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京:傾家蕩產,盆滿缽滿



2021年10月,喜歡電影的中國觀眾都無法避開一個人。

無論是在《長津湖》還是在《我和我的父輩》中,大家都能見到他的身影。

在陳凱歌、徐克、林超賢三位大導聯合執導的《長津湖》中,他飾演男一號。電影上映第8天,總票房突破31億,觀影人次6354.6萬人,打破14項影史記錄。

在《我和我的父輩》裡,他繼《戰狼2》後再執導筒,自導自演了一個單元《乘風》。

這個人就是吳京。

據貓眼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10月8日,吳京主演電影累計票房達到220億,反超沈騰排名第一。同時,他也成為了中國電影新的時代象徵。

豆瓣上,吳京已有超23部電影排隊等待上映,時間最遠的排到了2030年。

從落魄演員到主演電影票房超200億,從“邪魅反派”到“主旋律一哥”,吳京是如何煉成的?

千禧年前後,吳京是一個響噹噹的小鮮肉。

觀眾回看他當時出演的《功夫小子闖情關》《太極宗師》《小李飛刀》《倩女幽魂》等作品,總是會用“又奶又嫩”來形容他。

不少網友還常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來稱讚吳京的古裝扮相。

1996年,憑藉電視劇《太極宗師》,這個白白淨淨的“粉面書生”收穫了迷妹一枚。

那時14歲的謝楠,被電視劇裡的吳京迷住,“我就在想,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生呢?笑起來眼睛一閃一閃的,像兩顆小星星。”

《太極宗師》

這一年,吳京22歲。

他還有一部電影《功夫小子闖情關》被搬上香港大熒幕。這是他於前一年1995年首次演電影時參與的作品。

在電影裡,他飾演一個天資聰慧、生性好武的青年,與鍾麗緹搭戲。正義可愛,青澀直楞。

該片導演是香港著名動作片導演袁和平,人稱“八爺”,但片子在當時只取得了70多萬元港幣的票房。

電影《功夫小子闖情關》

那時,觀眾對吳京的印象是“一個臉熟的功夫演員”、“沒當過什麼主演”。

儘管他出身於武術世家,爺爺是吳氏太極高手,父親練的是螳螂拳和九節鞭,家族曾經得到過最為崇高的榮譽——咸豐皇帝贈予的“武魁”匾額。

吳京自小習武,15歲就進入了北京市武功隊,並獲得了多個全國冠軍。在武術的世界裡,他可謂“戰功赫赫”:畢業於北京體育大學,師從吳彬,和功夫巨星李連杰師出同門。

但很長一段時間內,功夫武俠的世界之外,沒有吳京的位置。

小時候的吳京

世紀交接時期,香港武俠劇的巔峰已過,臺灣偶像劇走入黃金時代。

少女們整日刷著《流星花園》《微笑百事達》《惡作劇之吻》《天國的嫁衣》等以都市和校園作為大背景的偶像劇。憧憬的男神也由武俠劇裡的酷帥大俠和義氣師兄,變為更貼近現實生活的霸道總裁跟溫柔學長。

同為“小鮮肉”,吳京的演藝生涯第一次遭遇“滑鐵盧”敗給了另外一群“花美男”。

那些年,他主演的電視劇《策馬嘯西風》《江山兒女幾多情》沒有激起任何浪花。

《江山女兒幾多情》劇照

一身功夫的吳京選擇回到香港電影圈。彼時,成龍、李連杰,甄子丹皆處於當打之年,且在國際上享有盛譽。吳京再次敗下陣來。他只能在如《試血問劍》《少林武王》等一部部電影中任勞任怨地扮演配角。等了2年,他才等到機會

。2005年,吳京在《殺破狼》中飾演冷血殺手Jack,與甄子丹有一場精彩的打戲,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延伸閱讀  林心如霍建華罕合體秀恩愛,破婚變謠言,卻被“背景板”搶鏡

為了拍好那45秒打戲,吳京與甄子丹真實對打,甄子丹打斷了4根木棍,吳京身上傷痕累累。儘管付出這麼多,“英雄”的頭銜卻依舊不屬於他。

直到2015年。


《殺破狼》片段

2017年,吳京以56億元人民幣的票房打敗了3個“小鮮肉”。

自此,他的熒幕形象也完全實現了從“邪魅反派”到“主旋律一哥”的逆襲。

這次逆襲,源於一部名為《戰狼2》的電影。

吳京打敗的3個鮮肉,分別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裡的楊洋、《悟空傳》裡的彭昱暢和《鮫珠傳》裡的王大陸。

