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居》男演員犧牲有多大?張頌文形象崩塌,馮紹峰好似“紙片”


回顧近些年的都市情感類型劇集,80%的作品都是以女性視角切入。

大力推崇獨立女性思想,讓家庭主婦走出牢籠,不依靠婚姻,不仰仗家庭。

前有《三十而已》《流金歲月》後有《小敏家》《我們的婚姻》等,而這些類型劇內,男性角色幾乎都被邊緣化,人設不夠突出,功能性不強,只作為純輔助出現。

少數能夠站出來,能夠立得住的角色,要么是像陳道明那種已經不能單用演技來衡量的老戲骨,要么就是討好型人格,類似田雨和王驍一流,不能左右劇情的周邊刊物。

剩下一抹水的反面教材,渣王海王齊上陣,任人點評批判。

其目的只是為了助推女性成長。

目前正在線上熱播的都市家庭劇《心居》依然走的是可犧牲男演員的老套路,雙女主雙線並進,屢試不爽。

海清與童謠代表著兩種不同圈層,不同等級,進行著一次差距懸殊的博弈,而圍繞在二人身邊的男性演員實力同樣不可小覷,有行走的表演教科書,有佔據流量池的貴族偶像,更有經驗豐富的老演員環伺助陣。

可惜,再優秀的男演員在這樣的類型劇中,也難有發揮空間,隨著劇情推進逐漸淪為邊角料,觀眾們能夠記下的只有海清“變形”的臉孔,以及童謠高高在上的驚鴻一瞥。

01張頌文形象崩塌

張頌文老師憑藉《隱秘的角落》迅速翻紅,在劇中用那一堂堂實戰表演,給觀眾們和他北京電影學院的學生們好好上了一課。

延伸閱讀  鮮肉頭禿群像:千璽髮際線高,王一博背頭腦門亮,最社死的還是他

此後他的角色更多地出現在大眾視野裡,《掃黑決戰》極具反骨的曹志遠,主旋律作品《1921》中的何叔衡,還有《革命者》被驚為神級角色的李大釗等。

張頌文近年在影視劇作品裡的表現,大多都被視為表演範本,他不僅僅貢獻了深入人心的角色,更是一次言傳身教的親歷示範。

張頌文目前的既定形像已印刻在了觀眾們的腦海裡,而此次參演矛盾文學獲獎作品《心居》本該有所建樹,可事實上他拿到展翔這個角色,從體現人物層面上來說,完全是一個可有可無,且佔據著重要出場戲份的邊緣化人物,與原著描述大相徑庭。

中年油膩的收租公,一頭髮際線超高的波浪捲,死纏爛打的高級“舔狗”,雖說原著裡展總也是一個土味十足的暴發戶,但張頌文的詮釋多少有些飢不擇食,令人與之無法架構情感聯繫,形象全崩塌,人設更是立不住,就連不懂劇作技巧的普通觀眾也能看得出,展翔在兩個女人之間周旋所起到的作用,不過是突顯女性做到獨立逆襲的前後變化。

她們雖然離不開男人的幫助,但成功的果實卻不會與他人分享。

02馮紹峰好似“紙片”

曾經擁有貴族氣質的優質偶像,在與趙麗穎分開後愈發衰老。

那是熒幕妝容無法掩蓋的衰敗之感。

此次,馮紹峰在劇中飾演顧清俞的青梅竹馬施源,上海大戶人家幾經浮沉後的落寞公子,他與童謠始終有感情羈絆,可就目前來看,兩人之間還未擦出半點火花,本是形同陌路,卻還要強行聯繫。

一個做作,一個隱忍。

馮紹峰所飾演的施源毫無情感可言,走不進內心,也讓觀眾無法理解,就好似一個想強行賣慘的紙片人,用弱不禁風的悲催引起女主人公的注意來換取同情和錢財。

此角色的功能性非常弱,還不如出場次數有限,軟飯硬吃的顧昕,他的出現只是想體現出顧清俞強勢皮囊下的柔弱一面,就像那沒有靈魂的“紙活”最終被焚燒殆盡,只是不知,曾經的“霸王別姬”還能否上演?

延伸閱讀  零緋聞的夫妻,鄧超孫儷情比金堅,陳寶國趙奎娥相伴39年令人羨慕

03塑造角色成功的男演員,提前殺青

要說在《心居》中,第一個塑立起來的男性角色,當屬姚一奇飾演的顧磊。

名不見經傳的食品廣告小王子,相由心生的無能廢材老公。

典型生長在溫室裡的胖骨朵,經不起一點風吹雨打,沒有主見沒有思想的人形木偶,家裡的事都與自己無關,吃好喝好玩好是他的人生宗旨。

不求上進,沒有責任心,更沒有人生目標和夢想,好似給一鞭子走一步的懶驢,活著就是對家人最好的回報。

在追《心居》之前,沒有看過原著的觀眾們都會認為顧磊是諸多男性角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許多現實生活中男性形象的縮影。

但跟隨原著故事走向,他必須是第一個殺青的演員,如果以藝術創作角度入手,他的犧牲是值得的,他的離世側面體現了馮曉琴即將面臨著的更悲慘境遇,以及造就了她成為獨立女性後上演的人生逆襲。

男性演員在都市劇中淪為邊角料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女性觀眾群體基數傾斜,外加上高呼女性成長口號的普及,這是女性崛起後的必然現象。

在劇集創作過程中,此類型劇需要男性角色更多讓步。

也要做出更多犧牲,甚至多以反面形象示人,要么庸俗不堪,要么卑劣無恥。

從熱播劇《心居》我們也能看出,男演員們死的死,傷的傷,不是出軌就是舔狗,都說中年女演員危機潮已經過去,可是中年男演員的危機好像才剛剛開始。

延伸閱讀  看了洪金寶和李連杰如今的狀況,就會明白為啥功夫巨星難再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