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坐上太后之位,新皇乾隆前來拜見,槿汐的眼神卻是滿臉恐懼


2011年,一部清朝古裝宮鬥劇在眾多同期作品中異軍突起,上到七八十歲的老太太,下到十多歲的小姑娘,都因為這部宮斗大片而如痴如醉。

這部現象級作品就是《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

在《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一夜爆紅後,大量的流量和目光聚焦於這部古裝大片,甚至緊隨其後也帶來了一陣古裝大片接連出爐的熱潮,這其中不乏有精品,可他們都比不過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的熱度和影響力。

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也因此被評為“十大影視作品”的鼻祖,甚至有“美國紙牌屋”之稱。

世人之所以將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捧得這麼高,無疑是因為這部劇作的品質優秀。

原著《后宮.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本就已經是上上佳作,而導演對於細節的把控和人物的刻畫更是點睛之筆。

導演將原本的架空王朝背景安置到清王朝雍正年間背景,對於清宮深處裡那些黑暗,宮中角色之間的勾心鬥角,全都呈現得淋漓盡致,在《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每個人物都是鮮活的,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個性和人生軌跡。

在這些鮮活人物中,甄嬛槿汐這對主僕的故事尤其惹人注意。

槿汐陪伴著著甄嬛從不諳世事的妙齡少女,一步步走到了權傾朝野,極善權謀得大清太后,主子從多年秀女終於熬出了頭,可在劇情發展到甄嬛坐上太后之位,新皇乾隆前來拜見母后時,槿汐的眼神不是榮幸和惶恐,卻是滿臉的恐懼。

很多看過這一片段的觀眾都表示,槿汐的扮演者有飾演鬼片女主的潛質,一個眼神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事實上,在雍正帝離世,新皇乾隆即位後,甄嬛也坐上了太后之位,槿汐因何而驚恐呢,或許到死甄嬛都不明白自己最信任的槿汐結局有多淒慘。

為主捨身嫁給太監

在《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甄嬛有三個最貼心的丫鬟,他們分別是槿汐,流朱和浣碧。

流朱在甄嬛失寵得病於碎玉軒時,為了讓主子得到醫治,自撞向侍衛刀上;浣碧作為甄嬛同父異母的妹妹,隨姐姐進宮後作為貼身丫鬟常侍左右,最後嫁給果郡王為側福晉,本以為是苦盡甘來,可在果郡王被賜死後,浣碧生無可戀,一頭撞死在棺材上自盡而死。

三個貼己丫鬟,最後僅剩下槿汐一人,而槿汐對於甄嬛的幫助,也是最為重要的一個。

在槿汐剛剛入宮時,她本是一個宮中最底層的丫鬟,各種臟活累活全部都堆在這個十多歲的小姑娘身上。一次偶然的機會,柔則福晉,即後來的純元皇后遇到了這個小姑娘,因為憐憫她的處境,收她做了自己的丫鬟。

雖然後來純元皇后早早離世,可她卻也成了雍正皇帝心中永遠的白月光,美好、純潔、善良,這些都是雍正皇帝心目中純元皇后的代名詞,這也為後來甄嬛的入宮起了先天助力。

延伸閱讀  汪小菲起訴狗仔葛斯齊!法院證實他卻不認,葛斯齊欲將黑料全放出

在原著《后宮.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是這般描述雍正皇帝在秀女選拔時初見甄嬛的。

皇帝抬手略微掀起垂在面前的十二旒白玉珠,愣了一愣,讚道:“柔橈嬛嬛,嫵媚姌嫋。你果然當得起這個名字。”

