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雙江前妻氣質驚人,大兒子也很帥氣,從不提及自己的父親


都說“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沒媽的孩子像根草”,人們常常忽視了,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親的重要角色和責任。

一代紅星歌唱家李雙江,在2013年,因為自己對二兒子的過度溺愛,讓孩子李天一缺乏管教而被判了十年牢獄生活,而自己不曾關注的大兒子,卻事業有成,孝順有加。

成名後的李雙江接受過多次採訪,和現任妻子夢鴿也一起上過電視節目、同台演出,也曾帶著兒子李天一一同演出。

在沸沸揚揚的李天一事件後,世人才知道,原來李雙江,還有一個前妻,叫丁英,二人曾經育有一個兒子。

這也是他們首次被曝光在媒體前。

在新疆浩瀚的戈壁灘上,也曾有過一段癡狂的愛情。

到了繁華的北京後,卻走向了分歧陌路。

歌者無疆,行者有疆

1963年,李雙江從中央音樂學院畢業,分配到新疆軍區文工團,開始了他的十年軍旅藝術生涯。

問起為什麼會選擇去新疆,李雙江說:“我們那個年代,當兵是很神聖的,從小憧憬軍旅生活。加之畢業時學校提倡’到邊疆去,到艱苦的地方去’。自然,大學畢業就去了新疆。”

在新疆的10年生活中,前前後後經歷了5年真正的戰士生活。

真摯的戰友情意,火熱的戰鬥生活,是他歌聲的力量,是他感情的源泉,是他的“歌魂”!

李雙江常驕傲地說:“我的歌從連隊中來,又回到連隊中去;我愛連隊,連隊愛我;我愛戰士,戰士也愛我。”

正像歌中所唱的“新疆是個好地方”,的確,新疆是個充滿歌聲和舞蹈的地方。

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各族人民,能歌善舞,性格開朗,無論在何時何地,說唱就唱,說跳就跳。

新疆10多個民族的文化藝術哺育了他,陶冶了他,對他後來的聲樂藝術影響巨大。

李雙江經常說:“我是新疆部隊的兒子,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兒子。新疆是我的源是我的本,如果沒有新疆的10年,沒有新疆各族人民的呵護,沒有部隊的培養,就沒有李雙江。”

也是在這裡,李雙江遇到了他的第一任妻子,丁英。

一眼望不見邊的青綠草原、藍天如洗的晴朗碧空,鮮豔動人的是新疆秀麗的自然風景,也是李雙江的心上人——丁英。

丁英年輕的時候也是名舞蹈演員,出落得水靈靈的,在新疆當地歌舞團工作。

雖然比李雙江還要大上兩歲,但溫柔又大方,年齡便自然不是問題。

在那個艱難困苦的年代,大家都沒有物質,精神上的互相給予,足以讓兩個年輕又互相欣賞的藝術人攜手踏入婚姻的殿堂。

丁英第一次和李雙江去家裡見父母時,長輩便很是喜歡。

結婚之後,一個歌手,一個舞蹈演員,為了操持自己的事業,難免三天兩頭都聚不上,而且一個比一個忙,排練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

聚少離多的婚姻,是沒法長久的。

為了家庭著想,丁英放棄了舞蹈演員的生涯,轉而撐起她和李雙江的小小一個家。

而李雙江感動於丁英的付出,下定決心一定要幹出一番事業,好讓妻子不再受苦。

不同於現在的大名聲,那個時候的李雙江,還只是一個小歌手,沒有獨立演出的機會,只有跟著團裡去演出。

每次有上台的機會,李雙江便會拼命去嘗試,原因無它,在音樂團的工資構成,主要就是來源於咖位和演出次數。

咖位決定了單場演出的價格,而當時沒有成名代表作的李雙江,只有靠演出次數來填補。

因為只有他掙得多,家裡的生活才會好。

他以音樂為夢想,也以音樂養家。

丁英理解他,理解他的事業,理解他的苦心,所以操持家裡,也是處處省吃儉用,不讓李雙江感覺到過重的負擔。

可惜時光是把無情的刀,在日復一日柴米油鹽的磋磨中,那個年輕貌美的舞蹈演員丁英,逐漸變成了一個沒有特點的家庭主婦。

60年代,二人有了大兒子,名叫李浩,小名浩浩(網上誤傳的’李賀’)。

延伸閱讀  張藝興之所以這麼受歡迎,就是因為他足夠低調和謙虛,關鍵實力還很強

但這個時候的李雙江,正是事業的上升期。

李雙江面對家裡的新增成員,自己的第一個大兒子,他並沒有多的心力可以分給他。

面對妻子丁英為家庭的無私付出,李雙江又感動,又愧疚。

都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定有一個偉大的女人,丁英便是這樣為李雙江付出的,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奉獻了自己的事業,對自己的全力支持,對這一切,李雙江都記在心裡。

