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拜登(Biden)只有6票! 根據美國大選的規則,第一個獲得270票的候選人將贏得美國總統! 剛進入“選舉週”的第二天,拜登以264票的優勢領先。 目前,他已經成功贏得了密歇根州的兩個搖擺州(16個選舉人票)和威斯康星州(10個選舉人票)。 然後,如果他從內華達州再次獲得6票,拜登將直接向美國求婚。 新總統。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1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最新報告,拜登在內華達州的領先優勢已從7647票增加到11000票。

相反,特朗普再次失敗,他在佐治亞州的領先優勢降至10,000票。 最初希望使用賓夕法尼亞,北卡羅來納州和喬治亞州這三個主要州來“逆風而上”,但現在看來希望越來越渺茫。

屢屢失去權力的特朗普不能坐以待and,甚至昨晚在Twitter上發誓要停止點票。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2

但是,無論特朗普的舉止如何,拜登贏得美國總統的趨勢似乎都是不可逆轉的。

實際上,這次美國大選沒有任何懸念。 選舉開始前很久,輿論開始湧向拜登。 這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尤其明顯。

最近,紐約城市大學的統計物理學家Hernan Makse博士還使用AI和大數據技術分析了人們在社交平台上的觀點,從而初步預測了此次選舉的勝利者。

結果就是每個人都期望的。

人工智能:拜登渴望成為美國總統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將擊敗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並成為下一任新總統。

這是Makse開發的AI模型得出的結論。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3

在最近接受媒體採訪時,馬克塞說:“我們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收集了10億條推文和大量公眾意見,然後將這些數據輸入到AI模型中以獲得預測結果。”

據了解,Makse已經在2016年美國大选和2019年阿根廷大選期間開始了這項AI研究。 當前對2020年美國大選的預測基於上次美國大選收集的2億條推文和本次收集的8億條推文。

根據Makse的說法,考慮到每次總統選舉,都會有大量人在社交平台上表達意見,他們開始使用此信息來訓練機器學習模型來提前預測選舉的獲勝者。

具體來說,他們訓練了神經網絡以使用AI模型來預測社交平台上每個公民的意見。 有了這些信息,我們可以使用大數據分析來預測最終選舉結果。

但是,需要強調的是,這種AI與大數據預測方法的結合也有明顯的局限性。 馬克塞說,“該模型尚未完全準備好準確預測選舉結果。” 在這方面,他還解釋了兩個因素:

一是存在抽樣偏差。 預測數據主要來自Twitter。 但是,這一點也客觀存在,因為即使對美國2千萬人口進行了調查,抽樣也總是有偏差的。 另外,如果您不對推文的內容執行語義分析,而僅對推文的內容進行計數,則也會顯著影響最終準確性。

第二是選民投票率的偏差。 也就是說,不可能確切知道實際上有多少人參加了投票。

這兩個變量對於AI預測的準確性非常重要。 馬克塞說,基於這兩點,我們目前正在使用以前選舉和這次選舉的數據來嘗試校準AI模型。 同時,他還強調

儘管拜登是此次選舉的熱門候選人,但AI尚未準備好獲得準確的預測結果。 但是,根據當前的AI模型,拜登無疑是贏家。

社交網絡影響美國大選

使用AI預測選舉結果的研究團隊遠不止這個。

但是,幾乎所有團隊都將其數據收集渠道集中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尤其是Twitter。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4

據了解,格拉納達大學科學家創建的AI預測系統使用Twitter數據來驗證2016年美國大選的獲勝者。

換句話說,AI證實了特朗普通過推特擊敗希拉里·克林頓贏得美國大選的事實。

根據研究人員的說法,他們在Twitter上收集了涉及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大量政治話題和帖子,然後將這些數據用於AI分析。 事實證明,就情感分析而言,美國社會對希拉里的憤怒遠勝於特朗普。 此外,特朗普與“信任”情緒更緊密相關。 這意味著大多數在Twitter上發布推文的用戶都信任並支持特朗普,這是最終的選舉結果。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5

如果這次選舉也符合AI的預測,那麼拜登將贏得最後的勝利,這是否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Twitter等社交網絡可能會影響美國大選?

作為回應,施瓦茨教授給出了肯定的回答,說:

儘管我們的研究並未證明Twitter等其他社交媒體平台可能產生的影響,也沒有討論國際政治干預或誤導性信息的潛在作用,但我們發現社交媒體確實可以影響選舉結果。

實際上,自2016年大選以來,美國流行一句話:社交平台Twitter幫助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贏得了美國總統。 特朗普本人在最近的一次總統採訪中說:“如果沒有社交媒體,我就不會在這裡。”

最近,施瓦茲教授的博科尼大學大學(博科尼大學大學)與托馬斯·藤原(Thomas Fujiwara)和普林斯頓大學(卡爾斯滕·穆勒)一起對社交網絡與美國大選之間的關係進行了調查。

他們發現,除了社交媒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選舉結果之外,Twitter還可能使唐納德·特朗普處於不利地位。

Schwarz教授說:如果一個縣的Twitter用戶數量增加一倍,特朗普的投票率將下降約2%。

得出此結論的原因是,數據分析發現,使用Twitter的大多數用戶是生活在城市地區的年輕且受過良好教育的自由主義者,而特朗普的大多數支持者來自農村地區,或者未受過大學教育的老年人是其中之一。最不可能使用社交媒體。

討論:拜登是最佳人選嗎?

迄今為止,拜登贏得了超過7100萬張選票,可以說創造了歷史新高。

但是對於支持者來說,拜登真的是美國總統的最佳人選嗎?

人工智能預測這次美國大選將放棄特朗普 6

最近,編輯發現社交網絡上有一句俗語:2020年美國大選實際上只是特朗普的單人秀。 大多數人認為投票給特朗普意味著對特朗普及其政策的信任或認可。

拜登投票的很大一部分不是由於拜登及其政策的信任和批准,而是由於對特朗普的不信任,不贊成甚至不喜歡。

你覺得這怎麼樣? 歡迎在評論部分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