起初的甄嬛本不想被選中,只想走個過場,而皇帝的一愣,自然是因為甄嬛和前純元皇后的極度神似。

正因如此,曾經在旁侍奉過純元皇后的槿汐,無疑對甄嬛的崛起帶來了極大的幫助。

純元皇后死後,槿汐成了宮中的掌事姑姑,等到甄嬛入宮後,或是機緣巧合,或是命中註定,槿汐被分配給了甄嬛近旁伺候。

槿汐宮中多年的閱歷以及細心穩重的性子對甄嬛起到了極大的助力,而甄嬛的人格魅力和對待僕人的親近態度也折服了槿汐,槿汐選擇徹底綁上了甄嬛這輛戰車。

在甄嬛被皇后烏拉那拉宜修以純元皇后故衣事件陷害,被迫出家甘露寺為尼後,槿汐依舊是不離不棄,長伴左右。

甄嬛進了甘露寺中,本打算乾脆是長伴於青燈古佛,就此了卻殘生,可是果郡王卻如同黑暗中的一道光,照進了這個寂寞女子心中,甄嬛愛上了皇帝丈夫的弟弟,而果郡王則是向這位哥哥的嬪妃表白。

兩人的相愛無疑是大逆不道的,更是禁忌的,而更可怕的是,甄嬛懷上了果郡王的骨肉,由於聯繫不上果郡王,在加上被錯傳信息,甄嬛誤以為果郡王已死,一時之間,每一天的過去都成了催命符。

如何瞞住皇帝,讓自己和果郡王的骨肉成為雍正的骨肉,那隻能靠一次親密接觸,可作為廢妃的甄嬛,幾乎沒有重新回到皇后的可能性。

這時候,槿汐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成為了甄嬛回宮最重要的那根線。

槿汐選擇去勾引皇帝身邊的心腹:蘇培盛太監。

《后宮.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是這般描述此段。

甄嬛打定主意要回宮給自己和果郡王之子一個名分,而甄嬛盯准的助力就是李長,這裡的李長就是電視劇中蘇培盛。甄嬛哀道:“李長安為人這般精明,怎麼願意出手幫我”

此時槿汐面露淒涼而又無奈,分析了當前的局勢後,認同了李長安在甄嬛回宮一事中所能起到的助力,接著又回道:“收買李長最好的辦法,不是金帛也不是利益。”

槿汐說:“奴婢雖然已經年近四十,但也算不得十分老。李長垂老之輩不喜年輕宮女,亦要個能幹的互為援引。何況奴婢與李長是同鄉,剛進宮時多受他照拂,多年相識,他也未必無意,奴婢願意盡力一試。”

或許有人感到不可思議,作為太監,已經缺少了男人最重要的東西,又何來和女人之間的親密關係。

實際上,在古代宮中,太監也不一定沒有媳婦。古代皇權至上,很多人迫於生計,選擇了入宮當太監,可宮中太監和宮女那麼多,難免也會因為寂寞而生出別樣的情愫來。

宮女和太監結為夫妻,即成了對食關係。這種關係不同床,如字面意思一樣面對面吃飯,雖然對於長期深居宮中的太監宮女來說,有這麼一個對食作伴也算不錯。

可是對於大多數能在嬪妃身旁伺候的宮女來說,她們最好的結局卻是主子得寵,自己可以有出宮嫁人的機會。

在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中,惢心得甄嬛之心,被許給了太醫江與斌做妻,甄嬛最親近的丫鬟,同時也是自己的妹妹浣碧更是嫁給了果郡王做了側福晉。可見,所有宮女的下下選擇才是嫁給太監,找個對食的搭伙。

在此之前,蘇培盛便表現出了對槿汐的特殊感情,幾次示好槿汐都是假裝不知道,對此退避三舍。而蘇培盛繼續走癡情路線,對旁人他滴水不漏絕不出半點差錯,對槿汐他卻是有求必應,凡是槿汐要求的他都會全力去做。

