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上海一长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标?不同机构检测结果大相径庭



“你们有人测过甲醛吗?我们家的超标了。”2020年8月14日晚,张宁在自己居住的长租公寓微信群里问,群里顿时炸开了锅。让张宁没想到的是,几小时后,在群里但没有说过话的物业管家直接把群解散了。8月15日凌晨0时32分,所有住户被移出群聊。但很快,租户们自发加好友,建立起新的微信群,商议对策。

这晚开始,上海宝山区名为芳草寓的长租公寓内,物业和多名租户开始了一场关于甲醛检测是否超标的“拉锯战”。

芳草寓位于上海市宝山区,今年6月初对外开放出租。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芳草寓位于上海市宝山区,今年6月初对外开放出租。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8月1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接到芳草寓租户投诉,进行了现场走访和深入调查。记者发现,虽然租户、物业分别委托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均有CMA(中国计量认证)认定资质,但因为关闭门窗时间、室内温度等采样条件的差异,双方的检测报告大相径庭。从截至发稿时已得出的检测报告看,前者多为甲醛超标,而后者则基本全部合格。

目前,这场“拉锯战”仍在持续。

芳草寓位于上海市宝山区,今年6月初对外开放出租。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芳草寓位于上海市宝山区,今年6月初对外开放出租。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检测结果大相径庭

张宁是芳草寓的第一批住户,2020年6月25日才搬进来。

据芳草寓官方介绍,这是一处面向青年的租赁住宅社区,包含7栋租赁式住宅和1栋商务办公楼,从开发建设、房屋装修到物业管理均由上海恺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

芳草寓公寓内部。受访者供图

芳草寓公寓内部。受访者供图

8月14日,张宁父亲前来探望女儿,在公寓里待了几小时后便感到头晕。考虑到是新房,父亲建议她检测一下甲醛浓度。

“测出来的结果吓了我一跳,房间里的甲醛值有零点三几。”张宁按照甲醛检测仪说明进行操作后,仪器很快亮起了红灯。

根据2020年8月1日起实施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标准》GB50325-2020规定,Ⅰ类民用建筑工程(包括住宅)的甲醛浓度不得超过0.07mg/m³。

随后,她把检测结果发到微信群里,询问别家的状况,租户们一下炸开了锅。张宁告诉记者,物业管家当时也在微信群里,但没有说话,半夜就直接把群解散了。

8月15日,芳草寓部分租户陆续在网上购买了甲醛检测服务,80元一次,现场可出结果。不过张宁了解到,只有正规的中国计量认证(CMA)的检测报告才具有法律效力,于是和另外几位租户选择了CMA认证检测,200元一个检测点,需要两到三天出报告。

几位住户的检测结果显示,无论是现场自测,还是CMA检测,甲醛值均都在0.1几到0.2几之间,超过国家标准。

记者走访时,一些住户称,自己有起床后头晕、身上起疹子、嗓子疼、眼睛干痒等反应,还有人去医院做了检查,但医生表示无法判断这些问题是否由甲醛导致,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8月19日下午,物业方在公寓入口贴出告示称,住户可以联系物业,预约室内空气质量检测服务。与此同时,更多的租户也在自行找CMA机构进行检测。

芳草寓物业贴出空气检测通知。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芳草寓物业贴出空气检测通知。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8月20日,租户林婷婷找的检测人员在停车时被保安拦下,要求其出示核酸检测证明和无犯罪记录证明,否则不能进入小区。“保安说这是对小区外部人员的要求,出示随申码也不行。”林婷婷说。

类似的情况在接下来几天中不断出现,租户自己找的检测人员一律被拦下。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上海恺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但电话多次被挂断、无人接听或回复“我们这边不方便回复你,情况会汇报给领导”。8月21日,物业方委托一名管姓人士联系澎湃新闻记者,对阻拦检测人员进入小区一事作出回应,“他们都是不合规的机构。”

