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今年最大的驚喜,是她


《乘風破浪》第三季自播出以來,話題度居高不下。

在眾多出圈舞台中,趙夢手裡那把噴火的貝斯極為奪目,不少網友驚呼“舞台效果瞬間拉滿”。

很多觀眾也是第一次被科普到,原來這把形似吉他的樂器並非吉他,而是貝斯。

搖滾是相對而言較小眾的音樂。

雖然同時在閃星樂隊擔任主唱和在新褲子樂隊任貝斯手,趙夢在圈子裡有著不小的名氣。

但許多人第一次知道她,還是通過三年前《樂隊的夏天》。

如今,她站上了更加大眾的綜藝舞台,仍然倔強,只做可接受範圍之內的好音樂。

主流還是小眾?

對趙夢來說,這不是非此即彼的單選題,二者可以兼顧和平衡的。

本期《明星談心社》,我們邀請到趙夢,和她聊了聊節目、樂隊、搖滾,人生觀和音樂觀。

以下是她的自述。

談心社

,贊3

很多人是通過《樂隊的夏天》認識我的。

那檔綜藝其實只展現了我的一小面,我還有很多面沒有展現出來,來《乘風破浪》就是希望可以呈現一個更真實的自己給大家。

人是多面的,在新褲子樂隊,大家可能覺得我比較安靜、話少;但在閃星樂隊,我又是一個特別倔的人。

來姐姐的舞台,節目組讓我用一個詞來形容自己,我選的是堅韌。

因為我覺得沒有什麼困難是可怕的,都可以過去。

有網友說姐姐們來這個舞台就是為了翻紅,我一點都不介意這個,怎麼了?別人想要這個機會還沒有呢。

很多姐姐並不容易,她們需要一個曝光的平台,我自己也是。

我現在有兩個樂隊,閃星的風格可能不那麼受大眾喜歡。

我需要《乘風破浪》的平台讓大家知道我的閃星樂隊,這是我的一個機會。

還有一些姐姐曾經特別紅過,現在希望自己繼續被關注,被看到正在努力做的事,這是人之常情,一點問題都沒有。

參加節目之前,我有點兒怕,或者說是討厭,討厭可能會遭遇到的不平等的事情,怕遇到擺架子的人。

因為上一次跟很多女生待在一起還是上學的時候,都過去好多年了。

延伸閱讀  楊冪近照曝光,皮膚鬆弛難顯年輕,原來女明星也是會老的

可是出場的時候,看到的是採潔和劉戀,立刻覺得很放心,在後來的錄製中跟她們似乎有了牽絆,會想著她們。

可能是因為當我不得不面對這麼多女孩的時候,我會一直保持一個比較興奮的狀態。

這導致我出了好多表情包,因為我根本就不控制自己。

一旦忙起來,連補妝都顧不上了,“慘”的一面、不注重的一面全都被網友們截下來,做成了表情包。

我平時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但在我喜歡或者在意的人面前,我會刻意調整我的狀態,讓大家覺得舒服一點。

