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紅,這幾句話讓她紅了


在台海備受矚目之際,央視中文國際頻道王牌欄目《海峽兩岸》的主播李紅突然紅了。很多網友擔憂,如果統一的步伐不能再快一些,他們心目中的央視顏值最高的主持人就要老了。

確實,從2003年進入央視工作,李紅就坐上了央視國際頻道《海峽兩岸》欄目的主播台,那句每天重複的開場白“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央電視台中文國際頻道《海峽兩岸》,我是李紅,一起來關注這期節目的主要內容”,不知不覺她已經說了將近20年。

實事求是地說,《海峽兩岸》到底有多少海峽對岸的觀眾收看並不清楚,但在海峽這一側,作為央視僅有的一檔涉台時事新聞政論欄目主播,李紅卻憑藉端莊大氣、成熟知性、談吐專業,從容應對,以及靚麗顏值,俘獲了眾多中老年男性觀眾的心,人氣爆棚。

據說,在一眾氣質優雅的央視女主持人中,李紅被譽為“央視顏霸”,簡單點說就是“央視顏值的天花板”。

在社交媒體時代,李紅由於自己主持的節目性質問題,卻不能像同事們一樣在社交平台上暢所欲言,生怕引發誤會。畢竟,李紅已經成為海峽兩岸標誌性的符號,一言一行如果被人誤讀,都將是災難性的。

其實,初入央視,李紅原本還曾身兼綜藝頻道《想挑戰嗎? 》主持人,但隨著在《海峽兩岸》越來越成為標誌性面孔,就逐漸淡出了娛樂節目的主持,專注時事主播的定位,冷靜克制,不苟言笑,卻又不失親和力。

隨著流量時代的來臨,哪怕是貴為央視也被潮流裹挾著佈局短視頻,只是央視4套的賬號做了2年始終不溫不火,粉絲更是只積攢了2萬,為了漲粉,專門找來“流量密碼”李紅,錄製了一段“在線求關注”的視頻,結果立竿見影,一改往日嚴肅端莊的形象,瞬間讓賬號粉絲翻番。

不過,多年來嚴肅謹慎的李紅,在短視頻時代還是“百密一疏”,2020年9月10日,在央視頻“李紅錄像手記”欄目發布的一則視頻中,因“求和”一說,果然引發對岸軒然大波,被要求公開道歉,即便是在接受采訪時澄清“求和”本意是“促進兩岸溝通與和平”,但依舊無法平息爭議。

延伸閱讀  《說英雄誰是英雄》雷純被迫嫁給白愁飛,狄飛驚去北方?殺方應看

好在內地觀眾卻力挺李紅,斥責對岸在野黨“分明就是來要飯的”、“討飯還想要尊嚴”,讓李紅感受到了強烈支持,得以繼續現身主持《海峽兩岸》。

或許,這正是李紅不能像同事一樣,活躍在社交平台上與觀眾互動的阻礙之一,節目內容直接面向對岸,個人言行稍不留神就會被視為某種授意發聲,進而影響兩岸交流,著實難以把控,不發聲的刻意低調反而是最佳選擇。

只是,李紅的低調卻無法阻止她被社交平台關注,伴隨著竄訪引發的台海風波驟起之時,李紅卻被網友挖出袁立長年累月匿名發布她的“黑料”,結果大家越看越喜歡,直接衝上了熱搜,甚至被網友要求兩人組CP。

如今作為央視台柱子的李紅,用現在話說是一名十足的“小鎮做題家”,據稱,其出生於吉林省吉林市的農村,母親長期患病,父親國企下崗,初中畢業後和弟弟一起輟學,在小鎮商場賣衣服,當收銀員,刷盤子。

打工一年半之後,李紅突然想上學,為此還險些跟母親鬧翻,拒絕了給她找好的一門家境還不錯的親事,用袁立的話說,經此一鬧,違背了農村風俗,在當地也就“臭了”。

從1996年考入吉林教育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開始,李紅的人生“開掛”,1998年進入北京廣播學院主持人進修班學習後,入職家鄉吉林市電視台,主持《晚新聞》節目。 3年後,李紅擔任省台吉林衛視的新聞播音員,主持《直播早新聞》。

2002年,入讀吉林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後,次年進入央視,如今已經過了19個年頭,並成為《海峽兩岸》的標誌性面孔。

用袁立的話說,“我知道她的出身,也看得見她現在多洋氣,多麼艷光四射”,“可是我越想越覺得生氣”。袁立爆料稱,她們斷交於李紅得罪對岸的那一年,那年九月,因為李紅拒絕道歉,央視基本上確定讓她離職,沒曾想上面約談了央視,又讓她回歸本位。

延伸閱讀  擊敗《街舞》拿下全網的熱度冠軍,這檔新綜藝為何這麼“搶手”?

“就因為這件事讓我徹底有了怨氣。後來我知道和她素不相識的何超瓊等人都寫信給她說話,我更難受了。”袁立說,“因為我這些年遇到這麼多事,從來沒有受到如此眷顧。”

沒成想,袁立卻用自己持之以恆的努力,將鬧翻了的閨蜜送上了熱搜,而這,或許是李紅多年低調的回饋,哪怕是被人造謠,她也從未有過一句回應。

“如果不是有紅紅,真以為有人天天關注對岸’那點破事’嗎?”

“都快主持20年了,再不統一,她就老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