人查監控時,才知曉惡魔就在身邊。

在監控的畫面中,李蕾一改往日“乖孩子”的形象,在電梯裡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實施暴力。先是對原原的背部和手部重錘,隨後開始煽原原耳光。幾分鐘的暴虐並不足以滿足李蕾的變態想法,趁著電梯上升到25樓的時間,李蕾開始對原原幾次踢打,為了提升踢打的衝擊力,又故意向後退了幾步。

在回到家後,原原被李蕾像丟棄破布娃娃一般扔到沙發上,隨後繼續被毆打。最後李蕾帶著原原來到了陽台上,在霸凌的過程中致使原原從25樓墜落。

李蕾對原原的毆打過程一氣呵成,中間並未有看到人性的憐憫。在原原不幸墜樓之後,李蕾甚至能沒有負擔地扮演乖孩子的角色,陪著大人一起尋找。

這種強大又鎮靜的心理,哪怕是一個成人也不可能具有。 10歲的李蕾已經不可以被稱作一個孩子,她現在就是一個小惡魔。

延伸閱讀  楊潔導演做了啥,為啥唐僧師徒這麼不待見她?真實原因讓人無語

隨後在周圍的採訪中,李蕾乖孩子的面目逐漸被撕開。有鄰居表示,李蕾在爺爺奶奶的溺愛下,性格暴躁、蠻橫,甚至有虐待小動物的影子。在小區裡,李蕾看似乖巧,可時常有小孩尤其是男孩子被李蕾追著打……

法律不該是維護兇手的工具

在《未成年人保護法》的條框中,李蕾年僅10歲,並不具備刑事案件立案的資格。所以,無論原原受到了多大的傷害,兇手並不會受到一絲一毫的譴責。

若不是迫於輿論的譴責,李家人僅是妄圖拿出7.5萬堵住悠悠之口。直至一個月後,輿論的攻勢越來越猛烈,李家人才開始在媒體上公開女兒李蕾的道歉信。

可在媒體的各種報導中,道歉信不過是徒有其表,李蕾在事發後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妥或者愧疚,在原原在醫院還是生死一線的時候,李蕾的表現與平日無異。

原原是幸運的,在從25樓的墜亡過程中,被樹杈勾住救了一命,減少了向下的衝擊力。只是,曾燕夫婦的家庭本就不富裕,李家的賠償款也是杯水車薪,好在有愛心人士的幫助,這才得以在醫院進行康復治療。

至於李蕾,在後來隨著母親移居新疆,還改名換姓。父親雖未遠走,可卻無法聯繫之上。也就是說,曾燕夫婦受過的苦楚,只能是自己吞下,可能有朝一日還得看著兇手逍遙自在的生活。

請不要放過她,哪怕她是一個孩子。法律本是想為未成年人發聲,可有時候卻成為凶手保護自己的工具,這豈非失去了初衷?

而且當下的孩子並非是一味的懵懂無知,他們知曉自己在做什麼,他們可能也知曉自己的行為並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的不妥。

真是印證了那句老話,

地獄空蕩盪,惡魔在人間!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