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疫情期間,在線教育借人們少出門的“東風”,踩下了進入市場的的油門,迅速佔據人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然而,針對在線教育平台的投訴也不時發生。學而思擅自更改課程上課形式、潭州教育用所謂的免息貸款誘導消費者購買課程、七彩熊繪本App學費返現變返課……一時間,成為消費紅人的在線教育行業,也要開始面對自身經營發展所暴露出的問題和缺憾。

而對於上述消費者投訴的問題,《消費者報導》也撥打了相關在線教育公司的聯繫電話並發送採訪函,不過截止至發稿前均未得到回复。

教育,是一個神聖的事業。不過,隨著在線教育加入教育行業的混戰,無論是在線教育還是線下教育,這些企業無一不面臨著激烈的競爭,教育行業的修羅場出現各種難以置信的獲利手段。優質教育資源的分配不平衡,也助長一些打著教育旗號的企業,用誘導貸款、學費返現等手段吸引客源。

在線教育存在哪些典型的“套路”?部分在線教育為何遠離育人的初衷,大肆利用商業手段斂財? 《消費者報導》將對此進行深入的探討。

面授課變在線課,退款按網課退

隨著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一些在線教育平台也同時大力佈局線下課程的發展,學而思就是其中一員。

1月19日,深圳的宋先生在學而思App為孩子購買了初三數學寒假班面授課程,花費1810元。由於付款多日後仍未收到上課通知,宋先生便登錄App查看,發現面授課程已經變成價值1790元的在線課程。 “我查了一下手機,沒有收到任何更改上課形式的通知。”宋先生告訴《消費者報導》。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1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2

面授課變為在線課

宋先生表示,他理解因為疫情將面授課程改成在線課程,但是應該及時通知用戶。由於擔心孩子在網絡上上課效果不佳,也擔心課程內容可能存在出入,宋先生選擇退款。 “面授課可能一個老師教幾十個學生,網絡課有可能一個老師教幾百個學生。”宋先生說道。

2月初,宋先生收到退款,不過只收到1790元的退款,而不是購買課程時花費的1810元。宋先生認為:“課程改為網課不是我自己的意願,學而思應該全額退款。”經過與學而思的多日交涉,宋先生終於在2月24日收到剩餘的20元退款。

面授課變網課是否因疫情所致?宋先生的遭遇是否普遍現象?帶著這些問題,《消費者報導》多次撥打學而思的客服電話,但是均無人接聽。 《消費者報導》也發函至北京學而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進行問詢,不過截至發稿前,並未收到任何回复。

免息貸款交學費?不存在的

隨著在線教育行業競爭的日趨激烈,加上消費者受教育需求的日益增加,部分在線教育企業開始用免息貸款、代付利息等手段吸引客源,消費者不僅往往學習不到知識,還可能遭受財產的損失。

2018年8月,張女士參與了潭州教育的試聽課活動,發現課程質量較好,加上客服人員聲稱可以免息貸款交納學費,張女士便購買了在線教育平台潭州教育的日系插畫師課程,包括初級、進階和高級課程,學費為7480元。根據培訓合同,張女士可以通過第三方平台進行貸款,分18期貸款還清學費。合同顯示,潭州教育實際將到賬6582.4元,而897.6元的利息則由潭州教育承擔。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3

7480元的學費分18期貸款歸還,897.6元的利息由潭州教育承擔

不過,從張女士提供的貸款記錄來看,張女士每個月還款415.56元,18期共還款7480元左右。為此,張女士認為:“潭州教育號稱無息貸款,但是學費其實已經包含了貸款利息,實際上7480元都是我自己承擔,這不是在玩文字遊戲嗎?”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4

張女士的還款記錄顯示本金和利息均由自己承擔

在上完初級和進階課程共33節課後,張女士提出不再上高級課程,並要求退回剩餘學費,潭州教育客服人員表示公司實際只收到6872.16元,退款金額為6872.16元減去已使用的課程費用,而並非在張女士支付的7480元學費的基礎上進行扣減,張女士因此實際獲得退款金額僅為2282元左右。最終,800多元的利息也將由張女士自己承擔。

無獨有偶,許女士也對潭州教育的課程質量表達不滿。 2017年2月,許女士通過花唄支付8080元購買了潭州教育的遊戲美術設計課程。在潭州教育的官方網站,該公司聲稱與南開大學等名校建立合作關係,提供優質師資。然而,許女士表示,自己上課時曾多次遇到老師說髒話的情況,課程質量並未達不到預期。

從上述案例可見,潭州教育宣傳的免息貸款,實際上是將利息包含在實際學費之中。表面上,消費者只需交納學費,並不需要承擔貸款利息。實際上,貸款的本金和利息均由消費者承擔,所謂的無息貸款很可能只是“文字遊戲”。

針對消費者的投訴,《消費者報導》撥打了湖南潭州教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聯繫電話,對方表示會有專人與本刊聯繫。 《消費者報導》同時發函至湖南潭州教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不過均未得到回复。

屢被消費者投訴的潭州教育究竟為何方神聖?官方資料顯示,潭州教育於2007年進入在線教育行業,2015年正式註冊成為湖南潭州教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覆蓋互聯網、設計創作、外語等線上課程業務的在線教育平台。

2018年2月,潭州教育完成6300萬元的A輪融資。 2019年11月,潭州教育完成B輪融資,具體金額並未向外透露。 2019年1月,潭州教育聲稱營業額突破4.6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73%。

然而,這家可謂如日中天的在線教育企業,卻屢屢成為消費者投訴的對象。從其經營行為來看,潭州教育並非單純地依賴教育資源的買賣交易,而是通過為第三方貸款平台引入客流,自己也從中獲得資金收益,而這也是吸引消費者購買高價課程的主要手段之一。

