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拯救了國慶檔,吳京將成“200億先生”



作者|周超臣

頭圖|《長津湖》電影海報

這個國慶檔,吳京成為“200億先生”應該是板上釘釘了。

據燈塔專業版實時資料,截至10月2日13時46分,2021國慶檔總票房(含預售)已突破10億元,其中《長津湖》6.76億、《我和我的父輩》2.75億,這兩部基本承包了國慶檔95%的票房,剩下的六部差距過大,幾可忽略不計。這也再次證明了主旋律電影的成功。

截至10月2日16點,《長津湖》票房已突破9億,今晚很可能突破10億大關,《我和我的父輩》票房也達到了3.76億。


截圖:燈塔專業版App

不得不提的是,《長津湖》自9月30日上映以來,已經打破了包括中國影史劇情片單日票房紀錄(3.89億),過去三年戰爭片單日票房紀錄、中國影史歷史片單日票房紀錄、中國影史國慶檔影片戰爭片等11項影史紀錄。


截圖:燈塔專業版App

這裡面,最大的贏家可能是吳京。

吳京不僅是《長津湖》裡的主演、抗美援朝志願軍七連連長伍千里,還是《我和我的父輩》第一部分《乘風》的導演和主演,他飾演的是騎兵團團長馬仁興。

根據燈塔專業版資料,截至發稿,吳京的個人主要電影票房為190.48億,跟總票房第一的沈騰還有30億的差距,後者主演或導演的票房累計為220.03億。



截圖:燈塔專業版App

因為沈騰同樣是《我和我的父輩》的四位導演兼主演之一,在這部電影裡二者的票房持平,吳京想追趕上沈騰只能靠《長津湖》了。樂觀一點,如果《長津湖》能成功擠進中國影史Top 5,也就是擠掉目前排名第五、總票房45.24億的《唐人街探案3》,吳京個人的票房不僅將突破200億,還有可能以微弱的優勢反超沈騰,成為中國個人票房第一。

當然這都是虛名,關鍵是吳京的投資眼光。據悉,吳京旗下的北京登峰國際同時是《長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輩》的出品方。所以吳京在兩部電影的宣發上同樣賣力,上一條微博宣傳《長津湖》,下一條就宣傳《我和我的父輩》。因此,有網友稱他是“端水大師”,也有人說這個國慶檔是“吳京打吳京”。

延伸閱讀  包貝爾喬杉大潘不做“爆笑款”,給了網路觀影一個新品相的東北故事

《長津湖》目前的排片佔比45.5%,較前日下降了10個百分點,但仍然是《我和我的父輩》的1.5倍,後者目前的排片為31.7%。而前者的票房已經是後者的2倍多,依目前的趨勢,二者的票房差距正越拉越大。

作為《我的我的xx》系列三部曲的第三部,《我和我的父輩》的票房能否超過前兩部目前還有很大的懸念,2019年國慶檔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國》總票房定格在31.7億,排名中國影史票房第10名,2020年國慶檔上映的《我和我的家鄉》總票房28.29億,排名影史第14位。

如果今年的國慶檔繼續延長,加上今年國慶檔的競爭力相對較差,以及因為擔心疫情的原因、很多學校要求孩子和家人非必要不外出度假、去影院就成了消遣之一,同時距離10月29日上映的《007》還有1個月的時間……綜上,《我的我的父輩》總票房超過25億還是有希望的。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長津湖》的總票房超過45億應該也是大概率事件。屆時吳京不僅毫無懸念成為第二個200億先生,還有可能問鼎個人總票房冠軍。


《長津湖》票房能進入中國影史Top 5嗎?截圖:燈塔專業版App

以上是樂觀預估,在經歷了慘淡的暑期檔和中秋檔後,國慶檔的爆發力能否持續尚有待觀察。根據貓眼的預測,《長津湖》的總票房38.59億,《我和我的父輩》總票房16.92億。

不過我們有理由保持樂觀。作為建黨100年和新中國成立72週年的獻禮片,《長津湖》從導演陣容到演員陣容到投入資金,都堪稱大製作。該片由陳凱歌、林超賢、徐克三大導演執導,吳京、易烊千璽領銜主演,段奕巨集、朱亞文、李晨、胡軍、張涵予、黃軒等實力派演員甘當綠葉。

在首映禮上,博納影業CEO、《長津湖》總製片人於東透露,《長津湖》是中國電影史上投資規模、製作規模最大的一部電影。據悉,該片投資金額高達13億,拍攝近200天,7000位前期人員,片尾字幕滾動長達7分鐘,以及12000名以上的劇組工作人員。


最重要的是,根據目前各平臺的打分來看,這兩部電影都超出觀眾預期,《長津湖》豆瓣開分7.6,評論超過5萬條,貓眼和淘票票評分為9.5。雖然《我和我的父輩》豆瓣還沒開分,但淘票票和貓眼上的打分跟《長津湖》持平。

之所以今年這個國慶檔這麼受關注,除了它是春節檔之外最重要的一個電影檔期,還因為今年的票房高開低走,在經歷了高開的春節檔後,往年表現不俗的暑期檔今年卻遭遇疲軟——這大概也是《長津湖》從暑期檔換到國慶檔的原因之一,之二是疫情——三天的中秋檔更是隻有4.99億的總票房。中國的電影市場太需要一劑強心劑了。


