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通用傳奇CEO逝世:工業想像的偶像 門生遍布各大公司



將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打造成全球最大企業之一併影響了幾代商界領袖的傑克-韋爾奇(Jack
Welch)去世,享年84歲。這位通用電氣前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的直率風格和不斷的成本削減為他贏得了“中子彈傑克”(Neutron
Jack)的綽號。他指導過的門生後來執掌了一些全球最知名的公司。

1999年,他被《財富》雜誌(Fortune)評為“世紀經理人(Manager of the Century)”,在20年的任期內,他的公司股價飆升了近300%。

“他成了偉大的黃金標準,工業想像的偶像,”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商學教授杰弗裡-索南菲爾德(Jeffrey Sonnenfeld)說。 “他擔任首席執行官20年的業績很難在任何地方超越。”

韋爾奇在1981年成為通用電氣公司歷史上最年輕的首席執行官。他創建了一家更精簡的公司,但這家公司對資金的依賴最終將被證明是一種風險。在此過程中,他塑造了通用電氣的文化,以反映他苛刻的個性。

“我喜歡挑戰別人。我喜歡辯論。我喜歡所有這些東西,”他在2001年退休不到兩個月後對記者說。 “可我也喜歡和他們喝一杯。”

通用傳奇CEO逝世:工業想像的偶像 門生遍布各大公司 1

職業第二春

韋爾奇在911恐怖襲擊的四天前辭職。之後,作為顧問和媒體評論員,他活躍了十多年。

商界領袖們稱讚他用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方法提高利潤的能力。 1999年,通用電氣以超過5000億美元的市值成為全球最大的公司。

全美國企業界紛紛效仿他的領導策略,招聘者紛紛搶購他的副手,其中包括後來成為波音公司(Boeing Co.)首席執行官的W. James McNerney Jr. ,以及掌管家得寶(Home Depot Inc.)和克萊斯勒(Chrysler)的Robert NarDELLi。而通用電氣的另一位高管杰弗裡-伊梅爾特(Jeffrey Immelt)成為接替韋爾奇的最佳人選。

通用電氣在韋爾奇退休後受到了影響,該公司的股票在一年內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價值。在伊梅爾特16年的首席執行官生涯中,股價幾乎始終徘徊在11美元。

2001年底安然公司(Enron Corp.)倒閉後不久,通用電氣就發現自己面臨著會計問題:韋爾奇是否依靠一次性出售資產等手段來實現持續穩定的利潤增長?韋爾奇領導下的通用電氣金融公司發展得如此龐大,以至於該公司在2008-2009年金融危機中的困境將危及整個通用電氣。此後,該公司幾乎退出了所有的貸款業務。

索南菲爾德說,“人們對金融服務模式的穩健性進行了一些重新審視。通用金融為其他一些業務提供了掩護。”

“最健談”的男孩

小約翰·弗朗西斯·韋爾奇(John Francis Welch Jr. )於1935年11月19日出生於馬薩諸塞州的皮博迪。他是波士頓和緬因鐵路公司的售票員老約翰和格蕾絲·安德魯斯·韋爾奇的獨子。

他在馬薩諸塞州的塞勒姆(Salem)長大,說話直率,喜歡運動。他在塞勒姆高中(Salem High School)打過高爾夫、曲棍球和棒球。在那裡,他被同學們評為“最健談、最吵鬧”的男孩,他還在學校的文學雜誌上寫道,他想“賺一百萬”。

韋爾奇的母親給他注入了自信,幫助他克服了少年時期的口吃——“我生命中最有影響力的人,”韋爾奇在2001年的自傳《傑克:直擊內心》(Jack: Straight From the Gut)中寫道。

在少年時期的一次曲棍球比賽中,韋爾奇以微弱的劣勢輸掉了比賽,他把球桿扔過了冰面,他的母親衝進了更衣室,一把抓住他的球衣,大喊:“你這個混蛋!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輸,你永遠不會知道如何贏。”

1957年,他以優異的成績從馬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Amherst)畢業,獲得工程學學士學位。三年後,他獲得了伊利諾伊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的化學工程博士學位,並在通用電氣位於馬薩諸塞州皮茨菲爾德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年薪1.05萬美元的工作。

贏家和輸家

通過從副總裁到副董事長的層層晉升,韋爾奇贏得了特立獨行者的名聲,他質疑通用電氣的經營方式是否正確。他看到了通用電氣在塑料、醫療設備和金融服務領域的未來,而非在家用電器領域。

45歲時,韋爾奇接替Reginald Jones擔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雖然通用電氣是盈利的,但韋爾奇擔心它太大而不靈活。他將通用電氣的部門分為“贏家”和“輸家”,前者是行業內的第一或第二,後者大多是不得不改進或面臨處置的較老部門。

在20世紀80年代的五年時間裡,他賣掉了200多家企業,關閉了數十家工廠。每年解僱10%的被認為表現最差的員工也成為了標準操作。韋爾奇的舉措將使公司員工減少三分之一,至23.9萬人。

“一個成功的領導者可以震撼一個組織並帶領它走向復甦。一個不成功的領導者會使一個組織震驚,使其癱瘓,”韋爾奇在1994年的《工業周刊》採訪中說。 “組織總是需要更新。”

韋爾奇領導下的通用電氣斥資250多億美元進行收購,隨著當美國經濟從製造業轉向金融業時,他也投身金融業。他還把目光投向了海外,將海外銷售額提高了50%以上。

他開創了廣泛模仿的培訓項目,包括“群策群力(Work-Out)”項目,在這個項目中,員工通過幾天的頭腦風暴學會了加速決策。在1995年,韋爾奇實施了“六西格瑪”質量標準來改進製造過程。因為通用電氣的成功,世界各地的公司都開始採用類似的方法。

韋爾奇認識數千名員工的名字,他會給他們寄去手寫的便條,表達自己的讚同或不滿。

“他對業務有極大的熱情,但他對人也有極大的熱情,”William Conaty在2014年的一次採訪中說,他在通用電氣工作了40年,曾在韋爾奇手下擔任人力資源主管。 “如果你的妻子病了,他會想知道她過得怎麼樣。”

韋爾奇每週工作六天,只在周日休了一天假去打高爾夫球——他稱週末的工作是“一場狂歡”——並期待那些想要出人頭地的人也能做出類似的奉獻。

“我從來沒有問過任何人,’有沒有一個地方是你願意——或者需要——為了你的家人、你最喜歡的愛好或其他什麼東西而去的?’”他在2005年出版的《勝利》(Winning)一書中寫道。

韋爾奇將自己65歲的法定退休年齡推遲了近一年,以迎接最後的挑戰:他曾出價530億美元收購霍尼韋爾國際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但在歐洲監管機構要求他做出讓步時,他退縮了。

作為波士頓紅襪隊(Boston Red Sox)的終身球迷,韋爾奇會對高管和潛在僱員的棒球知識進行測試。他還是一個高爾夫球愛好者,曾與美國前總統喬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和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以及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比爾·蓋茨( Bill Gates)等公司高管打過球。

離開通用電氣後,韋爾奇曾擔任兼職顧問、投資公司Clayton Dubilier & Rice合夥人以及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等公司的顧問。他曾在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商學院任教,創辦了一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管理學院,並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和新英格蘭體育網絡(New England Sports Network )擔任客座主持人,一直留在公眾視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