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對話:中小企業電子商務下一個十年


“中小企業電子商務下一個十年”對話現場(騰訊科技攝)

騰訊科技訊 4月24日消息,“第五屆中小企業電子商務應用發展大會”今日在深圳五洲賓館召開,騰訊科技作為大會官方指定戰略合作門戶對本次大會進行全程的圖文直播。

圖為論壇“中小企業電子商務下一個十年”對話環節現場。

主持人(王壤):謝謝樹彤,下面有人說樹彤像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王小丫。接下來到了我們今天上午最後的一個環節,也希望是最精彩的環節。在本環節中我們將圍繞中小企業電子商務的下一個十年展開討論,有請本次訪談的主持人億邦動力網CEO鄭敏先生。下面要上場的嘉賓有: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梁春曉先生;我的鋼鐵CEO朱軍紅先生;環球市場集團總經理胡偉權先生;網盛生意寶董事、副總裁壽鄒先生;聯想大中國區渠道業務部商用業務總經理白捷先生;一達通網總經理魏強先生;中農網副總經理謝梅香女士。接下來的時間交給你們。

主持人(鄭敏):今天上午的會議從政策部門開始就發現有一個變化,把上面互動的座椅改成了雙人沙發,為什麼要這樣改?今天請到的幾位嘉賓我要表示衷心的崇敬。梁春曉先生,既是阿里巴巴的總裁,同時也是整個互聯網電子商務非常資深的觀察、研究人員。還有我的鋼鐵CEO朱總,還有網盛生意寶董事、副總裁壽總,所以今天互動的環節我想變變味道,有顏色一點,首先我想請我們工作人員上有色飲料,請嘉賓選一下,有色飲料有橙汁、可樂也有啤酒。

再進行第二項議程,如果是不反對的話,最好把耳麥戴上,戴上以後有一個好處,我們今天互動主持人將完完全全成一個配角,大家可以隨時打斷、隨時爭論、隨時PK。

第一個話題,第一個話題我們也聊一下,中小企業電子商務應該是發展十多年,但是讓我們記憶深刻的是從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到現在的2010年,我記得有一次跟一群朋友聊天的時候說,2000年的電子商務火,2010年電子商務也火,我想這次是真火的。這些企業的高層在,首先談一個相對比較講有點尖銳的問題。從2000年到2010年這十年間,中小企業電子商務最慘痛的教訓是什麼?可以是中小企業對電子商務的應用方面的最慘痛的教訓,也可以是行業B2B網站最慘痛的教訓,這個話題哪位嘉賓開個頭?

胡偉權:我們是1995年成立,我們是看到了太多的公司出現這個領域,也有很多無聲無息消失在這個領域。我有兩個感受,很多企業沒有特別關注買家市場的推廣,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我想是更核心的內容,那是因為我們很多企業、電子商務企業缺乏一個長期的企業戰略,尤其是在企業的起步階段,我們知道金融海嘯給外貿企業帶來了很大衝擊,我們也是做外貿的,我們在金融海嘯時有清晰的企業戰略我們挺過來了,我也建議中小電子商務企業思考一下我們的企業是不是已經具備比較好的、正確的戰略,戰略包括了信息、優勢和社會需求,我們也應該去想一下我們能不能把這三者聯繫在一起,因為我們都需要有一個可持續的領域,那怎麼來呢?就是要有正確的企業戰略,這點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鄭敏):有什麼挑戰呢?我也知道戰略,但是現在深層的是什麼呢?

胡偉權:這個問到我了,其實我們在2005年的時候,大家可能會在這個行業知道,我們開始做電子商務的時候也是這麼做的,我們定位在外貿領域,但是出口4300萬的企業,是不是所有的企業都可以做出口呢?我們覺得不是。我們在2005年的時候也調查了1.2萬名的,他們都提出了八個基本條件,正好這八個基本條件我們就定位為GIC的資格人稱,我們發現在中國4300萬家企業有10萬家企業是符合要求的,我們更清晰代表外貿領域的生力軍,我們既然覺得要專注在外貿領域,就得堅持2004年是我們有生意不做,達不到要求我們是不做,達到要求我們才做,達不到要求我們就拒絕了。

主持人(鄭敏):那是因為什麼?

胡偉權:金融海嘯對外貿出口是影響最大的,中國的外貿是什麼呢?回過頭來我們看一下,外貿的定位是提升的,我們2005年的時候已經很清楚這個戰略定位,也為我們帶來一個好處,所以我們在2008年的時候有更多的資源收購香港的兩家公司,也有其中一家的上市公司,世博會快舉行了,我們也包下了2000平方米的展館。

主持人(鄭敏):十年來電子商務最慘痛的教訓是什麼?

