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AI企業扎堆赴港IPO


“如果融資鏈條斷了,能活幾年?”


文 | 《財經》記者 向雪

編輯 | 王小

四年前,遠毅資本合夥人楊瑞榮投資了剛成立不久的數坤科技。那時,這家醫療AI企業只有毛新生和馬春娥夫妻倆,以及一份計劃書。

“哪怕比其他天使專案貴,我也覺得值。”楊瑞榮敢於如此早期地投資一家醫療AI企業,一方面看好行業的未來,另一方面是對前IBM首席科學家毛新生的認可。

這是2017年醫療AI融資的一個縮影。

一位行業從業者曾笑稱,之前,醫療AI領域的大部分公司主要通過使用公開資料集對公開模型進行調參,便能形成一個模型進行融資,“不過,靠融資講故事的時代過去了”。

很快到了2021年,以數坤科技、科亞醫療、鷹瞳科技、推想科技等為代表的醫療AI企業站在了IPO的門口,先後遞表港交所。

10月20日,推想科技相關人士告訴《財經》記者,他們預計一個月左右就會通過聆訊。而比推想科技早一步遞表的鷹瞳科技已通過港交所聆訊,進入上市倒計時。

科亞醫療是最早遞表港交所的醫療AI企業,本有望成為行業第一股,但《財經》記者從港交所批露易發現,科亞醫療的上市申請已失效。按照港交所規定,由申請日期起6個月內未獲批准、被髮回、被拒或已自行撤回的IPO申請,都會被列入“失效”狀態。後續若要繼續推進上市流程,需重新提交招股書。

上述四家企業的成立時間最早距今不過五六年的時間,均尚未自我造血,處於虧損狀態,近兩年年虧損額幾千萬元到幾億元不等,年營收均不足億元,年營收最低的要數科亞醫療2020年的業績,不足百萬,只有70.9萬元。

“醫療AI行業還處於嬰幼兒期。”長征醫院醫學影像與醫學科主任劉士遠近日在公開場合表示。

屯“糧”

“如果融資鏈條斷了,能活幾年?”上述推想科技相關人士坦白告訴《財經》記者,在完全自我造血之前,資金的儲備,外部輸血很重要。

2020年,推想科技年營收2770.2萬元。上述推想科技相關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他們一套伺服器+軟體售賣給醫院的價格在100萬元左右,按此計算,也就意味著一年下來也只售賣出200多套,2019年則更少,不能完全覆蓋企業運營的各項成本 。數坤和鷹瞳的年營收也不足億元,處於虧損狀態。

與傳統醫療醫藥行業單一企業、單一品類動輒都能創造數億營收相比,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估計,2020年中國AI 醫療器械市場規模不過才近3億元規模。



“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量還沒起來。”上述推想科技相關人士也調侃自己所屬行業還處於幼兒園階段,市場還需要教育。

延伸閱讀  深網|西瓜與B站的中視訊之戰

這些企業真的做好了上市準備嗎?

這一行業興起於2014年左右。鷹瞳科技成立時間最早,2015年9月,那時候還名叫Airdoc,2020年12月更名為鷹瞳科技,推想科技和科亞醫療都是成立於2016年,數坤科技較晚,成立於2017年。

這些醫療AI企業一出生就喊出,要為中國醫療降本增效、提高中國醫療均質化的口號。

最明顯的是在影像科的應用。以肺部CT影象為例,一個病人肺部CT影象少則200幅,多則上千幅。按平均每人500幅,三甲醫院一天100個病人左右,共計5萬幅影象。如果200個病人,就是10萬幅,醫生要看這麼多影象,視覺易疲勞,漏診的機率高。“通過對醫療AI產品的使用,對於漏診率的降低和醫生工作效率的提升都有所改善。”華東一家三甲醫院的影像科醫生曾說。

醫學影像AI雖然在早年是投資相當火熱的領域。但“很多時候,他們裝置還在我們醫院,公司卻沒了” 。北方一家三甲醫院放射科副主任在2019年一場行業活動中感嘆道。

鷹瞳科技在招股說明書中稱,自成立以來,公司已產生重大淨虧損,且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繼續產生虧損。公司還有可能需要尋求額外融資,為未來的運營提供資金。

