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農村媳婦,把趙麗穎、梅婷和殷桃等放一起看,差距就明顯了


鄉村現實題材大劇《幸福到萬家》掀起7月收視狂潮,這部劇的兩大看點莫過於導演鄭曉龍和主演趙麗穎。

鄭曉龍不用多說,一部《甄嬛傳》讓他成為收視和口碑的保障。

趙麗穎令人驚喜,她劍走偏鋒,進軍正劇,自毀形象飾演農村媳婦,獨挑大樑,成為整部劇的焦點。

《幸福到萬家》改編自小說《秋菊傳奇》,30年前張藝謀導演的《秋菊打官司》也是改編自這部小說,趙麗穎飾演的何幸福和鞏俐飾演的秋菊是同一個角色。

劇版的《秋菊傳奇》進行了很多情節的改編和細節的完善,無論從劇情還是演員都很難放在同一個維度去比較。

當年鞏俐憑藉這部電影拿獎拿到手軟,不知道趙麗穎這一次是否能收穫碩果累累。

電視劇上映後,趙麗穎的形象和演技都有爭議,想要知道她演得好不好,把她和梅婷和殷桃等十位女演員放在一起看,差距一目了然。

第一位:趙麗穎|《幸福到萬家》飾演何幸福

何幸福這個角色很符合當下爽劇大女主的人設,雖然出身農村,沒什麼文化,但是不卑不亢,心中有一桿秤,就認一個理字。

她不佔別人的小便宜,兢兢業業過自己的日子,要是別人敢欺負她,她也從來不在怕的,哪怕面對強權,也要硬剛到底。

趙麗穎溫柔甜美,但是眼角眉梢的倔強,和角色十分貼合。

她一出場就是農村新娘的模樣,大紅唇,大粗眉,髒髒的眼影,輕薄的妝容,廉價的耳環和發冠,從細節到神態,把人物立住了。

婚禮儀式結束後,何幸福換上一身喜慶的敬酒服,頭戴紅花,農村新娘的氛圍直接拉滿。

看到妹妹何幸運被鬧婚後,她完全顧不得自己新娘的身份,撂下狠話“這事姐跟他們沒完”,表情堅毅,眼神充斥著憤怒和難過,展現出了她對妹妹深厚的感情。

因為鬧婚事件,何幸福砸了村書記的兒子的頭,整個村子都在說她的閒話,她聽到後,沒有躲躲閃閃,反而走過去大方介紹自己的身份,並且說明事情的緣由。

這很符合何幸福的性格,她從來不怕流言蜚語,與其讓別人猜測,不如主動告知,反正她佔著理。

何幸福堅持要給何幸運一個說法,引發丈夫慶來的不滿,對這個懦弱的男人來說,忍氣吞聲早已是日常,他讓幸福也忍一忍,幸福聽到這些話,眼裡泛淚,表情錯愕,那是委屈,是對丈夫無能的無奈。