返現只獲得課程家長直呼“被騙”

除了所謂的免息貸款以外,號稱學費返現的營銷手段也充斥在線上教育市場之中。

今年1月初,穆女士在七彩熊繪本App購買了價值488元、期限為5年的VIP會員服務,並參加了該App的0元打卡全額返現活動。連續打卡306天后,用戶就可以獲得學費返現。

2月17日,在完成打卡45天后,穆女士發現該App推出了一個“打卡0元學”提前返活動,該活動打出“提前返現528元”的旗號,聲稱用戶只要支付1分錢,就可以提前返現,同時獲得價值528元的劍橋外教動畫英語課66節。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5

七彩熊繪本App的1分錢提前返現活動

面對如此誘人的活動,穆女士選擇參與其中。 “我以為給1分錢就能提前返現,還能免費獲得課程。”穆女士告訴《消費者報導》。然而,付錢後,穆女士只收到價值528元的劍橋動畫英語課程,並未獲得現金返現。

《消費者報導》查看了該活動規則,其中第5條內容為“成功參與提前返現的用戶,不支持退款且‘打卡0元學’活動相當於完成兌現”。換言之,參加了提前返現的穆女士,已經失去了學費返現的資格。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6

參加1分錢返現後,就會失去現金返現資格

實際上,穆女士的遭遇並非個案。在新浪微博、黑貓投訴等平台上均有網友投訴七彩熊繪本App的提前返現活動存在虛假宣傳、誤導和欺騙消費者的行為,受害者購買VIP會員的金額從358元至488元不等。在大量的投訴聲之下,七彩熊繪本App也在蘋果應用商店和華為應用市場等平台下架。

2月22日,微信公眾號“七彩熊英語繪本”發布《“1分錢提前返”活動調整告知書》,指出“所有2月23日前參加活動的用戶都會被調整為活動上線前“打卡0元學”的活動狀態,支付的1分錢也將會安排退回。”另外,用戶可以自主選擇“返課”或者“打卡返現”。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7

七彩熊繪本App對提前返現活動作出調整

去年10月21日,“七彩熊英語繪本”微信公眾號宣布該App註冊用戶數達到100萬,以此保守估算,該App收取的會員費可能已經過億元,甚至更多。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8

七彩熊繪本App宣稱註冊用戶數達到100萬

天眼查數據顯示,七彩熊繪本App的主體公司是杭州趣學樂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為譚新義,註冊資本為30萬人民幣。 《消費者報導》多次撥打杭州趣學樂科技有限公司的聯繫電話,發現均無人接聽。 《消費者報導》同時向杭州趣學樂科技有限公司發送採訪函,不過截至發稿前並未收到任何回复。

北京市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馬錦林律師向《消費者報導》表示,七彩熊繪本App的行為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消費者參與此類返現活動時務必要了解清楚活動規則,避免財產損失。

難盈利致在線教育屢屢“投機取巧”

疫情期間,在線教育藉著人們少出門的“東風”,踩下了跑步進入教育市場的油門,迅速佔據人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不過,即使遇到了難得的發展機遇,在線教育自身的缺憾和不足也要得到重視和解決,否則,消費者的大量投訴就是其發展過程中必然要面臨的實際問題。

實際上,在線教育是隨著互聯網在我國的普及而同步成長的。新東方在線、滬江網校、學而思網校、猿輔導、51Talk英語、VIPKID等均是在這個時代下誕生的產物。不過,無論經營規模大小、融資金額多少、上市時間長短,在線教育平台都要面臨一個關乎命運的問題——盈利。

在美股上市的51Talk,2018年財報顯示前三季度虧損分別達到1.127億元,0.737億元和0.904億元。首家在海外上市的成人在線教育機構尚德教育,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別虧損3.18億元、2.54億元和9.19億元。

在人們受教育需求日益增長的今天,為何在線教育企業還要為盈利而苦惱?實際上,這與在線教育自身的特殊性相關。

據統計,在線教育類應用的使用率僅為20%左右,在各類型互聯網應用中使用率排行倒數第三。手機端在線教育課程類應用的使用率不足16%,排行末尾。

不少在線教育平台推出的工具型產品天花板較低,為了吸引用戶留存、延長用戶活躍時長,擴充內容和增大品牌影響力成為在線教育行業最主要的兩部分支出,使得在線教育公司開銷巨大,卻收效甚微。

一方面,資歷與經驗兼具的優秀教師的課程往往深受追捧,聘請這樣的老師需要花費高昂的成本。如果缺乏優質師資,在線教育企業也基本喪失了核心競爭力。

另一方面,營銷同樣是一筆巨大的支出。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網絡廣告投放費用TOP10企業全年網絡廣告投放費用總和為28262.9萬元,同比增長超過52%。在線教育公司為了打響品牌,紛紛花費巨資打響營銷大戰。明星代言、節目贊助、實體廣告皆為常見的推廣手段。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9

疫情下在線教育亂象:擅自更改課程 用"無息"貸款引流 10

在線教育企業紛紛邀請明星代言

因此,一些在線教育企業除了推出差異化的課程產品之外,還通過教育本身以外的資源獲利。如前文提到的潭州教育的“貸款營銷”和七彩熊繪本App的“返現營銷”,均是部分在線教育平台獲利的主要手段。這樣的手段幫助企業在短期內獲得大量的資金收益,但是也會成為口碑和品牌形象崩壞的隱患。如此一來,在線教育平台便容易陷入“獲利難而又難獲客”的無奈境地。

教育,是一個神聖的事業。和已經延續幾千年的傳統教育相比,在線教育仍然需要更加精細的打磨。只有回歸教書育人的本質,真正為消費者提供優質的產品和服務,少一些投機取巧,多一些真誠相待,才能在市場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