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喜歡非遺傳承人“某大師”,難道他的相聲說得真不好嗎?


這個話題就是尿性,心裡有可嘴上總不好意思說出來,不知該怎麼講,反正不喜歡他已有20多年了。

其實姜昆老師很不容易,七十多歲了,忙三火四的,每一天都很充實、很辛勞。我還曾經專門寫過一篇小圖文《姜昆在北大荒的知青歲月,被拍成紀錄片“走在回家的路上”》,意圖顛覆自己,讓個人喜好發生轉換。但徒勞無功,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這位大師太能嘚瑟,70多歲了還爭還搶、不惜自毀也要出風頭。這不,今年春晚又露臉了。

當然,本小編也不是鋼絲,一定要拉一個踩一個,但憋悶的感覺大家都懂,不吐不快啊。

仔細回想了一下,這些年聽相聲似乎有這麼幾個小過程:

1、好玩-新鮮-歡樂;疲勞-笑點低-生厭;

2、聽收音機和看黑白電視的時候,首選就是相聲,因此認識了一大批體制內的相聲演員;上網衝浪的年代,清楚了相聲還分成傳統現代之分,特別是從德云社龐雜的信息裡,了解到很多相聲的小知識,小典故,進而提升了相聲的審美層次(自認為啊),於是乎,對姜昆的好感度大幅度下降。

3、市場相聲的生存形態、競爭態勢讓我尊重;體制相聲、晚會相聲半拉眼看不上,蔑視中。

經歷了這幾段過程後,但凡看到這個名字,我就極為排斥,不管是春晚還是某些電視台的曲藝節目,見他出鏡我都要貶損幾句甚至還要向周圍朋友安利一些網上淘來的負面資訊。

令人不齒不屑的話,離不了這三方面:

延伸閱讀  娛樂圈首批馳援山西的名單曝光,薇婭帶頭捐款200萬,年輕藝人領銜!

一、在文革背景中成長起來的相聲演員,依功力而言都欠許多火候,基功不紮實,多是在無數的運動中踐行著相聲的宣傳功能,對相聲本體的認知先天不足,乃至把相聲表演藝術當成爬升、改變命運的工具,從骨子裡把相聲當個玩意,沒有敬畏心。此等人後期拜不拜師、非不非遺都是辣眼睛的褻瀆,口號喊得再響遮掩不了真相。因為,他們在極左路線下的三觀業已形成,見到的、親歷的三反五反、鬥私批修、砸毀孔家店等“中國第二次思想文化運動”的參與體驗,怎麼會立地成佛、迷途知返?重新接受傳統、帶有封建殘餘的舊事情?舊禮套?

只能說,他們太會玩弄生活,玩弄良知,玩弄時代,風向變化的適應力太強。如同不少當代的“民間大師”一樣,講起師承、講起正統,恍如一脈相承原汁原味。豈不知早就暗暗割裂了歷史,掩藏了真實,愣是把十多年的那場浩劫抹去了。這可能嗎?寺院的和尚那時候都被逼著還俗了,僅存的幾家大廟宇也是大雄寶殿當紙盒廠、寺院僧舍做倉庫,老法師們的經文都被鄉親們收走,當成廁紙。試問,如今上天入地的諸位當代“大師們”,你是穿越來的嗎?敢真實些嗎?

實事求是一些沒壞處,至少讓人信服。馬季老師的一個嘴巴,雖說被兒子否認了,但現在的網絡信息時代,誰還會相信?小香玉不被奶奶承認,只是因為業務能力不夠嗎?戴志誠的花式婚姻,僅僅是因為不顧輩分亂了倫嗎?不要忘了,我們的時間記憶還在,那一場浩劫是真實發生過的,它不僅僅毀了一代人,也毀了所有傳統的脈絡,至少是斷了一截。所以,不存在真正完整地傳承和延續。

故而,我從不信任侯門相聲的傳承質量,更不用說侯大師的哪位二公子,簡直像看一場猴戲。馬季老師還算好一點,畢竟50年代就跟隨了侯大師一些時間,可姜非遺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吧。如果是,為什麼現在還想方設法地通過媒體展示自己蹩腳的繞口令?只能證明一點,沒有基本功,心虛,如果沒有北大荒期間建立起的幼稚自信和顯貴的體制,估計撐不到今天。

