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娛樂圈是最讓人迷失自我的地方吧,

因為平時傳出來的基本都是負能量,

就比如說今年,出軌的明星比哪一年都多,

所以絕大部分的小夥伴都認為娛樂圈是沒有真愛的,

不過也不能一棒子去打死一群人,

凡事都有個例外,就算是普通人,也不見得會一心一意的只愛一個人,

在娛樂圈還就有一位這樣的實力派演員,名叫果靖霖,

他還真的是娛樂圈少有的痴情種,人品也沒的說,

雖然是演技派,但一直都不火。

娛樂圈最浪漫的愛情,青梅竹馬妻子病逝9年仍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這位老藝術家演員跟他妻子的愛情,

如果用現在年輕人的視角上來看,可以說非常浪漫和傳奇了,

在93年的時候,因為母親的去世而大受打擊的他,

決定輟學來承擔家庭責任,

那時候,他的一位鄰家妹妹,

卻表示要他好好去上學,她會幫他照顧好家庭,

而這位鄰家妹妹就是他這輩子唯一娶過的女人,

有了這個女人的支持,果靖霖順利的畢業進入國家話劇院工作,

才有了現在的事業發展,工作有了成就的他並沒有拋棄妻子佟欣,

就是他的那位鄰家妹妹,有了自己的房子之後,馬上就娶了她

娛樂圈最浪漫的愛情,青梅竹馬妻子病逝9年仍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之後,佟欣一直都在默默背後默默支持他,

照顧家庭,讓他沒有後顧之憂,夫妻兩人非常的恩愛,

終於果霖靖的事業,在07年的時候迎來了巔峰期,

隨著《上海風雲》的熱播,也許這時候他也感覺年齡不小了,

該有一個孩子,然後他妻子也非常順利的懷了孩子,

在他們最幸福開心的時候,結果意外發生了,

那時候佟欣才剛懷孕沒多久,便被醫院檢查出來患了乳腺癌,

聽到這個消息的果霖靖簡直猶如滅頂之災,

這意味著孩子和妻子都會離開他,這樣的打擊可想而知,

那時候的佟欣覺得自己活不久了,執意的想要給果霖靖留下一個孩子,

為了能順利生下這個孩子,她堅決不肯動手術,

帶來的後果就是,癌細胞擴散得越來越厲害

娛樂圈最浪漫的愛情,青梅竹馬妻子病逝9年仍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畢竟這不是人能控制得了的,終於,為了不拖累丈夫的佟欣,

決定跟他離婚,而且還提過好幾次,但是都被果霖靖拒絕了,

那時候果霖靖正要拍電影《袁隆平》,

為了陪伴妻子,本來他是不想拍了,但是在他妻子強烈的要求下,

帶著妻子對他的期望,痛苦的去出演了,

結果這部劇成就了果霖靖,讓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之後的佟欣,因為病情惡化的太嚴重,結果在09年陷入了重度昏迷中,

就留下了一句「對不起,我沒能給你留下個孩子」然後就離世了,

沒有了妻子的陪伴,果霖靖完全都沒有了指望,

他不知道將來的日子應該怎樣走下去,

經過一段非常低迷的時期,他最後決定再也不結婚。

這段青梅竹馬的感情最後卻以這種方式離場,真是讓人意難平

娛樂圈最浪漫的愛情,青梅竹馬妻子病逝9年仍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娛樂圈最浪漫的愛情,青梅竹馬妻子病逝9年仍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到今日他妻子已經去世了有9年時間,

果靖霖果然再也沒有結過婚,從來都沒有傳出過戀愛的消息,

從以前到現在,果霖靖金錢地位不管如何的變化,

他對妻子的那份愛意,卻並沒有因娛樂圈的誘惑和時間而消磨,

反而越來越濃郁而深厚,導致在以後的歲月裡都無法接受任何人,

相比娛樂圈那些以誘惑太多作為理由婚內出軌的男人來說,

他還真是難得的重情男,現如今懂得珍惜的好男人太少了。

娛樂圈最浪漫的愛情,青梅竹馬妻子病逝9年仍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爸媽栽培讀到碩士!苦讀20年畢業「身體卻驗出問題」一年後走了 闔眼前淚曝心願:「請爸媽忘了我」

