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明星離婚大瓜,又反轉了


董子健、孫怡官宣離婚,刷爆了全網。

一段被大眾看好的感情突然破裂,令很多人意外。

但既是和平分手,也並未掀起多少爭議。

兩句簡單的告別文案,就交待了感情的終結。

相比之下,大洋彼岸的一對好萊塢明星,就相當不體面了。

德普與艾梅柏離婚後折騰了6年,還沒落幕。

兩個月前,德普才剛勝訴,摘掉了家暴男的頭銜。

如今竟然又雙叕反轉了。

一系列黑料流出,涉及裸照、毒品、歧視亞裔等等巨大雷點。

以至於大批網友又迅速倒戈向了艾梅柏一方。

這段轟轟烈烈的撕扯,倒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

比起真相,輿論的勝利好像成了更重要的事。

在內娛又何嘗不是如此。

不少明星傳出婚變後,都會引發全民狂歡,輿論制裁。

個中原因比我們想像的更為複雜。

今天,就藉機聊一聊明星的離婚輿論戰。

德普與艾梅伯長達六年的狗血離婚大戰,可謂將輿論戰演繹到了極致。

自2016年離婚後,他們就一直互相指控,無情互撕。

走向一波三折,輿論幾經反轉。

一開始,艾梅伯以「家暴」為由提請離婚後。

德普予以否認,兩方爭執不下,最終達成庭外和解。

但德普還是被貼上了「家暴男」的標籤,風評急劇下滑。

2018年「metoo」運動正如火如荼時。

艾梅伯也以「家暴受害者」自稱,批判性別暴力。

英國《太陽報》在刊登和德普有關的文章時,稱其為「打老婆的人」。

德普試圖反擊,舉證87個監控視頻和大量照片、目擊者,告《太陽報》誹謗。

但最終敗訴,被迪士尼、華納接連除名。

至此,德普正式成為大眾眼中的「家暴男」。

這第一輪,艾梅柏獲得輿論勝利。

今年6月,德普告艾梅柏誹謗案,全球直播庭審。

由於缺少證明德普家暴的關鍵性證據,最終勝訴。

艾梅伯轉而成了「撒謊精」。

這第二輪,德普獲得了壓倒性的輿論勝利。

緊接著就開啟樂隊巡演,宣稱開始人生新篇章。

但沒想到,如今再次反轉。

德普的粉絲弄巧成拙,曝出一份超過6600頁的法庭文檔,顯示德普方的證據存疑。

音頻、照片有修改痕跡。

律師曾試圖使用艾梅柏的裸照反駁,並丟失不利的關鍵短信。

多家外媒迅速翻閱了所有內容,發現材料當中不利於德普的更多。

包括德普與前女友發生性行為時給其使用毒品。

以及,和背負多項性醜聞指控的瑪麗蓮·曼森交好,幫他躲避警察。

兩人對話中,赫然出現了針對東亞人的歧視蔑稱「zipper head」。

延伸閱讀  離婚6年,白百合和佟大為官宣复婚,網友:恭喜!