《戰狼2》取得的成就遠不止於此。

這部電影不僅讓吳京名利雙收,還讓他縱身一躍登上全球電影票房排行榜第57位的寶座。

而這次完勝,完全得益於他2015年的一次“孤注一擲”。

《戰狼1》

2015年,電影《戰狼》上映。

吳京為此準備6年,電影拍攝過程中,他打光3萬發子彈、5顆真實的導彈,僱傭了32輛坦克同屏出現,挪用殲-10、武直-10等好幾款現役軍用飛機……

電影之外,他抵押車子、房子,砸鍋賣鐵,四處借錢,才為軍事題材電影《戰狼》換來一次上映機會。

最後,這部動作片意外地獲得了5.4億元人民幣的票房,這才有了現在的吳京。

《戰狼2》

《戰狼》並非吳京第一次執導筒。

2007年,吳京出演《男兒本色》,飾演為生存不擇手段的“天養生”。這個角色讓他萌生了拍電影的想法。

2008年,吳京首部自導自演的影片《狼牙》上映。由於經驗不足,青澀的作品並沒有濺起很大的水花。

但他並未放棄。

《狼牙》吳京每拍一部片,都像是拍唯一一部也是最後一部那樣孤注一擲、拼盡全力。

拍《戰狼2》時,他再度冒著會傾家蕩產的風險,抵押了房子跟別墅。

為了電影的第1個鏡頭,他甚至差點搭上了自己的命。

拍攝那場水中打戲時,他需要身背重鉛塊。“不斷重拍,實在是太累了。揹著鉛塊急速下沉,眼前都灰了。幸好救生員及時趕到,才倖免於難。”

然後,他被打斷手指、炸傷眼睛、弄折鼻子、血濺腦袋,全身縫了100多針……


《戰狼2》片段

受過電影的折磨,也讓他更懂得珍惜電影。2018年,郭帆執導的電影《流浪地球》拍到一半,資金鍊斷裂,吳京站出來,掏了6000萬。

他說:“像這種科幻電影,如果我們不拍,就沒人拍了。即使拍爛了,也比沒人拍強。如果我們不拍的話,中國就永遠不會有這樣的科幻電影出現。”

最終,《流浪地球》創造了中國科幻電影票房神話,拿下46.55億人民幣。

《流浪地球》

一路走來,吳京一直都是一個死磕之人。他回想起自己離開香港的初衷。

延伸閱讀  9位演少年的中年男星:張魯一40歲演兒童,林峯42歲演張無忌

“我在香港努力了七八年,雖然有了一些聲名,但始終無法像成龍、李連杰一樣,開創屬於自己的動作片時代,導演們都說我缺少自己的特點。我要自己當導演。如果沒人幫我打造這樣的時代,那我就自己來創造一個。”

6歲學武,21歲拍電影,43歲爆紅,吳京的鼻樑被打斷過,腦袋被開過瓢,腿受過重傷,身上幾乎每塊地方都被“修理”過。

好在,這一切都沒能打倒他,好在,他的死磕獲得了回報。

硬漢到了愛情裡,化身柔軟的好男人。

對於吳京而言,發生在妻子謝楠身上的每一件小事,到了自己這裡都是天大的事。在家中的客廳裡、飯桌前,他會突然親吻正在生氣的謝楠,化解夫妻之間那點瑣屑的小矛盾;

在朋友面前,他會一臉甜蜜一遍遍不厭其煩分享當年追謝楠的小故事。

熒幕上的戰狼,在愛情裡只是一隻粘人的小貓咪。

吳京&謝楠

時間倒回2010年,27歲的謝楠在一檔訪談節目中遇到吳京,對他的第一印象卻是“輕浮”、“太憨了”。

在那檔節目的結尾,作為主持人的短髮姑娘謝楠照例詢問嘉賓對感情的期待和標準。作為嘉賓的吳京卻直勾勾盯著謝楠說:“你結婚了嗎?你有男朋友嗎?你多大了?”

