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后的步步緊逼,治不了華妃的驕縱,也得不到帝王的心


文/紫依

初看《甄嬛傳》,我也是到甄嬛誤穿純元舊衣,與四郎離心的那時,才明白皇后真正的嘴臉。

可以說,她隱藏得實在太深了,也許是華妃過於跋扈,表現得太過明顯,導致我們一直將矛頭指向她,卻忽略了,一直和稀泥,挑撥離間的皇后。

領導分很多種,甄嬛是成長型選手,她的殺手鐧就是那張長得像純元的臉,因此,她總能想辦法獲得帝王無上的寵愛,缺點就是心太軟,心氣又有點高;

皇后則是守擂者,背後是姐姐臨終的囑託和太后為了維護烏拉那拉氏的榮耀,而為她親下的“不得廢後”的懿旨;缺點是不得帝王寵愛,甚至可以說是夫妻感情名存實亡。

對於皇后而言,她起點很高,哪怕得不到帝王之愛,但地位卻無人可撼動,她所追求的,僅僅是後半生的安樂,和平時的陪伴罷了。

可她終究不是解語花,又太過於看中個人得失,一心只想除掉所有的隱藏威脅。

無法是華妃也罷,甄嬛也好,她從未真心對待過她們;

甚至她陣營裡所有的妃子,無一人能夠好好留下子嗣,要么是像齊妃(齊二哈),祺嬪這種智商都不太在線的;要么是像安陵容這種有頭腦但沒家世的。

她們一個個單拎出來,武力值太低了。

可是,為什麼她這麼懂得制衡,有手段,懂謀略,卻終究得不到帝王的心呢?

就讓我們來分析一二。

(1)只在乎個人利益,從未想到帝王的需要是什麼

舉個例子吧,皇后常年被華妃壓一頭,不但失了掌管六宮的權力,還要時不時被華妃怠慢而不敢言。

她確實氣華妃,卻又奈何不得,就連皇上,也只能一味著寵著華妃,縱著華妃。

皇后本應該母儀天下,替帝王分憂,替他打理后宮,為其助力的。

可她偏偏只在意個人利益得失,一而再再而三地想發落了華妃,反而惹得皇上不快。

就比如,華妃利用溫宜复寵,陷害甄嬛一事。

皇后來找皇上談溫宜吐奶一案,還未開口,皇上就先來了一句,國事煩憂,家事也不輕鬆。

這句話表示,他大概知道實情如何,但暫時不好處理,可皇后好像聽不懂這話,一味地強求。

也許不是她聽不懂,而是她實在太想除去華妃了。

皇上說,年羹堯奏摺上說戰事平穩,一切順利。

既然如此,那國事有啥可煩憂的呢?

他的暗示已經很明顯了:如果家事處置不當,國事就要讓人煩憂了!

明明討論的是溫宜吐奶,他還提年羹堯的戰功,很顯然,這是他的顧慮。

身為君王,不可能明著講,我現在前朝還需要年羹堯呢,他的妹妹我還動不,那是丟面子的事情。

於是,皇后自顧自地說,華妃推了一個小太監出來頂罪,皇上說,她們倒是一下子就找出真兇了。

延伸閱讀  從王菲到大S,6對藝人離婚前狀態格外一致:女方將嫌棄全寫在臉上

這句話表明,皇上早就知道是華妃幹的,那麼他對於如何處置華妃,應該是有自己的打算了。

皇后說完,便說看皇上的意思,皇上問皇后什麼意見。

到這裡,皇上仍然是想給皇后一個機會,想看她有沒有改變。

畢竟皇后在應對眉莊“懷孕”和安陵容一事上,是很對皇上心思的,如果皇后識大體,理解自己,后宮也可放心地交給皇后,不用急著培養新人。

結果,皇后說,后宮不寧,皇上就無法安心處理政事,有人位高權重卻屢生事端,陷害皇上心愛之人……

皇后對付華妃最大的籌碼就是甄嬛,前面用“福子之死”來說事,不了了之,就足以說明,朝廷正值用人之際,甄嬛的分量也比不上年羹堯。

再次面臨同樣的選擇,皇后仍然心性不改,說明她不是不懂前朝后宮的關係,她只是太想打壓華妃了。

但最後,皇上也只是說,后宮不寧,前朝就會不安,查下去會傷了前朝將士的心。

之前還是暗示,想等著皇后說出自己的想法,結果皇后不懂,他便只能明說了。

一來一回間,皇上已經放棄了皇后,不想讓她再操持后宮之事了。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皇后並沒有她自己以為的那麼愛皇上。

只不過多年來的求而不得罷了。

(2)皇后自以為是的愛,禁錮了自己

對比甄嬛,皇上每次一說自己頭疼心煩,甄嬛就心軟妥協了。

皇后那麼了解皇上,她不可能不知道他在意什麼,但在自己的利益與皇上、大清的利益相衝突時,她優先維護自己的利益。

也許是因為皇上能給她的不多,如果皇后只為滿足皇上的心意而活,她可能早就被幹趴下了;