芳草寓物业人员围住租户方检测人员的车辆。 视频截图  受访者提供

芳草寓物业人员围住租户方检测人员的车辆。 视频截图  受访者提供

在冲突不断升级的过程中,物业方提供的检测报告也陆续出炉了。

8月16日,物业方提供了芳草寓《室内环境质量检测报告》副本。记者翻阅报告发现,芳草寓2、3、4号楼均已进行甲醛检测,每个房间有一个检测点,在客厅或者卫生间,房屋状态均为石膏板、涂料和复合地板,检测结果全部合格,符合I类住宅标准。

报告显示的检测时间为2019年12月20日-2020年3月20日。“那段时间是上海冬天,甲醛挥发性弱,而且房屋装修还没开始,家具也没有,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状态下检测的。”住在3号楼的薛平认为,这份报告不能反映住宅环境质量的实际情况。

8月25日,物业委托的第一批CMA检测报告出炉,共有53户,各项检测指标全部合格。而租户方提供的38份CMA报告中,只有一户甲醛检测值合格,其余全部超过国家标准。记者比对了其中11户的两份数据,租户方检测的甲醛值基本是物业方的1.6倍至5倍。

8月27日,芳草寓物业贴出新通知称,物业准备了多家专业检测机构,未检测的住户可以预约服务;物业对外来不明身份的人员都将进行身份登记及核实,严禁非住客进入楼内。

焦点问题

同一公寓,同为CMA检测机构,为何检测结果大相径庭?

以租户肖潇家为例。8月20日,肖潇家进行了两次空气采样,物业委托的公司当天上午10:30采样,一小时后,肖潇自己找的机构上门采样。结果显示,前者的甲醛检测值为0.055mg/m³,后者为0.126mg/m³。

“甲醛浓度和温度、大气压、关闭门窗时间都有关系,必须在同等条件下检测才有可比性。”上海室内环境净化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对此称,“对室内甲醛检测行业来说,所有的检测都是对来样负责,而现场采样的方式差异非常大,不确定因素很多。”

甲醛采样现场的设备。受访者供图

甲醛采样现场的设备。受访者供图

记者翻阅双方的检测报告发现,租户方报告中,采样时室温在29℃-33℃,而物业方均在23℃-28℃。采样应该选择在什么样的温度条件下呢?上海室内环境净化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夏季检测甲醛时室温应在22℃-28℃,因为甲醛挥发性随着气温升高而增强,检测时要尽量模拟住户居家的状态,夏季需要开空调。

住户方的检测报告中,温度过高,甲醛值超标。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住户方的检测报告中,温度过高,甲醛值超标。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陈悦 图

但是,不少租户认为,开空调会影响检测结果,检测方也没有详细说明,所以采样都是在空调关闭的情况下进行的,张宁说:“来检测的师傅还在冒汗,室内温度不可能在28℃以内。”

另一个焦点,集中在关闭门窗时间的问题上。

记者公开查询发现,现行标准《室内空气质量标准》GBT18883-2002由原卫生部制定,明确采样前需关闭门窗12小时,甲醛值不大于0.10mg/m³;而住建部制定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标准》GB50325-2020只要求封闭1小时,甲醛浓度不超过0.07mg/m³。

租户方检测报告中,有的12小时,有的1小时,并不统一。但两种时间标准的检测结果均为超标。

在物业方提供的检测报告中,门窗封闭时间表述为“1小时;24小时”,这让不少租户感到疑惑。

物业方的检测报告截图,现场采样温度和门窗关闭时间存疑。 物业方提供报告

物业方的检测报告截图,现场采样温度和门窗关闭时间存疑。 物业方提供报告

有租户表示,物业管家曾告知他们,在检测前先通风15分钟再关闭门窗1小时。物业方委托人说:“物业委托的机构做的是室内空气质量全套检测,其中包含氡,氡需要关闭门窗24小时后采样,所以这样写,住户只做了甲醛检测。”