雖然這個詞並非從德普口中說出,但也傷及他的風評。

此外,材料還顛覆了艾梅柏身上的「撈女」標籤。

當年,德普從《加勒比海盜5》中賺得超過3300萬美元,性質為夫妻共同財產。

而離婚和解時,艾梅柏沒有聽從律師建議,而是選擇放棄了本可以屬於她的那一半財產。

所以這第三輪,艾梅柏佔了輿論上風。

不只是這一對,很多明星離婚都會引發爭奪話語權的輿論大戰。

比如十年前的董洁和潘粵明,也是歷經幾次反轉。

離婚消息剛曝出時,董洁被傳出軌王大治。

不久後,董洁工作室下場,怒斥潘粵明爛賭、家暴。

輿論風向迅速調轉。

一夜之間,潘粵明成了人人喊打的渣男。

儘管在告董洁工作室的誹謗案中勝訴,但這場風波對潘粵明事業的打擊依然是毀滅性的。

直到五年後的《白夜追兇》大獲好評,他才真正振作起來。

當年的來龍去脈被重新釐清,輿論也終於回到了他這一邊。

對應地,董洁被打成了「渣女」。

不讓潘粵明見孩子的傳聞多年來沒有斷過。

直到近期,潘粵明的微博評論區也都在心疼潘粵明見不到孩子,指責董洁「心如蛇蠍」。

還有韓國演員具惠善和安宰賢這一對,婚姻破裂後也是來回拉扯了一年。

一開始女方放料,控訴對方冷暴力、婚內出軌。

輿論也倒向女方,認定男方是渣男。

但很快又被扒出女方的證據造假,出軌是子虛烏有。

男方也放出截圖,證明自己才是被PUA的一方,甚至因此患上了抑鬱症。

輿論又反轉,男方成了被污衊的可憐人,女方成了心機女。

安吉麗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這對也是。

2016年就宣布分道揚鑣,離婚手續早已辦完,但官司卻一直沒有消停過。

六年來,無數次對薄公堂。

皮特告前妻朱莉偷賣股份,朱莉指責皮特虐童。

戰火一再升級,吃瓜群眾早已疲於站隊。

傳統觀念認為,離婚本是家務事,何至於鬧到如此地步?

