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支付領“準生證”“半陽光”走向“陽光”的選擇


熱點回放:中國人民銀行6月21日出台《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要求第三方支付公司必須在2011年9月1日前申請取得《支付業務許可證》,且全國性公司註冊資本最低為1億元。這將對我國的第三方網上支付行業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正方一辯(王子凌, 支付寶公司):《辦法》實施後,支付市場將重新洗牌,實力雄厚的企業更加穩健,而一批資本金不足、相關基礎設施不完善、信譽度不高的小公司會被清出市場,有利於整個行業的健康壯大。

反方一辯(吳睿鶇,中國商報評論員):面對網絡支付這塊超大型蛋糕,眼下,銀聯、超級網銀,甚至包括中國移動在內的一批國字號巨頭,正在摩拳擦掌,準備進軍這一領域。此情此景,難免讓人們覺得,國企已儼然成為私企網絡支付的“收割機”。在某些領域,當私企稍一壯大時,國企就開始加大油門,開著“收割機”來收割私企多年打拼所取得的勝利果實。像去年某省國企吞併私企鋼鐵、某地國有煤礦兼併私營煤礦等頻頻上演的事例,就印證了這一點。

正方二辯(李江予,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辦法》出台後,消費者放在支付卡中的錢將更安全。支付機構不能以任何形式挪用客戶備付金,支付機構必須定期披露業務收費情況、保守客戶商業秘密、規範開具發票、履行反洗錢義務等,都對消費者俱有積極意義。

反方二辯(鴻橋電子,騰訊網友):支付寶等在生活中給予我們普通消費者很多方便,現在央行有盯上這個民企開闢的新肥肉的嫌疑,對老百姓有利的,對發展有利的,老百姓希望給予更多的支持與鼓勵,而不是一味地人為設定門檻,這可能增加額外的負擔。

正方三辯(郭田勇,中央財經大學):處於半陽光下的支付企業在與商戶合作的過程中,一些賭博和黃色網站為了逃避第三方支付企業的審查,都會註冊一些假網站,開設一些合法業務,以通過披上合法的外衣來取得第三方企業的信任,從而使第三方支付企業難辨真偽,為其提供支付服務,這就致使近年來媒體先後爆出一大批支付企業涉黃、涉毒、涉賭事件,嚴重損害行業形象。 “支付機構申請人的主要出資方最近3年內不得有因利用支付業務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為違法犯罪活動辦理支付業務等受過處罰的記錄。”此舉足以讓第三方支付企業“只能賺陽光的錢”。

反方三辯(戴遠程,南方日報評論員):既然第三方支付機構不是銀行,客戶的錢也就不會存在支付機構,辦法規定要求支付機構按照客戶備付金的日均餘額比例的10%以上實繳貨幣資本,無疑會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資金流轉成本造成負面影響。另外,“支付機構明知或應知客戶利用其支付業務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應當停止為其辦理支付業務。”這裡的“應知”範圍太廣,如果沒有客觀的衡量標準,應知的就太多啦。照此辦理,支付機構會有沒完沒了的責任。

中立者一(方盈芝,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雖然“國家隊”的介入對行業有壟斷的威脅,但目前先行一步民營企業已經擁有相當強大的實力,只要盡快採取應對行動,完全可能依托已有優勢進一步鞏固市場。可以確定的是,《辦法》的出台將使目前處於“半陽光”狀態的第三方支付業務進入“完全陽光化”的新階段,第三方支付業務未來將受到銀行業網上支付、“國家隊超級網銀”、電子商務平台自身的電子支付“三面夾擊”,伴隨“完全陽光化”而來的將是競爭的白熱化。

中立者二(賀強,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第三方支付是一個不斷發展和創新的領域,《辦法》只是對於目前支付領域問題的界定。隨著移動網絡、三網融合、SNS等的迅速發展,隨著中國移動、銀聯之類的機構積極介入支付領域,還會很快出現一些《辦法》未能涵蓋的新的支付方式,產生一些新的問題,需要我們隨時跟進,不斷破解。

編後語:央行新規出手,第三方網上支付領證,政府的本意在於通過行政手段幫助行業健康發展,促進良性的市場競爭。但如果人為製造的准入門檻,只是企業用金錢開路就能擺平的事,有一張許可證後市場秩序還是外甥打燈籠,那麼消費者、合法企業並不樂見,相關部門的監管也會大打折扣,陽光總在風雨後,網上支付的“陽光”在什麼樣的風雨後出現,領證或許只是開始。 (編輯整理:鐘海波 一比多電子商務 ebdoor.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