                         

29歲,上海交通大學研究生畢業的他,

剛步入社會,剛要戀愛,

剛要開創事業的時候,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

骨髓移植百天後又復發,

他選擇了放棄治療,

並且和父親一起在《遺體捐獻志願書》上簽了字捐贈遺體。

近日,這位被百萬人牽掛的29歲學霸還是走了……

                

他是張迪

29歲,瀋陽人

就讀於瀋陽二中

東北大學

畢業於上海交大動力工程專業研究生

                      

去年7月,研究生畢業後2個月

被查出白血病

2019年5月7日20時30分

張迪去世了

在父母的協助下

他實現了捐獻遺體的臨終願望……

……

本碩985從小是學霸

張迪家中,有一摞厚厚的獎狀和畢業證書:

高中畢業於瀋陽二中,大學本科就讀於東北大學,

研究生就讀於上海交通大學。

                 

提起兒子,張迪母親說:

“從小就是優秀學生,一點不讓父母操心。

小學初中成績一直是班級前5名,高中順利地考入了瀋陽二中,

大學考入了東北大學,又去上海交通大學讀了研究生。

                  

兒子愛好廣泛,從小就愛運動、愛打籃球,

他的書櫃至今還收藏著小時候看的灌籃高手的漫畫。

他愛看書,除了本專業的,歷史、文學、

經濟學的書也都整齊地擺放在書櫃裡。

他還喜歡音樂,只是得病後手沒勁,再也彈不了吉他了……”

                       

2018年7月,這一切美好戛然而止:

張迪順利拿到上海交通大學碩士研究生的畢業證,

結束了近20年的讀書生涯,張迪終於可以鬆口氣,

準備找一份合適的工作,享受美好的生活。

可是,剛剛在上海某研究院入職兩個月的張迪發現自己身上有了很多出血點。

                     

噩耗傳來瞞著父母

最開始,張迪以為是皮膚病,

但治來治去不見好,醫生建議他抽血化驗。

驗血結果很快出來了,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

而且發病很快,張迪很快就高燒不退並且嘴裡出血。

即使這樣,張迪怕遠在瀋陽的父母擔心,

愣是瞞著他們,只是找同學幫忙照顧他。

隨著病情迅速惡化,醫生給他下達了病危通知書,他這才通知了父母。

                      

“我接到消息的時候還在上班,真是晴天霹靂,感覺天塌了。”

張迪的父親張純生說,

“孩子以前身體很好,沒有得過大病。

就連2018年5月入職體檢時也沒有查出有什麼問題。”

醫生說這種病各家醫院的治療方法都是一樣的,

於是全家人決定回瀋陽治療。

2018年8月,張迪開始化療,化療了4個月,

父親張純生與他配型,做了造血幹細胞移植。

“需要我做什麼都行,只要能救他命就行。”

                 

全家努力接受不幸

今年1月7日,張迪進行了造血幹細胞移植。

但是今年4月,病情復發。

面對兒子過於嚴重的病情,張純生與妻子最終抱頭痛哭:

“已經沒有藥可以用了。所有化療藥物不起作用,惡性細胞殺不死。

而二次移植也只能延續6-9個月的生命,並不能完全治癒。

最為心痛的是,一旦開始治療,兒子就只能在病床上躺著,

作為父母,我們真不忍心兒子遭罪啊!”

“爸媽,兒子求你們,放棄治療吧!