对于上述不同的检测结果,管姓人士则称,“住户做的检测不具有真实性”,因为报告最后一页声明:委托检验样品和委托信息由委托人提供,公司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记者联系了报告出具方上海心吾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心吾是受委托检测,只对检测过程负责,所以最终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有参考价值,“芳草寓住户实际联系的是上海友兰科技有限公司,样本也由他们收集。”

记者在友兰科技官网查询发现,这是一家从事空气净化的企业,可清除甲醛、苯等,并提供第三方CMA甲醛检测服务,第三方即为心吾科技。记者另查询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现,友兰科技并无CMA认证资质,心吾科技有CMA认证资质。

有租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友兰科技是在淘宝上找到的,店铺工作人员告知可以提供甲醛检测服务,不过当时并未告知甲醛检测是心吾进行。3号楼住户姜昕对记者表示,她曾咨询友兰科技,被告知公司对检测结果的真实性负责,报告是没问题的。

工作人员在进行采样记录。受访者供图

工作人员在进行采样记录。受访者供图

租客对物业同样存在质疑。

8月27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租客表示,自己以“房东”的身份联系了物业委托的检测公司——上海聚星环境检测有限公司。记者从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获悉,聚星检测同样具有CMA认证资质。

记者从该人士提供的通话录音中听到,其表示自己新装修的房子要出租,但甲醛浓度有点高,想找检测公司出具一份甲醛值合规的CMA报告。该公司业务主管表示,加价可以“调整数据”,但强调一定要提前开窗通风、开空调,否则超标太多也不太敢“操作”。当“房东”表示自己对检测结果能否合格存疑时,该主管说:“付款的时候可以先付一半,报告出来了我给你拍照,你确定报告合格了,再付另外一半。”

行业困境

目前,物业和租客就甲醛是否超标争议不下,事情仍在“僵持”中。

物业方委托人管姓人士告诉记者,物业采购的空气净化器已经全部到位,开始免费发放给租户。不少租户也证实,确实已经收到物业电话,询问是否需要领空气净化器,部分租户已经领取。

但大多数租户认为,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在微信群里,租户们有时会讨论起诉书;有人希望能解除合同,退还押金;也有人希望物业能尽快消除甲醛。8月31日,澎湃新闻记者在微信群里看到,有住户表示已经填写了起诉单。

而甲醛是否超标问题的悬而未决,也暴露出一些行业困境。以上述检测结果为例,同为CMA认证公司的检测结果大相径庭。有CMA认证的公司,是否都能出具真实可靠的检测结果也存疑。

澎湃新闻记者在网上检索时发现,CMA认证是公认的甲醛检测资质证明。

“很多单位都有CMA资质,但是不是有检测能力还有待商榷。”上述行业协会工作人员解释,CMA附表中规定了检测机构使用的检测标准和方法,但“外行人一般都忽略了”,今年8月1日新的国家标准开始实施,原来的甲醛检测很多都用酚试剂法,但现在要求用AHMT法,检测机构需要去质监局做标准变更,获得检测能力上的认可。

另外,室内环境质量法规空白,当事人起诉难。

上海沃弗律师事务所律师邹忆恒表示,近年来长租公寓甲醛超标问题频发,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范。租户可以依据合同法起诉物业,如果甲醛确实超标,住户的健康安全得不到保证,可以此为由解除合同。

“鉴于双方检测结果不一致,法院会指定专门的检测机构重新检测,新的检测结果将决定案件走向。”邹忆恒称。

上述行业协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想要对此起诉,一般来讲租户很难赢。“国家没有强制性要求,如果合同里也没有约定室内环境质量,后期很难搞。”他称,房屋验收时必须进行室内环境污染物浓度检测,但这只针对毛坯建筑,软装修完成后,国家没有强制性检测要求,“有标准,但是不强制”。

(应受访者要求,张宁、薛平、林婷婷、罗贝、肖潇和姜昕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