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達2》上映時機不佳,收回成本有待市場考驗


備受矚目的電影《阿凡達2》終於定檔了,12月16日,在北美地區及中國內地同步上映。據悉,距離2009年12月16日北美首映《阿凡達1》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13年。

13年,彈指一揮間。

選擇在12月中旬上映,主要是照顧美國及歐洲市場,聖誕節疊加學生寒假假期顯然是一個重要票房檔期。

那閒閒財經為啥說時機不佳呢?

主要考慮的是全球宏觀經濟以及疫情防控因素,我們不妨就這兩點進行分析:

全球宏觀經濟:非常有意思的是,《阿凡達2》上映時間,剛好在美聯儲12月份進一步加息之後,要知道,2022年來美聯儲將基準利率從0-0.25%,一口氣預計加息到4.25%-4.5%,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在這一不利因素影響下,美國服務業PMI數據自8月份以來,一直徘徊在枯榮線以下!

這就意味著,美國乃至全球範圍內,服務業消費不振,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阿凡達2》在這個大背景下上映,顯然時機並不是很好。

當然了,或許《阿凡達2》的排片方有參考到了歷史經驗,與《阿凡達1》上映時間有點類似。

2009年12月16日,對於美國而言,與當前的宏觀大背景也有趨同的地方。彼時是美國剛剛從金融危機中逐步走出或者是趨穩的時候。而現在,對於美國而言,美聯儲加息接近尾聲,加上世界進入了後疫情時代。

延伸閱讀  釋小龍最高興的就是拍了《少年黃飛鴻》!

我們縱觀《阿凡達1》與《阿凡達2》選擇上映的兩個時間節點,都是美國經濟遭遇一輪經濟衝擊之後,選擇這個時間節點上映,顯然有“提振美國經濟”的訴求,畢竟導演詹姆斯·卡梅隆的影響力巨大。

而2022與2009又有本質的不同,疫情對服務業影響要遠遠大於2009年只有宏觀經濟的影響。

疫情因素:截止11月22日,中國全國影院營業率僅為53.9%,疫情反復是根本原因。我們對國內疫情的態勢,是最為清楚的。其實自7、8月份以來,今年的疫情防控就變得十分棘手。

而當前,又到了一個非常焦灼的時期。基於對過去3年的抗疫經驗判斷,未來相當一段時間仍需要付出艱苦卓絕的努力。影院營業率仍維持在低位徘徊,成為了大概率事件。

需要指出的是,儘管全球其他絕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選擇了共存,但在冬季疫情高發期,疫情因素影響,仍不容小覷。

也就是說,《阿凡達2》的上映時機,比《阿凡達1》要差很多。而《阿凡達2》的投資成本,卻又再次刷新了歷史紀錄。

正如導演詹姆斯·卡梅隆所言,《阿凡達2》的製作成本非常高,是“電影史上最糟糕的商業案例。”

到底有多高呢?

有觀察者指出,該電影僅製作成本就高達2.5億美元,想要收回成本必須要成為當前票房史上第三或第四高的票房,也就是說,《阿凡達2》想要收回成本,票房必須要達到21億美元-27億美元之間。

延伸閱讀  大佬的女人不是誰都能當的!這8位大佬之妻,個個不簡單

按常理來說,尤其是國內票房市場,2022年超越13年前的票房市場,太簡單不過了,而疫情因素,顯然是影響票房的重要原因。

當然了,詹姆斯·卡梅隆敢這麼玩,顯然也是有底氣的。

他導演的電影《坦泰尼克號》及《阿凡達1》,均打破了當時的全球影視史票房紀錄,而《阿凡達1》當前仍以超過28億美元的總票房位居全球票房榜首。

需要指出的是,《阿凡達1》的製作成本為2.37億美元,僅僅比《阿凡達2》低了不到2千萬美元。理論上來講,時隔10多年後拍攝續集,高一點點成本並不值得大驚小怪。

總而言之,《阿凡達2》比《阿凡達1》,可能遭遇的市場挑戰更大,收回成本有待觀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