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低估”的實力派演員,明明是一線演員演技,名氣卻一言難盡


在電影表演界,有一個問題一直“懸而未決”。

在英語語境和好萊塢表演評價體系中,將一類演員稱為“Character actor”。

這個詞,在網絡百科中,被翻譯成“性格演員”。

李雪健老師曾經談到過自己就是性格演員:

“演員是分性格化演員和性格演員,性格化演員說俗氣點就是偶像派,我是屬於性格演員。”

皮哥曾專門研究過這一詞,在各種詞典中的英文解釋,最終得到的結論是,詞彙中的Character雖然有“性格”的意思,但也有“角色”的意思。

而Character actor,實際上指的是那些扮演的角色特點鮮明,與眾不同,演技很好但並不知名的演員。

用通俗話來講,就是“戲紅人不紅”的演員,或者我們常說的“特色配角”或“黃金配角”。

在前不久結束的《人世間》中,就有很多“Character actor”開始走進大眾視野,被觀眾所熟知。

比如飾演塗志強的沈曉海,一顰一簇,一眨眼一挑眉都是戲。

作為土生土長的東北人,沈曉海飾演的塗志強雖然出場僅兩集就領了盒飯,但是他的表演卻足夠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眉宇間,塗志強看上去就不像一個十惡不赦的殺人犯,和水自流的幾段眼神交流,也充滿了故事性、角色情緒和情節留白,處理的都恰到好處。