姜昆的作品我基本都聽過,風格和技巧屬於比較不招人待見的。如果說喜歡過,那也是客觀造成,時勢使然。但《如此照相》若和楊振華、金炳昶合說的《下象棋》相比,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下象棋》,等到了《虎口遐想》起,我就開始生厭了,簡直是扯淡的作品。怎麼說那,身居廣播藝術說唱團的高位,依然舉止輕浮,嗓音尖吵,肢體表情同語言、語調的配合無法形成合力。雷同於潘長江小品一樣,從頭到尾讓你煎熬在高分貝的燥鬧中。

如果說那個時期笑過,也是因為唐杰忠、李文華的捧哏,再有就是梁左的本子寫得還行。

姜大師能取得中國當代相聲的成就和地位,離不開那場文化革命的歷史機遇;再有就是命運安排他後期“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可當巨人隕落後,原本躲在巨人背後的南郭先生,自然就現了原形了。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

二、能耐不大,能量卻很足,搞洋事也不遺餘力。先是把自己孩子送出國,然後就是收洋徒弟,大有不把相聲整到國外誓不罷休的氣勢。回到相聲本體來說,就算中西文化交流是大勢所趨,可你姜大師能教大山什麼那?你能像梅蘭芳先生、尚小雲先生、程硯秋等先生那樣手把手帶徒弟嗎?你會什麼啊?若不是在齊齊哈爾的農場,大傢伙刮風下雨地去農田乾活,你待在會議室、俱樂部里當半吊子導演,指導女文宣隊隊員跳忠字舞、唱亞非拉友誼萬歲等,讓你的自信心虛榮心爆棚,另外小白一樣的文宣隊員又給你面子,你哪來的勇氣和虎氣?這可是實打實地帶徒弟。不曉得加拿大的大山兄弟從你這裡學到了中國相聲的什麼精髓,反正看到大山再出鏡,我和所有人一樣,只認可這是個北京話說得非常好的北京通。至於他回到加拿大如何傳播中國相聲的,真就只有天知道。到頭來不過是相互成全,相互利用罷了。

其實,混到六十多歲退休挺好。副部級,待遇高,女兒也吃到了洋麵包,家庭估計還挺和睦,這不挺幸福了嘛,幹嘛非要當扛把子?有什麼資格或是積澱啊?多累人,心疼你三萬多天啊。

延伸閱讀  鋒菲戀近況:王菲輕鬆入袋三千萬代言費,謝霆鋒不懼疫情赴港拍片賺錢

三、成了非遺傳承人,真是咄咄怪事。自從姜大師成了非遺傳承人後,我對“非遺”兩字便不再感冒,嚴重地貶值啊。

你完全可以放棄舞台,好好地在家裡寫幾本原創著作,從理論的角度闡述一下相聲的發展規律與特點,特別是自身藝術修養方面的先天不足給相聲發展帶來的貽害做個刨心撕肺的檢討,為後人留下些可傳承、可汲取的經驗教訓,讓思想產生價值該多好。假如這樣做了,所謂的那個大徒弟也不會在網絡上跟你犯同樣的低級錯誤,丟人現眼地去跟網友互懟互罵。

強烈建議姜大師,放棄非遺傳承人的資格和認定,交給全國的觀眾聽眾來評審選擇合格的人來替補;曲協主席的位置也放手吧,別拿著這個官位和旗號禍害錢了,要知道,你批出去的款項,像什麼搞好幾億的那個相聲大會啊等等真得都是我們這些小民百姓的血汗錢,沒有多少是你們曲協演出來的真金白銀。還有,不要硬剛那些民間相聲藝人,人家玩師門你也玩,人家搞市場你也帶著體制內的搞,說到家你沒有那個天份,要學會認命。既然命運給了你這麼好的眷顧,就要珍惜。再有就是去除身上的霸凌行為,難道你沒發覺,你率領的曲協發布的各項指示精神不都是體制內的自娛自樂嗎?有多少是來自廣大人民群眾的呼聲?脫離群眾時間太長了,眼中只有天看不到地,簡而言之就是太飄了,不給你栓上點什麼,真要飛天了。

蓋棺定論,從相聲健康發展的情形來看,姜大師可以跟相聲告別了。相聲太對得起你了,希望你也對得起相聲。告別吧,去度個安詳的晚年!等到80歲的時候,新曲協一定會授予你急流勇退、見好就收終身榮譽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