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女孩》那些你你他她


先前《丹麥女孩》上映時便興沖衝的去戲院觀看,看完卻是一臉失望地踏齣戲院。然後比較讓自己心有餘悸的,是整個戲院的觀眾大半都紅了眼眶的畫面。其實《丹麥女孩》一上映,觀眾便有兩極的評價。部分觀眾對於丹片內容感到震撼、動容進而評價好看,剛好也反應出性別教育不足的現象。先不管該片在國際影展上確實有獲得青睞這件事情,從拍攝者、觀眾以及原著,甚或是主角麗麗的著作,都可以勾勒出來屬於這些觀看者眼中的麗麗及其對性別的認知。講到丹麥女孩,其實應該要從這位女孩怎麼看待自己的本身講起。這部片改編的原著小說,其實是根據麗麗朋友霍耶搜羅她生前的日記、書信集結而成《男人變成女人一書》改編的。所以嚴格來說,如果我們要認識麗麗,其實應該是要從這本書看起,而不是改編的小說。也由於只是一本史料的文集往往限縮歷史還原和解讀的空間,也讓麗麗這個人及其身處的時代,成為一個很容易架空的題材。為此,不僅僅是《丹麥女孩》,在1933年和2015年,也有兩本出版品有麗麗的身影。

再來,我們來談談這部片最關鍵的人物,導演湯姆·霍伯。很不幸的,他的生理性別和選擇用一個老套的敘事模式,更讓這部片的麗麗有了更多的爭議。一些觀眾覺得唐突和窄化性別,一些觀眾則是熱淚盈眶感謝導演讓大家認識了麗麗和跨性別。其實這個導演以人物為主的劇情片作品不止一部,電影《王者之聲》、影集《伊麗莎白一世》也是他的作品。然而相對於這些大歷史中的代表人物,麗麗及其被關注的原因來自於她的認同,也讓這樣的一部片子,同時考驗導演對於性別認同的認知和詮釋。也多少導致這個角色的形塑,在鏡頭、劇本的調度以及演員的詮釋上,還是流於男性的凝視了。而且別忘了,導演用的數據是來自於2000年出版的同名小說,嚴格來說,導演和演員眼中的麗麗其實也是這本小說作者認知中的麗麗,而不是她本身。

延伸閱讀  肖戰商務再升級,與雙立人三度合作,已拿到最高抬頭!

然後片中最讓人熱議和動容的是Alicia飾演的Gerda。 Gerda那種因為愛而表現出來的佔有欲,到後來幾乎是讓人感到沒有頭緒的,全然接受支持麗麗的表現也很讓人匪夷所思。實際上,這位同為畫家的Gerda之所以會跟麗麗結婚,有很多人揣測是她想掩飾她女同性戀的身份,而麗麗在尚未變性前剛好是個男同志。這些揣測,也只是凸顯出大家對跨性別的認知不足,以及對同性戀者的不友善罷了。只是這個近似於八卦的猜測,對照起片中的不離不棄,不難發現,導演打從一開始要聚焦的,就不是Gerda和麗麗的關係,而是麗麗決定要變性的一生,Gerda只是一個輔助的角色。她所有的轉折和行為,其實只是要凸顯Einar變性成麗麗的曲折。也讓這個角色,實際上也可以獨立躍上銀幕成為一個故事。

其實以人物為主的劇情片不勝枚舉,光是同樣以LGBTQ族群為故事的,還有一個爭議相當多的,以圖靈一生為主軸的《模仿遊戲》。這部片跟丹片一樣,劇本都呈現僵化,然後《模仿遊戲》因為在呈現中,出現一些與史實不符,甚至尚有不同解釋空間的問題,讓歷史學家邊看邊罵個半死。然而對於圖靈的家屬以及同運工作者,這樣的敘事模式實是讓圖靈這個人因為性別認同被壓迫的故事更廣為人知,所以都是稱讚大於批判。而丹片,剛好也有異曲同工之妙,若是我們把焦點聚焦在台灣的觀眾,我身邊的一些朋友跟我倒是很口徑一致的認為,這或許就是一部屬於性別教育什麼叫跨性別的最好入門片了。而對於身邊那些有跨性別朋友或是對性別認同有更多元寬廣解釋的人而言,這部片所呈現的認知,其實是需要有待加強的。

延伸閱讀  “蘇培盛”李天柱被偶遇!打扮樸素面容憔悴,獨自吃盒飯無人識

講了那麼多,其實還是會有人問,那到底好不好看?實在話,以人物敘事的作品而言,這部片從開頭到片尾,每個橋段的鋪陳和隱喻,是我看過最公式和沒有新意的電影了,而且在詮釋上也窄化了性別認同和性別多元這兩件事情。也讓我在看完時,一直在思索更多關於人物劇情片的更多可能性。當然,你要問我最讓我覺得深刻和最棒的人物劇情片是什麼,我首推許鞍華執導,以女作家蕭虹為故事的《黃金時代》。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