我很清楚現在的情況,我覺得坦然面對比被動接受要好很多。”

張迪平靜地對父母說。

                   

張迪表示,很遺憾父母培養了自己這麼多年,

卻最終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自己歷經了十幾年的寒窗苦,尚未開始報答父母就要離世;

不過,他說:

“ 不希望大家很悲觀的態度面對這件事。

我這短暫而充實的一生,我已經很滿意。

自己和家人所有的努力都做了,這個結果是可以接受的。 ”

“希望爸媽盡快忘了我”

                   

5月7日深夜,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竇偉

在微信朋友圈發布消息,

“那個叫張迪的瀋陽大男孩去了天堂,

但願,天堂裡再沒有白血病魔,祝他安息!”

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竇偉告訴記者,

一周前,在竇偉、張雪華等志願者的見證下,

張迪和父親張純生一起在《志願捐獻遺體登記表》上簽字。

隨後,一家人選擇了放棄治療。

張迪提出,想在生命最後的日子去看看大海,

於是,父母領著兒子趕赴大連。

                     

張迪在父母陪伴下,在大連度過了近一周時間。

張迪的父親背著妻子和兒子,一遍遍反復翻看著家庭影簿,

他希望有一條時光隧道,他們仨能重新回到過去,

回到兒子沒得病的任何時光。

“然而,人生是單程線,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我一輩子都不可能過去這個坎。”他說。

                    

背地裡,張迪母親也是以淚洗面:

“兒子高中同學冊裡,他是個運動健將呢!”

“生病以後他學習了彈吉他。”

“孩子時間不多了,想讓孩子高高興興地走。”

當事人張迪,卻在日記本寫下一行字:“希望爸媽盡快忘了我。”

                     

婉拒捐款放棄治療

4月下旬,遼沈地區眾多媒體對張迪登記捐獻遺體的事蹟進行了報導。

在廣大網友紛紛給他點讚的同時,也有少數人提出質疑:

如此煽情報導,是不是為了賺取網友同情,為他捐款呢?

就此,張迪和父母曾站出來澄清:

婉拒一切愛心捐款,已放棄各種治療,

之所以高調上新聞,只希望將遺體捐獻這種公益行為宣傳出去,

讓更多人參與進來。

                  

但令張迪父母沒有料到的是,

赴大連的近一周裡,原本一家人想好好靜靜地相守,

卻被來自四面八方的電話和微信所轟炸,

其中儘管有許許多多好心人表示想捐款為張迪治病,

但也不乏賣假藥的、蹭熱點的等等。

             

張迪去世那天(7日)的深夜,

在瀋陽市紅十字會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竇偉、張雪華等人協助下,

張迪的遺體得以成功捐獻。

                    

父子登記捐獻遺體

而說到捐獻遺體和器官的想法,張迪說從剛得病的時候就有了。

2018年11月1日,

瀋陽晚報刊登了《那個白血病女孩昨天安靜地走了父母含著淚為她圓夢》,

這篇報導更堅定了張迪捐獻遺體的信心。

一想到自己走了還能對社會有價值,

還能對醫學作貢獻,讓他感到高興。

“人死了留一盒骨灰毫無意義,不如做一些有貢獻的事情。”

張迪本想捐獻出自己的眼角膜和其他器官,

但是由於生病,所有器官都不具備捐獻條件,只能捐獻遺體。

張迪覺得最難的是讓家人接受捐遺這件事。

但未料到,父親張純生不僅支持他,而且父子倆共同辦理了捐遺登記。

                          

“其實在我兒子患病之前,我就有捐獻遺體器官的想法。

我兒子跟我說了這事以後,我全力支持他。”

張純生說,希望以後和兒子的名字同時出現在捐遺者的墓碑上。

                       

網友點讚“天之驕子”

面對張迪捐遺的事蹟,廣大網友紛紛點讚和發表評論:

“生命的本色在於自由,一個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

但可以選擇以何種姿態面對死亡。

當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刻,有些人選擇怨天尤人、自怨自艾,

有些人選擇抗爭到底,為更長的生命拼盡最後的全力,

有些人則聽天由命,得過且過。”

29歲的張迪

感謝你曾經來過

你對生命的敬畏

無私的愛與奉獻

值得我們所有人為你點個大大的讚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