愧疚的是,李雙江掙得不多,才會讓丁英時常為家計發愁。

李雙江看在眼裡,心知只有自己更加努力,多掙點錢,才能給妻子和兒子提供一個好的生活環境。

所以他愈發的在團裡勤奮,給工作的時間越來越多,生活上、和家人的陪伴上,便不可避免的越來越少。

1970年,勤奮的李雙江得到了一個回北京發展工作的機會。

丁英知道,去北京的花費會很大,便沒有跟著去。

歌者無疆,行者因為生活,留在了新疆。

此後一別兩地,等遙遙歸期。

三人行,總是缺一人

沒有父親的家庭,對孩子來說影響是非常大的。

李雙江沒去北京時,也常會因為演出原因,一個週甚至大半個月不回家。

李雙江在家創作的時候,李浩會去找父親玩。

閒時李雙江也願意陪他玩,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再加上創作時很忌諱靈思泉湧被打擾,李雙江也會覺得煩,便會出去,找個安靜的地方寫完了再回來。

小小的李浩,並不懂得為什麼自己去找父親玩,會逼得父親“離家出走”。

只能說,李雙江對李浩,心裡愛過,但行為上確實差很多。

對李浩來說,雖然對父親見得很少,也沒有得到多少父愛,但兒子對父親,特別是在幼時,是有一種天然的崇拜在裡面的。

李浩曾經見過自己的父親演出時的樣子,意氣風發,洪亮的歌聲飄蕩在風中,飄呀飄,飄到小孩子的心裡,記了好久好久。

一曲演出完畢,台下掌聲如雷,台上的人是自己的父親,很厲害。

李浩為有這樣一個父親,是切實感到驕傲的。

而隨著李雙江到北京工作,和妻子丁英的交流內容也越來越少。

幾千公里的距離,不僅隔開了兩人的物理距離,還有接觸的人和事,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道口子被拉得越來越大。

李雙江到北京大半年了,李浩很是想念父親。

不同於現在便捷通暢的視頻電話,即使遠隔千里,也能“相見”以解思念之情,從前的車馬都很慢,郵件也慢,大半年裡,忙於事業的李雙江,和家裡的溝通也很少。

李雙江在北京的事業確實很忙,在北京,他正式迎來了自己的快速攀升期。

受到領導器重,李雙江還有了去北京春晚獻唱的機會。

等到1972年,李雙江正式轉入了總政歌舞團,可以接妻子孩子來到北京了。

丁英不是北京人,面對陌生的環境和陌生的口音,也會感到無所適從。

可是這一切,忙於事業的李雙江並沒有註意到。

偶爾回家,也是匆匆,有時是拿點資料,有時是匯報一下自己近日的工作安排,總歸是不會在家裡待太久,讓他們母子兩好好照顧自己。

李浩問丁英爸爸去哪裡了,丁英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同一個答案,“爸爸工作很忙,上班去了。”

這個三口之家,父親和丈夫的角色,卻總是缺席著。

1972年,丁英也隨之轉業到中央民族大學,在當時的藝術系舞蹈隊教民間舞。

延伸閱讀  吳剛李雪健後台碰面,吳剛半蹲與前輩聊天,謙遜有禮貌

她的學生回憶時說,在1978——1982年期間,他們偶爾會去丁英老師家吃飯,當時只有丁英老師一個人帶著浩浩,從沒有看到過李雙江老師。

曾經年少心動,牆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如今物是人非,蘭因絮果,在生活的蹉跎中,在長久的冷漠中,感情慢慢走向消失的宿命。

父親和母親,是不互相喜歡的,這個認知,對小孩子來說,是很殘忍的。

李浩不再纏著丁英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從初中開始,便開始學著幫母親操持家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為母親分擔。

母親看到懂事的兒子總是會心軟,所以儘管丁英對李雙江的無情很是生氣、憤恨,但為了孩子,丁英願意繼續維持這個家庭。

可李雙江卻有了別的想法。

功成名就的李雙江,不顧一切的和丁英提出了離婚。

李雙江表示哪怕不要家產、不要兒子,也要和丁英離婚。

聽上去像是丁英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但事實是,李雙江覺得自己和丁英之間沒有感情了,沒有愛了,再待下去,兩人互生嫌隙,待著也不自在。

此後媒體報導,也都是以二人感情不合為理由,草率描述了這段婚姻的所有過往。

而對當事人來說,其中過經過脈是是非非,又豈是一句感情不合可以概括的?

