稜鏡|超6000人為馬斯克打賞:榜一大哥競爭激烈,堪稱大型行為藝術



作者 | 陳弗也

編輯 | 楊布丁

出品 | 稜鏡·騰訊小滿工作室

馬斯克可能不會想到,已經貴為世界首富的他,竟然還有六千多位遠在大洋彼岸的陌生人,給自己一條帖子打賞。

11月2日,並不怎麼會中文的馬斯克罕見地釋出了一條中文推特,內容是中國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這條推特獲得了17.8萬的點贊,評論也高達3.5萬。這個資料在馬斯克的所有推特中已屬優秀,但並不算最好。作為全球“網紅”,馬斯克的推特擁有6215萬個關注者,共釋出了1.5萬條推特,很多推特的點贊數超過20萬,評論數量超過5萬。

當天,馬斯克也在中國的微博上同步釋出了這首詩,瞬間就點燃了中文網友的熱情。

馬斯克微博影響力不如推特,只有190萬微博粉絲,僅釋出了951條微博,以往的微博內容獲得的點贊很難過萬,評論量也很難過千。而這條微博,截止11月4日早間,點贊量已經高達11.3萬,評論量也超過了8千個。

更令人意外的是,微博網友顯得更“土豪”——這條微博的打賞人數超過了6千個,接近它的評論量。目前,僅排名前五的網友打賞總額已達1612元。

這些打賞者中有微博CEO,有粉絲數百萬的大V,但大多數都是普通網友,甚至還有一些沒有頭像、沒有暱稱、沒有粉絲、不發微博的“殭屍粉”。他們都在為這位正陷入苦惱之中的世界首富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

“我們和首富那麼遠,偶爾又那麼近。”一位網友在打賞完之後,大笑著發了這條微博。

爭當打賞的“榜一大哥”

11月2日晚上,擁有702萬粉絲的張小波給馬斯克打賞了200塊錢,並在微博上意猶未盡地寫道:“這是最高限了,不然會更多。”

張小波是知名作家、書商、北京鳳凰聯動文化傳媒公司總裁,1996年與他人合著完成的暢銷書《中國可以說不》,讓他收穫了巨大的名聲,此後又策劃了《劉心武揭祕》、《山楂樹之戀》、《中國不高興》等多部暢銷書。

馬斯克這條微博的打賞金額最高200元,不過,打賞者可以多次進行打賞,張小波可能是暫時不知道這個規則。

11月3日,在這條微博的打賞排行榜上,張小波與多位打賞200元的網友並列在第五位,排在前四位的網友依次打賞了385元、376元、250元、201元。有趣的是,在過去一天,“榜一大哥”的位置也發生了多次變化。

延伸閱讀  通用汽車“野心勃勃”:2030年收入翻番,電動車挑戰特斯拉

11月3日上午,“榜一大哥”應該是一位幣圈人。他的微博暱稱是“使用者7363419527”,粉絲量、關注量都很少,也極少發微博,疑似是個“殭屍號”,但個人簡介寫道:送狗狗幣請聯絡XXX。

狗狗幣是過去一年最瘋狂的數字貨幣之一,曾經一天暴漲數十倍。馬斯克一直都是狗狗幣的推崇者,早在2019年4月,他就曾發推特表示,狗狗幣可能是他最喜歡的數字貨幣,並稱擁有狗狗幣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甚至還把自己的推特簡介改成了“狗狗幣CEO”。

今年1月29日,他在推特上發了一張狗狗幣的照片,雖然一字未寫,但點贊量達到了幾十萬,火爆程度不亞於這首《七步詩》。

不少幣圈人士都對最新的這條微博和推特感興趣。在馬斯克的《七步詩》推特下,“榜一大哥”也來自幣圈。不過,相對於微博的無名人士來說,這位“大哥”來頭不小,堪稱是“中國幣圈的話題大王”,他就是備受爭議、曾經發布了數字貨幣波場、NFT的90後億萬富翁孫宇晨。

馬斯克的這條推特沒有打賞功能,孫宇晨能成為“榜一大哥”不是因為打賞多,而是因為他在這條推特下的回覆互動量大,目前點贊數超過3600個,評論量超過500,而他自己則擁有375萬的推特粉絲。

馬斯克推特下留言排名第一的“Justin Sun”即為孫宇晨

而微博上的那位幣圈無名人士之所以能夠成為“榜一大哥”,則是因為他比“二哥”多打賞了1塊錢。

當時,排名第二的網友是“走過的路無人之境”,他打賞了375元。因為一元之差便錯失“榜一大哥”顯然讓這位網友難以接受。11月3日下午,他追加了30元,以385元的打賞金額登上了打賞榜第一名的寶座。

11月4日上午,作者發現,微博的“榜一大哥”又換了人選,一位名叫“Hayley星曉星”的網友以400元排名第一;而此前的“榜一大哥”已經降為第三名,同時,他的微博在3日下午開始顯示“該賬號因被投訴已無法檢視”。

作者查閱發現,“Hayley星曉星”是一位育兒視訊自媒體大v,目前微博粉絲123.8萬。

11月4日上午馬斯克微博打賞最新排名

11月3日下午馬斯克微博打賞排名

大型網際網路行為藝術

中國相關部門一直都對幣圈持強監管的態度和舉措。今年6月,一大批幣圈的微博賬號、微信公號被封,其中不乏粉絲量十萬以上的大V,封禁的賬號往往會涉及數字貨幣交易所推廣、數字貨幣推廣等內容。

