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走紅的小瀋陽,如今已六年沒演小品,他是否真的被趙本山拋棄?


春晚走紅的小瀋陽,如今已六年沒演小品,他是否真的被趙本山拋棄?

《歡樂喜劇人》中的節目《不差錢2》是小瀋陽近六年以來表演的唯一一個小品,我們甚至已經忘記,他最初因小品而走紅。當年在春晚舞台上表演的《不差錢》使小瀋陽紅遍大江南北,此後便風光無限,各大衛視紛紛向他遞橄欖枝,連當年的春晚導演都認為他未來可期,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趙本山。

然而在這六年中,他的事業卻每況愈下。春晚小品意外爆火,這種突如其來的被眾星捧月的感覺使他一度迷失自我。他認為自己的成就已經無人能及,殊不知還有太多漏洞。二人轉出身,本身的傳統套路感相對嚴重,更模式化。隨著開心麻花舞台劇形式的火熱,傳統的東北農村風格的喜劇式表演日漸式微。這種表演雖然接地氣,但缺陷更明顯,比如長年不變的套路的和語言風格,表演上過於鬆散輕快,這種情況下如果劇本太弱,又沒有像本山大叔這種自成一派出神入化的演繹,便很難再出現爆款。趙本山的演技令小瀋陽望塵莫及,又無法突破自身的局限性、模式化,使得他後期並無更出彩的作品。

一夜爆紅之後,小瀋陽反而將精力用於其他領域。正如同當初被許多人詬病的一樣,在大火後,他本該潛心創作,以更多的喜劇作品來墩實自己的表演基礎,彌補自己的不足,突破局限,確定日後的喜劇風格。然而他選擇了一些在他那個階段不該觸碰的東西。比如開始唱歌,甚至開始接觸一些品質不良的影視劇。在自己的表演風格並不成熟,代表作品相對還是很少的情況下,這種嘗試無疑是在玩火自焚,作繭自縛。他在《不差錢》中的表演足以定格在觀眾心中的形象,儘管他在電影中的表現中規中矩,卻無法實現超越。

這些年的探索中,他仍是一副懵懵懂懂的狀態,對自身的優勢、劣勢並不了解。從外形條件看,小瀋陽的氣質非常陽剛,很適合演正劇,然而他在熒幕上的表演始終是一副扭扭捏捏的大姑娘形象,無論是《不差錢》中穿裙子的服務員,還是《鄉村愛情》中對待感情優柔寡斷、難捨難分的王天來,都是名副其實的娘娘腔,甚至沒有更偏女性化的方正拿得起放得下,完全表現不出他的陽剛之氣。

延伸閱讀  楊紫晒《沉香如屑》殺青照,戰損妝超美膩,拍攝週期長達192天!

他涉足綜藝、歌舞、電影這些領域時,說明他很想突破喜劇演員的桎梏,但效果卻不盡人意。我們常說,面面俱到不如擇重突破,在娛樂圈亦是如此。東一榔頭,西一棒槌,表面是促進全面發展,實則很容易竹籃打水一場空。不如在一個領域深耕,一生只做一件事,勢必會在這方面有所突破。既然小瀋陽很早就有突破喜劇演員桎梏的決心,不如嘗試作為演員繼續發光發熱。樹立新的人設,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不斷磨礪演技,才得到更多好劇本的青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