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掘金特斯拉國產化產業鏈 誰最受益?



在2018年之前,對特斯拉而言,或許更大程度上是將中國市場作為產品銷售目的地來看待,但從2018年開始,特斯拉在中國上海籌建其海外的第一家超級工廠,目前該工廠已經開始量產特斯拉Model 3,這使得投資者對特斯拉供應鏈的國產化抱有很大的期待。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此梳理特斯拉供應鏈後發現,面對供應鏈的國產化趨勢,有些公司受益明顯;而有些公司由於可公開獲得的信息量較少,難以判斷其受益程度;也有些公司由於自身體量已經很大,特斯拉國產化帶來的增量對業績貢獻有限。本篇深度報導就是為了釐清複雜的供應鏈背後,誰最受益?

美國汽車業的救贖者

雖然在過去的50年時間裡,美國的人均汽車擁有量在提高,但是美國的汽車工業卻處於萎縮的進程中。美國的乘用車產銷量之間有巨大的剪刀差,而銷量和產量之間的差距,就是靠進口車滿足美國本土的需求。

克萊頓·克里斯坦森在《創新者的窘境》一書中提及了耐用品替代模型,即當耐用品市場滲透率趨近100%時,產業會從不起眼的地方開始出現替代品,讓現有賽道上的公司猝不及防。

特斯拉就是誕生在這個背景之下,其作為美國汽車業的救贖者嶄露頭角,而後迅速地成為了美國汽車工業界一顆耀眼的明星。

2017年特斯拉Model 3正式交付客戶,其迅速地成為了美國豪華車市場銷售額第一的車型。

特斯拉以傳統汽車產業的顛覆者出現,這也勾起了投資者們對於10年前喬布斯領導的蘋果公司顛覆手機產業的回憶,特斯拉能否像蘋果手機顛覆傳統手機產業一樣顛覆傳統汽車產業,成為特斯拉投資者的一個重大期待。

2018年7月,特斯拉與上海市政府簽訂協議,宣布特斯拉中國工廠在臨港落戶,這也是特斯拉在美國以外的首家超級工廠。目前,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級工廠已經開始生產Model 3。

特斯拉規劃上海超級工廠在完全投入運營後年產量將達到50萬輛。由此可見,上海超級工廠對特斯拉來講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目前,國產的Model 3標準續航升級版定價為35.58萬元,這個價格相比於豪華車的品牌具有競爭優勢。 Model3能否在中國續寫其在美國的輝煌值得期待。

掘金特斯拉國產化產業鏈 誰最受益? 1

電池及電驅動系統供應商

由於在之前的特斯拉Model S身上很難找到中國企業的身影。因此,市場也有這樣的預期,特斯拉超級工廠落戶上海,或將推動特斯拉供應鏈的國產化進程。

據國金證券的一份關於特斯拉的研究報告顯示,特斯拉Model 3的各部分價值量構成分別為動力電池總成系統為38%、汽車電子為24%、車身及內外飾為12% 、電驅系統為11%、底盤為11%、高壓系統為4%。伴隨著國內供應商的不斷成熟,國內的供應商也加入了特斯拉的供應鏈體系。

按照國金證券的測算,動力電池總成共佔據特斯拉Model 3近40%的價值量,其中的動力電池約佔據30%價值量。

特斯拉的動力電池一直由日本的松下在供應。然而,公開信息顯示,松下並無在上海特斯拉超級工廠周邊投資建設電池配套供給工廠的打算,其原因或許與松下的特斯拉業務虧損有關。

2019年12月6日,工信部發布了最新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目錄》(2019年第11批),當中特斯拉的型號為TSL7000BEVAR0純電動轎車的電池系統能量密度分為了兩種類型,這也引發了外界對於電池供應商很有可能是兩家的猜測。據第一財經報導,新成為特斯拉動力電池的供應商是韓國的LG化學。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市場傳聞中國本土的鋰電池巨頭寧德時代或成為特斯拉的供應商,但隨後寧德時代對此事進行了澄清。就目前的公開信息顯示,寧德時代尚未與特斯拉達成實質性的電池供應協議。

寧德時代與特斯拉的合作關係還停留在市場傳聞中,而旭昇股份則是已經進入了特斯拉的供應鏈,公司曾為Model S和Model X供應產品。 2016年至2019年6月末,旭昇股份對特斯拉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56.61%、56.46%、61.51%和52.09%。

世紀證券在其研究報告中估計,假設2020和2021年特斯拉分別總計銷售50萬輛和65萬輛,其中Model X和Model S分別銷售10萬輛和12萬輛,Model 3和Model Y分別銷售40萬輛和53萬輛,若配件價格和配套比例不變,預計旭昇股份來自特斯拉的營收分別為8.64億元和10.66億元。

汽車底盤供應商

多家券商對拓普集團的汽車底盤產品進入特斯拉供應鏈也抱有厚望。

東方證券測算顯示,特斯拉2020年和2021年國產新增產量分別為10萬輛的情況下,拓普集團的利潤彈性分別是9.4%和7.5%;如新增產量為15萬輛,拓普集團的利潤彈性分別是14.1%和11.2%。國金證券經測算,拓普集團2020年由特斯拉帶來的增量每股收益為0.14元。

拓普集團於2016年8月23日收到特斯拉簽發的《供應商定點書(協議)》(以下簡稱定點協議)。該定點協議闡述了拓普集團被認可向特斯拉供應輕量化鋁合金底盤結構件,應用於特斯拉Model 3車型。同時,拓普集團在其公告中還提示了“定點協議非訂單,無明確定義銷售收入”這樣一句話。

除此之外,拓普集團再未透露過與特斯拉合作的任何細節。在全景網的投資者關係互動平台上,拓普集團解釋了其針對與特斯拉合作的細節三緘其口的原因是“公司尊重並嚴格遵守客戶的保密要求”。

據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進入特斯拉供應鏈的供應商,都會與特斯拉簽署保密協議,不得對其他方披露與特斯拉合作的內容。”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拓普集團的單季度營業收入與特斯拉Model 3的產量匹配性關係較弱。特別是2018年四季度至2019年二季度,Model 3的產量穩步增長,拓普集團的單季度營業收入處於下降趨勢中。

拓普集團在2019年半年報中解釋了當期營業收入下滑20%的原因是受行業形勢影響,汽車銷量下降。

拓普集團的營業收入與中國季度乘用車產量之間相關性極大,從2018年開始,拓普集團單季度營業收入與中國季度乘用車產量都同處於下降週期內。這也從統計數據方面印證了拓普集團關於營業收入下滑的解釋——“受行業形勢影響,汽車銷量下降所致。”

此外,上海特斯拉超級工廠的距離與拓普集團所處的寧波地理距離較近,特斯拉的量產能否為拓撲集團帶來強勁的收入增長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