延伸閱讀  男星爆被知名董事長包養,公司發聲並報警,網友笑稱聲明不可信

儘管甄嬛苦苦相勸再尋別的路子,可槿汐卻答道:“奴婢早就是一己之身,更沒有什麼可以害怕”。隨後便孤身一人去了蘇培盛宮外的府邸相見。

槿汐主動投怀送抱,蘇培盛不是不知道對方別有心思,可是在知道槿汐要幫助主子甄嬛重得皇恩時,蘇培盛還是犯了太監不理后宮的忌諱,為了這份維持住這份關係,回宮後就開始謀劃甄嬛回宮之事。

二月二龍抬頭時,蘇培盛和甄嬛的閨蜜沈眉莊相互配合,給了雍正皇帝去甘露寺一見甄嬛的台階:甘露寺風景秀美,賞景佳境,不如一去燒香祈福。

甄嬛藉此機會重得雍正寵愛,槿汐卻和一個太監成了對食關係。

新皇登基後前路昏暗

甄嬛借子回宮後,很快又復得皇帝寵愛,可此時的甄嬛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姑娘,在宮中她步步小心,攻於謀算,可終究紙裡包不住火,她和果郡王的關係很快被雍正皇帝知道,他逼迫甄嬛自己做出選擇。

雍正皇帝給甄嬛一杯毒酒,讓她去見果郡王,同時暗地裡吩咐了太監夏刈,頒布了兩道密詔。

倘若說除了甄嬛娘娘之外,還有任何一個人出來,那麼就用前一道密詔:不管是甄嬛娘娘還是別的什麼人,一律格殺勿論。

倘若只有甄嬛娘娘一個人出來,那就用最後一道密詔:六宮無主,甄嬛暫領六宮各事務,等同於副後。

這兩道密詔無疑是打一棍給一個甜棗,而甄嬛選擇了後者。

雍正本知曉兩人姦情,但讓甄嬛親手毒殺果郡王將此事暫時埋下,同時為了撫慰甄嬛,還給了未來引領后宮的承諾。可是,他沒想到,這反而是甄嬛徹底黑化的導火線。

雍正病重服下甄嬛給的一杯毒酒,聽到最後一句“后宮一切爭鬥皆由皇上你一人而起”,這位雍正皇帝玩弄了一輩子人心,最終死在了自己的女人手上。

雍正駕崩後,甄嬛扶持養子四阿哥弘曆上位,自己成為聖母皇太后,榮享整個大清朝的最高榮譽。

槿汐此時本應該算得上是僕隨主榮,可是在《甄嬛傳” target=”_blank”>甄嬛傳》臨近大結局時,皇太后甄嬛和新帝乾隆的一番言語,卻讓她為之駭然,甚至眼神恍惚,充滿驚恐。

乾隆前來拜見自己的養母甄嬛,雖然明面上看起來是一片母慈子孝,可他們談論的話題卻是《左傳》開頭最出名的一段典故:鄭伯克段於鄢。

這段典故是春秋時期鄭莊公和弟弟共叔段之間為了王位不惜兄弟相殺的故事,鄭莊公刻意縱容弟弟共叔段和母親武姜,共叔段和母親在縱容下日漸膨脹,生出了謀逆之意,最終,共叔段慘死,武姜被兒子遷往潁地。

顯然,乾隆皇帝這是將自己比作鄭莊公,將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弘瞻比作了共叔段,這番借古諷今,顯然是暗示養母甄嬛最好不要有別樣心思。

正是因為聽出了皇帝的隱喻,看出了甄嬛雖然已經位居皇太后之位,終究還是被新帝猜忌,槿汐才深知她們拼了這麼久,終究還是沒能逍遙自在。

除了擔心甄嬛處境之外,蘇培盛的消失也是一大重要原因。

此時,她的對食蘇培盛已經許久未曾現身,自從雍正皇帝駕崩後,槿汐便沒有再見過蘇培盛,在劇作中,曾經頻頻亮相於銀屏上的大太監,在新帝即位後,卻沒半點戲份,這未免讓人懷疑,蘇培盛是不是已經被害了。

