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突然進入社區變得面目全非”:該酒店是否有權強制收集面部信息?



當前,面部識別在某些社區中被用作訪問控制。 它的執行方式觸動了被收集者的敏感神經,並加劇了人們對信息洩漏的擔憂。 專家說,應該有專門的法律明確規定可以收集個人信息的主題和法律義務。10月1日,《工人日報》報導說,住在北京昌平區一個社區的趙明(化名)最近出差回來,發現沒有訪問控制的社區已經安裝了人臉識別訪問控制。

https://n.sinaimg.cn/sinakd2020101s/627/w800h627/20201001/2de7-izwfpyt1480766.jpg

“突然有必要刷臉進入社區,我沒有事先通知。我不得不再次這樣做。” 9月27日,趙明告訴《工人日報》記者:“我很難為此輸入個人信息。”

目前,人臉識別越來越多地被用作訪問控制,其強制實施觸及了所收集信息的敏感神經,信息的不透明性和不對稱性加劇了人們的擔憂。 隨後的問題:在社區訪問控制中使用面部識別是否有相應的法律依據? 財產是否有權強制收集居民的個人信息? 收集的個人生物學信息是否得到適當保護?

“突然您只能通過刷臉進入社區”

與趙明同居的房客吳靜(化名)告訴記者,該社區的管理人員只在門口張貼了告示,沒有事先徵求大家的意見,也沒有告知門-上門。

《工人日報》記者在9月16日社區居委會發布的通知中發現,居民必須攜帶手機,身份證,購房者持有房地產證以及租戶攜帶租賃合同,並在指定地點進行登記。在4天內放置。 該通知還附帶了智能訪問控制註冊過程。

“在流行期間,為了嚴格控制局外人的出入,保安人員晝夜不停地值班,居委會和財產負擔很重,所以我想到了洗臉進出。” 該社區的一位物業經理告訴《工人日報》的記者。 很久以前應該是這樣的。 您可以去另一個社區看看。 我們假裝在這裡遲到了。”

記者走訪社區後發現,部分居民認為智能訪問控制既方便又能確保社區安全,許多居民擔心個人信息的收集。

“一旦將一個人的生物學信息輸入系統,就有被洩露的風險。” 趙明說。

“我一直堅持到規定期限的最後一天才去物業管理。” 吳靜說:“許多人抱怨現場,擔心他們的隱私會被洩露,但沒有辦法。未經處理就無法進入。” 目前,社區的智慧門禁系統已經啟動。

居民“交出”面部信息安全嗎? 在這方面,社區的物業管理人員告訴《工人日報》記者:“這是由街道辦事處安裝的,不是為單個社區安裝的。這非常安全。” 但是,如何保留所收集的信息以及如何確保合理使用,該財產公司並未給出明確答复。

一些居民認為財產解釋的“防盜”是行不通的。 “如果確實有偷盜的企圖,只要有人打開門,小偷就會跟進或越過牆壁。 這種系統就是顯示器。” 社區一位女士說。

記者了解到,有媒體報導一些社區的人臉識別訪問控制並不聰明,而且人臉掃描不時也隨時存在。 《廈門晚報》曾經報導說,一名婦女在三年中只成功地將她的臉掃了三遍。

“如果面部信息洩露,我可以換臉嗎”

居民對人臉識別訪問控制提出質疑的核心問題是:社區財產是否有權強制收集居民的個人信息?

北京晶石律師事務所律師熊超告訴記者,我國目前對個人信息的收集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個人信息洩露和隱私安全問題的風險很大。

“由於尚不清楚可以收集個人信息的主體,因此一些企業,社區財產等正在收集個人信息,以促進和提高管理效率。” 熊超說:“雖然沒有明確說這是強制性的,但是如果您沒有按要求接受託收,您將無法完成付款,也將無法進入大門。 這是一種變相的強迫。”

熊超告訴記者,個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應遵循合法,公平和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和使用規則,並明確說明收集和使用信息的目的,方法和範圍,並獲取被收集人的同意。

“目前,許多運營商在使用’臉刷’技術時在收集個人生物識別信息的過程中並未考慮法律風險。 如果社區安裝了面部識別訪問控制,則如果根本不與居民進行討論和討論,將與居民進行協商。 直接同意並安裝它,這違反了收集者同意的原則。”熊超說。

深圳一家科技公司的技術經理劉歡說,一旦人臉信息洩露,風險就很大。 “如果您的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綁定了面部識別功能,則可以使用付款密碼進行付款或通過面部識別功能自動付款,然後在其他人收集了您的面部識別信息之後,就相當於我告訴別人您的銀行卡了密碼。” 劉歡說:“更讓人恐懼的是,如果銀行卡密碼洩露,可以更改,但是如果面部信息洩露,可以更改面部嗎?”

法律應規範人類生物信息的收集

今年6月,浙江科技大學副教授郭兵將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告上法庭,因為他拒絕接受動物園改變進入公園“刷臉”的方式。 這個“第一張面孔識別案”引起了廣泛關注,反映出公眾的質疑,甚至對濫用個人信息收集的不滿。

今年上半年,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老東彥也遇到了“不刷臉就不能進入社區”的情況。 她明確表示拒絕房地產公司和居委會。 9月23日,主題為“社區訪問控制可以識別人臉嗎?-濫用人類生物信息收集及其法律規則”的研討會,老東彥作為嘉賓演講者親自講述了這一經歷。

老東彥認為,沒有必要在社區中安裝面部識別設備。 人臉識別技術給社會帶來的巨大風險遠遠超過其帶來的便利。 另一方面,未經同意收集人臉數據也違反了現行法律法規。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陳忠雲說,我國現行的有關人類生物信息收集的規定仍然主要分散在個人信息保護的水平上,尚無具體立法。 在這種情況下,社區是人們生活時間最長,生活中私人活動最多的地方和空間。 在訪問控制系統中強制使用面部識別技術是不合適的。 法律應當對可以收集個人信息,法律義務和非法收集的主題做出明確規定。

一些專家認為,面部識別技術不一定適合許多場合的採集。 建議採用自願原則,使居民有充分的選擇餘地。 卡訪問控制和麵部識別訪問控制並存。

10月1日,實施了新版本的“信息安全技術個人信息安全規範”。 《規範》要求,在收集諸如面部和指紋之類的個人生物特徵信息之前,應將個人生物特徵信息收集和使用的目的,方法和範圍以及存儲時間和其他信息分別通知個人信息主體。規則和個人信息主體,應徵詢同意。 業界認為,這是政府加強對個人信息保護的強烈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