趙麗穎的整體演技在線,從台詞到眼神都有展現出人物的內心活動。

讓我齣戲的一點是,周圍所有農村人臉盤都黝黑,唯獨她的皮膚細皮嫩肉,而且還是一個下地干活的人,臉根本不可能這麼白。

她和演慶來的男演員,一個白一個黑,站在一起,非但沒有CP感,更像兩個世界的人。

第二位:秦海璐|《白鹿原》飾演仙草

仙草猶如她的名字一樣,充滿著生命力,不管遇到風霜雨雪,還是飢荒災難,她都能頑強地活下來。

她是白嘉軒的第七個老婆,也是白家最大的功臣,她不僅破除了白嘉軒克妻的詛咒,還生了四個孩子,延續了白家的血脈。

秦海璐不是美人,單眼皮,中庭很長,正是這種不完美的長相,才詮釋出了仙草的淳樸。

仙草是個能幹的女人,幹起活來很利索,她很擅長做麵食,她用一碗碗手擀麵,降伏著丈夫的心,也在每一個重要的日子,幫白家長臉。

在那個封建社會,仙草被男尊女卑的思想壓迫著,但是她她用自己的勤勞、善良、寬厚撐起了一片天。

在白家,看似是白嘉軒當家作主,實際上在每一個重要關頭,都是仙草在幫他把關。

當然,仙草沒有新時代女性的獨立和自我意識,她更多的時候是在順從,因此她臉上總洋溢著淡淡的憂傷,那是對貧窮困苦生活的憋悶。

只可惜如此美好的女人,最終在一場瘟疫中喪命。

秦海璐的演繹,十足精彩,她完全拋掉了自我,全身心融入到角色中,讓觀眾跟著她哭跟著她愁,為她的命運感到同情,更為她的結局感到可惜。

第三位:呂一|《平凡的世界》飾演賀秀蓮

呂一出演賀秀蓮令人意外,她甜美可人,早期通過《天外飛仙》中清新亮麗的賽金被觀眾所熟知。

在《平凡的世界》裡,她完全不顧及形象,把皮膚化黑了好幾個色號,扎著兩根凌亂的辮子,換成土里土氣的衣服,整個人180度大轉變。

但是在那個年代,賀秀蓮依然是黃土高原上的一枝花,讓孫少安如撞大運般地把她娶進家門。

賀秀蓮有兩幅模樣,一副是農村媳婦的伶俐和乖巧,生兒育女,洗衣做飯,孝順公婆,任勞任怨,另一幅是她敢於追求自己想要的,她能直面內心的慾望,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延伸閱讀  楊冪上直播間帶貨撈金,冷漠態度引發爭議:那麼敷衍高傲就別來

按理說,孫少安本不是賀秀蓮的良配,賀秀蓮家裡沒有窮到揭不開鍋,相反家裡還有釀醋手藝,足夠讓一家人吃飽飯。

再看孫少安,心裡有一個忘不掉的初戀,家裡一貧如洗,要供養孫少平讀書,還要幫爹媽養老。

但是賀秀蓮一眼看到孫少安就喜歡上了,為了愛情,她不顧一切,哪怕新婚只能睡在牲口棚裡也在所不惜。

賀秀蓮沒什麼文化,可她是清醒的,她深知,一個女人想要在當時的社會活下去,必須要有一個走在前面的男人。

這個男人不一定要多富有,但一定要有擔當,有責任心。

事實證明,賀秀蓮選對了,只是命運殘酷,她最終被癌症剝奪了生命。

第四位:梅婷|《父母愛情》飾演安傑

安傑是個資本家的大小姐,哪怕家族沒落後,她骨子裡那份清高都戒不掉。

她農村媳婦的模樣,要從她跟隨江德福隨軍到島上的時候說起。

人到中年的安傑,不再扎綁著花的小辮,也不穿裙子了,而是把頭髮挽起,穿著適合幹活的衣服。

曾經驕傲到不可一世的安傑,在灶台邊拉著風箱做著飯,一邊和江德福鬥嘴,言語之間都是怨氣,卻是農村夫妻間最真實的煙火氣。

沒有過過真正苦日子的安傑,到了島上各種不適應,看著水缸裡的水漂浮著雜質,她那痛苦嫌棄的表情,可愛極了。

鏡頭一轉,她氣急敗壞地打電話給江德福,但江德福卻不以為然,讓她大為吃驚。

沒辦法,安傑只能自己去挑水,她雖然對挑水這活不擅長,但是偏偏要裝扮靚麗出風頭。

這場戲十分有意思,去挑水的路上,安傑洋洋得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想要告訴別人,自己不僅會挑水,還能保持優雅的挑水。

沒想到,穿著高跟鞋走在泥濘的路上,很快就摔了一跤,她只能狼狽地逃離,連桶都不要了。

出盡洋相過後,安傑整個人都像洩了氣的皮球,臉上寫滿了怨氣和委屈。

安傑是個另類的農村媳婦,哪怕丈夫身居要職,她也要堅持去工作,哪怕在條件艱苦的環境,她也要過“喝茶用茶杯,喝酒用酒杯”的精緻生活。

第五位:劉天池|《父母愛情》飾演王秀娥

王秀娥是安傑的反面,安傑講究愛乾淨,她卻展現出了農村媳婦接地氣的一面。

王秀娥說著一口口音濃重的普通話,穿著最老式的衣服,頭髮凌亂,說話粗魯,整天在灶台邊轉著,一生只為老公孩子忙活,沒有自我。

同時,王秀娥也有勢力的一面,聽說安傑是資本家出身,她就話裡話外的擠兌人家。

但是王秀娥的內心是善良淳樸的,安傑懷著孕,又要帶娃又要上班,回到家也沒一口熱飯吃。

王秀娥看見了,主動邀請她到家裡吃飯,知道安傑對生活講究,她還特意表示不是吃剩的,是專門留下來的。

看安傑一再拒絕,她沒耐心了,直接嗆安傑一點都不爽快,這一嗆還真治了安傑臭講究的毛病。

在飯桌上,王秀娥十分熱情,得意地炫耀著自己做的餅和鹹鴨蛋,讓安傑放開心扉,吃了個痛快。

知道安杰和德華的矛盾,王秀娥從中說和,解除了安傑對小姑子的誤會。

王秀娥是典型的農村婦女,沒知識沒文化,說話也沒有情商,但是骨子裡的樸實無華,令人動容。

第六位:熱依扎|《山海情》飾演李水花

李水花是《山海情》中最令人心疼的角色,她原本可以有更燦爛的人生,卻被勢力的父親葬送了前程。

她和馬德福青梅竹馬,情投意合,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最後卻被父親用一頭驢、兩隻羊和一籠雞“賣”到了隔壁村。