但皇后如果一點點利益都不肯犧牲的話,那麼她連最起碼的陪伴都得不到。

這是一個需要權衡的問題,顯然皇后在這方面用力過猛了,就像沙子一樣,越用力越抓不住。

正確的做法是,至少在皇上態度暗示得很明顯的事情上,最好聰明一點,順著皇上,至少能爭取到多一點的陪伴,畢竟這才是她內心最渴望的。

皇后身在局中,看得清別人的感情,卻看不清自己的感情。

皇后這種不識大體、沒有長進、不理解自己的樣子,皇上看在眼裡,對她應該是很失望的了。

皇后一直認為,自己是最愛皇上的,卻始終得不到回應。

她比姐姐純元先入府,說好的舉案齊眉,卻因皇上與純元的一見鍾情,只能屈居側福晉之位;

等熬走了姐姐,華妃又成為皇上的新寵,她空守著皇后的位置,卻只有每個月的初一十五,才能得到皇上例行公事的陪伴。

好不容易搞倒了華妃,甄嬛又因為長得像姐姐,再次成為皇上的心頭好。

看著這后宮,一茬又一茬的妃子,她始終要大度,要包容,要像老母親一樣張羅。

宜修真的是“臣妾做不到啊”。

延伸閱讀  2018年,滬上皇秦奮說:李小璐,別忘了我哥們還抱你上過廁所

比起端妃的愛,她的愛顯然只是感動了自己而已。

(3)甄嬛的妥協和委婉,才最得聖心

打發了皇后,皇上看曹貴人高高興興地去領回自己的孩子,覺得華妃逼迫曹貴人,毒害自己親生女兒的做法讓人寒心。

但是那是如何,他只能放任,當作不知道。

偏偏此時蘇培盛說,華妃請皇上過去吃點心,還提醒皇上翻牌子。

皇上很頭痛,讓蘇培盛先下去。

因為華妃冤枉了甄嬛,皇上得先安撫甄嬛,但年羹堯又同時遞了進宮覲見的奏摺,皇上也得給華妃面子。

內心掙扎了一番,皇上讓蘇培盛進來,說今晚去華妃那兒,明早和甄嬛一起吃早飯。

四郎心裡苦啊!

年羹堯大破敵軍,月底就要回京,皇上必須得做出什麼表示一下,否則會寒了將士的心。

甄嬛當時就明白,華妃怕是要起復了,好不容易打壓了一陣子,如今怕是又摁不住了。

可她嘴上還是說,臣妾替皇上高興,要以粥代酒敬皇上。

皇上不許。

甄嬛就拿碗和皇上的碗碰了一下,也是超可愛的了!

於是,皇上就說,自己想恢復華妃的協理六宮之權,要不這兄妹倆碰頭,華妃一吐苦水,年羹堯就該不高興了。

但他需要問甄嬛的意見。

上次皇上費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讓甄嬛同意恢復華妃的地位了,結果華妃後面又整出這麼多事,又是陷害眉莊,又是陷害甄嬛的,生生把自己給耽誤了。

如今眉莊還被關著,甄嬛也再三被陷害,看來華妃不把她倆搞垮誓不罷休。

要是繼續妥協,把華妃這個禍害捧上去,甄嬛的前途就不妙了。

這個道理她懂,但當面反駁的話,皇上下不來台,既起不到效果,還容易適得其反。

如今皇上對她有愧疚之情,但又必須得平衡前朝和后宮,正處於兩難。

於是,甄嬛不動聲色地說,這一次年羹堯不是在打仗,是打勝了仗要回京了。

若是他還在戰場上,必須以大局為重,方能穩定軍心;

如今下了戰場,就只是賞賜多與少的問題,對朝政影響不大。

然後,甄嬛說話也是比較狠的,直接說皇上此時提拔華妃,是籠絡年羹堯。

想必這句話,皇上心裡生了幾回悶氣。

然而他竟無法反駁,雖然他的確仰仗年羹堯,但也不能讓甄嬛和文武百官們小瞧了他。

延伸閱讀  春天的氣息,中國紅的小碎花和美國的印花裙的PK!你們覺得哪個更好?

最後二人各退一步,等元宵節後再恢復華妃協理六宮之權。

看看甄嬛說話辦事,再看看皇后,很顯然,差距就出來了。

結語

甄嬛總是很聰明,她懂得在皇上龍顏大悅,華妃理虧的情況下,重提眉莊之事,是最佳時機。

就算皇上不樂意,也得給她幾分面子。

就像安陵容父親命懸一線的事,皇后勸皇上放了安比槐,華妃卻勸皇上殺了安比槐。

甄嬛第三個來,猜測華妃來過,因為扇子上有華妃的胭脂香味,就說皇上有美人相伴,紅袖添香,詩情畫意。

皇上還能開玩笑,說明並未真的生甄嬛的氣,他更可能是在氣自己,身為天子,卻有諸多無奈。

於是甄嬛很老實地說,皇上給她特權,她不會讓皇上厭煩。

甄嬛真是明明白白的,不該插手的時候,一個字都不要提。

皇后很會藉刀殺人,不顯山不露水,華妃喜歡當出頭鳥,幹任何事,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她幹的。

如果不是華妃自己作妖,她還是穩穩噹噹的華妃,手握大權,就只是恩寵會被分走而已。

唯有甄嬛,在兩大勢力面前,一邊搞倒了華妃為求自保,一邊又捲土重來,成為鈕祜祿氏甄嬛。

可皇后呢,就永遠只是皇后而已。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