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轉型遭遇電力缺口:“用電減排兩不誤”何以實現?


9月中旬以來,江蘇、雲南、浙江、山東、湖南、遼寧、吉林、黑龍江等20多個省份相繼啟動“有序用電”。東北三省的情況更嚴重一些,突發性限電攪亂市民日常,市民反映稱,“無法提前預判,毫無準備就突然停電”。

9月28日,自然資源保護協會(NRDC)中國氣候變化與能源專案主任林明徹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分析稱,本次大範圍“限電”與過去由於電力裝機不足造成的“缺電”現象並不相同。此次限電,有些地區與國家能源消費“雙控”考核、防止產能過剩有關,有些地區與煤炭價格上升、電煤供應困難有關。整體上看,“十四五”時期區域性地區可能存在季節性的短時電力缺口,但是全國大規模、大範圍的缺電不會發生。

一位接近官方的能源專家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也表示,缺電、限電不會成為常態。他分析稱,再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隨著廣東等南方地區的氣溫降下來後,用電緊張局面就會緩解,另外今年新建的一些新能源專案也將很快發揮作用。

“雖然‘拉閘限電’問題的出現對能源轉型帶來一些波動,但從另一角度看,鑑於電煤供應不足、價格不穩定,藉此可大幅促進新能源專案的上馬。另外,抽水蓄能電站堵點已經打通,今年抽水蓄能電站正大規模建設,今後可推進燃煤機組調峰改造,支撐可再生能源電力接入,並提高燃煤電廠的盈利性,針對燃煤電廠施行上網電價峰谷價差,使燃煤電廠在缺電的時候按照波動價格上網。很快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電力短缺的問題。”上述能源專家說。

高溫“加持”,電量負荷雙增長

經濟大省廣東正遭遇缺電窘境。進入9月份,受多種因素疊加影響,電力供需形勢面臨著新的考驗和挑戰。以廣東為例,9月上旬以來,在副熱帶高壓、“康森”“燦都”雙颱風影響下,廣東持續高溫乾旱,全省平均最高氣溫達34.4攝氏度,比常年同期偏高2.2攝氏度。“燒烤”模式下,廣東省用電需求不斷攀升,截至9月23日,全省統調最高負荷需求達1.41億千瓦,比去年最高負荷增長11%,負荷已七創歷史新高。

作為典型的氣溫“敏感”型地區,廣東在31-37攝氏度之間,氣溫每升高一度,電力負荷便將提高200-300萬千瓦。

與此同時,今年以來,廣東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成效持續顯現,省內電力需求保持高速增長。中國電力聯合會官網顯示,目前正是“金九銀十”訂單高峰期,尤其是二產、三產用電需求持續旺盛。1-8月全省全社會用電量5252.7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7.33%,其中二產、三產用電量分別增長18.30%和23.13%,從兩年平均增速看,分別增長7.83%和11.08%。

受一次能源供應、燃料價格以及機組長期頂峰發電裝置存在缺陷等因素影響,廣東省內機組發電能力有限,當前電力供應形勢緊張,廣東多地工業企業開啟“開三停四”甚至“開二停五”的錯峰用電模式。

電煤緊俏,煤電廠發電意願不足

今年以來,電煤供給緊俏,煤價高位上漲。多位專家認為,煤電廠發電意願不足,是此輪電力供應緊張的主要原因。9月27日,中國電煤採購價格指數(CECI)編制辦公室釋出的《CECI指數分析週報》(簡稱《週報》)顯示,CECI曹妃甸指數(日)、CECI沿海指數(周)現貨成交價高位上漲,CECI進口指數到岸綜合標煤單價高位上漲。

延伸閱讀  藍思科技:擬回購不低於3億元且不超過5億元公司股份

東北地區電網系統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東北三省出現拉閘限電的直接原因是煤價高漲、成本嚴重倒掛導致當地火電企業普遍虧損,電廠既缺煤、發電意願也不高。加上東北地區工業負載偏少,還要保持部分電力外送,導致限電波及民生。

