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梁天:父親和大哥接連去世,和再婚妻子扛起一個家


孫鳳英第一次去梁天家吃飯,

與她相談甚歡的是梁天的母親諶容,

以及梁天的妹妹梁歡。

那是1988年,

她和梁天一起出演了電影《頑主》。

隨後倆人自由戀愛,處了幾個月。

再後來,梁天就把姑娘帶回了家。

孫鳳英是第一次戀愛。

此時29歲的梁天,不但離過一次婚,

還有一個3歲女兒梁小涼。

離過婚倒也不叫事。

孫鳳英此刻最擔心的,

是梁天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混子德性。

她可是中央戲劇學院科班出身,

畢業後又分配進入了全國總工會文工團。

梁天呢,出身倒是不錯,

可連他都承認,自己是家裡混得最差的那個。

每當說起這事兒,梁天還直言不諱:

“我就是梁家最沒出息的那個。”

父親梁達,曾經《人民日報》的副主編;

母親諶容,著名作家;

哥哥梁左,北大才子、喜劇才子;

就連最小的妹妹梁歡,當年也考上了北大。

一家五口,四個都是“搖筆桿子”的。

只有梁天坦言,他是家裡最懶得動腦子的那位。

懶歸懶,但是梁天懶得有技巧、有特色。

他不是那種什麼都不做徹底躺平式的懶。

因為那樣的話,容易立刻暴露目標,

進而被其他人群起而攻之。

梁天的懶法,是看著大家都忙的時候,

自己也假模假式地跟著一起忙。

只不過別人是在真的做事,

他則是挑了一件最容易做的在磨洋工。

用梁天自己的話形容,

這樣既不會累到自己,也不會被人發現在偷懶。

從小時候在家裡,再到後來遇到孫鳳英,再到拍戲和開餐館,

梁天基本上都是靠這個法子走過來的。

少年時代,每天家裡的吃飯洗涮再到其他家務,都由梁天包了。

家裡的其他四位,基本上都在各自的書房忙碌。

看起來梁天也很忙,可他自己很清楚,

做家務和做學問比起來,那就是大大的偷懶了。

懶得動腦筋懶得學習的後果就是,梁左和梁歡後來都考上了北大,

17歲的梁天,只能到坦克部隊當砲兵。

就這個砲兵的位置,後來還因為考試不合格,也被刷下來了。

最後,直接被轟進了炊事班。

當然,這也可能是梁天的有意為之。

畢竟,砲手和伙夫比起來,後者不用怎麼出力。

再後來從宣傳隊到作協的外聯部,

梁天基本上乾的都是端茶倒水掃地的活兒。

據說有一段時間他也想“奮進”,

像大哥一樣拼命地寫稿又投稿,

可最後的結果都是稿子悉數被退回。

於是乎,梁天索性不再折騰,再次回歸自己的舒適區。

梁天的第一任妻子,因為年代久遠沒什麼信息,

外界連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

有傳言說,第一任妻子是後來成為導演的葉京給介紹的。

只是生下女兒梁小涼後,兩人卻以離婚收場。

不知道第一段婚姻中,

梁天的懶,是否起到了什麼破壞性作用?

27歲,他這個和全家比起來“什麼都不是”的人,

才以非專業演員的身份,在陳佩斯的喜劇電影《二子開店》裡,

扮演了一個胡同青年麻杆。

角色如梁天其人,形像不但瘦小羸弱,

個性上也是極其的隨遇而安。

多年後梁天說過,就連當初這個配角,

也是在母親的幫助下,他才得到的。

眼瞧著快30歲了,但在心態上,

梁天並沒有所謂的“三十而立”的焦急。

家裡有其他人沖在前面,他們忙前忙後地張羅,

自己本就缺乏行動力,吃現成的多好。

“天塌下來,有能幹的梁左們頂著。”