三連問直接把見慣大場面的謝楠問紅了臉。

謝楠覺得“當年的吳先生正巧到了求偶期”,吳京卻覺得“這個被自己撩臉紅的姑娘挺好”。他

四處打聽謝楠的喜好,各種製造偶遇,勢必要把她“追到手”。

吳京&謝楠

兩人正式確定心意是在2012年,這一切都要感謝一部叫《我是特種兵》的電視劇。

拍戲時,吳京受傷了。他拖著受傷的腿打給正和自己處於曖昧期的謝楠,打算“求溫暖”、“求抱抱”。

電話一接通,謝楠就心疼地哭了。

吳京當下就決定,“這輩子,就她了。

後來,吳京選了一家環境浪漫的餐廳,向謝楠告白。

婚禮是謝楠挺著大肚子一手操辦的。

彼時,《戰狼》的拍攝進行得如火如荼。他拍一場從樓上跳下來的戲,直接跳,結果摔傷了雙腿,要進行手術。

婚禮當天,為了不讓謝楠留遺憾,上臺前,他扔了雙柺,意氣風發走到謝楠面前。別人的結婚誓言是“不管你生老病死、貧窮富有,我都不離不棄”,到了吳京這裡卻變成了“媳婦兒,我答應你再也不跳樓了”。

戲裡的吳京是一個“拯救者”,戲外的吳京是一個“愛國者”。

從《戰狼》系列到《流浪地球》,從《金剛川》再到如今的《長津湖》,吳京塑造了一個又一個經典的、符合本土文化語境的“英雄人物”。這些電影擁有一個本質共同點,即都是在講述中國英雄如何在本國之外拯救他人。唯一變化的,只有時間和空間:從過去到未來,從海外到太空。

這種“拯救者”的形象也時常出現在吳京的日常生活之中。

在北京的街頭,人們隨處可見吳京擔任宣傳人的公益廣告。他是反恐大使、是消防安全公益使者,還拍攝了禁毒宣傳海報。

吳京常直接、強烈地表達他的愛國情懷,比如“我愛國無罪”、“I am Chinese”等等。

冬奧會期間,網友們靈活運用吳京穿著胸口印有“中國”兩個大字衛衣的劇照,對奧運健兒表示支援,抒發自己的愛國熱情。

有人認為,“家國熱情被點燃”是吳京電影取得商業成功的最大原因。還有人勸他“不要把愛國旗號打那麼高,要往商業上靠。”

延伸閱讀  黃浩然消失兩年沒停過,自曝私下與楊茜堯少聯繫,兩人三次演情侶

每次一聽到類似的言論,吳京就來氣:“你質疑我的拍攝水平可以,有缺點我承認,我們繼續向世界大片去靠攏,但你說我打著愛國的旗號圈錢,這個我受不了。”

更多的人看到的是電影裡的“正氣”。

他們認為,由吳京主演《長津湖》再合適不過,因為他和那些先烈一樣,都對腳下的這片土地都愛得深沉。

2008年,汶川地震後,和汶川相距不遠的什邡(shifang)市受災嚴重:

醫院坍塌,孕婦不得不到旁邊的羅漢寺中暫居。

吳京不僅利用自己的積蓄捐贈物資,還跑去災區當志願者。大家都以為吳京只是去作秀的,拍拍照片就走了。

但是,他是在災區呆得最久的明星。

在40多度高溫下,很多專業救災人員都焦頭爛額,吳京堅持起早貪黑,不辭辛勞地勞作。他每天吃素,早上六點就起來,去災區搭帳篷運送物資,體力不支時僅用饅頭充飢。所有建築物都倒了,連一個遮陽的地方都沒有,他只能躺在地上休息。幾天下來,很快晒脫一層皮。

為了給孕婦們省下水用,他七天沒有刷牙洗臉。更別提洗澡了。

最後,僧人們看不下去了,請他洗澡,終於打破了這七天的“紀錄”。

2013年,雅安地震,他再次趕赴災區。扛了最重的物資,還主動提出去最危險的蘆山縣派送。

賑災時,他看到士兵用身體當橋板,讓老百姓從身體上爬過去。深受感動的他,決定拍一部電影向他們致敬。

為此,他特意訓練了18個月,受傷無數。

這類題材的電影很難賺錢,很多人勸他放棄。他賣房籌錢也要全部拍完,這部電影就是前面提到的紅遍全國的《戰狼》。

2020年底,媒體稱吳京會在環球影業出品的動作喜劇片《西貢保鏢》中搭檔“星爵”克里斯·帕拉特。

吳京和克里斯·帕拉特的這次“觸電”,讓觀眾不自覺聯想到成龍在好萊塢的代表作《尖峰時刻》。

作為被好萊塢體系選中的“中國面孔”,成龍一直以來都是海外影迷心中的華人代表。

觀眾再度聯想到,吳京很有可能就是成龍的“接班人”。

告別“香港武俠劇”數十載後,好萊塢主動走到了吳京面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