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亞男穿露臍裝跳舞遭群嘲:被罵了那麼久,她為什麼還想當網紅?


你永遠都想不到陳亞男為了火能有多“拼”!

陳亞男、大衣哥朱之文、朱小偉這三個人的事紛紛擾擾快一年了。朱家父子已經逐漸回到生活正軌,朱小偉更是被爆出訂了婚有了新女友。

反觀陳亞男,她卻還在折騰,或者說她不得不還在折騰。

如果事情按照正常規律發展,如今的她肯定早已憑藉那個跟朱小偉婚姻期間的400多萬粉絲的賬號,賺得盆滿缽豐,成為頗具名氣的大網紅。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一切也沒有按照“正常規律”進行。

她在跟朱小偉離婚後口碑暴跌,眾人指責她“過河拆橋”,罵她“陳金蓮”,她的每一段視頻下方都是滿屏嘲諷辱罵之詞,她的每一次直播也幾乎都會被網友舉報,或先買後退地“搗亂”,總之,她的直播之路走得異常艱難。

但即便如此,她一直以來也並沒有放棄自己的網紅夢,還在不斷掙扎,開過小號也做過“助農名義”的帶貨,但結果均是慘淡收場,或是被迫下線,或是無人下單, 逼得她數次淚灑直播間,哭求網友們放過自己。

其實網友們是否放過她,完全取決於她是否放棄自己的網紅路,而事實證明,陳亞男並不會輕易放棄這條路,所以,才有了她這一次被群嘲的一幕。

近日,陳亞男在網上發布了一段挑戰甩頭舞的視頻,畫面中的她一改往日正裝打扮,穿上了露臍的白T恤和藍色運動褲,看上去挺洋氣的裝扮,但不少網友看了卻表示,“土味女配洋裝,怎麼看怎麼不協調”“身材短板暴露無遺”。

延伸閱讀  孫楊不搞運動搞直播像胡鬧,鬥智斗勇都弱爆了,陰間式​太奇葩!

嘲諷完陳亞男的穿著和身材,還有不少人在點評她的舞姿,我大概看了一下相關評論,有人說她“四肢僵硬,動作怪異,土味十足”,有人諷刺她“跳得像大街上耍猴的”,還有人直言相勸,“跳得挺好的,下次別跳了,去找個班上吧。”

恕我直言,你嘲諷歸嘲諷,勸人家陳亞男去上班是不是就過分了,她如果願意踏踏實實找個班上,還至於弄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嗎?還至於被眾多網友嘲諷成這樣嗎?更別說一次又一次地另闢蹊徑堅守自己的“初心”了。

我有時候也不禁會想,陳亞男這大半年以來被網友罵得這麼慘,眼看著網紅路就要走到頭了,她到底會不會放棄?事實上,答案似乎是否定的,“上班那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原因有以下三點:

一、她的初心

眾所周知,陳亞男在嫁入朱家的第三天就開始佈局運營短視頻賬號,放著大衣哥朱之文這個現成的活流量不用,簡直是浪費。於是我們看到,即便她最初帶著朱小偉直播時已經有人質疑她的初心,但並未阻止她後來的網紅路。

頂著“目的不純”的名聲直播了一段時間,直到她和朱小偉、朱之文的關係破裂,直到網友們嘲諷她,辱罵她,她依然沒有停下來,可謂是“不忘初心”。

二、直播行業

你不得不承認,縱觀所有行業,直播帶貨是當下最熱門,也是來錢最快的行業之一,這一點,從明星身上就能看出來。眾所周知,明星們拍一部戲的片酬並不低,但相比直播帶貨,也更辛苦更耗費時間。

如今,不管是正當紅的明星,還是“過氣”的藝人,幾乎都涉足了直播帶貨行業,儼然給人一副轉行當主播的感覺。

特別是前段時間“潘子”和“嘎子”的事,雖然“潘子”把行業攪得烏煙瘴氣,被網友質疑“虛假宣傳”“晚節不保”,但那時的他即便是頂著網友的嘲諷,搭上積攢了大半輩子的口碑,也依然樂此不疲地在直播間表演,可見直播帶貨的誘惑有多大!

延伸閱讀  “當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見慣了大風大浪,早已體會了世間名利的“潘子”都是如此,所以陳亞男想盡一切辦法也要堅持做網紅,幹直播,似乎也就沒什麼不好理解的了。

三、沉沒成本

陳亞男自己也承認,她嫁給朱小偉就是看中他的家世,說白了,就是看中大衣哥朱之文的名氣,所以,從計劃嫁給朱小偉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在佈局,為日後成為網紅做打算。就像網友所說,她嫁入朱家就是為了光明正大蹭大衣哥的流量。

後來的事情似乎有點跑偏,可能她自己都沒想到,做大衣哥的兒媳時直播帶貨有人罵,不做大衣哥的兒媳後再直播帶貨,不光是被罵得更慘,抵制和舉報的人也更多,她所需要承受的輿論壓力更大。

自己被嘲諷辱罵,險些被綁架,家人受到了波及,賬號也被頻繁舉報……但這一切,她最終都扛了過來,換言之,為了保住直播賬號,為了自己的網紅路,她承受了很多,付出了很多,這些就是她的沉沒成本。

“轟轟烈烈”地跟前婆家鬧掰,低聲下氣地求網友放過,忍受了這麼長時間,如果不堅持下去,此前所做的一切豈不白搭?豈不前功盡棄?於是我們便看到,她一次又一次地折騰,想方設法地挽回人氣,不遺餘力地在“拼”。

可是她忽略了一件事,絕大部分網友抵制的首先是她這個人,其次才是她做的事。所以無論她如何另闢蹊徑,只要還在網紅的路上掙扎,只要還在享受朱家此前帶給她的紅利,大家這一次對她的嘲諷,還將一次又一次上演。

對於陳亞男而言,她的每一次亮相都是在加深自身“大衣哥前兒媳”的標籤,加深大眾對她身上各種爭議的印象。所以,她想要以一個正常身份的網紅來正常做直播,很難。想要不被罵,唯有徹底消失在公眾視野裡。

只是,她能做到嗎?或者說,她捨得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