這個行業不僅需要大量的前期資本開支,而且管線產品無法取得監管批准,或者根本不具有商業化的可行性,這些都被認為是潛在風險。

科亞醫療銷售總經理王凱的觀點如出一轍,這一行需要長期的資金投入,並不是從國外引進一個產品或技術,就可以開始售賣了,對於新事物,市場沒有那麼容易接受,“如果沒有母公司或外部投資,公司撐不了一個月”。

天眼查資料顯示,科亞醫療一共完成六輪融資,僅2020年一年就完成五輪融資,已披露融資金額超7.5億元。

然而,投資機構往往會與企業簽訂投資協議,到了年限,投資機構就要退出,再加上醫療AI軟體企業無固定資產,沒有任何抵押物,銀行也不會給這類企業貸款,“辦公樓是租的,電腦折舊又不值錢”。上述推想科技相關人士透露。

背靠“大樹”的科亞醫療的情況不同,其上市前的股東架構中,控股股東崑崙萬維董事長周亞輝持有43.21%的股份。周亞輝以遊戲起家,數次登上富豪榜單,包括《2020新財富500富人榜》《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等。

科亞醫療的投資人、約印醫療基金合夥人熊水柔曾向《財經》記者透露,以前科亞的融資都沒有對外,不需要對外融資,“他們的創始人是周亞輝,自身就是富豪榜上的人物。約印能夠投資進去,也是因為聊完之後覺得我們比較專業,再加上我們投了很多專案,可以互相幫忙”。

不過,對其他一些醫療AI企業,則認為抓住上市機會,打通二級市場的融資渠道,且自己開始商業化,開始逐漸有造血能力,這樣才能讓企業能夠往下活下去,滾動發展。

擔心“餓死”

被“餓死”的醫療AI企業,早有先例。

多位業內人士透露,圖瑪深維於2019年左右資金鍊斷裂,“餓死了”。《財經》記者通過企查查查詢,該公司已被貼上經營異常標籤。

圖瑪深維成立於2016年,曾獲經緯中國、真格基金、軟銀中國等的投資。企查查資料顯示,2017年,圖瑪深維已經是一家B輪企業,與如今將等待上市的推想科技和鷹瞳科技處於同一發展階段,那時候數坤科技才剛剛成立。

2018年,圖瑪深維還在北京釋出了胸部X線、乳腺鉬靶、腦卒中CT和肝臟CT智慧診斷系統等四款智慧新品。

巧的是,同年,依圖醫療也在北京開了一個釋出會,宣佈啟動“AI防癌地圖”專案。五年的專案還未完成,2021年依圖醫療自己卻先消失了。

依圖醫療原計劃在未來五年內投入一億元專案資金,聯合數百家醫療機構,覆蓋19個省市自治區,以AI應用提升醫療機構服務供給能力。然而,出師未捷身先死。

一位業內高管在2020年末對《財經》記者透露,依圖醫療團隊約百餘人,近半為系統研發人員,至於銷售人員,幾乎都“裁完了”。沒過幾個月 ,依圖醫療被爆出被同行深睿醫療收購。至於此次收購細節、具體的金額以及後續的業務走向,深睿醫療告訴《財經》記者,最近會發出官方宣告。

延伸閱讀  美做空機構質疑FF割韭菜,賈躍亭回懟:無稽之談!

2019年,像是一個轉折點。那年融資的數量趕不上往年了,行業活躍度有所下降。據億歐智庫不完全統計,2017年獲得融資的醫療人工智慧企業49家,2018年41家,2019年1月—5月只有10家。

一位業內人士的感受是,“現在真正在行業裡活躍的公司已經不是很多了”。

拐點:一張證書

如果依圖醫療和圖瑪深維能再撐一撐,結局或許有所不同。

在2020年之前,熊水柔一直在關注醫療AI,但並沒有投資,他有更多的擔憂,“有很多所謂的醫療AI企業只是打著AI的幌子,售賣一些系統整合、智慧醫院的解決方案,不是純粹的人工智慧”。