因為女孩本來就比較敏感細膩一些,大家要集體待這麼長時間,舒服最重要。

在節目裡,我第一次了解了“cp”這個詞。

我一直以為cp真的是談戀愛的那種cp,就像是劇中角色是一對,出了戲觀眾覺得兩個演員特別搭,這是我以為的cp。

但在第一次公演備賽的時候,我身邊人告訴我,cp不光是這個意思。

兩個姐妹相互之間非常好,互幫互助,特別有愛,這也可以叫cp。

我後來搜索了一下,好像確實有這個含義。

大眾好像會有這樣一種刻板印象,覺得年輕人玩搖滾玩樂隊,看上去像是不務正業。

但其實我不抽煙也不喝酒,唯一的惡習就是熬夜,還因此得了個外號叫“鷹姐”,就是沒多少人能熬得過我。

又因為以前是跳遠短跑三級跳運動員,屬於速度型的,爆發力好,有短跑運動員的基因。

在熬大夜,平時沒有鍛煉運動的情況下,如果去閃星那邊的巡演,兩個小時差不多二十首歌,又跳又煽動氣氛又甩頭,一般人抗不下來,但我可以。

不開玩笑,就是因為我短時間的爆發力比較好。

我對極限運動特別感興趣,以前就是玩長板,把腿弄傷了,後來就不玩了,因為影響到演唱會了。

運動和搖滾兩者是共通的,我這人就是喜歡特別酷、特別帥的東西。

包括情緒也是一樣,比如在《乘風破浪》里大家觸發團魂的一些瞬間,或者是一些有愛的畫面,都會讓我感到特別開心。

不過我經常會收斂自己,因為如果表現得太情緒化,會給身邊人帶來麻煩。

還有一些網友給我貼上“滾圈一姐”的標籤,我不知道這些標籤具體是誰貼的,但是你給我,我就接著。

我沒什麼敢不敢接的,別人願意這麼稱呼我,我也無所謂。

不過你要真的計較起來,我確實還有點兒不太配,因為圈子裡還有好多挺厲害的。

延伸閱讀  不是林志玲! 38歲女星被日本丈夫拋棄,男方從未見過孩子

來《乘風破浪》之前,我以為這兒的唱跳表演跟之前玩搖滾、樂隊一樣,是耍酷的那種。

萬萬沒想到,居然是露腿、開衩、旗袍那樣的。

三公選歌的時候,我們其實想要另一首唱秀舞台的歌,但在最後一刻我拍闆說:“家人們,就《佳人》吧”。

當時文文都驚了,說:“你確定嗎?你確定你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就來唄。

挑戰確實很大,反差也很大,但我特別喜歡。

另一個反饋到我的標籤,就是“姐姐”這個身份本身。

我其實沒覺得姐姐就有多大,或者它是一個什麼尊稱。

如果直面分析這個意思,我只會覺得可能姐姐會有更多的經歷和閱歷。

至於大家所在意的年齡焦慮,我是不介意的。

誰都有年輕的時候,任何一個年輕人,未來都會面臨30+的這一天。我有過年輕的時候,我在那個階段發過光,這就夠了。

要非說我年輕時的好處,那就是體力、精力會更足,但思想和沈穩度跟現在就不一樣了。

所以我來到這個舞台,一開始就沒有什麼不安全感,行得正坐得正,輕輕鬆鬆地就來了。

搖滾就像是我的一個水或是空氣,我不能沒有它。

在搖滾面前,我覺得什麼親情、愛情都可以先靠邊站。

因為親情一直都在,我爸媽永遠愛我,改變不了的。

我以前寫過一首歌給父母,就是當人越來越大的時候,總會插上一個夢想的翅膀,總有一天會飛走。

飛走之後的每一天是怎麼度過的呢,就看你怎麼選擇了。

搖滾在我生命中特別重要,如果沒有它,我肯定會很無聊、很難過。

它不是堅持不堅持的事情,因為你喜歡它就不存在什麼堅不堅持。

只是在過程中,會面臨許多質疑和反复的情緒。比如有時候我覺得我明明這麼用心,為什麼還沒有人聽到我的聲音。

我有兩個樂隊嘛,所以演出量相當的大,每一次站在舞台上都是爆發力滿滿的輸出。這樣反复的過程,消耗還是蠻大的。

怎麼形容呢,就是你發一組九連圖的自拍,可能會比你辛辛苦苦寫了半年的歌詞、用心血製作來的專輯得到的評論、關注多,說不難過是假的。

無論大家是怎樣喜歡我,喜歡怎樣的我,我都真心謝謝大家。

不過我還是希望用心去認識我的人多一點,而不是“啊,夢姐太美了”這樣的評論。

延伸閱讀  劉亦菲拍大片真招搖,穿低領長裙不怕顯身材,單手撩頭髮霸氣十足

我不覺得我美,我不喜歡這個。他們說阿夢太美了,我說化妝化的。

我很喜歡小眾這個說法,但我不覺得我的歌小眾,它們不比許多主流的歌差,只是我沒有機會讓它變得大眾而已。

你要是讓我按照做爆款歌的思路來,我還真做不了。

我是挺倔的一個人,努力在自己的喜好和大眾的喜好之間來回掰扯,希望可以找到一個自己喜歡、聽眾又接受的結果。

我的每首歌都是拿心血寫的,我會因為一句歌詞不滿意,讓它停在那兒好久,直到有一句滿意的出了再說。

如果不做樂手,我肯定在幕後搞製作,可能是做經紀人,帶樂隊。

我是完全有這個經驗的,在節目裡也提到過,樂隊的所有包裝、製作、發行、定流程、演出,都是我在做。

如果乾不了音樂,我還有一大愛好,就是收集古董。

別人越搞不到的,我就越想要。

之前在樂隊也是一樣,大概在08年、10年左右,當時國內的樂隊圈都沒有高製作MV,我們的一些MV就緊跟國外的步伐了。

所以玩收藏也是一樣,我要是玩,我就是要爭別人拿不到的。

當然,這些可能只是想想罷了。

搖滾樂這個領域是不可忽視的,國外一些樂隊的受眾非常廣,國內樂隊也應該會有更大的舞台和更高的曝光度。

我對國內樂隊未來的發展一直抱有樂觀的態度,它肯定會越來越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