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男10》撕名牌:李晨撕baby,鄭愷撕週深,一切都在不斷擺爛……


最新一期的《跑男10》講的是音樂主題,嘉賓分為兩個陣容——愛音者協會和無音樂協會,撕名牌遊戲也再次開啟,11個人相互”廝殺“,肯定是非常激烈,想想都有點激動吶。

特邀嘉賓有秦霄賢、信、單依純和燒餅,常駐MC依舊是李晨、鄭愷、沙溢、Angelababy、蔡徐坤、白鹿和周深。

本來想著,特邀裡面有大塊頭的燒餅和大高個的信,有“宿怨“的秦霄賢和白鹿又比較能鬧騰,單依純呆萌呆萌的,也讓人期待她如果和baby、白鹿她們開撕,會是怎麼有趣的場面。

但整個撕名牌遊戲看下來,你真的會懷疑自己的眼睛,感覺智商再次受到暴擊和羞辱,“這就完了?”“撕了個啥?”“秦霄賢和信去哪了?”“單依純怎麼一出場就結束了?”好多問號縈繞在腦中,期待的畫面全部沒有出現,真的是離了個大譜,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首先,屬於壞人的無音樂協會和好人的愛樂者協會,兩大陣容的人員分配就非常可笑——壞人陣營是李晨、鄭愷、沙溢和白鹿,全是常駐MC,個個都精明到不行,尤其是鄭愷和李晨的聯手,那絕對的“撕遍天下無敵手”啊;好人陣營除了baby特別會玩,週深也是這一季才加入的,特邀的燒餅、秦霄賢和信就更不用說了,都沒玩過。

本來你說,這四個人如果還不明確自己的身份,沒那麼快聯盟也還好說,畢竟好人裡頭,燒餅和信的塊頭都大,可以拼一下;可是遊戲設置了一個驗人環節,只要花1100個R幣就能指認一人的身份,這就很扯了,感覺壓根就不需要推理了,直接拿錢買就行。

所以,遊戲一開始,作為無音樂協會會長的白鹿,就把鄭愷的身份給驗了,然後拉攏鄭愷保護自己;李晨花錢驗了燒餅的身份,燒餅是愛樂者的有特殊身份者“小黃鸝”;然後鄭愷和白鹿又把李晨拉攏了過來;沙溢一開始就跟周深套近乎,把周深的愛樂者特殊身份“蝸牛”,以及燒餅的身份都套出來了。

延伸閱讀  案例:女明星帶違禁品上高鐵被阻後,竟當眾大罵狂言:你完了

本來以為,壞人身份的這四人在商議大家身份時,被不遠處的信全程都聽到了後,信會開始推斷屬於好人身份,以及清楚了好人裡有重要身份的“蝸牛”和“小黃鸝”是誰,可結果卻是,信都還沒搞清規則,都不清楚“蝸牛”和“小黃鸝”到底屬於好人還是壞人陣營,這就是節目組的疏忽,導致的一大硬傷。

壞人陣營的四人確定好彼此的身份之後,就開始開撕了,李晨保護著白鹿,鄭愷和沙溢就去撕baby和周深。

baby和周深見狀撒腿就跑,剛好遇到了信,而信明明就才偷聽完壞人陣容四人組的對話,此時見到沙溢和鄭凱來追baby和周深,他應該保護她倆才對,畢竟自己塊頭大個子高,可是看到狂追的鄭愷和沙溢,信也快跑起來,壓根不管身後的baby。

跑到樓道走廊時,李晨突然“殺”出來,信見狀更是直接開腿往前跑,完全不夠身後的周深和baby,於是李晨就把目標對準週深,週深一個轉身躲了過去,李晨立馬又回過身來追趕週深,眼看著就要把周深抓住了,baby立馬衝過來擋在周深前面,週深才得以逃脫。

看到這裡的時候,真的要給baby一個大大的讚,真的是那種為了同伴毅然決然”捨身“的那種,週深跑了,被李晨抓住的baby幾秒鐘就被李晨撕掉了名牌,這時信才跑回來看熱鬧一樣,看著baby被out,那一刻好心疼baby好討厭信啊。

而那邊呢,逃過了李晨的周深,在樓道裡被鄭愷追上了,最後把周深堵死在牆邊,鄭愷像老鷹抓小雞一般,把周深整個人包圍起來,一個抱手就把周深的名牌撕掉扔在地上,週深整個人累得癱倒在鄭愷懷裡,雖然覺得周深好可憐,但是兩人緊緊貼在一起的畫面,還是覺得好有愛啊。

這下完了,最會玩的baby和擅長推理的周深都out了,好人陣容剩下的蔡徐坤、單依純、信燒餅和秦霄賢,基本上可以說是沒啥指望了。

延伸閱讀  阿黛爾新歌大獲成功,公開豪宅內飾,被認為想和NBA經紀人結婚

當廣播宣讀——“蝸牛”週深out,信對著攝影師說了一句,“’蝸牛’是哪一邊的?”

