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翻紅、街邊打工、遺憾去世、老牌明星2023開年有悲有喜


文| 劉欣

編輯| 世界

2023年剛開年不久,娛樂圈就爆出有老牌明星離世,也有明星更新了近況,能夠讓大家了解到最新日常。

然而,也有明星回到普通人生活,甚至有老戲骨晚年竟成為孤寡老人,讓人悲痛的是剛開年就有好幾個老演員去世……

TVB老戲骨再度翻紅

在近期,TVB的一位老戲骨又重新出現在大眾的視野裡面。

按照常理講,車保羅能夠在63歲這樣的高齡重新“翻紅”,無疑是一件好事。但車保羅的“出圈”不禁讓人心酸。

車保羅早年憑藉著《鹿鼎記》中的“胖頭陀”這個角色聞名內地。

而在他被受邀參加綜藝節目《無限超越班》,但在節目中,他卻面臨著眾多小鮮肉無一選擇而被冷落的窘境。

即便很有權威的爾冬升爾導幫忙吆喝也無人為之所動。

原因不言自明,他跟同場在坐的吳鎮宇、趙雅芝、鄧萃雯們比起來,誰更具有熱度?手裡的資源誰更多?

網友們看著這番光景,小鮮肉們亦步亦趨地觀望著名利場的動向,而曾經的老戲骨像是失了勢的舊朝臣子。

在影像中我們可以看到車保羅消瘦而修長的面頰,微皺的皮膚,和略凹陷的眼眶,似乎從他的臉上便能看到歲月爬過的痕跡。叫人如何不心疼呢?

而在網友們得知車保羅辭職參加節目後,更是對《無限超越班》的導演吳彤進行了一番聲討,吳彤也回應道會繼續邀請車保羅先生繼續參加節目。

結果也是無疾而終,畢竟,強扭的瓜是不甜的。

如今的車保羅又回到了香港,重新過起了打工人的平凡生活,2023年第一天他就在網絡上面發出一個視頻,祝福網友新春快樂。

視頻中的他,他穿著一身藍色的保安服,帶著一頂毛皮帽,寒風凜冽,這位曾經的老戲骨似乎也被娛樂場的動盪所淘汰,回歸成一位普通市民的生活,在元旦佳節還要街頭打工。

不免令人唏噓,曾經紅極一時的演員也會經不住時間的沖刷,在名利場上流失自己的幾畝田地。誠然勢利不是什麼罪過,它只是失衡的心態。

想起胡歌說過的一句話:“明星”不過是附在藝人職業上的一個光環。其實匠人精神才是助力每個行業發展的最佳良藥。當目的不再功利,這些東西也會自然到來。

但也會讓我為車保羅而慶幸,節目上的被奚落換來了全網的同情,讓他的微博霎時漲粉幾十萬。

也許這會為年事已高的他帶來一些機會去重新規劃自己的生活。畢竟在流量為王的時代,這些熱度可能重新點燃他的演繹事業,或是周邊一些直播、綜藝的機會。

不得而知,我們期待著,也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了。

延伸閱讀  女星張予曦曬上下班對比照引熱議,裸妝出鏡很真實,與妝後無差別

謝霆鋒父親成“空巢老人”

在86歲高齡的時候獲得提名並取得獎項,滑稽地講,在我看來欣喜程度不亞於老來得子了。在這樣的高齡取得如此高的成就是沒有前人創造過的。

再來究其這一生,家道中落又東山再起,與多位知名女星輾轉而撲朔的戀情,謝霆鋒的父親,獲得香港特首的親自頒獎,無不可謂是傳奇的件件大事。

這也讓大眾關注到了,這位坐擁傳奇一生的影帝謝賢,同時也是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