上述能源專家分析:“東北地區電力供應以煤電為主,由於煤炭價格太高,電廠發電意願不足,假如不開機一天罰款100萬,但開機一天是要損失300萬,那電廠寧可罰款100萬也要停機,所以煤炭價格高漲對東北的影響是比較大的。”

《週報》顯示,受中秋節放假和部分省市實施錯峰用電政策等多重因素影響,耗煤量環比下降,但仍明顯高於上年同期,尤其廣東等南方地區仍持續高溫,一定程度增加用電需求。為確保冬季用煤安全,電力企業在大幅虧損情況之下,不計成本持續加大市場採購,庫存繼續緩慢提升。電廠剛需採購對價格仍處被動接受狀態,煤價繼續高位上漲。

為保障國家出臺的一系列能源保供穩價措施落實落地、取得成效,近期,國家發展改革委、能源局聯合派出督導組赴相關重點省份和企業、港口開展能源保供穩價工作督導,推動發電供熱用煤中長期合同全覆蓋落實,開展電煤中長期合同履約情況檢查及監管等一系列工作,以期儘快有效提高電煤供應量,確保冬季供熱發電用煤安全。

截至發稿時,多省官方均明確表態以保民生為底線,全力以赴保障電力供應。國家電網在9月28日召開的保障供電緊急電視電話會議上也表示,要把電力保供工作作為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政治任務,上下齊心、全力應對,堅決守住大電網安全生命線和民生用電底線。

高耗能耗電企業未精準識別,“一刀切”停限電政策波及民生

針對多省份發生的“拉閘限電”問題,華北電力大學國家能源發展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王鵬撰文指出,全國停限電有兩大主要原因,一是電煤產量不足、價格高企,發電企業無處買、無力買,導致電力供需失衡;二是地方應對能源“雙控”,面向特定行業企業,以停限電為實施手段採取限產措施。較多省份是前者,浙江、江蘇是後者。


8月中旬,國家發改委對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做出的測評“晴雨表”顯示,部分地區能耗強度不降反升,形勢十分嚴峻的9省區被列為一級預警。隨後,一些地區開始“命令式”停產,要求高耗能產業停限產甚至拉閘限電。

“能耗雙控”目標考核對地方壓力較大,但這是能源結構轉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經之路。能源基金會低碳轉型兼戰略規劃專案主任傅莎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說,“我們之前在某省區調研時發現,2018年以來當地大量上馬‘兩高’專案,導致‘能耗雙控’不降反升,但GDP基本上沒漲。地方疑惑為什麼上了這麼多專案,GDP上不去?癥結就在於傳統的發展模式已經不太行了。如果‘兩高’產業再這麼上馬,‘十四五’或將增加10億噸的能源消耗,過剩產能也會特別大,又將面臨新一輪的供給側改革。”

國家對“兩高”專案的態度明確,9月27日,國家發改委就近期印發的《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答記者問時強調,堅決遏制“兩高”專案盲目發展,成為能耗“雙控”和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當務之急和重中之重。通過堅決遏制“兩高”專案盲目發展,倒逼地方轉方式、調結構,騰出用能空間,這也是增加能源消費總量管理彈性的重要手段。

即便在此次電力短缺,部分企業在遭遇停產限產、“拉閘限電”的情況下,國家電網的態度也非常明朗:既要積極配合政府完善有序用電方案並推動落實,引導使用者合理錯峰避峰,也要嚴控高耗能高汙染行業用電。

延伸閱讀  前三季度整體業績超20% 浦銀安盛權益基金中長期排名靠前

但高耗能高耗電的企業識別不夠精準,一些地方的限電政策出臺波及民生。傅莎對此表示,民生用電佔比並不高,高耗能的產業中,黑色、有色、建材、化工等加起來約佔工業耗電的50%,一些企業如果能有序實現錯峰用電,缺電問題也不至於嚴重到影響民生。“此輪電力短缺雖然和能源‘雙控’工作關聯不大,但卻是一個很好的識別篩選和制定高耗能高耗電企業有序管理方案的契機。藉此機會地方政府完全可以對企業的耗能情況做一次排序,制定一些區別對待的政策。”

