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龍,一個當男二讓我們心疼,做男一讓我們著迷的男星


朱一龍,1988年在湖北武漢的一個普通家庭瓜瓜墜地,從小就開始學習小提琴的他天生有一股憂鬱的氣質。小魚一直覺得朱一龍的眼睛自帶憂鬱小王子氣質,和梁朝偉有異曲同工之妙,特別是朱一龍長長的睫毛,活脫脫一個睫毛精。

十八歲,朱一龍背井離鄉來到北京電影學院學習表演,這裡是他演藝生涯的開端。

2009年,朱一龍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步劇,就是東方飛雲影視的再生緣,朱一龍在裡面飾演一個失去記憶的刺客。

當時的朱一龍雖然沒有現在那麼精緻,但是在那個人均殺馬特的年代,朱一龍的顏還是不可小覷的。

青澀的演技難掩其五官,我們可以看到朱一龍的五官和現在並無差別,只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妝容更加精緻了而已。

隨後的幾年裡,朱一龍又在東方飛雲影視裡面演了很多數字電影,小魚印象最深的是獵野人,朱一龍在裡面飾演一個在深山生活多年,渾身長滿毛的毛孩,被女主搭救,然後漸漸融入人類社會的電影。

聽說朱一龍還和東方飛雲影視公司簽了一份45年的合同,合同期限到2049年,聽起來就很離譜。不過很多明星在成名前,都有演過東方飛雲的數字電影,像楊蓉呀,譚松韻呀,小魚小時候也很喜歡看,故事生動有趣,裡面的演員又都長得很好看,看來東方飛雲還是有一點識人之術在身上的。

在2014年,朱一龍終於接了一個讓小魚比較滿意的劇,就是情定三生里的深情男二遲瑞。

小魚覺得朱一龍和楊蓉真的很搭,奈何女主是男一的,在追劇中小魚一直都在罵女主的腦迴路,放著深情男二不要,非要去跟那個暴力又偏執的男主,果然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是觀眾的。雖然最後女主跳崖死了,沒有和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在一起,不過還是心疼遲瑞一秒鐘。

延伸閱讀  《2次重塑》張楠對話張曉謙:杜長風戲裡戲外的反轉人生

朱一龍也是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的一名老將了,直到2015年的羋月傳才開始嶄露頭角,雖然只是一個配角,但是朱一龍依舊潛心研究劇本,揣摩人物性格,務必做到最好。

2017年,朱一龍的努力終於被人看到了,他獲得了第十三屆電視劇南方盛典的最佳男配角,這是朱一龍首次站上領獎台。

2018年,朱一龍繼續發力,在第十五屆MAHB年度先生盛典獲得最具潛力演員獎。

朱一龍因為自身的努力,開始接到很多電視劇拋開的橄欖枝,不過也都是一些深情男二,像我的真朋友。

朱一龍飾演的建築設計師井然,又給鄧倫做配。不過這部劇裡朱一龍的造型是真的好看,紮起小辮子的他明明就是藝術家呀,不明白導演為什麼老讓他演愛而不得的男二。

還有鎮魂裡的造型也是絕絕子,帶著眼鏡就很有藝術氣息,當年的微博也有好多人站他和白宇。

2019年是特別的一年,朱一龍出演了當年度最熱的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齊小公爺讓無數知否少女心疼,很多知否少女都站明蘭和齊小公爺這一戰隊。

朱一龍的小公爺完美的詮釋了溫潤如玉,和原著的契合度非常高,再加上朱一龍的神顏,很難讓人不粉他。

憑藉著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朱一龍獲得了第二十五屆上海白玉蘭獎,這個獎的含金量很高,估計朱一龍以後的事業將會有質的飛躍。

延伸閱讀  王牌姍姍來遲的喜劇人主題,少了潘長江和沙溢,好幾個都是關係戶

2020年,朱一龍又獲得了影視榜樣總評榜人氣男主獎。

2021年,事業已經遍地開花的朱一龍接到了盜墓筆記這個大IP,重啟之極海聽雷的男一吳邪。

在這之前也不是說朱一龍沒有演過男一,但是接到的都是一些很低迷的劇,能接到這種大熱劇的男一,說明已經是妥妥的一線。

感覺朱一龍很適合演古偶,朱一龍讓我的所有小說男主都有了臉。

朱一龍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完成了男二到男一的逆襲,往後我們想要再看到朱一龍演深情男二,估計是不可能了。也祝愿他後面的路越走越好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