這是梁天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母親經常用各種文縐縐的詞彙批評他。

每次梁天也跟著點頭哈腰,態度看起來很誠懇。

可哪說哪了,轉過身來,他絲毫沒有想過改變。

哪怕後來在《頑主》的劇組裡遇到了孫鳳英,

梁天還是這副德行。

就他這種狀態,當初是怎麼把孫鳳英勾追到手的,

延伸閱讀  楊冪和趙麗穎,揭開了中年女演員的殘酷對比

估計連他自己都忘記了——因為懶得去想啊。

只是那時候他眼看要30歲了,離過婚還有一個孩子,

家裡在他的終身大事上實在催得急。

梁天沒轍,只能趕緊把孫鳳英帶回了家。

好在孫鳳英對梁天的家人很滿意。

第一次去家裡吃飯,就和未來的婆婆和小姑子聊得來。

眼看飯桌上三個女人眉開眼笑,旁邊的梁天更高興。

因為看這樣子,接下來的事由她們操持就行了。

見過了家長,母親想讓孫鳳英趕緊過門兒。

結婚就得有新房子。

可那是八十年代,市面上基本還沒有商品房出售。

城市戶口的房子,要么是繼承的祖產,要么就是單位分的房子。

梁天一個根本沒單位的混子,分房子想都別想。

最後還是父母幫忙,給他弄了一套筒子樓裡的房子。

只不過那房子過去是用來堆放雜物的,

都不知道多久沒住過人了,不收拾一下根本沒法住。

於是乎,在接下來裝修婚房的事情上,

梁天在未婚妻面前,著實表演了一番什麼叫磨洋工。

他很清楚,如果公開宣稱讓家里人和孫鳳英去做,肯定糊弄不過去。

於是梁天先下手為強,說自己負責拾掇衛生間。

只有他清楚,在衛生間那個密閉的空間裡,

自己算是挑了一塊磨洋工的“好肥肉”。

未婚妻孫鳳英,把廚房灶台弄好了。

母親安好了各個窗戶的窗簾。

梁左收拾了地板,梁歡去買了新家具。

就連他的父親梁達,也專門寫了副字,裱好了掛在客廳裡。

其他人都把活兒做好了,

只有他還在衛生間,慢條斯理地貼著瓷磚。

等家里人看的時候,他甚至連半面牆都沒貼好。

母親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轟他去裝馬桶。

而後帶著梁左和梁歡,三下五除二就把瓷磚貼了。

梁天剛把馬桶裝好,樓下鄰居就來敲門了。

“你家衛生間咋回事?漏水!”

沒辦法,當著鄰居的面,孫鳳英又把新裝的馬桶刨開了。

這才發現,梁天裝馬桶,連下水道的口都沒對準。

家里人全部黑了臉,最無語的肯定是孫鳳英了。

就這樣,梁天被逐出了裝修隊伍。

這下倒好,未婚妻在筒子樓裡整天忙碌,

他心安理得的在家裡看電視睡大覺。

對於梁天的表現,孫鳳英也犯過嘀咕。

但有一天,梁天偷聽到母親安慰孫鳳英:

男人嘛,現在懶,婚後就變勤快了。

所以按照母親的說法,兒子的懶是暫時的。

可在梁天自己看來,

母親不愧是作家,蒙人的方式是一套一套的。

以她老人家法眼如炬,怎麼會不明白兒子這本性難移呢。

所以按照梁天的說法,

正是靠著母親和妹妹的不斷粉飾,

孫鳳英被忽悠著嫁進了老梁家。

從此,她不幸淪為一個懶漢的老婆。

結婚後,父母那邊是大家,梁天和孫鳳英這邊是小家。

以前在大家,好歹還有父母督促著,

梁天還不敢懶得這麼肆無忌憚。

眼看著搬進了小家,在孫鳳英面前,

梁天徹底暴露了本姓。

就因為這點懶,時常讓孫鳳英咬牙切齒。

她是有單位有工作的主,每天要去文工團。

可中午回來,梁天必定是還躺在床上跟周公作伴呢。

飯是肯定沒做的,家裡更不會收拾。

穿過的髒衣服,直接堆在沙發上。

要是坐沙發,就把衣服抱到床上。

等睡覺的時候,再把衣服抱回到沙發上。

每次孫鳳英咬牙切齒地想發作,

梁天趕緊變臉:“我錯了,我就是太懶。”

聽起來確實有點擺爛,但總比和妻子對著幹要好多了。

就這樣,每次哄哄,孫鳳英的氣也就消了。

不但氣消了,還得給這個懶漢收拾屋子做飯。

一旁的梁天就開始偷樂,

看來我還是繼承了一點父母的語言天賦呢,

不用在家“舞刀弄槍”,就把她治得服服帖帖。

就這樣,梁天享受著孫鳳英每天的伺候,

快樂的度過了兩個人的蜜月期。

等到妻子後來懷孕,梁天有些急了。

妻子懷孕,勢必不能伺候自己,而他還得反過來伺候她。

想來想去,梁天就在妻子和家人之間玩了個花活兒。

他先是去“嚇唬”父母:

“這可是梁家的孫子,我很懶,要是萬一出點岔子……”

話沒說完,母親就急了,趕緊讓他把兒媳接回了大家。

延伸閱讀  彭于晏隔離走樣邋遢炸毛遭大媽集體嫌棄:真頹廢

就這樣,孫鳳英養胎,家里人伺候。

另一邊,梁天又一臉真誠的告訴妻子:

你看我本來就懶,現在要當爹了,本來想好好伺候你的。

可媽擔心我辦事不靠譜,非要我送你回去養胎,你看……

此話一說,當妻子自己很感動。

孫鳳英告訴梁天:

“你有這個心就行了,頭胎為了孩子,我還是搬過去住。”

就這樣,在梁天的忽悠下,孫鳳英在家裡受到了很高的待遇。

婆婆負責一日三餐的飯菜。

小姑子負責定期接送她去醫院檢查。

梁天還是什麼都不做。

每天大模大樣的回去吃飯,然後再回去小家睡覺。

等到兒子梁曉天出生,可把一家人高興壞了。

剛出了院,孫鳳英又被接到了大家裡。

全家繼續伺候她坐月子。

那段時間,梁天依舊無所事事。

每次孫鳳英吃喝不完的滋補飯菜,

全部進了梁天的肚子。

別的男人伺候老婆坐月子,個個都會瘦。

一個月下來,梁天卻一天天的見胖了。

至於後來孩子成長,

梁天的母親在經過慎重考慮後,

決定犧牲寫作時間來帶孫子。

她太了解兒子梁天是什麼個性了,

可不想讓自己的大孫子跟著受委屈。

就這樣,兒子由爺爺奶奶看著。

梁天和孫鳳英,又回歸了原來的二人世界。

對梁天的懶,孫鳳英經常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在大事和原則性的問題上,做妻子的可從不含糊。

之前梁天拍戲,既是本色出演,又是隨遇而安,

從來沒想過混出過什麼名堂。

可誰曾想這本色出演,還真就慢慢讓他打拼出了名氣。

尤其是當年出演《我愛我家》走紅後,妻子孫鳳英更是格外地興奮。

用梁天的話形容,就像存摺裡的一筆錢,利息突然暴漲了一樣。

丈夫紅了,孫鳳英自然就會對他嚴格要求。

尤其是抓大放小,玩起來非常順手。

在家怎麼都可以,但出門在外,

至少外表上絕不能表現出懶漢的本性。

就這樣,後來連母親都誇兒子有進步。

而誇得更多的,還是兒媳孫鳳英管理有方。

這樣一來,她想要管理丈夫的念頭就更足了。

梁天反倒害怕了。

自己天生就懶,偶爾被妻子催著上套,那是沒辦法。

以後要是更進一步,那自己還活不活了。

於是關鍵時刻,梁天又想到了自己磨洋工的好法子。

有一天他告訴孫鳳英:“我要開一家影視公司。”

很快,名為好來西的影視公司應運而生。

梁天是董事長,葛優是藝術總監,謝園是藝術總監。

藝術上的事,葛優和謝園在做,梁天負責統籌全局。

可本來他也沒打算怎麼著,因此公司開張,

買桌椅板凳辦公用品的錢都湊不齊。

還是妻子孫鳳英有才,她給丈夫出了一個損招。

梁天聽後有點猶豫。

孫鳳英有把握的告訴他,絕對沒問題。

開業當天,公司門口放了一個碩大無比的箱子。

箱子裡放的是各種採買發票。

梁天按照孫鳳英的要求,美其名曰摸獎。

於是,在當天來賀的賓朋中,還真就有人摸到“大獎”了。

誰呀?早年和梁天一起扛過槍當過兵的馮小剛。

馮小剛摸到的,是公司老闆桌的購買發票。

第二天,馮小剛十分肉疼的把三千塊現金拍到了梁天手上。

公司開張了,葛優和謝園忙著接活兒。

梁天又在公司樓下開起了餐廳。

他的想法是,公司本來就有應酬,

與其去外面吃,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

餐廳倒是開起來了,但梁天也坦承,

自己根本沒有妻子孫鳳英那種摟錢的本事。

生意是挺紅火,可只要是梁天管事,就沒錢賺。

原來,前來消費的,有很多是梁天的朋友。

他就覺得,朋友來吃飯,那是給自己面子,怎麼還好意思要錢。

往往是朋友們還在吃著喝著,他就跑出去先把單子給簽了。

最多的一次,梁天一個月簽單了五萬多塊。

妻子孫鳳英就揶揄他:

“你這哪是開餐廳,分明是開了家慈善機構嘛。”

好在孫鳳英不看重丈夫賺錢,更看重丈夫有沒有做事。

她很清楚,按照丈夫的本姓,

過分的打擊他,他很可能直接回家躺倒不干了。

孫鳳英告訴梁天:

延伸閱讀  李小璐疑似出軌微博,網友吐槽聲很大,網友:周杰倫的愛妻狀

“賺不賺錢沒事,只要你不整天躺在家裡睡覺就行。”

也正是這一點,使得梁天對孫鳳英越來越欣賞。

至於母親,更是經常對梁天說:

“多虧我當年把鳳英娶過了門。”

毫不客氣的說,結婚後很長一段時間裡,梁天這個家,

都是妻子孫鳳英在幫他拿大主意,掌握著大方向。

一直到2001年,梁天似乎才真正長大了。

那一年在一個月時間裡,父親和大哥先後離世。

擔心婆婆承受不了這樣的悲痛,

孫鳳英讓梁歡帶著婆婆去大連休養。

而後她鄭重其事的跟梁天說了這樣一番話。

以前你沒正形,是因為有父母大哥他們扛著。

現在父親和大哥都走了,家裡就該你撐起來了。

不管怎麼樣,這種關鍵時刻男人就該有擔當。

這是你逃不了的。

就這樣,梁天接手了父親和大哥的喪事。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梁天說他做的事情,

比自己這些年加起來的事情還要多。

自己忙,妻子也一直陪在身邊,

直到他把兩位至親的後事全部處理妥帖。

父親和大哥離去,梁天清楚,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

不管願意還是不願意,他成了這個大家庭的頂樑柱。

影視公司開著,餐廳也開著。

只不過相比於過去的糊弄事,

此後的梁天,也開始到處接拍作品。

餐廳開著開著,也開出了幾家分店。

相比於過去動不動就給朋友簽單,

這之後的梁天,也分得清楚輕重了。

用梁天自己的話形容,就這麼東一榔頭西一棒槌,

在不惑之年,也終於漸漸成熟了。

妻子孫鳳英在家照顧和陪伴著婆婆。

梁天在外打拼賺錢。

此外,梁天還承擔了哥哥梁左生前的債務。

自己這邊終於學會了承擔。

但是另一邊,多年來梁天卻覺得有愧于大女兒。

自從和前妻離婚,在很長一段時間,

梁天連自己的事情都沒掰扯清楚,更不要說去顧及女兒了。

隨著女兒漸漸長大,父女倆的關係形同陌路。

這期間,還是妻子孫鳳英,

不斷催促梁天,讓他去緩和關係。

梁天不懂得怎麼做,孫鳳英就給他出謀劃策。

每次都是自己挑選禮物,而後再由丈夫送過去。

要不說還是孫鳳英厲害,

在她的緩慢攻勢下,女兒和梁天的關係漸漸緩和。

高考那年,女兒原本想學美術,但後來卻被調到其他專業。

梁天還是散漫的個性,他覺得學什麼不是學呢。

孫鳳英急了,給丈夫下了最後通牒:

“就是拼命,也得讓女兒學美術。”

梁天趕緊帶著禮物,去招生辦查問情況。

他在辦公室外蹲了好幾個小時,差一點要給領導磕頭。

正是經過這件事,父女倆的關係徹底變好。

而這背後,孫鳳英這個繼母功不可沒。

兒女們大了,梁天和孫鳳英老了。

至於母親諶容,那就更老了。

這些年來,孫鳳英對婆婆的照顧無微不至。

如今,諶容已經86歲。

已過花甲之年的梁天,還能有母親陪伴,

這就是今生最大的幸事。

而梁天這一生中另一大幸事,

自然是娶了孫鳳英這樣一位賢妻。

正是孫鳳英的操持,

梁天這個懶漢,日子也才能“混”得有滋有味。

文|711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