這是熱依扎第一次挑戰農村媳婦的角色,她的演繹細膩、生動,感染力十足。

她逃離村莊,想要改變命運時,臉上寫滿了堅定,好像天塌下來她都能撐住,展現出了角色內心的頑強,和對自由的嚮往。

被馬德福追上時,她像一隻小綿羊一樣楚楚可憐,面對昔日愛人,她內心的委屈噴湧而出。

嫁給安永富之後,水花認命了,她不再奢望得不到的愛情和追求不到的自由,她只想踏踏實實地過日子,那乾裂的嘴唇,黝黑的皮膚,暗淡的眼神,完美還原了一個被生活捶打過後的農村婦女形象。

延伸閱讀  綜藝裡最真實的嘉賓出現了!一個真實、沒有包袱的女明星

安永富後來因為挖窯導致下身癱瘓,生活的重擔全都落在了水花身上,在吊莊移民時,水花也積極參與,她用板車拉著全部家當和丈夫孩子,那佝僂的身影,令人淚崩。

水花是窮苦年代偉大女性的代表,縱使生活給予她無數磨難,她都能咬著牙扛過去,她的生命力猶如野草一般,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第七位:殷桃|《人世間》飾演鄭娟

在看《人世間》這部劇時,鄭娟帶給我最多的是感動。

她是一個命苦的孩子,從小就是棄嬰,好不容易被好心人收養長大,卻在最好的年華被侵犯,不得不生下孩子。

在一貧如洗的家裡,她和年幼的孩子、失明的弟弟相依為命,幸好遇到善良寬厚的周秉坤。

嫁到周家後,磨難依然沒有放過她,丈夫入獄,兒子意外身亡,可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軟弱膽小的女人,卻不屈服命運,活出了屬於自己的春暖花開。