早在2017年1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在《關於開展重點用能單位“百千萬”行動有關事項的通知》(發改環資〔2017〕1909號)中就規定,各省級政府管理節能工作的部門會同有關部門,每年7月底前完成本地區“百家”企業上一年度“雙控”目標責任評價考核,將考核結果報送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發展改革委會同有關部門,複核各地區報送的“百家”企業上一年度“雙控”目標責任評價考核結果並向社會公佈。

上海市閔行區青悅環保資訊科技服務中心(簡稱“上海青悅”)針對上述要求的調研結果顯示,截至2021年9月27日,全國32個地區(除港澳臺,含新疆建設兵團)2018年度考核結果僅有9個地區主動公開,2019年度考核結果僅有11個地區主動公開,公開率約三分之一。2020年度考核結果,目前僅有3個地區已公開,分別為福建、河北和天津。

上海青悅負責人劉春蕾向澎湃新聞表示,“雙控”目標的實現,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目前,東北部分地區正面臨中供電緊張的局面,更應該引起政府對於重點用能單位“雙控”的重視。特別是遇到“拉閘限電”這種不得不採取的措施的時候,建議相關部門應根據重點用能企業考核情況,進行更精準有效調控,切忌“一刀切”。

“用電減排兩不誤”何以實現?

電力能源事關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同時也是實現我國能源結構優化與“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主力軍。現階段,我國電力供應結構和電能消費方式出現新的變化,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正在構建。“十四五”是我國能源轉型的關鍵期,該怎樣實現“用電減排兩不誤”?

NRDC中國氣候變化與能源專案主任林明徹表示,根據6月份NRDC和華北電力大學合作釋出的最新報告,煤電保持現有裝機水平,可以實現“用電減排兩不誤”,不會影響“雙碳‘目標的實現。

他建議,對於區域性的短時電力缺口,可以通過有效利用現有煤電產能、充分挖掘需求側潛力、優化電網排程等方式應對。對由“雙控”問題而限電的地區,建議不採取“一刀切”的拉閘限電方式,應該以控碳替代控能,加大企業節能增效力度和可再生能源利用的比重;對於由電力供應不足造成限電的地區,還是需要改變“市場煤+限價電”的機制,予以煤電一定盈利空間,特別在靈活性調峰上給予合理的補償,長遠看需要加快多能互補型清潔能源的建設,大力發展儲能,優化跨區電力輸送以及採用分散式與集中式相結合的用能方式以解決電力缺口,同時,加強需求側精細化管理,優化電網排程,深挖需求響應潛力,提前規劃做好有序用電。

傅莎認為,隨著新能源發電佔比的提高和新型電力系統建設的推進,“十四五”部分割槽域部分時間電力系統出現風險的概率會上升,需要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發揮市場和價格訊號的調節作用,提高電力系統的執行能力,相應的靈活性負荷要跟上,電網的風險預測能力要跟上,電網靈活調整的能力也要上去,避免行政主導的非常規的“一刀切”式的應對方案。

“這次‘拉閘限電’事件並不一定是件壞事,從另外的角度看,一些高耗能的企業暴露出來後,能夠引導這些企業更好的綠色改造、轉型,引導地方綠色高質量的發展。”上述能源專家認為,短時的電力短缺不會動搖國家能源轉型的決心,今年對於能源轉型有幾個重要訊號,第一是峰谷電價差打通,解決了新能源的波動性問題;第二是在17個省份試點的綠電交易,能夠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優化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第三是近期發改委印發的《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明確提出在地方能源消費總量考核中,對超額消納可再生能源電量的地區按規定抵扣相關能耗量,形成政策組合拳,進一步激勵可再生能源發展和消納。這些政策的組合拳對於能源轉型非常有利。

他建議,今後可推進燃煤機組調峰改造,支撐可再生能源電力接入,並提高燃煤電廠的盈利性。針對燃煤電廠施行上網電價峰谷價差,使燃煤電廠在缺電的時候按照波動價格上網。很快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電力短缺的問題。

延伸閱讀  靴子落地!美聯儲宣佈實施Taper,如何影響資本市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