這對丁英來說是個巨大的打擊。

看著李雙江擬出來的離婚協議書,丁英淚流滿面,自己在家好好的教兒子,兒子帥氣懂事,不給誰丟人,照顧公婆也是盡心盡力,沒落人半分口舌。

操持半生,容忍半生,最後自己的婚姻卻落得個這麼收場。

1981年,兩人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孩子判給了丁英,不知是父親沒有爭取過,還是法院的決定。

在李雙江功成名就時,就此告別了在新疆的過往。

關於這段婚姻,李雙江在各種採訪中幾乎從不提及。

而丁英母子此後也再沒有回過新疆。

唯有經歷風雨,方知誰是依靠

二人離婚後,丁英獨自帶著李浩,在北京母子二人相依為命,對外曝光度極少。

李雙江則繼續在事業上奮鬥,成為了大名人,也有過一些花邊新聞報導、流言蜚語。

但總歸是橋歸橋、路歸路,二人再無瓜葛。

離婚後,李雙江也甚少探望過大兒子李浩。

沒有父愛的李浩,並沒有因此而墮落。

李浩學習好、脾氣也好,在母親的嚴格管教下,成長為一位有責任有擔當的男子漢,寬容大度,為人低調謙遜,儼然是大多數家長眼中別人家的孩子。

李浩不僅很好的完成了學業,還得到了寶貴的機會出國深造,從國外留學回來後,李浩進了總政歌舞團。

進入單位後,沒有同事知道李浩的父親是非常有名氣有聲望的李雙江,李浩也從不提及自己的父親,靠著自己的努力,完成自己的人生。

而在丁英眼裡,李浩就是她的一切,為了孩子,她選擇了終身未嫁。

1990年,李雙江和自己的第二任妻子夢鴿在友誼賓館結婚舉行婚禮時,來了一個不被邀請的客人。

這場婚禮上,來的正是大兒子李浩。

李浩沒有埋怨,也沒有生氣,只是祝父親新婚快樂,還送了一份新婚禮物。

而在場的嘉賓中,有的甚至都不知道李雙江有這麼大個兒子。

我們無法得知李浩去送新婚禮物時,母親丁英是什麼樣的心情,兒子看到自己的父親即將組成新的家庭又是什麼感受,在這場意外裡,更尷尬的是夢鴿。

延伸閱讀  今晚的瓜,整個娛樂圈都擋不住! 21張“交易”截圖傳播,網友:我先吐了

夢鴿沒有邀請李浩,但沒想到李浩會自己來。

李雙江笑著接下來李浩送的禮物,還親自把兒子送走,這不是他對兒子的看重,只是不想李浩再在這裡多待下去,甚至沒有邀請兒子坐下來吃了飯再走。

相避之意,都擺在明面上了。

2013年,李天一出事入獄後,李雙江和夢鴿都大病了一場。

李浩詢問母親,是否應該去照顧父親。

對丁英來說,夢鴿不是她和李雙江婚姻的第三者,她沒有理由去恨夢鴿,看到二人今日的局面,不免惋惜。而且她知道,在李浩心裡,父親的角色和重要位置,一直都在。

對於一個從未受過父愛的孩子,在父親因為另一個孩子的事病倒之後,還能不計前嫌的去照顧父親,這一切都是得益於這位寬仁善良的母親,她在兒子麵前一直誇前夫和前婆婆的優點,讓李浩懂得感恩,還讓他常去探望父親和奶奶。

只要李雙江一個電話,李浩就會出現在他眼前,若有什麼活動或應酬,李浩也是一路保駕護航。

李浩上門找到李雙江的時候,李雙江愧疚的老淚縱橫。

在李浩的精心照料下,李雙江和夢鴿逐漸振作起來。

2022年6月,李天一入獄第9年,本該退休的李雙江,為了給小兒子留一個安穩的生活,穿著深色西裝開商演,舐犢之情,聞者感之。

從前是悲是喜,種種過往,都在李浩兩邊照顧安撫的日常中,漸漸消磨。

50多歲的李浩,據說在總政歌舞團轉入負責幕後的工作,具體工作不為人知,但他雖然未曾得到父愛,卻無愧于父母,無愧自己,走出了屬於自己的圓滿道路。

直到今日,才能說,一別兩寬,各自歡喜。

但從早年流露出關於李雙江前妻和長子的照片可以看出,丁英氣質驚人,眉目間皆是柔情,李浩更是帥氣,儼然遺傳了父母優良的基因。

而且觀其品行,可以知道李浩是一個被培養的十分出色的孩子,面對父親長期的身份缺席,他也沒有怨懟和不甘,是以自己的孝心和真誠,在認真的對待自己的長輩。

這樣的美好,倘若不是作為母親的丁英言傳身教,也無法培養的如此出色。

參考文獻

[1]彼得.歌者無疆——記歌唱家李雙江[J].時代人物,2009(03):5-11.

[2] 兵團歲月:李雙江不為人知的第一段婚姻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