多年前,王寶強離婚後,就遭遇過這種質疑。

一些大v,甚至官媒都指責王寶強不該把私事拿到公眾場合來說。

但實際上,明星的婚姻本就不是一件私事。

《圓桌派》上,汪海林爆料明星婚姻比普通人復雜太多了。

涉及資本利益,公眾形像等各種問題。

因為在娛樂圈這個名利場,明星的道德感也是商業價值的一部分。

失去輿論支持,就會利益受損,危及演藝事業。

尤其是已經立好恩愛人設的夫妻,大多都捆綁為利益共同體。

白百何、陳羽凡當時曝出離婚,之所以引發不滿。

就是因為他們不久前還以夫妻形象代言廣告,上綜藝撒狗糧。

繼續假扮模範夫妻形象賺取商業利益。

因此才一夜之間成為眾矢之的,一系列代言和廣告也都解約。

延伸閱讀  少女時代金泰妍擔任MC的《QueenDom2》將於3月末開播

董子健和孫怡才剛官宣離婚。

人們就發現,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商業關聯。

可見,也是確定沒有利益糾葛後才公之於眾的。

這也是兩人能體面分手的重要原因。

韓劇《最佳愛情》就揭示了這種娛樂圈生態。

一線明星的戀愛成了商業共贏的手段。

分手則要考慮廣告賠償、形象危機。

已經分手後往往還要再扮演一段時間的甜蜜cp,等資產都分割妥當後,再對大眾公佈分手消息。

還協議好一定要說是和平分手,維持體面,才能最大程度上保全各自的公眾形象。

畢竟,婚變之後,輿論風向不可小覷。

當年,王寶強離婚後,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支持。

之後恰逢他執導的電影上映。

很多人為了聲援他,無條件買票支持。

導致公認的爛片,依然票房很高。

輿論弱勢的一方,也就不可避免地迎來了事業低谷。

李小璐在夜宿門風波後幾乎隱退娛樂圈。

白百何的「出軌」很快被澄清是離婚在前,卻依然事業受創。

董洁參加《浪姐》第二季時,一度遭全網抵制。

艾梅柏和德普更是雙雙事業受挫,眾多影視公司與德普割席,艾梅伯也遭網友請願抵制出演《海王》續集。

漫天的吃瓜浪潮中,很容易忽視的一點是——

明星離婚事件被過度娛樂化後,很容易消解牽涉其中的嚴肅的社會議題。

比如,德普案發展至今。

德普和艾梅伯全然不顧公眾形象,為了各自利益,撕破臉皮。

不惜請豪華律師團論證「在床上拉屎」這件事是否屬實。

餵飽了娛樂媒體。

也讓大眾在獵奇化的走向中不得不放棄思考,止於震驚吃瓜。

家暴、兒童撫養、性別問題等問題不僅沒有釐清,反而在不斷混淆視聽後被極大稀釋。

王寶強事件,在當年掀起一陣「打小三」的狂潮。

媒體過度炒作,網友肆意惡搞。

很多無良媒體還挖出了大量當事人、家屬甚至是幼小的兒女的照片。

出現「捉姦現場照片」「王寶強兒女非親生」等假新聞。

甚至5天內拍出了名為《寶寶別哭》的網絡電影,涉及捉姦、親子鑑定、財產轉移等內容,角色名為「寶」「蓉」「哲」。

遭到影視從業者的集體抵制。

明星作為公眾人物,娛樂大眾、供人談資也在常理之中。

但失去分寸和底線的娛樂狂歡,也剝奪了娛樂圈本應承擔的一部分社會責任。

就像家暴、出軌等問題,在媒體過度渲染引發輿論熱潮後。

反而暴露了結構性問題,加深了社會對女性的偏見。

最終輿論傷害還是會落在普通女性身上。

後來,「打小三」在國產劇裡成了獨立女性的標配。

錯誤的價值取向與這種輿論環境脫不了乾系。

正如國劇《血色婚戀》中,女明星離婚,受到輿論討伐,最終選擇自殺。

大眾不知情的是,她遭受了丈夫的冷暴力,生育帶給身心的雙重打擊。

延伸閱讀  傳《乘風》四公幫唱,邀宋茜當嘉賓同框鄭秀妍

如果媒體有理性的報導,公眾有冷靜的反思。

這件事也會為普通人的婚姻提供思考價值。

但泛娛樂化的結果是,她只是娛樂版面上一時黑紅的藝人。

吃瓜浪潮褪去後什麼也不會留下。

其實,近幾年來,輿論對明星離婚的態度已經發生了改觀。

從最早極度共情的「不再相信愛情」的說法。

到對「佔用公共資源」的藝人私德的討伐。

再到借李靚蕾的博文,探討家庭主婦的處境和親密關係中的「煤氣燈操控」。

明星的婚姻其實已經呈現出越來越多的公共面向。

董子健、孫怡官宣離婚後。

雖然也有調侃包文婧的玩梗內容。

但還有很多網友也都討論起催生二胎,婆媳關係等問題。

實質上也是藉明星八卦,反思關乎大眾利益的社會問題。

如今德普案的再度反轉,更是暴露出更多值得延展的社會話題。

比如,德普曾為了給前妻潑髒水,以曝出裸照為底牌。

很容易聯想到,汪小菲和大S分手後,也試圖給大S潑髒水。

他聲稱大S長期服用違禁藥物。

因意圖過於明顯,事後自己也秒刪,「分手見人品」被刷上了熱搜。

這些都是兩性關係中極為普遍的雷點,普通人的生活中也時有發生。

但在明星離婚輿論戰中,這些只會在風向明顯的時候,才能引起反思。

當情緒化和趣味性佔了上風時,戲謔、玩梗總是會淹沒真正有價值的信息。

僅僅兩個月前,對「家暴」事實存疑的網友還調侃艾梅伯的哭戲演得假,外網還掀起模仿熱。

如今風波再起,輿論逆轉,才會後知後覺——

如果存在家暴的事實,這種消遣方式是多麼殘忍。

因而這一事件與其說是洗白明星,不如說是給大眾敲響警鐘。

在這個娛樂先行的時代,我們無力抵抗輿論的來襲。

只能像尼采所說,「在自己身上克服這個時代。」

不讓嚴肅的社會議題,淪為八卦的附庸。

因為,一但墮入非理性的深淵。

傷及的是我們自身所處的環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