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梁建章、詹青雲聯名呼籲單身女性理應享有凍卵權利



據媒體報導,全國首例單身女性爭取凍卵案將於2019年12月23日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據當事人徐棗棗(化名)說,2018年11月14日,她去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生殖科諮詢凍卵事宜,並通過相關檢查確認身體正常、卵子健康,但她提出的凍卵需求卻遭到了拒絕,原因是無法提供結婚證。醫生當時表示,醫院無法為單身女性提供凍卵服務。

梁建章、詹青雲聯名呼籲單身女性理應享有凍卵權利 1

為此,徐棗棗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婦產醫院告上法庭。她在起訴書中表示,原告作為年滿30歲的成年女性,有把自己現階段最適合生育時期的卵子取出並冷凍保存的意願。

所謂“凍卵”,是指在女性較佳生育年齡時,人工提取成熟的卵子加以冷凍保存,等到將來想生育的時候將卵子解凍,通過體外授精技術配成胚胎後再植入身體,以達到“在未來生孩子”的目的。由於女性的生育期比男性更短暫,而在現代社會,女性婚育年齡又普遍推遲,在這種情況下,凍卵似乎給女性提供了一個可以在未來選擇生育時間的“後悔藥”。

從法律角度,我們認為,單身女性(或未婚女性)理應享有凍卵權利。但是原衛生部發布的《人類輔助生殖規範》(衛科教發〔2003〕176號)中規定:“禁止給不符合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法規和條例規定的夫婦和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 ”此規定在實際操作中造成了單身女性無法使用精子庫、凍卵等人工輔助生殖相關技術行使自己的生育權。然而,上述規定不僅沒有其法律依據,而且與我國現行法律相抵觸。

首先,《婦女權益保障法》第51條規定:“婦女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生育子女的權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婚姻法》第25條也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以及《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17條中規定“公民有生育的權利”,這個“公民”的範圍顯然包括單身女性在內。可見生育權的權利主體不限於已締結婚姻關係的夫妻,既包括已締結婚姻關係的夫妻也包括沒有締結婚姻關係的公民。

雖然中國立法中對單身女性生育權只有一些原則性的、模糊的規定。但按照“法無禁止即自由”的法理,只要不損害社會的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利益,法律沒有限製或禁止的部分,就是人們的自由空間。可見,在中國,現行法律並沒有禁止單身女性的生育權。

其次,中國現行《人類精子庫基本標準和技術規範》中,關於自精保存者的條件中明確提到可以出於“生殖保險”的目的,即男性可以保存精子以備將來的生育,並沒有要求他已婚。一方面允許單身男性凍精,另一方面禁止單身女性凍卵,涉嫌性別歧視,有違男女平等的基本國策。

退一步來說,即使相關法規禁止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但如果單身女性僅僅是凍卵,而沒有進行人工妊娠,那麼嚴格來說還沒有進入生殖環節。只有在讓單身女性或是代孕母親孕育產子時,才真正進入生殖環節。

從情理角度,在現代社會,女性的地位已經幾乎比肩男性。女性可以從事幾乎所有的職業,在某些地方有些職業,例如芬蘭的政治家,女性比例甚至還超過了男性。以前女性要撫養孩子,往往離不開丈夫的支持。但是現在很多女性完全有能力獨立撫養小孩。當然我們不是提倡單身女性養育小孩,傳統的一夫一妻家庭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仍然是理想家庭組織方式。但是我們也要尊重一部分有能力的女性選擇另外一種養育小孩方式的權利。

現代職場女性要兼顧事業和家庭在精力和時間上往往會發生衝突。對於今天的很多職業,大學本科甚至於碩士是最低的教育配置。一個年輕女性要24歲才完成本科和碩士學業,有些科研的職位還需要讀博士學位,而且,踏入職業生涯的前幾年又是特別關鍵和壓力山大。所以在三十歲前,很多女性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尋找到合適的終身伴侶。如果不是那麼幸運,有一兩次不成功的戀愛經歷,就很可能已經過了三十歲。而三十歲以後未婚女性要找到合適的丈夫,就成了一件漫長而艱難的任務。很多優秀女性,不願意匆忙找一個人將就結婚,情願暫時單身。

同時,幾乎所有的女性,雖然不願意將就結婚,但都渴望當母親。但是,婦女的生理時鍾繼續流逝,女性最佳的生育年齡還是在三十五歲之前。對於三十五歲還未找到合適對象的女性,如果沒有技術幫助,就很可能會終生失去了養育小孩的機會。凍卵和其他相關的輔助生育的技術的最大好處就是幫助這部分女性延長其生育的窗口期,幫助她們完成當母親的願望。對於這種非常合情合理的要求,國家有任何理由去拒絕嗎?