上述曾經排名第一的幣圈無名人士的微博或許正是因為涉及幣圈內容而被投訴成功。

《七步詩》微博的打賞者絕大部分都是普通網友。作者點開打賞者的微博頁面看到,有的博主在打賞之後會發布一條微博來宣佈自己打賞了世界首富,也有網友只是默默打賞,連微博都不會發,還有網友疑似“殭屍號”,此前從未釋出過微博。

當然,這些打賞者當中,也有不少是特斯拉、馬斯克推崇者,比如有打賞者的頭像就是特斯拉的標誌。

一位有著兩百萬微博粉絲的大V向作者感嘆,給世界首富打賞幾塊錢,本身就是一個行為藝術,當越來越多的網友開始效仿時,就變成了“大型網際網路行為藝術”,打賞者們都想見證並且參與這個罕見事件的發生。

延伸閱讀  供應受困,生態所需,華為造車或將“被迫營業”

“很多事不知為啥就會火一陣。”他向作者感嘆,“幾年前,中國臺北有個郵筒被颱風吹歪了,然後就莫名其妙地成為了網紅打卡地。”

微博在2014年8月推出打賞功能,意在為優質的內容創作者提供額外收入。馬斯克不知是在何時開通打賞功能,目前來看,他已經預設將所有的微博都設定成可打賞模式,每一條微博下面都有打賞的連結。

不過,他的絕大部分微博都沒有人打賞,或者僅有幾個人打賞,這次超過6千人打賞的現象尚屬首次。

根據作者不完全統計,在打賞榜上,打賞超過100元的不超過40人,絕大部分的打賞金額是5元、10元、20元不等,預計累計打賞金額不會超過10萬元。目前,馬斯克的財富總額超過3150億美元,約合21000億人民幣,相當於2100萬個10萬元。

他是否會將這次打賞的錢取出來,取出之後又作何用處?這將會是網友們未來關注的問題。

馬斯克的微博註冊於2014年1月,也算是中國網民的老朋友了。不過,他早期的微博多是英文,提高了他的粉絲門檻。從2019年2月開始,他的每條微博幾乎都是雙語,在英文下面會附上中文翻譯;如今,又將中文內容置上,有時乾脆只發中文內容,這使得粉絲的閱讀門檻大大降低。

於是,越來越多的中國網友開始在微博上與這位“話癆”世界首富近距離接觸。

世界首富也有煩惱

在眾多打賞者當中,還包括新浪微博的CEO王高飛。他打賞了5塊錢,後來這個事情被新浪財經做了報道,他轉發了這條報道,並調侃道:“是真沒正經新聞報了麼?”

不過,這件事情並不能說是一件不正經的新聞。馬斯克在發了《七步詩》之後,全網掀起了一股猜想熱潮,網友們都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世界首富開始發這種莫名其妙的內容了,而網友們猜測的原因,有不少又與每個人息息相關。

“逼捐說”是最為流行的一個說法。

上週,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負責人比斯利曾呼籲超級富豪幫助解決世界飢餓問題,並公開點名馬斯克。他說:“用60億美元來幫助全球4200萬人,如果我們不伸出援手,他們就真的會死去。這並不複雜。”

隨後,馬斯克在社交平臺發文迴應稱:“如果世界糧食計劃署能準確說明60多億美元將如何解決全球饑荒問題,我會馬上賣掉特斯拉的股票,然後去捐款。”

“迴應富豪稅說”則是另外一個流行說法。10月份,美國民主黨曾提出擬徵“億萬富豪所得稅”,馬斯克、貝索斯等10位頂級富豪或將繳納鉅額稅款。根據《華盛頓郵報》的推算,馬斯克在5年內將繳稅500億美元。

貧富差距加大已經成為了一個全球問題,無論是“逼捐”還是“富豪稅”,都是為了緩解這個問題。對於很多給馬斯克打賞的人來說,他們可能就是“貧富差距”裡的“貧”,但能給“富”打賞,未嘗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此外,還有幣圈人士蹭熱點,設想了一個“狗狗幣說”。他們用諧音梗將《七步詩》改寫為“煮doge燃doge萁,doge在釜中泣”,doge是狗狗幣的代號。

很顯然,這種諧音梗大概率只有中國網友能夠想得出來。

《七步詩》是中國廣為流傳的一首短詩。《三國演義》裡曾有記載,剛繼承王位的曹丕,因忌憚弟弟曹植的才華和影響力,想加害於他,但是擔心遭受天下文人的口誅筆伐,同時又不願意讓母親為此傷心。於是,就以“兄弟”為題,令曹植七步成詩,否則就從重治罪。

這首詩相傳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完成,表達了詩人面對手足相殘、互相傷害時的痛苦與無奈。這首詩出現在馬斯克的推特和微博上,則讓網友們意識到,即便是貴為世界首富,也有和普通人一樣的苦惱,這拉近了世界首富與渴望躺平、壓力山大的網友們之間的心理距離。

延伸閱讀  稜鏡|超6000人為馬斯克打賞:榜一大哥競爭激烈,堪稱大型行為藝術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七步詩》並非曹植所作,這也是文學界的一個共識。

相關研究顯示,這首詩最早出現在《世說新語》中,而《世說新語》是在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南朝所撰寫,距離曹魏時代已經過去了兩百餘年,此後被《三國演義》引用,並廣為流傳。但在正史《三國志》、以及曹魏時期編纂的《曹植集》裡未出現過。

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