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想當0,一個想變性,一個想工作,很特別的電影《樂土》


今年的戛納國際電影節中,好像充滿了爭議性。

首先是奪得最佳導演獎的《分手的決心》,湯唯自從拍攝了《色·戒》後就備受爭議,沉寂幾年的湯唯出走韓國,又在韓國重新發光發熱。

這次《分手的決心》沒能在戛納電影節拿下最佳女演員還是很可惜的,不過湯唯還是證明了自己的演技,無論走到哪裡都吃得開。

唯獨內娛卻還在想著褲襠裡的那些事,提起湯唯就想到《色·戒》中的激情戲,這一點還是很可惜的。

然後是奪得最佳女演員獎的《聖蛛》,扎拉·阿米爾·阿布拉希米這名伊朗女演員和湯唯很像,也曾深陷爭議之中。

年輕時被稱為“國民玉女”“宗教玉女”的紮拉因為被曝光了一段性愛視頻而被罵“臟”、“蕩婦”,甚至被稱為伊朗“國恥”。幸運的是紮拉出走後,用自己的作品為更多遭受壓迫的女性發聲,這一點還是很值得稱道的。

而今天要講的這部電影,則是今年戛納電影節中關於題材爭議最大的電影——《樂土》

《樂土》在今年的第75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中獲得了酷兒棕櫚獎和一種關注評審團獎。

這部電影還創下了幾個記錄:這是首部入圍戛納電影節並獲獎的巴基斯坦電影,也是巴基斯坦電影院線首部過審允許公映的跨性別電影。

電影講述的是一個很特別的故事,海德爾和穆塔姿是一對生活在傳統巴基斯坦家庭裡的夫妻。丈夫海德爾長期失業,妻子穆塔姿還不想做家庭主婦。

延伸閱讀  別意難平了,沒用

家人的盼望和期待不允許海德爾消沉下去,為此海德爾到處求職。幸運的是,海德爾在一家歌舞劇場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家人們都很開心。

只是海德爾沒想到,自己作為伴舞的舞孃比巴竟然是一個跨性別者。思想傳統保守的海德爾遭受到劇烈的衝擊,但是為了生計只能暫時忍受。

萬萬沒想到,海德爾在與舞孃比巴的朝夕相處下,竟漸漸產生了曖昧且難以描述的特別情愫。而與此同時,為了丈夫為了家庭選擇做家庭主婦的穆塔姿卻也意外懷上了孩子……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的話,你很難想像這竟然是一部巴基斯坦的電影。可它明明是一部巴基斯坦電影,卻讓我莫名聯想到侯孝賢的《悲情城市》、想到陳英雄的《三輪車夫》。

也許是同樣濃郁的配色、狹小緊湊的空間結構和大量人物關係鏡頭,更強調故事性的連續性和觀影的沉浸感,利用簡單的言語的厚重,多方人物矛盾和故事線來凸顯故事的深意。

同為戛納電影節入圍作品,《聖蛛》是站在女性視角講男性,而《樂土》則是站在男性視角講女性。

電影分別從後知後覺的男同性戀海德爾、跨性別的舞孃比巴、被壓抑的妻子穆塔姿還有傳統家庭之間的視角向我們展示了一個很特別的故事。不同於其他的跨性別題材,這部電影通過男性來理解“非男性(女性和跨性別者)”的困境,這是這部電影的神來之筆。

比巴作為一個跨性別舞孃,面對的則是同事的排擠嘲笑和社會面的意淫消遣。

穆塔姿做為一個傳統父權社會中一個女性縮影,海德爾承諾讓她工作,結果沒做到。承諾裝空調,也因為囊中羞澀每做到。

海德爾作為一個傳統家庭出身的男性,最後居然想做0。這對於為了家庭放棄工作的妻子和渴望傳宗接代的傳統父輩是無法接受的,他面對的是真實的自己和社會以及家庭責任的抉擇。

延伸閱讀  楊冪眼傷未痊癒著急進組,父母陪袁冰妍留守橫店,進組還有轉機?

而他的性取向也讓他成為了兩性的中間者,他一方面在壓迫著妻子穆塔姿,一方面又否認比巴的女性身份。最後只能看著穆塔姿和比巴為女性抗爭,而海德爾只能懦弱的被動接受一切……

事實上,在父權制的社會框架中,女性可以被理解為洗衣做飯的女傭、任勞任怨的機器、傳宗接代的工具等等眾多角色,但唯獨不能是一個自由快樂的人。

而跨性別者則更不用說,心理性別不被承認、生理性別又引發種種矛盾,很多時候是比女性更加悲慘的群體。

電影就是直白的描述了她們的經歷和困境,但是也足夠打動人心。

時長127分鐘的電影裡滿滿噹噹的塞進了同性問題、跨性別者困境、性別歧視、女性地位、宗教、傳統等等元素, 這部電影是對傳統的抵制、是對歧視的反抗、是對宗教的挑戰、是對所有被壓迫女性的吶喊……

電影名字叫樂土,可是在所謂的樂土中想要做一個自由快樂的人卻成了難事,這可能是最大的諷刺了吧。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