年老後,謝賢已經開始體會到自己庸碌孤寂的晚年生活,曾在節目裡面說自己是獨居老人。

網友們對此也表現出來了不同的態度,有人認為這不過是一種成功人士歷經滄桑後必經的空虛。

而另一部分則認為即使謝賢經歷了傳奇一般跌宕起伏的一生,但他的本質仍然是一個人,面對老年空虛和無人問津的寂寞,實在有點可悲。

在我看來啊,不可否認的是,和更多的空巢老人來比較,謝賢自然擁有更多的財富,這是不可否認的,那就意味著他擁有更多的選擇,不至於淪落到風餐露宿、病死街頭。

但站在人性的光輝面來看待他,我看到了他一人在空蕩而碩大的房間踱步的長久,聽到了無數聲在深夜他獨自一人寂寞難耐對親人思念而不住的嘆息。

你我永遠無法完全切身站在另一個人的視角去體會他當下所經歷的痛苦和他內心真實的感受,這是可以理解的。

但每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際遇,恰如透過時間的濾鏡我們也總會認為童年是無憂無慮的,殊不知那時候一塊糖落地對於當時的自己似乎也是莫大的浩劫。

更何況,金錢雖然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對於親情的彌補和晚年的孤獨,又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呢?

不得而知,但我仍然希望我們能夠以更廣泛的關懷這個世界和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人,“同理心”是人類特有的品質,它讓我們共情其他個人,也實現更好的自我和內心的富足。

2023年年初,謝賢就和家人們幸福地團聚了。和小孫女打趣,頗點像個慈祥的老爺爺了。

不禁讓人感慨,所謂風光一時,傳奇一生,又怎麼抵得過老年時子孫繞膝,子孫滿堂的快樂呢?

我們也幸福著這位耄耋老人的幸福,感受著2023開年之際的小確幸。

感染新冠

在2023年年初,還有這樣一位老人在牽動著人們的心,他就是霍焰。

在1月2日,霍焰的兒子火風在網絡上曬出一段視頻,稱到他的父母親雙雙感染新冠,同時還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了父親躺在床上的視頻,其神態看起來虛弱不堪,網友們紛紛祝福他盡快好轉。

91 歲的霍焰出生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曾經在瀋陽話劇團當了大半輩子的演員。

但霍焰和他的兒子火風卻走著截然不同的音樂道路。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似乎火風小時候就必須熟識四書五經。

父親希望他能夠憑藉著演員這個行業吃上一碗飯,因為哪怕火風自己壓根沒有演員天分,霍焰依然可以讓兒子火風靠著自己名聲威望,演戲度過一生。

可叛逆的火風怎麼會一直聽從父親的安排,叛逆的因子存在了心裡的不平衡,這也塑造瞭如今的火風。

延伸閱讀  2800+部備案,三千多萬分賬,捧不出第二個“張天愛”?

火風在年少時候深受歐美流行音樂的影響,那時起就開始喜歡上了流行音樂,開啟了自己玩音樂的道路。

經常用錄音機收聽自己買的磁帶裡的歌曲,有時候聽得十分忘我,彷彿是一種沉浸在音樂中的狀態,就在房間放聲高歌。

後來火風又深受非主流路線的影響,一頭頗似流浪畫家充滿文藝氣息的長發,嘴邊留起來了錯雜的鬍鬚,喜歡穿著破洞的牛仔褲,還買來了一套架子鼓開始正式玩起了搖滾音樂,一副搖滾的裝扮卻被父親認為不是什麼正經行當。

而火風後來又到廣州等地追尋自己的音樂夢想,終於憑藉一曲《大花轎》火遍了大江南北。

如今已經91歲,又患上了新冠,對其身體又是一番考驗。

好在我們可以看到這位曾經痴迷與搖滾的叛逆的兒子,曾經也背負過“不肖子孫”的罵名,如今也依然孝順地在自己父親,一位傳統的、中國最早的、身負盛名的老戲劇藝術家的身旁。

我們彷彿看到了傳統與現代的握手言和,看到了不可調和的觀念的和解。好似時間是一杯水,最終會沖淡一切的不愉快,讓人諦聽親情的溫暖。

置身於你我本身,是否也曾因一些瑣事或是思想的碰撞與親人起過衝突呢?是否也曾在一次不可開交的爭吵後將門一甩把自己鎖到臥室又開始懊悔自己的言語為什麼這樣的重呢?