朱軍紅:行業的教訓,我一直在反思自己,為什麼綜合網站發展這麼快,垂直網站發展是很慢的,王總說她有2000%的增長,我們也經常交流,我說我們怎麼能做到?最慘痛的教訓就是對自己認識不足,老是覺得空間有限,不敢放手去玩,發展速度太慢了,擴張太慢了,這是十年來我們作為垂直網來說是一個比較沉痛的教訓,最主要還是不敢,這和我們整個行業的環境有關。可能做B2B的更多的是傳統轉過來做的,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樣。綜合網敢玩,這是我感覺比較沉痛的教訓。所以下個十年我們會加快我們擴張的速度,有人問我多少人,我說快1000人,都是這兩年擴張的,之前確實很少,前十年沈痛的教訓就是不敢擴張,對自己認識不足。

主持人(鄭敏):我跟朱總是老朋友了,我跟朱總聊了很多,他有兩個提法:鋼鐵很大,為什麼其他的行業相對不太大?二是我特別不同意,比如說行業網站有天花板,當我做到1000萬的時候很多人說不上,老朱你肯定做不到3000萬,結果老朱做到了。 2005年的時候他們又說了老朱肯定做不到5000萬,之後老朱又做到了8000萬,一個億,鋼鐵行業以提供信息為主,能不能學習他每個人自己做出判斷。老朱站在新的時點,他說前十年,我認為他是指行業電商網站最慘痛的教訓是不敢擴張小生意,如果把胡總結合起來講是缺乏戰略。還有哪位談一下慘痛的教訓?

壽鄒:我覺得對B2B行業來說,我個人來講沒有什麼特別慘痛的教訓,因為大家都在發展,其實對於整個全球B2B行業是有教訓的,我們原來在互聯網泡沫的時候有過像有融資幾億元網站做B2B的電子商務,他們做電子商務想法是收取佣金,但是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些對於我們整個B2B行業來說應該說是一種慘痛的教訓,這種教訓怎麼其看待呢?朱總說我們不敢想走得太快,如果我們想走得太快可能坐不到這裡來。我想還是要整個社會,包括其他各個方面、行業跟上來,我們在能在行業裡做得更好。像國內做了很多B2B的網站,商家對B2B的接受程度,這是電商企業推廣的模式,使得很多中小企業意識到網絡這種模式可以做推廣,慢慢企業開始接受了網上交易模式,這種商業模式設計也好,營運模式也好,還是要基於對整個環境,把這個環境發展放到戰略的模型中。

主持人(鄭敏):十年最慘痛的教訓是發展太慢,壽總說十年慘痛的教訓是發展太快。我自己有個感覺,做事業和培訓廚師差不多,培訓講師會告訴你放鹽、放味精,最要命的是什麼時候會放鹽,火多大的時候放鹽。在我們今天的嘉賓中放在中間是一達通網的魏總,魏總是做傳統外貿出身的,魏總請您講講外貿行業,咱們就別講電子商務了,外貿行業這十年最慘痛的教訓是什麼?

魏強:來之前這個問題思考了很久,因為關注點不同、出發點不同,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和很多嘉賓有很大的不同,B2B是中國電子商務發展非常快的,但是最近十年遇到了很多問題,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我們每次大會都提到的變革,我認為不僅僅是在應用功能上變革,更重要的是在業內、業外的嚴重禁錮。我們很多做外貿的,外貿很多認為在線網交,提供商品信息服務就是外貿商務的全部,這肯定是大錯特錯,懂點外貿都知道,外貿商品交易和信息服務是外貿的開始,外貿有大量的環節報關、報檢、保險、核銷、出口退稅,貿易容易,十幾項和企業息息相關。而這些活動都沒有被電子化。因此我想,就像任何一個做外貿的人都認為廣交會或是參加廣交會,在商品信息服務的電子商務肯定也不是外貿電子上午的全部,只是一個開始。我本人認為這十年B2B尤其是外貿B2B最慘痛的教訓就是我們將所有的眼光都聚焦在商品信息服務這麼一個狹隘的範圍內而不做任何的突破,還嚴重的製約了我們未來十年的發展。謝謝。

主持人(鄭敏):十年最慘痛的教訓在座的各位雖然不在台上互動,在座各位也是業內的高手,網商的代表,同時有一個特別評論員,中小企業電子商務的最慘痛教訓,請工作人員幫我一下,請我們的特約評論員講一講,他從中小企業的角度講一下這十年最慘痛的教訓。我還真認識何偉,何偉是廣東佛山一位做油漆的老總,典型的產品企業,請何總講一下十年最慘痛的教訓是什麼。如果何總談得好的話,還有一份特別的禮品,我事情送給他兩份。

何偉:我不僅是剛剛鄭總介紹的,我更多的是代表我們今天在座中小企業電子商務運用者的身份,今天有幸參加億邦動力網設的特別評論員,我運用電子商務六年,我講一下我的困惑。前兩天在順德,我們順德電視台邀請我和在座的李總做了一次電視直播分享。主題叫什麼?電子商務的困惑。這個困惑也是和這十年有關係,我們分享了幾個話題,我也想把這些話題拋到台上,這些專業電子商務的創造者,你們是專業的,我們是草根的,是什麼樣的話題呢?一是在座各位,十年過去了,對電子商務的認識還是不夠清晰,當時我們分享了;二是電子商務人才體系上的不明確,這都是十年以來存在的,到現在十年前說的問題我們依然在這裡談,在這裡說,這說明老調重彈了。三是網商的誠信體系,現在天天有人受騙、有人喊冤。這些都是商業模式,這些商業模式有兩個話題:每個企業都在推出對中小企業的商業模式不是很明確,這四個問題是我在台上分享的,這也是十年走過中小企業存在的問題。我把問題拋到台上的嘉賓。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