從人類歷史發展的大趨勢來看,女性未來將肩負和男性同樣的職責和壓力,為社會做出了同樣重大的貢獻。但是同時,現在還沒有技術能夠取代女性生育的能力。所以女性還承擔了大部分的生育孩子的任務。所以,未來很多女性尤其是成功的職業女性選擇不結婚和不生小孩是非常正常的。但是整個社會卻需要她們生育足夠數量的後代才能維持可持續發展,沒有其他的辦法,只有千方百計地保障女性權益。

歧視單身女性生育權利的政策,其實可歸咎於過去計劃生育政策的殘留的慣性。但是即使從計劃生育的邏輯來說,時代不同了,中國現在不是生的小孩太多了,而是太少了。據最近的統計數據,中國的新生嬰兒正在雪崩式的下滑。未來國家還不知道需要用什麼樣的鼓勵生育政策才能讓年輕婦女更願意生小孩。現在有些婦女用自己的金錢和時間去嘗試生小孩,政府不支持也就算了,怎能禁止呢?

事實上,西方許多國家都允許單身女性凍卵。 2012年美國率先對女性開放凍卵服務。 2014年10月,美國兩大科技巨頭蘋果公司和Facebook宣布,將提供冷凍卵子費用作為女性員工的一項福利。

2013年,日本生殖醫學會發布了允許健康的獨身女性為將來受孕而冷凍保存卵子的指導方針:健康的獨身女性,如果擔心將來可能患上不孕症的,可以冷凍保存卵子;不建議採集40歲以上女性的卵子;不推薦利用保存的卵子治療45歲以上女性的不孕症。

2018年,攜程集團在公司內部啟動生育福利項目:為女員工提供各種生育福利,使她們能更加自如地安排和平衡事業、家庭和生育子女的進程。其中還包括為公司女性中高級管理人員提供10萬元至200萬元及7天年假,使她們能享有凍卵等高科技輔助生育福利。攜程也成為了國內首家提供這項生育福利項目的大型科技企業。

其實,中國許多單身女性都有凍卵需求,國內也有許多專業醫療機構具備實施凍卵服務的技術。但由於國內相關法規禁止單身女性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一些單身女性只好選擇在海外凍卵,費用比在國內凍卵高得多。從這個角度來說,禁止單身女性凍卵的相關規定是讓老百姓勞民傷財。

一些人反對凍卵是出於倫理觀念的原因,比如,萬一做凍卵的人意外死亡,冷凍卵子屬於誰?家屬可能為了寄託哀思,讓這個卵子跟別人的精子結合,產生下一代,這牽涉到很多問題,法律上還沒有明確的界定。然而,倫理觀念其實是隨社會演進而不斷改變的。比如,“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是中國的傳統觀念,但隨著器官移植變得更普遍,這種觀念也可能會逐漸淡化。雖然器官移植技術的發展可能滋生買賣器官甚至為此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惡行,但這些風險並沒有成為禁止器官移植的理由。正是法律上嚴格的規範才確保了移植技術能夠惠及真正需要的人群。

最後需要說明的是,我們支持單身女性應該享有凍卵權利,但並不意味著我們提倡或鼓勵單身女性都去凍卵,畢竟凍卵也是一種手術並需要一定的經濟投入。另外,個別女性可能有一種誤解,認為反正有凍卵這個後悔藥,所以不急於生育,從而一再推遲生育時間。我們認為,如果有條件的女性最好還是盡量在35歲以前自然懷孕和生育。對於那些沒有條件的,我們也應該尊重她們通過凍卵等其他輔助生育技術增加生育機會的權利。

作者簡介:

梁建章 攜程集團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

詹青雲:律師,哈佛大學法律博士,第二屆國際華語辯論邀請賽全系列最佳辯手,2018華語辯論世界杯冠軍,《奇葩說第六季》辯手

相關文章:

攜程啟動凍卵福利後 首批女員工赴美凍卵

矽谷女性熱衷冷凍卵子 初創公司想讓這件事輕鬆

凍卵這顆“世上唯一後悔藥”難道真有那麼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