親情是一生刻印在身上的羈絆,且都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慢些長大,他們慢些變老。共度一段有一段溫情的歲月。

“康伯”走了

2023年的第一天,廣東本土家庭情景劇《外來媳婦本地郎》裡的大家長“康伯”過世了,令人難過不已。

龔錦堂早年活躍於話劇界他挑戰的角色可以做到跨度非常大,正反派角色都可以飾演的令觀眾贊不絕口。

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夢想考上上海交通大學,然後畢業當一名造船工程師的。後來聽取了同學的建議,報名戲劇學校。

卻因為身材的優勢一眼被廣東話劇團團長喬毅看中,便入了行,一演就是幾十年。

不免令人悵然,許多人憑藉著生動的人物形像或者是優秀的作品好像一直在我們的身邊,近在咫尺的,但其實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但好像又因為我們的銘記,他們好像並未離開。

如今,康家散了,西關大屋裡也變得靜悄悄的。可隨著時光的船悄悄遷移,西關大屋不存在了,康家人也相繼消失在了視線裡。

《外來媳婦本地郎》,真的該結束了。 2023的開年又在許多觀眾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霾。

“女王”再度歸來,歌聲依然鏗鏘

有人離開,也有人歸來。在今年北京衛視時隔17年在工體再度唱響《執著》。

田震老了,也標誌性大辮子沒有了。但她的歌還是原來的味道,新版《執著》似乎又多了幾分知性的溫柔。

其實在我們的記憶中,田震消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2007年,田震得上了“慢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此後很多年她都在歌壇銷聲匿跡,甚至有遙遠傳來她病逝的消息。

在這麼多年以來的治療中,丈夫張衛寧也始終不離不棄地陪她度過這段艱苦的日子。

延伸閱讀  《奔跑吧10》收視率創新高!觀眾點評接踵而來,都是“一針見血”

而如今,田震回來了,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新工體。這些年的經歷賦予她的歌聲新的力量,一種磅礴的,震撼人心的力量。

正如歌詞中寫到的那種“縱橫四海、笑傲江湖”的力量。替她開心,想來你也為這麼多年自己的成長感動。

2023年的開端,令人悲喜交加。流動,也只是河流的屈從,用偷偷流出的眼淚,我們組成了河流……

但同時,我們也值得在為我們鮮活而澎湃的情感而慶幸。我們還是不免去懷念終將會成為往昔的歲月,但這些或珍重、或潦草的篇章,卻構成了每個個體獨一無二、不可言說的獨家記憶不是麼?

我們為一些人的離開而流下了淚水,也為在悲傷中的親情、生活中的小確幸而感到欣慰,甚至為他們的凱旋而振奮著精神。

或許你已經在年末深感疲憊些許麻木想要按下暫停鍵得以喘息尋求新的轉機,也可能見過太多的惡意與悲痛而悵惘。但新年的力量是跨越不是麼?

每句祝福和流動的真心都會不遠萬里來擁抱你。也希望我們都能抓住此刻的小確幸,虔誠期許新一年的磊落光明。

無論如何,2022已經過去了。在擁擠的人群中,你或許感到寒冷、潮濕,但請不必憂傷。因為在世界上,千千萬萬個你我在做著近乎相同的事情。

我們創造著各自的價值,有快樂著他人的快樂,悲傷著你我的悲傷。這太令人動容了。

在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中,新一年的開段帶來新的驚喜,促發著人們新的情愫。但那些過去的悲傷雖難以忘懷,也會隨著時間的那杯水的沖刷,和回憶濾鏡的散射,迸發出新的火花。

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