固然曾經槿汐和蘇培盛結為對食是為了謀利,可是人心都是肉長的,蘇培盛的苦情卻也打動了這個宮中看慣了險惡人心的丫鬟。

當甄嬛剛從甘露寺回宮後,當時的皇后對甄嬛充滿忌憚,她從甄嬛的身邊人槿汐下手,以蘇培盛和宮中丫鬟勾搭為由,稱蘇培盛有淫亂后宮之罪。

面對嚴刑逼供,蘇培盛卻能做到不言半句,他將所有的罪過抗在自己一個人身上,沒有說出槿汐的半個字。在原著中,甄嬛是這般安慰槿汐的:“原以為只可同富貴的人竟可以共患難,也是難得的機緣。”

正是有了共患難,方讓蘇培盛真的走進了槿汐的心中。而正好不久後趕上了甄嬛生下了雙胞胎,雍正皇帝心情大好,賜婚蘇培盛和槿汐,讓他們成為宮中御賜的菜戶。

延伸閱讀  假期劇不慌,今日推薦在我心中的美劇4大名著!

槿汐在這一次事件後,當真是求人辦事而被迫下嫁變成了真心相待,甚至槿汐還曾對著蘇培盛深情款款的說:“這世上與我相關的也就你和熹妃娘娘了。”可見,蘇培盛已經真正走進了槿汐的心中。

正因為在乎,所以蘇培盛的消失才讓槿汐無比在意,並且萬分痛苦。能夠加害蘇培盛的只能是兩個人,一個是如今高高在上的新皇帝乾隆,另一個就是自己伺候這麼久的主子甄嬛。

在雍正的葬禮上,蘇培盛可是公開力挺乾隆,在甄嬛舉薦四阿哥弘曆,說出一句:“先帝聖明,知道主少國疑”時,蘇培盛立馬接上“熹貴妃所言極是”。這般政治立場堅定,按理說新帝即位後,仍能夠受到重用,可蘇培盛卻沒了踪影。

很可能曾經蘇培盛也收了相當皇帝的四阿哥好處,等到皇位到手,為了保住秘密,乾隆動了殺心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對於捧自己坐上皇位的養母甄嬛,乾隆都充滿不信任,更不用說一個小小太監,乾隆這般多疑性格,索性一殺了之。

至於甄嬛下殺手的可能性則是更大。作為曾經力挺自己的幫手,蘇培盛知道太多太多自己的隱秘事,而甄嬛剛剛才用毒酒殺了前皇帝,新皇帝又是個多疑的主,自己曾經那些事,不管哪一件曝光出來,都足以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

此時的蘇培盛已經沒了皇帝近侍的身份,對甄嬛也失去了利用價值,徹底黑化的甄嬛做出過河拆橋的舉動倒也不令人意外。

儘管曾經的蘇培盛選擇站甄嬛黨有槿汐的原因,可他也真真切切為甄嬛提供了消息渠道和諸多幫助,但在權力面前,甄嬛依舊有殺他的理由。

正是因為想通了這幾點,槿汐才會面露驚恐。因為她不知道究竟誰才是殺死蘇培盛的真兇,而她的痛苦一方面是為了自己死去的愛人而傷心,另一部分則是對自己的未來憂心忡忡。

倘若皇帝動的手,等到甄嬛百年之後,自己又是否能安享晚年;倘若甄嬛動的手,自己知曉甄嬛那麼多秘密,恐怕也逃不了一死,這才是槿汐眼神恐怖,充滿驚恐的原因。

或許對於槿汐來說,自己人生中最幸福的那一段時間並不是甄嬛權傾朝野,成為皇后甚至是太皇太后的日子,而是自己陪伴著當初那個天真美好的純元皇后的日子。

槿汐因為純元皇后而效忠甄嬛,陪著甄嬛一步步走上后宮的巔峰,可或許甄嬛到死都不知道,槿汐曾生出這般恐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