熊水柔沒有想清楚這一賽道的商業模式,認為風險很大,“我們看了很多,發現了幾個問題,第一沒有商業模式;第二跟臨床還有挺遠的距離,臨床不能認可,都是做科研,收入也是科研的收入,一直在燒錢,估值很貴;第三,退出也沒有明顯的退出邏輯”。

所以,熊水柔很猶豫,再加上醫療基金較為保守,一直沒出手。但到了2020年,他投資了科亞醫療,這時的投資偏後期,承擔著比早期投資更高的估值,更貴,但在他看來,“行業已經成熟一段時間了”。

如果說2019年是行業的沉寂期,那麼2020年可以說是醫療AI行業的一個拐點,漸趨成熟,其標誌與一張證書不無關係。

2020年1月15日,彼時新冠疫情還未暴發,但醫療AI行業先被擲下一枚驚雷,國家藥監局發出國內第一張醫療AI三類醫療器械證,花落科亞醫療“冠脈血流儲備分數計算軟體產品”。

這等於拿到了市場準入的一張“入場券”,意味著醫療AI產品效能趨於穩定,符合上市要求。

2017年9月,原國家食藥監總局釋出新版《醫療器械分類目錄》,根據最新的分類規定,若診斷軟體通過演算法,提供診斷建議,僅有輔助診斷功能,不直接給出診斷結論,則申報二類醫療器械。如果對病變部位進行自動識別,並提供明確診斷提示,則按照第三類醫療器械管理。

相較而言,“三類證”產品的商業價值高於“二類證”,獲批“三類證”是醫療AI大規模商業化的拐點,這成為行業內不少人的共識。

距離“第一證”已經過去一年有餘,國家藥監局對於合規的醫療AI產品審批開始加速。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和國家藥監局資料,截至2021年8月12日,國內已有16款第三類AI醫療器械獲批。

監管認可,為後續企業的上市奠定了基礎。此次申請上市的四家企業均有“三類證”產品獲批,推想科技集中在肺部,科亞醫療和數坤集中在心腦血管病,鷹瞳科技則聚焦在眼底病變。


資料來源: 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國家藥監局

內卷

拿證只是商業化的開始,市場競爭才剛剛吹哨。

劉士遠在今年10月的一個行業活動上,提到行業“內卷”,“選擇哪個產品切入是非常關鍵的,為什麼大家都選肺結節,是因為在黑紙上找白點,相對來說難度低”。他認為,僅有肺結節不行,企業之間的碰撞會很厲害,要有自己的拳頭產品,選擇自己的方向。

準備上市的四家,均有自己的拳頭產品。但從研管線來看,正在往外橫向擴充套件和縱向擴充套件的過程中,大家還在想從他方擅長的領域也分一杯羹。

推想科技是以肺結節起家,現在正在拓展乳腺癌、肝癌、結核病、冠心病、腦卒中、骨折等領域。而其中冠心病領域的冠脈CTA和CT-FFR,分別是數坤科技和科亞醫療的看家產品,數坤科技也將手伸向了肺結節和肺炎,同時,科亞醫療也建成腦卒中、肺部等產品或在研產品組成的全面組合。

延伸閱讀  科沃斯:發行可轉債申請獲證監會稽覈通過

這三家的產品線不僅交叉,落地的主要場景都是醫院,勢必引發競爭。

鷹瞳科技稍有不同,聚焦細分領域,以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篩查起家,後續的在研管線均圍繞視網膜影像識別展開,落地場景不只是醫院,還包括社羣診所、體檢中心、保險公司、視光中心及藥房等。

即便早一步獲得“三類證”,一位醫療AI研究人員告訴《財經》記者,那只是達到了及格線,如果再去爭優秀,還要從產品適用範圍,以及產品主要技術指標等方面去衡量,主要看準確率、召回率、假陽率、漏診率和效率等。

市場上將免不了一場廝殺,而殺出重圍的彈藥尤為重要。“如果你不上市,別人上市之後,拉開的都是十倍的距離,如果自己造血,沒有辦法完全養活自己的話,很容易就會被快速拋棄”。上述推想科技相關人士告訴《財經》記者。

商業化的號角剛剛吹響,要不要上市、是否準備好或許並不是選擇題,有機會硬著頭皮可能也得去試一試。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