該影片以長津湖戰役為背景,講述了一個志願軍連隊在極度嚴酷環境下堅守陣地奮勇殺敵,為長津湖戰役勝利做出重要貢獻的感人故事,電影出品方包括博納影業、八一電影製片廠、華夏電影、中國電影等。

1950年9月15日,在300多艘軍艦和500多架飛機的掩護下,美第10軍成功登陸仁川,朝鮮人民軍被攔腰斬斷,朝鮮戰局生變。10月7日,美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指揮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向中國邊境逼近。

應朝鮮方面的請求,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由彭德懷擔任司令員兼政委。10月19日,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很快將西線北進的美軍壓制至清川江一線並取得了第一次戰役的勝利。眼看西線受挫,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命令東線的第10軍向北推進,戰前還信心滿滿地給士兵們打了一針雞血:“你們這些孩子將在聖誕節前回家。”

美軍派出了陸戰第1師和步兵第7師集結於長津湖,而這兩個師都是武裝到牙齒的王牌部隊,其中陸戰第1師更是號稱不敗之師。與之鮮明對比,幾乎是小米加步槍的志願軍選擇揚長避短,採取誘敵深入各個擊破的策略,在長津湖地區形成對美軍的分割包圍圈,這個艱鉅的任務交給了宋時輪的9兵團。

延伸閱讀  《水門橋》4月29號網絡首播,票房止步40.57億,能保住年度第一嗎

9兵團麾下的20軍、26軍、27軍原為華東野戰軍主力,在著名的魯南戰役、孟良崮戰役和淮海戰役打出威名,同樣是作戰經驗豐富的王牌部隊。於是,中美兩國的王牌軍團開始了一場載入史冊的殊死決戰。

彼時朝鮮恰逢50年不遇的寒冬,最低氣溫達到零下四十度,因為衣著單薄又無法生火,9兵團的凍傷人數急劇上升。補給跟不上,戰士們只能自力更生,從被子裡抽出棉絮,做成耳套和手套,用玉米鬚裹腳,抱團取暖,很多戰士在睡夢中凍死在冰天雪地之中。

低溫漸漸奪走了他們身上的溫度,但他們直到凍死前仍保持射擊姿勢,如冰雕一般。20軍58師172團2營6連就是這樣的連隊,他們奉命阻擊,然而美軍大部隊通過卻一槍未放。

師長一氣之下來到陣地上,眼前的一幕讓他先是震驚、後是嚎啕大哭。在整理戰士們遺物時發現了一名叫宋阿毛的“冰雕連”戰士留下的一封絕筆:“我愛親人和祖國,更愛我的榮譽,我是一名光榮的志願軍戰士,冰雪啊,我絕不屈服於你,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在長津湖戰役中,這樣的冰雕連一共出現了三個……

陸戰第1師試圖突圍的同時,一支以英國皇家陸戰隊第41突擊隊為主力,近千名士兵組成的特遣隊,由德雷斯戴爾率領,從古土裡出發,支援下碣隅裡。 在20軍的頑強阻擊下,這支精銳的特遣隊寸步難行。

在慘烈的阻擊戰中,20軍58師173團奉命攻打一處高地,戰士們視死如歸,只提了一個要求:能不能給我們發幾個土豆? 一句話讓團長潸然淚下,因為這樣的要求他無法滿足。 又是一番鏖戰,眼看突圍無望,最終德雷斯戴爾帶著僅存的237名隊員向志願軍投降。一位經歷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老兵回憶說:像美軍這樣下跪著繳槍,還是第一次看到。

除了繳械投降的德雷斯戴爾特遣隊,曾在一戰期間攻入俄國西伯利亞的王牌師團,即被稱為“北極熊團”的美步兵第7師第31團也遭遇了志願軍的致命打擊覆滅,團長麥克萊恩被擊斃。

這是抗美援朝中志願軍唯一一次全殲團建制美軍的戰例,共殲滅美軍3191人,擊毀和繳獲坦克18輛,汽車345輛,各種槍2345支。這一仗徹底擊潰了美軍的心理防線,阿爾蒙德不得不命令第10集團軍向咸興、興南方向撤退。

一個美軍士兵給父母寫了一封家書:“當你們收到這封信時,整個陸戰隊要麼被殲滅,要麼已經突圍。” 為了避免遭受滅頂之災,史密斯請求了空中支援,連航空母艦上的艦載機也全部出動。 然而向古土裡撤退的美軍還是狼狽不堪,總共18公里的路程,他們足足走了38個小時。

延伸閱讀  李亞鵬小孩性別首曝光,被傳兒子實則為女兒,再度當爹後更有愛了

後來接替麥克阿瑟的馬修·邦克·李奇微說:“這是一次漫長而曲折的撤退,一路上戰鬥不斷,似乎是在一寸一寸向後挪動。” 最終,美軍三次修復了被志願軍爆破的水門橋,狼狽地結束了長津湖大撤退。

長津湖一戰徹底改變了朝鮮戰爭的格局,9兵團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部隊戰鬥減員一萬四千多人,凍傷減員三萬餘人。 如今,近萬名烈士仍然安眠於距離長津湖戰役遺址不遠的烈士陵園中。為了保家衛國,他們年輕的生命永遠定格在1950年的冬天。

我們除了珍惜先烈們為我們打下的江山,還應該走進影院,緬懷他們。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