是不是夠嗆——自己隊的關鍵人物被撕了,信都沒搞清楚誰的身份是好的、誰的身份是壞的。

然後很滑稽的是,好人身份的蔡徐坤站在中央廣場裡,環顧著一排排的樓層,在那裡頭頭是道地分析著,誰是好人誰是有特殊身份時,被迅速趕來的沙溢和李晨包圍,還沒從”紙上談兵“的思緒裡反應過來的坤坤,一下子就被撕了,可以說分析了個寂寞,你說扯不扯!

最後大家的身份已經徹底明晰了,秦霄賢、信、單依純仨好人都聚集在了中央廣場,壞人的李晨、沙溢、鄭愷和白鹿他們,也全都聚集在此,李晨和沙溢就朝著樓上的燒餅“趕緊下來吧,早撕早回去睡覺”。

然後開始開撕的時候,信又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燒餅還沒下來,廣場裡就剩下秦霄賢和單依純,李晨和沙溢他們想撕秦霄賢的時候,單依純跑了過去說“我可以保護一下你(秦霄賢)”,頓時把沙溢都給整無語了,直言你“秦霄賢你還要臉不,讓一個女生保護”。

最後毫無疑問,壞人四人組——李晨、鄭愷、沙溢和白鹿毫髮無損,好人陣營的“小黃鸝”燒餅被李晨撕了,愛樂者協會宣告失敗,全程單依純想撕或者想幫上點忙,都沒地方入手,大家都不怎麼搭理她;而信空有一副高架子,除了跑,啥作用都沒有,從頭到尾就沒看他和誰撕過;秦霄賢也是,白鹿作為會長一直被李晨、鄭愷和沙溢保護著,倆人的“宿怨”在撕名牌這一點兒都沒凸顯出來。

當導演宣布無音樂協會的四人組獲勝,領取完獎品之後,說無音樂協會和愛樂者協會各會獲得一瓶藥水,藥水旁邊是一對伴侶的照片,那一對伴侶是所謂的白鹿的父母,而兩張照片都是同一對伴侶。

延伸閱讀  謝霆鋒2年陪跑,節目組被質疑黑幕,再看好聲音,李健奪冠成定局

於是導演就解釋了,其實無音樂協會會長的父母,就是愛樂者協會的臥底,潛藏在無音樂協會裡,這說明了什麼?也就是說,這一期的結果,無論是哪一個陣營獲勝,最終的贏家都只能是愛樂者協會。

講真的,簡直了,這完全就是擺爛的結果,既然無所謂輸贏,既然結果只能是愛樂者勝利,那過程的“廝殺”,意義在哪兒呢?整個劇情框架就是爛到家了,簡直是在侮辱我們的智商。

咱姑且再退一步,就算結果是讓人無語的,起碼過程精彩,也算是看得過癮,看得值當了,對吧!

可是,過程也是毫無看頭啊,壞人全是會玩的常駐MC,好人裡面最會玩的baby和周深,一開始就被李晨和鄭凱out了,倆人最早進入淘汰區,在淘汰區裡聊了一會兒,之後就再也沒有她們的鏡頭了,從鏡頭里我們就能看到,baby都打不起精神了,連笑都沒了真正的笑意,因為她知道愛樂者協會輸定了。

唉,原本最經典、最刺激、最好玩的撕名牌遊戲——既有肢體上的搏鬥、追逐的壓迫感,也有推理上的燒腦和劇情反轉的驚喜,可如今呢?撕名牌看不到激情了,推理也是簡單到漏洞百出,更別提什麼反轉了,特邀嘉賓也沒發揮一點作用,來了個寂寞,觀眾呢,也只能看了個寂寞了。

《奔跑吧》撕名牌遊戲,就此擺爛,我們還是去洗洗,然後刷刷短視頻,樂呵樂呵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