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席德梅爾說過,遊戲最大的優勢是交互性。

今年初,《隱形守護者》出乎意料的出現,將海外早已熱門的互動敘事題材在國內市場帶紅。彼時,英劇《黑鏡:潘達斯奈基》在影視圈已經掀起熱議,整個中國娛樂產業,對於互動敘事的興趣突然濃厚了起來,騰訊、網易等大廠自然也身先士卒。

最近,探索的隊伍裡多了一張外國面孔。 11月22日,育碧首部古風戀愛(是的,你沒看錯)作品《戀語集:織夢書》(以下簡稱織夢書)登陸騰訊互動閱讀合輯一零零一。見慣了育碧舞槍弄棒的玩家,頭一次看到育碧動起了互動敘事的心思,而且還偏偏是女性向,好比一名2米高的錚錚硬漢,突然有一天變身魔法少女那樣震撼。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1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2

LOGO都變“花”了

上一個給玩家如此感受的,還是獵龍打鬼的卡普空,做出了女性向戀愛手游《無法觸碰的掌心》。

到11月26號,《織夢書》在一零零一上評分8.8,並獲得了3.2萬人氣值,在平台所有作品中排名第2。考慮到《織夢書》尚未完結,還在更新當中,收穫一零零一人氣最高作品寶座也不是夢。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3

俗套的設定,不落俗套的故事

《織夢書》所登陸的一零零一是一個互動作品平台,目前有App版本。今年3月份,一零零一在UP2019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上正式對外發布,目前仍處在測試當中。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4

一零零一定位與《隱形守護者》原型作品《潛伏之赤途》登陸的橙光平台近似,發布產品均為視覺小說類型,玩家可以通過選擇決定劇情分支走向,解鎖不同結局。其主要商業模式為用戶購買閱讀章節所需的閱讀能量,因此依賴於高品質內容的呈現。

宣傳視頻:

儘管容量僅有百來M,《織夢書》質量已經不熟許多獨立發布的視覺小說。如重要的美術方面無利用公版美術資源的廉價感,遊戲擁有專門的美術負責立繪製作,產業化效果明顯,大到主要人物小到狐狸立繪都使用Live2D、下雨也有霧氣特效,給產品品質增色不少。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5

雖然有玩家認為《織夢書》穿越劇情較為俗套,但智商在線、擁有現代思維和行動力的女主,和逗趣、反套路的劇情依然獲得了普遍認可。比如開頭劇情部分,玩家扮演女主逃脫軟禁,兩個選項均智商在線,無論是聲東擊西在池塘製造聲響調虎離山、還是在窗台偽造腳印但實際仍躲在房間利用心理盲區,都很快令玩家建立起了這個故事不一樣的感受。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6

逃跑途中不忘先備齊乾糧,並一本正經大談“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理論,巧用茱萸粉制敵的手段、好心救人卻用毒蘑菇做飯的情節更令人捧腹,可以說,通過不俗的品質和有趣的劇情,《織夢書》讓玩家輕鬆忘記設定俗套的事實。

目前,《織夢書》已經更新至第二章,預計下次更新將在11月30日,即便如此,有玩家開始感到意猶未盡、並在平台表示,已經習慣晚上睡前看上一些。

不自覺沉浸其中,好的品質男女通吃

《織夢書》開頭劇情推進節奏很快,沒有大段的鋪墊,而是通過劇情本身地發展,實時向玩家交代背景,這種設計無疑會讓用戶不自覺沉浸其中,實際體驗不僅女性,連男性也不能避免。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7

甚至在每次載入時,作品還會顯示一些有關於人物的小貼士,使角色形象更加飽滿,增強用戶的代入感。另一方面,《織夢書》還會在故事中穿插食物烹飪、熬藥方法等科普,受到玩家認可,認為在娛樂消遣的同時也能“學點東西”。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8

除少數描繪服飾用具、男性角色顏值的辭藻修飾較華麗外,《織夢書》文字十分洗練,貼近口語化、現代化,適合女性用戶長時間閱讀,理解門檻並不高。

即便如此,在部分選項上,《織夢書》還是需要玩家進行思考再行行動。按照設定,玩家只有選擇了正確的選項,才能夠夢空間中離開,否則既會陷入物盡的輪迴當中。同樣,選擇了正確的選項,《織夢書》將會給予玩家“開啟星語界”並解鎖隱藏圖片的機會。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9

某種意義上,《織夢書》要求玩家代入女主正直而又逗比的性格做出行動,因此整個體驗過程中,玩家更像是出演了一出精彩的穿越舞台劇。

當然,《織夢書》並非沒有缺憾,無論是被戲謔為育碧傳統藝能的BUG,還是不甚合理的閱讀能量重複消耗,在《織夢書》發布初期均有出現。但官方很快做了調整,如修復BUG、調整內購價格、補發閱讀能量等。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10

潛力無限看好,大中小廠商紛紛圈地

互動作品的最核心的優勢其實在於,它可以不是遊戲。廠商無需版號,就能提供類似遊戲的娛樂體驗,以及獲得相應的人氣與商業化回報。

此次《織夢書》研發方是育碧上海,雖然是第一次涉及古風戀愛題材,這其實也不是育碧首次觸電互動敘事。早在2018年3月,育碧就收購了專門研發互動敘事的手游研發商1492工作室。

而自從去年騰訊扮演白騎士角色,幫助育碧擺脫維旺迪惡意收購以來,二者之前“眉來眼去”的動作越來越多。不僅雙方正式確立合作關係,上週,育碧向外媒透露,旗下《彩虹六號》已經送審,與之相對,與騰訊的另一項合作——《織夢書》更像是一種更曲線的新方式。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11

當然,這並不能構成對騰訊投入互動敘事領域的態度的懷疑。除了育碧,騰訊旗下專注創新的NeXT工作室,也在一零零一上發布了一款名為《鐵的記憶》的產品。在親自下場之前,騰訊還通過投資兩度投資Episode手游開發商,覆蓋互動敘事領域。

騰訊當然不是唯一關注互動敘事題材的國內廠商。去年3月份,網易推出了主打女性向的互動作品平台易次元,今年520發布會,易次元宣布平台活躍用戶超過千萬。中文在線的Chapters:Interactive Stories也登上了出海收入榜TOP30。此外還有曾進入App Store免費榜,銀河互動的《戀世界》等。

未上線已先火:育碧竟然做了款古風女性戀愛遊戲 12

甚至前不久,B站也推出了互動視頻功能,用戶也可以選擇視頻的走向了。

不知不覺中,互動敘事領域早已瀰漫了濃厚的硝煙味,與之相對,女性向反而變成了註腳之一。對於遊戲而言,互動敘事削弱了遊戲性,對於小說、漫畫乃至視頻而言,互動敘事又進行遊戲化。

形式更加靈活,能夠從多種娛樂載體中取材,又成為其一部分的互動敘事,其潛力難以估量,這究竟是一個多大的市場,可能要取決於參與廠商的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