周志剛本來不同意周秉坤娶個帶孩子的寡婦,直到週母昏迷,鄭娟日復一日地照顧一家老小才讓周志剛看到鄭娟的勤勞和善良。

周志剛回來後,找周秉坤和鄭娟談話,鄭娟以為自己還是不被接納,她甩開了周秉坤的手,坐在一邊,低著頭,像個犯錯的孩子,滿臉的失落。

聽到周志剛同意婚事後,鄭娟崩潰了,她捂著嘴,眼淚不停地掉,這場哭戲讓觀眾也跟著掉淚。

鄭娟的眼淚有太多含義,有對周家父子的感激,有對自己遭遇的釋懷,有對明天的憧憬,她就像一隻迷路的鳥兒,終於有了自己的巢。

鄭娟太善良了,善良到讓人心生保護欲。

她經歷了無數磨難,見證過人性極端的惡,但她沒有因此變得憤世嫉俗,反而用溫柔和包容對待身邊每一個人。

或許是她太完美了,命運給予了她諸多的厄運。

第八位:黃小蕾|《人世間》飾演喬春燕

影視劇中經典的農村媳婦角色,基本都是正向的,集樸實善良勤勞於一身,但喬春燕這個角色卻不同。

她比鄭娟要幸運很多,有一個完整的原生家庭,但她是複雜的,一面是熱情似火,一面是精明勢力。

黃小蕾是重慶妹子,演繹橋春燕身上的“辣”和“颯”恰到好處。

春燕是個火爆脾氣的人,遇事不順心的時候,心裡的怒氣和怨氣都往家人身上發洩,家里人人都要讓她三分。

正是這樣的脾氣,春燕注定不甘心過窮人的日子,她在事業上有野心,總想一步步往上爬,一頭短髮,穿著時髦,農村女幹部的形象就出來了。

春燕是個利己主義的人,遇到事總能想法子找人幫忙,比如和德寶七年之癢鬧離婚時,她沒地方哭訴,又跑到周家來博週母的同情,一口一個乾媽的叫著,讓人不忍心拒絕。

無論春燕平時多囂張,面對德寶提出離婚,她也能哭得像個孩子,她滿腹委屈,諸多不甘,但她從來沒審視過自己在婚姻裡的問題,她優越感太強了,總想把對方壓一頭。

春燕是可憐可悲可恨的,她貪圖名利,不惜犧牲朋友,同時她又是一個內心虛浮沒有安全感的人,她必須用更多資源來捍衛自己的地位。

第九位:劉琳|《喬家的兒女》飾演魏淑芳

劉琳曾在《父母愛情》裡面塑造了一個經典角色——江德華,一個有點脾氣卻淳朴善良的小姑子。

在《喬家的兒女》裡面,劉琳化身為魏淑芳,演的是喬家兒女們的二姨。

劉琳特別適合這類鄉下女性的角色,因為她身上自帶一種樸實無華的氣質,加上爐火純青的演技,輕而易舉就把觀眾帶入她的世界。

魏淑芳不是一個完美人設,她一邊心疼喬家的兒女們沒了母親,一邊也斤斤計較。

在外人看來,魏淑芳有點自私,但在農村,自私的女人往往更好命。

她經歷了兩段婚姻,每一段都比別人幸福。

第一段婚姻嫁給齊志強,一個溫柔寬厚的男人,從來沒有和她紅過臉。

第二段婚姻嫁給常來光顧生意的文化人,落魄是落魄了一點,但是對她的感情是真切的。

劉琳其中兩場戲,給我印像很深。

一場是丈夫齊志強在彌留之際對魏淑芳說:“謝謝你給了我這些好兒好女”,她哭得克制又動人。

還有一場戲是老馬跟魏淑芳的兒女提出要結婚,兒女長大了,母親就失去了長輩的威嚴,只見她像個等待父母答案的孩子,忐忑不安。

延伸閱讀  又有驢友不顧勸阻遇險! 5人前往岡仁波齊轉山,意外導致2人遇難

得知兒女們反對之後,她臉上露出難過和落寞的神情,同時也寫滿了堅定,無論誰也阻擋不了她要嫁給老馬的決心。

事實證明,魏淑芳的選擇是正確的,她和老馬度過了安穩平和的晚年,老馬是個知識分子,給予了她精神上的慰藉。

像魏淑芳這樣的農村媳婦也是特別的,她有小市民的一面,但卻不完全屈服於世俗,敢於追求自己的幸福。

第十位:郝蕾|《情滿四合院》飾演秦淮如

郝蕾身上的破碎感,飾演秦淮如這樣的角色,給人物蒙上了一層憂鬱的色彩。

秦淮如是個寡婦,三十三歲,丈夫就因工傷去世,她憑藉一己之力撐起三個孩子和一個婆婆的天。

在那個年代的四合院,少不了流言蜚語和恃強凌弱,秦淮如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拿出一股潑辣好強的勁來。

不過,秦淮如再要強,也是個女人,面對院里大齡未婚又善良淳樸的何雨柱,她還是動了心。

當她提出要嫁給何雨柱時,婆婆第一個站出來反對,上來就是一巴掌,她積攢多年的委屈一下子就湧出來了。

面對婆婆的冷言冷語,秦淮如內心崩潰,但她不願意妥協,她等了何雨柱這麼多年,錯過了好幾回,這一次,她不願意眼錚錚看著自己的愛情溜走。

在家裡,秦淮如只能默默嚥下所有的苦和累,但是在何雨柱面前,她卻能做一個小女人,那種燦爛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喜悅。

秦淮如的堅持,換來了和何雨柱幸福的下半生,誰能想到,好不容易白頭偕老了,何雨柱的初戀回來了,還帶著大筆的資金和他的兒子,要和何雨柱重新開始。

自知一無所有的秦淮如是鑽心的疼,沒有流出來的眼淚,都在訴說著她的不捨和心碎。

郝蕾的演技很穩,在整部劇中,如行雲流水般的展現出了人物的不同面。

這十位女演員在詮釋“農村媳婦”的角色時,各有千秋。

趙麗穎飾演的何幸福是倔強的,梅婷飾演的安傑是高傲的,殷桃飾演的鄭娟是溫柔如水的。

每一個角色的呈現效果,和演員自身的氣質、角色特點都息息相關。

所謂的差距,在於劇本,也在於演員的演技。

好的演技是一人千面,人戲不分,讓你完全忘卻了演員本身的特點,只是全情投入到她所演的角色裡。

農村題材的作品不好演,需要演員完全打碎自我,深知不顧形象,才能展現出角色的樸實。 (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