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越來越多人懷念舊港片?他們在懷念什麼?


港片,一個時代的情結。

那種“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的瘋,配以野蠻生長的無序,為幾代人留下了回憶。

如今,港片日薄西山,繁華不在,滿街隨處是蕭瑟。

但那份關於港片的記憶卻始終未能磨滅,那麼我們在懷念港片的時候到底在懷念什麼?

懷念殭屍片。

懷念那個油盡燈枯,人死身滅,不生不死,既不屬於妖,又不能歸類於仙的殭屍。

懷念那個頭戴道士冠、手持桃木劍、腳踩七星步、口念如律令、身法隨八卦的師傅林正英。

還有他用《殭屍先生》《殭屍家族》《靈幻先生》《一眉道人》《殭屍至尊》等片打造的殭屍宇宙。

懷念武俠片。

懷念胡金銓和徐克帶我們走進詩情畫意、快意恩仇的武俠世界。

《俠女》《龍門客棧》《空山靈雨》《笑傲江湖》《新龍門客棧》《刀》,讓我們認識一個“一入江湖歲月摧”的真實江湖。

沒人可以逃得出江湖的紛擾,當初沒有選擇的來到塵世的時候,就注定了一生被俠與義牽絆,為名利爭得頭破血流。

這種逃不出江湖束縛的宿命感,就是江湖的本質,因為江湖就是一個經受社會毒打,接受一人獨行的過程。

懷念警匪片。

懷念港片最後的巔峰——《無間道》系列。

《無間道》中最突出的部分是對人性的探討,將人性的貪嗔癡赤裸裸地展現在銀幕上。

電影以黑白對立為主題,構建了一個能夠殘害身心,使人沉淪於生死輪迴的現代版的無間地獄。

這樣的設定可以讓觀眾隨便從哪一部看起,然後接下去看都成立,因為每一部都是相對獨立的。

懷念警匪片對後來者的影響。

昆汀的《落水狗》模仿了《龍虎風雲》的三個片段。

延伸閱讀  從寧浩電影女主到18線,被傳介入車曉婚姻前途盡毀,她經歷了什麼

一是開頭六人組拉風出場,同該片四人出場;二是喬進入倉庫後,指著橙先生說他是臥底,然後幾人互相射殺,同該片大哥南哥引發的內鬥;

三是片尾橙先生對白先生說,對不起,我是警察,然後死在了白先生懷裡,同該片片尾周潤發對李修賢說,我是警察,警察就要抓賊,隨後死在了李修賢懷裡。

懷念英雄片。

懷念《英雄本色》的道、義、悟、法、情、利。

懷念《喋血雙雄》的“這個世界變了,我們都不再適合這個江湖,因為我們太念舊了。”

但我們懷念的真的是這些港片嗎?

我們懷念的是那個無憂無憂,看場電影就能找到快樂的年輕時候。

小時候,沒有多少煩惱,唯一煩憂的就是作業有沒有完成,但看幾部成龍或周星馳的電影,一切憂愁都煙消雲散了。

現在,年齡大了,經受了社會的毒打,生活的壓力逐漸變大。

看透了表面歌舞昇平與太平盛世,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都與小時候不同,看電影的心境也變了。

回過頭來再看周星馳和成龍的電影,看著看著就哭了,曾經的快樂變成了影片中的哀傷與無限懷念。

我們懷念的是那個尊重觀眾,真把觀眾當上帝的電影氛圍。

那時候的港片充滿了港味,觀眾想看啥就拍啥,就連王家衛拍文藝片,也得請許多當紅明星,讓觀眾過過眼癮。

想看美女,給你整葉玉卿三部曲。

想看好身材,讓葉子楣在每部戲都欲抱琵琶半遮面。

想看帥哥美女大合集,給你整《超級學校霸王》,想看美女大聯歡,追女仔系列安排上,邱淑貞、張敏、張曼玉、李美鳳、劉嘉玲輪番上陣。

而如今盡是又當又立,明明拍的是爛片,還要按頭讓我們美言幾句,否則就被群起而攻之,譴責我們不愛惜國產電影與未來可期的演員

我們懷念的是那個無美顏、無濾鏡,俊男靚女自然美的百花爭豔的眾生相。

邱淑貞、溫碧霞、張敏、王祖賢、鍾楚紅、周慧敏、袁潔瑩、關之琳、藍洁瑛、黎姿,美的各有特色。

她們也不只有好看的皮囊,還有過硬的作品,《鹿鼎記》《秋天的童話》《青蛇》《笑傲江湖》,個個拿得出手。

延伸閱讀  易烊千璽全面發展,不僅影視作品越來越多,新歌也倍受歡迎!

可現在呢?眾生相成了同一流水線產品,漂亮的一個樣,醜得到各有千秋,關鍵連口碑好的作品都沒有,純粹的花瓶。

我們懷念的是那個充滿朝氣,有乾勁且文化氛圍濃重的浪漫時代。

大家看港片的年代基本都是八九十年代,以及千禧年後八年,影響的是70、80、90後三代人。

八十年代的中國,改革開放伊始,舉國上下一心搞建設。

從經濟到文化都是一片欣欣向榮的趨勢,港片也在這個時候逐漸進入內地,成為了大陸嚮往美好生活,追求精神文化建設的代表。

那時的影視圈,創作環境包容。

導演可以隨意表達自己的藝術想法以及對生活的感悟,對過去的反思和對未來的思考。

那個年代的人們舍小家為大家。

在《牧馬人》中許靈均的父親一直在強調外國的優勢,以不被集體主義限制的的自由與民主重塑許靈均的價值觀。

作為知識分子的許靈均,沒有被西方的這些觀念同化,哪怕他曾受了很大的委屈,依舊願意紮根牧區,為教育奉獻一生。

像許靈均這樣的知識分子,是那個年代的精英階層。

他們有能力選擇更好的生活,可他們卻始終以國家大義為重,即使他們被西方的先進誘惑著。

他們很清楚在血與火中站起來的中國,需要他們這樣的人才來建設,他們也明白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所以他們中有不少人留了下來。

九十年代的中國,那是中國最浪漫的十年。

幾乎各種娛樂文化活動都可以大行其道,每個人都想成為藝術家。

那時候的中國,包分配製度結束,國企整改,很多人下崗,失去了鐵飯碗,整個國家都處在轉型的陣痛當中。

但這種變革是文藝的樂土,港片、第五代、第六代,以及搖滾都成了年輕人的精神圖騰,儘管工作不確定,但他們身上的精氣神依舊在。

千禧年後八年,90後登堂入室。

在父輩的影響下,港片締造的光怪陸離的光影世界又成了90後的溫床,他們在這裡肆意遨遊。

這時候的90後年輕氣盛,書生意氣,港片中的港風和獅子山精神令他們對未來擁有無限夢想,那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

延伸閱讀  同行不同命,苗阜新劇場開業整個行業送祝福,郭德綱鼓曲無人問津

可這一切在2008年之後都變了。

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性金融危機,讓中國成了美國的接盤俠,為了經濟全球化,中國默認了這種選擇。

從此房價開始飛漲,工作越來越內捲,錢越來越不值錢,就連僅有的公平也被破壞了,寒門貴子成了小鎮做題家。

此時,人們眼中的光早已沒了。

不似以前那般有朝氣,有精氣神,不得已躺平,不得已放棄階級跨越的妄想,人在不如意時總會懷念過去,港片是最好的載體。

所以與其說我們懷念港片,不如說我們懷念那個通過奮鬥、努力就能改變命運的年代,懷念那個公平尚在,人情依存的年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