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评论]世道變好 從百度也“維權”開始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概括2019年的公共情緒,“看衰”可能是最熱門的答案之一,特別是對於與市場環境度對接的互聯網行業而言,“看衰”更是一種真實現狀的寫照——創業明星肉眼不可見、優質工作環境日漸稀缺、媒體直言《2019年的中國互聯網讓人失望》——總之只要你問問身邊的互聯網人“2019年過得怎麼樣”,答案大概率是高度類似的:“大環境不行,飯不好恰啊”。

不過老話說得好,先問是不是再問為什麼。 2019年真的是糟糕的一年嗎?似乎我們也能找到很多反例,比如考慮到心理學上最常見的現象“歸因傾向”,2019年瀰漫在整個社交網絡的“看衰”情緒,是否是一種可以將失敗歸結於外因的結果?顯然有這種可能。

並且隨著年底百度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對“頭條搜索”提起訴訟,並隨之引發了2010年代最後一場行業大討論,我們甚至可以在2019年的最後時光裡找到一點正能量。

百度和頭條搜索之間發生了什麼?

先來說說這次事件的前因後果。根據海淀法院提供的信息,百度起訴頭條的原因在於,他們在調查後認定“頭條搜索”干預了最終的搜索結果,導致他們的視頻產品“百度視頻”、“好看視頻”無法正常地顯示在結果頁,並主張這種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要求相關的賠償。

[评论]世道變好 從百度也“維權”開始 1

(圖)海淀法院官網快報

“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是個非常關鍵的信息。根據民事案件起訴的4個必要條件,即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有明確的被告;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理由;屬於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範圍和受訴法院管轄,“受理”意味著百度做足了充分的準備,直接推動整個事件跳過輿論爭議階段,直接進入法律程序。

因此與我們平時常見的“大廠互撕”不同,在“法院受理此案”的前提下,頭條搜索不僅需要在官方層面進行回應,還需要在法律程序的框架內,對百度提供給法院的例證和相關主張進行有理有據的回應——用一句押韻的flow來總結:百度對這事兒挺重視的,頭條看這事兒挺複雜的。

目前事件的最新動態是,頭條搜索於12月30日通過官方渠道發布了回應聲明,正面解答了百度提出的“搜索排序不公”的質疑,強調“品牌保護”策略的公平公開。

[评论]世道變好 從百度也“維權”開始 2

(圖)這份回應還是挺硬核的

不過嚴格來說這並不是百度和頭條第一次在法律上碰面,甚至不是海淀法院第一次承辦兩家的對壘。早在今年4月,海淀法院就曾經受理過類似的訴訟:當時百度認為頭條違規使用了百度搜索產品結果,頭條則發現百度搜索違規使用了大量抖音短視頻,雙方各自要求賠償及道歉。

[评论]世道變好 從百度也“維權”開始 3

(圖)百度的“簡單搜索”app直接增設了“抖音”一欄

只是這次比較特殊的是,頭條搜索本質上是跨界到了百度的老本行,並因為這次“嗆行式”的跨界給百度“造成了麻煩”(至少百度是這麼認為的),再考慮到兩家公司近些年來呈現的不同發展軌跡,整個事件顯然擁有不少天然的、能夠脫離事件本身的輿論爆點:

比如頭條真的分走了足以讓百度感到焦慮的搜索份額嗎? 《百度搜索已死》中描述的“信息孤島”現象真的成為搜素引擎們的最大痛點了嗎?頭條悶聲建立的內容生態,已經足夠他們挑戰傳統巨頭了嗎?

當然這些問題都沒辦法用三言兩語簡單論證,也不是這次熱點才引發出來的思考,但你也能在巨大的關注熱度中看到互聯網人的一種釋放式的熱情:喪了這麼久的2019年,確實應該這麼熱熱鬧鬧地收尾了。

但這事兒能火,僅僅是因為人們愛湊熱鬧嗎?

