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人人回歸社交,還有戲嗎?



先於微信推出,曾是校園社交的網紅平台,在 21 世紀 10
年代,人人網在校園社交領域可謂出盡風頭。後來,隨著人人網不斷“走偏”,社交屬性漸褪,長期虧損的人人網不得不進行出售,似乎標誌著人人網的落幕。不過,在經歷多年的掙扎之後,被出售後的人人網在近期被復活了,”人人
 App”被正式推出。

人人回歸社交,還有戲嗎? 1

人人重回社交市場

2019 年 12 月 30 日,被譽為“中國 Facebook”的人人網上線“人人 App”  1.1.0 公開測試版,對所有用戶開放測試。

從基本界面來看,人人 App 採用了人人網經典的藍白配色,功能設計延續了用戶熟悉的簡潔設計風格。除了還原了藍白配色,以前人人網的一些經典功能也得到了恢復,如用戶實名制、校園主頁、聊天(原站內信)等。

值得注意的是,人人App 還繼承了人人網從2005 年以來積累的2.4 億真實用戶的信息,用戶之間的真實社交關係,以及海量的歷史數據,包括超過70 億張圖片、百億級別的用戶狀態等都被得以保留,用戶可以通過登錄原有的賬號進行“考古”。

可能對於 95 後、00 後來說,人人網是較為陌生的存在,但在曾經,人人網可謂是大學生進行社交活動的“網紅”平台。

人人回歸社交,還有戲嗎? 2

人人網的前身是校內網,成立於 2005 年,於 2006 年被陳一舟收購,到 2007 年底,校內網已經擁有2200 所大學、超過 1800 萬的在校大學生用戶,980 萬活躍用戶。

2009 年,校內網改名為人人網;這意味著校內網走向了更廣闊的用戶市場。

2010 年底,人人網的註冊用戶超過1.7 億,活躍用戶也超過1 億,到了2012 年,人人網更是佔據大學生市場的75% 的份額,可以說,在校園市場中,再未曾有一款產品達到過曾經的人人網的高度。

人人與“社交”漸行漸遠

儘管人人網在大學生市場頗受歡迎,但陳一舟的野心並不止於此。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想要“更長遠、更加廣闊的發展前景和更偉大、更加延展性的品牌”。

於是,為了能夠增強自身的實力,在市場上獲取更多的用戶,人人網也開始了它在業務上的新嘗試,主要方向是遊戲、團購和視頻業務。

在遊戲方面,人人網成功研發了網頁版《盜墓筆記》、《亂世天下》等;在團購方面,人人網上線了團購業務“糯米網”;在視頻業務上,人人網在2011 年收購了56 視頻。

基於業務的多元性發展,人人網建立起了“社交+團購+領英+遊戲”的模式;也正是基於業務的多元化,使得人人網的社交屬性被削弱了許多。

到了 2011 年 5 月 4 日,人人網在紐交所掛牌上市。值得一提的是,也正是 2011 年,騰訊推出了“微信”。

上市之後,從財報數據來看,人人網多處於虧損狀態,一直持續到了 2014 年。由於團購、遊戲、視頻業務的持續虧損,人人網先後將糯米、56 視頻、人人遊戲出售。在經歷了業務上的失敗後,為了找到正確的盈利模式,人人網開始了長達幾年的戰略轉變。

在戰略轉變過程中,人人網的第一次嘗試是向互聯網金融進軍。在 2014-2015 年期間,人人網先後推出了“人人分期”和“人人理財”,聚焦校園金融。不過,這並未讓人人網從虧損的泥淖中解脫出來。

於是,人人網將目標投射在“直播業務”上。事實上,人人網自 2015 年就在直播上有所涉獵,到了 2017 年,人人網才更為明確了直播業務的發展——直播交友,甚至將整個平台都聚焦於此。但是,“all in 直播”這一實踐依然未能成功。

在經歷了互聯網金融和直播業務的失利後,此時的人人網已經不再是剛出道時期的“人人網”了,其社交屬性已被其它業務取代得所剩無幾。

後來,人人網還向二手車市場、區塊鏈方向作了嘗試,但依然是反響平平。在連續虧損且轉型失敗的情形下,2018 年 11 月 19 日,人人網以 2000 萬美元現金對價出售給多牛傳媒。

再次回歸社交圈,有戲嗎?

在收購人人網之後,多牛傳媒開始著手進行調整。 2019 年 10 月,多牛傳媒將人人網的社交網絡與直播分拆成兩個獨立業務:直播業務以“人人直播 App”單獨運營,社交網絡獨立成為全新的“人人 App”。經過一番調整,藉由“人人 App”,人人網再次回歸了其社交屬性。

不過,在社交領域已被幾近瓜分完畢的當下,人人 App 是否還能分得一杯羹呢?

人人回歸社交,還有戲嗎? 3

從中國報告網發布的“2019 年我國社交類APP 品牌力指數排名情況”來看,微信、QQ、微博、抖音、陌陌分列前五名;其中,微信、QQ 都屬於騰訊旗下的社交產品。不得不說,騰訊確為社交圈的老大。

不過,即便強大如騰訊,在社交領域也並非高枕無憂。在2019 年,騰訊就推出了多款社交產品,包括卡噗、貓呼、輕聊、回音、有記、朋友、歡遇、燈遇交友等,覆蓋了職場、校友、戀愛、興趣、生活記錄等場景。

可以說,騰訊在社交層面的進擊可以說是無孔不入了。

另外,想要在社交領域進擊的,不止騰訊。有媒體梳理髮現,僅僅在2019 年的前兩個月,就已經上線53 款社交軟件,其中包括王欣推出的“馬桶MT”,字節跳動發布的“多閃”,還有羅永浩一手帶紅並親自站台的“聊天寶”等。

不過,儘管有越來越多的社交類 App 推出,但始終未有能夠取代騰訊、QQ,亦或是大規模留存住用戶的產品。可見,社交類 App 想要在現有情形下跑馬圈地,實屬不易。

此番人人回歸社交領域,頗有“打情感牌”的意味,畢竟,對人人來說,留存用戶最快的方法,便是找回老用戶。

從宣傳語上看,人人App 的宣傳語定義為“記錄我的青春”;從內部功能上看,人人App 也保留了許多原有的人人網應用;並且,為了方便用戶找回賬號、密碼,人人App 不僅提供應用內找回,還提供人工申訴通道。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發稿,iOS 版的人人已經收穫約 3300 個評價,平均分為 4.1,衝上了 iOS 社交排行榜第一。

人人回歸社交,還有戲嗎? 4

不過,“人人 App”能走多久,僅僅留存老用戶是不足夠的,畢竟,一旦“情感牌”效應過了,人也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