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男神”別亂演,演好了是人間理想,整呲了就成“木頭人”!


在言情劇世界裡,主角些除開身份不一般,要么出場即是魔王神君。

如《與鳳行》那般,男主唯一上神,女主魔域碧蒼王,要么就是品貌不凡。

尤其在於臉,白淺是四海八荒絕無代餐,黎蘇蘇則是仙界第一美人。

這世間眾多俊男靚女,均聚在偶像劇裡邊了。

由於原著設定問題,但凡原文寫了是大美女的。

那麼影視化之後便注定會爭議不斷,前邊提到的白淺與黎蘇蘇。

扮演她們的楊冪與白鹿,當初被官宣的時候,都受到了部分原著粉們的哀嚎。

表示這選角,與自己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當初周冬雨出演《千古玦塵》時,同樣被人調侃。

知道仙女有很多種風格,但誰也沒告訴我,仙女會是“小黃鴨”。

現今辣目洋子要出演神女幽蘭了,部分觀眾就顏值問題開始聯合抵制了。

事實上,市場受眾不僅對女藝人嚴苛,男演員也是逃不掉的。

原文裡均是出場即驚豔的謫仙氣質男人,這在圈內上哪找這麼多符合條件的?

演員嘛,角色人設是重要的,但靠自己逆轉,上演“整容式”表演更是重中之重。

這“絕色男神”可不好扮,畢竟誰都不會像趙又廷一樣。

劇目開播之前被嘲笑顏值低,等正片上線之後,大家紛紛陷入夜華的坑。

這演得好,自然就成了人間理想。

可這還是搞砸了,可就要成為被釘在恥辱柱的“木頭人”了。

延伸閱讀  明星的“第二個身份”,張傑大學老師,楊洋舞者,鹿晗讓人羨慕

男神多為清冷氣質,成毅詮釋應淵破碎感,張凌赫演繹細膩暗戀

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古裝劇裡的女神風格百變。

有心懷蒼生,大愛無邊的溫潤如玉型。

有仗美肆意,明媚如火型,當然也有像白淺這樣。

時而靈動可愛,時而溫柔高冷的。

但古裝劇裡的男神,真要是一等一相貌,被眾人所欣賞的話。

那人設多半是沉默內斂,清冷難靠近的,未與白鳳九在一起之前的東華帝君就是其中典型。

清冷是一種難把控的感覺,面部情緒不能太大。

但又要傳達出那種煙火氣,在這方面,近期播出的兩部劇裡,成毅與張凌赫就做得不錯。

成毅扮演的應淵位列上神,是帝尊心裡的接班人,他肩負蒼生任務,不喜熱鬧。

初登場時為了擊敗魔族,騰躍而來,髮絲迎風而動,很是威嚴樣子。

他是不苟言笑的,在天界幾乎就沒有大笑過,但他卻不會讓大家感覺到冷。

在芷昔當差,想偷偷蒐集到一些神力,被螢燈嘲笑之時。

是他踱步而來,溫柔替其解圍,共情力足夠的他。

在知道仙魔大戰死傷慘重之後,自己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念頭了。

受毒魔侵襲,在夢裡看見摯友離自己遠去,臉還掛著傷,雙眼卻越發絕望清醒。

在禹司鳳之後,成毅又貢獻出一個破碎感極強的角色。

如果說應淵是大悲,情緒波動比較大。

延伸閱讀  凌晨4點,小31歲妻子陳婷:72歲張藝謀身體堪憂,生命消耗過度

才沒有將高冷詮釋成面癱的話,那麼張凌赫的優勢就是小細節。

他所扮演的長珩與應淵一樣,在這天界。

只要一出現便會吸引眾女仙的注意,大家拼命考試只會了到他的宮殿當差。

天生就是驕子, 長珩的姻緣從出生起就被定下,他應當與息蘭神女成婚。

即使神女已經消失了三萬年,他也必須四處征戰,順便尋找未婚妻的下落。

在這樣的緊要關頭下,他一朝重傷,無意間在森林裡遇見了小蘭花。

小蘭花才化為人形,不知曉他的名號。

把其當作是普通朋友般相處,在與小蘭花在一起時長珩才真正快樂。

但天命已定的他必須重回天庭,臨走前,他忍痛將小蘭花的記憶抹除。

回憶起過往,他與小蘭花點點滴滴,在小蘭花看不見的地方。

他前一秒還是嚴肅樣子,轉身之後這嘴角就偷不住樂。

曖昧裡的小得意不要太明顯,雖是絕世仙君,但卻也似個青春男孩一般。

李易峰演繹雌雄難辨蘇摹,被嘲木頭演技,雙眼無神最為致命

跟上述兩位比起來,《鏡.雙城》中的李易峰可謂是演技翻車了。

他所扮演的蘇摹,是在愛人之前美艷得雌雄難辨的鮫人。

動漫里便是既有男人的硬朗,又帶著一絲柔情,偏向於清純魅惑掛,女媧親手捏的那種。

人設形象本就是天花板了,大家也就自動放低要求了,只要演出一般帥哥即可。

延伸閱讀  baby與上海名媛上演現實版的三十而已,合照中baby被裁掉!

結果,《鏡.雙城》是一個木頭遇到另一個木頭。

李易峰與陳鈺琪沒一點cp感不說,該有的情緒也沒傳達到位。

有一場戲是兩人時隔數百年重逢,本該是感情複雜的,既有歡喜,也要遺憾的。

而後就看見兩個人在畫面裡努力製造悲傷表情,但卻給不出來。

要是把配音跟背景音樂去了,正片估計就更災難了。

演男神,雙眼空洞才是大忌。

幸好李易峰只是一部劇的問題,之後出演現代劇,狀態明顯就回升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