顯然不是。尤其是當我們對整個事件進行“脫水”,你會發現整個事件不僅僅是一次“市場競爭糾紛”那麼簡單,其背後所包含的信息量幾乎足夠在中國互聯網的行業發展史上,留下一座里程碑。

首先拿掉百度和頭條這兩個品牌,整個事件可以“脫水”出這樣一個故事內核:新生產品想要快速成長,卻發現有先行者擋住了前進的道路,這讓他們決定利用法律的武器來捍衛自己的“正當權益”——很容易被理解為一個“新產品創業維權故事”。

而按照過往的案例來看,能火的“新產品創業維權的故事”,基本可以歸類為兩種公共情緒的寄託:

-人們通過對新生事物的推崇,來定義相關領域的運行標准或者准入門檻;

-人們通過對新生事物的推崇,來表達對現有解決方案的不滿,推動相關領域發生變革的進程。

那麼百度和頭條的爭議,適用於以上哪種情況?很遺憾,都不符合,甚至我們可以在百度身上找到中文搜索引擎中“排序不公”、“品牌保護”的源頭。比如早在2011年,央視就曾經進行過一次名為“競價排名的白與黑”的報導。

當時的狀況是,記者發現在百度進行“麥當勞”關鍵詞搜索時,結果頁面優先推薦的卻是“肯德基”的網站推廣結果,並以此為切入點批評百度使用他人的商標作為關鍵詞競價排名,涉嫌違法。

[评论]世道變好 從百度也“維權”開始 4

2016年5月的搜房網事件則更加直觀。搜房網CEO李忠在當時發布的那封著名的公開信中表示,如果想保證自己的產品正常顯示在搜索引擎的結果頁面,就不得不向保護繳納不菲的“保護費”,比如“搜房”關鍵詞的報價就是每年1000萬、“搜房網”為每年2500萬——則讓他直呼“沒花錢的資格,也買不起”。

[评论]世道變好 從百度也“維權”開始 5

也就是說,在這次的故事主線上,我們沒有看到新秩序的誕生、沒有新解決方案的形成、沒有新生事物帶給固有場景的變革,而是看到了一個大型的“雙標+護犢子現場”:“好看視頻”這個被寄予厚望的好孩子被欺負了,身為爸爸的百度必須要出口氣——哪怕打臉也再所不惜。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百度也有“反思”的權利,這種“護犢子”也能理解為百度開始知錯就改。但更有魔幻色彩的地方在於,經歷了年初由微信引發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大討論,實際上人們已經基本上形成了一個這樣的共識,並且是有利於B端的共識:

無論是即時通訊軟件、社交平台還是搜索引擎,作為一款企業開發的產品,優先服務於自有的生態體系、對內容進行一定的篩選本身也是一種正當權益,就像當年百度將百家號的搜索權重優先級調高相同,誰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基礎設施,本身無可厚非。

在這樣的前提下,百度的訴求到底是什麼呢?是聯想到前不久《路透社》那篇“字節跳動即將成為BAT新的B”所引發的一場高層嘴仗後,整個事件的背後故事,或許我們或許可以得到這樣一個答案:

這很有可能是百度在無數次“爭議後”的反思結果——一款新生的搜索引擎,能在短時間內就能觸動我們長期沉澱的核心產品?看來品牌效應正在失效,看來護城河已經失守,那麼我們也要進攻,用新的產品進攻——既然“好看視頻”這孩子不錯,那麼作為“爸爸”的百度就想想辦法幫牠“突圍”吧。

所以這件事雖然魔幻和熱鬧兼具,卻也在細品之後成為了2019年不可多得的正能量樣本,惡龍願意成為重新成為少年,有人願意發起這樣的挑戰,有人願意在這樣的挑戰中迎戰終歸是一件好事:

當百度這樣的巨人放下了身段,當頭條這樣的新貴保持銳氣,當行業巨頭將人們的注意力拉回“產品使命”和“社會分工”,開始遵從於行業共識展開公開形式的競爭,這不就是肉眼可見的“希望”嗎?

用更簡單的話來說,你已經多久沒有見到這樣硬核的“產品交鋒”了?往小了說,這樣的行業配得上更好的搜索產品。往大了說,行業需要這樣的“火藥味”。

最後再囉嗦一點

百度和頭條的這次紛爭最終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結局?其實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很理想的模板,那就是被無數人懷念的“3Q大戰”——網民們覺醒了隱私保護意識,產品功能大量從產業上游下沉,開發者邊界被進一步明確——那場大戰幾乎撥快了中文互聯網世界的一個時代,也是我們期待行業“火藥味”的原因。

不過3Q大戰也是有一個美中不足的地方,那就是“艱難的決定”本質上是以“用戶體驗”為代價去助推行業之間的博弈。雖然如今我們站在時間線上來看結局是好的,但無論如何用戶在那個過程中顯然也“越界”地承擔了不屬於自己的“職能”。

所以如今當我們看到了類似的一個開頭,有機會以正能量的姿態去重新回顧2019,也需要保持謹慎的心態來督促整個事件在完成的產業閉環中,發揮其最關鍵的價值,而不是在更開放的互聯網環境下演變成另外一場“強拉用戶參與”的大博弈。

這場爭議配得上一個完美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