事實上,在中國影壇,像沈曉海這樣戲紅人不紅的演員還有很多,這些“寶藏演員”值得被觀眾認識,也值得在更多的熱劇中,擔當更為重要的角色,卻因種種原因而被“低估”。

今天,皮哥不妨與大家聊聊幾位實力一直被“低估”的好演員,看看哪一位的表演,是你的“心頭好”,看看哪一位如今的境遇,最讓人感到可惜。

下面,我們先從第八位說起——

第八位、劉斌

說起劉斌,大家可能一下子想不起,他到底是哪個演員。

其實他塑造過很多經典的角色,就在去年大火的《大決戰》中,他還演過國民黨內部一個極其著名的人物:劉峙。

看到這身行頭,你很難將他和他飾演的其他角色聯繫起來。實際上,在很多影視作品中,劉斌的配角都是蓋過主角光環的存在。

劉斌來自著名的中戲80表演班,姜文、呂麗萍、叢珊、岳紅都是他的同學。

雖然胖乎乎的劉斌在相貌上並不出眾,但是他的演技,卻早早就顯山漏水,可以和老戲骨掰一掰手腕。

2001年管虎的《黑洞》中,劉斌飾演黑社會老大聶明宇的副手,龍騰集團公司的總經理。

他身材魁梧高大,梳著當今霸總的大背頭,眼神犀利凶狠,每一個動作都透著一股黑社會大佬才有的霸氣。

這部戲中和他對戲的,是如日中天的戲骨陳道明。

當陳道明是主角的時候,能蓋過他光環的配角不多,劉斌就是其中之一,在《黑洞》中,聶明宇便生生被張峰蓋過一頭,演技為所有觀眾承認並喜愛。

到了2003年的《大宅門》堪稱群英薈萃,在陳寶國等一眾明星的星光熠熠裡,劉斌飾演的白敬業異常出彩。

圓潤的他自帶中年男人的油膩感,在劉斌的塑造下,白敬業的圓滑世故被刻畫得入木三分,讓觀眾恨得牙癢癢。

出道這麼多年依舊不溫不火,或許不是劉斌的錯。

但不認識這個迷人的胖子,只認識他在劇中的角色,一定程度上是我們觀眾的損失啊。

第七位、劉小鋒

如果不貼圖,皮哥敢肯定,大家不知道這個劉小鋒究竟是何許人。

要知道,曾經的劉小鋒風光無限,有“千面小生”之稱,因為他飾演的角色,外形多樣性格各異,但都十分鮮活。

劉小鋒剛出道的時候外形俊朗,器宇不凡,所以憑藉幾部古裝劇中的角色,收穫了不少粉絲。

如果大家對他有印象,就能知道曾經的劉小鋒,可是央視的常客。

在《白蛇傳》中,他飾演處處阻撓白蛇和許仙的法海。

頭髮剃光,只是眉頭一皺,就把這個大和尚的無情和固執體現到位了。

延伸閱讀  40歲郭晶晶公園玩滑板!穿緊身褲腿型筆直修長,動作太難差點摔倒

在《寶蓮燈》中,他又搖身一變,成了沉香的父親劉彥昌。

上戲畢業的劉小鋒塑造角色很有一手,他常常潤物無聲地將自己和角色融為一體,熱劇播完後,大家記住的幾乎都是角色,卻沒有記住他的名字。

2006年之後,劉小鋒開始專攻戰爭和諜戰方向,參演了一大批,諸如《重慶諜戰》《盤尼西林·1944》《利劍》《紅色電波》《鐵血尖刀》等等。

雖然不少人不清楚他的真實姓名,但看到他的樣子,總能與印像中某個軍官或特工聯繫起來。

2019年,在《攀登者》中,劉小鋒飾演了老隊長徐浩天。

這個熟臉,估計在電影院大家也沒認出來吧。

別看劉小鋒沒有大紅大紫,他如今的作品可是超過了百部,而且是國家一級演員,即便演配角,演技也不比主角差。

戲外,劉小鋒與小16歲嬌妻結婚,育有一子,一家三口生活得幸福快樂,這也就別無他求了。

第六位、李佳璘(又名:小李琳)

有一個大家並不熟悉的名字,但是看到下面的劇照,相信每個觀眾都能認出來。

沒錯,童年神劇,開創古偶劇先河的《上錯花轎嫁對郎》中的新娘之一杜冰雁,就是李佳璘飾演的。

那時的李佳璘小家碧玉一眼萬年,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童年女神。

在李佳璘的扮演下,杜冰雁溫婉聰慧,柔中帶剛,評價為”國民女神”都不為過,風頭甚至蓋過了同演新娘的黃奕。

一部《上錯花轎嫁對郎》幫李佳璘打出了知名度,各種片約紛至沓來。

2001年之後,李佳璘參演過不少經典作品,也出演過很多讓人記憶猶新的角色。

她曾和朱茵、傅藝偉共同出演的喜劇《天上掉下個林妹妹》,也和佟大為、王珂出演過《瘦身家族》,更與袁詠儀出演過《真愛之百萬新娘》。

李佳璘的演技廣受好評,戲路很寬,從古典美人到現代女性,從女英雄到女反派,女性角色再變化,她都能信手拈來,拿來就能演,演了就能讓觀眾入戲。

只可惜盛名之下,李佳璘曾兩次離開演藝圈,這對她的職業生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一次是因為結婚經營餐館生意,另一次是因為二婚搞起了直播。

聽到李佳璘說自己“不做演員了”,讓人唏噓,2016年之後,她就再也沒有正式作品出現在觀眾視野裡了。

2021年的《王牌對王牌》中,李佳璘現身再扮杜冰雁,當年的冰雪美人已經沒有了絕世容顏,留給我們的只有對青春的嚮往和無限的懷念。

第五位、陳創

說句沒有惡意的話,陳創是演“狗”出名的。

2005年的《寶蓮燈》裡,焦恩俊飾演了英明神武的二郎真君,而飾演哮天犬的,就是陳創。

這個留著一頭方便麵長發,一撇小鬍子,看起來賊眉鼠眼的小演員,跟焦恩俊一對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而當年這個拿著一根骨頭作為武器的哮天犬,也是《寶蓮燈》中的搞笑擔當。

如今,畢業於北影的陳創,已經47歲了,別看演的都是小角色,但陳創的專業能力從無人敢質疑。

他從小就愛好書法、曲藝、武術,考上北影后出演了幾部影片,但囿於外貌,都沒有泛起什麼波瀾。

但在這些小人物中,陳創的演技正在漸漸迎來蛻變和精進。

《寶蓮燈》大受歡迎後,陳創在央視的《魔幻手機》《魔幻手機2傻妞歸來》中飾演了黃眉大王。

之後又繼續和焦恩俊合作了《寶蓮燈前傳》,依舊飾演哮天犬。

在一個個小人物中,陳創找到了自己的表演風格,但他沒有把自己困在“哮天犬”此類耍寶角色的框框裡。

《福貴》中,陳創就飾演了主角福貴,從富家少爺到家徒四壁,福貴悲慘的一生被陳創詮釋得生動形象,感人至深。

戲裡的陳創沉浸在角色中無法自拔,戲外的觀眾看得眼淚連連,聲聲叫好。

去年,陳創的電影《守島人》上映,他飾演包正富。

此時的陳創已經完全沒有了哮天犬的影子,劇照下方那句“演技派”的評價,是觀眾對陳創表演最好的蓋章認定。

第四位、丁志誠

北京人藝出好演員,濮存昕,馮遠征,徐帆,宋丹丹,陳小藝……都是從北京人藝出來的好演員。

這些演員中,有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演員,他叫丁志誠。

延伸閱讀  跑男第九季陣容官宣,我更想念第一季

高中畢業後,丁志誠在圖書館工作,之後進入北京人藝,幾乎沒演過什麼正經角色,直到1995年經朋友介紹,在《一場風花雪月的事》中演了一位副隊長,這才正式進入演藝圈。

丁志誠濃眉大眼,一張國字臉辨識度十足,特別適合出演正派人物。因為這個特點,他出演了我們童年每個人都熟悉的一部警匪劇《重案六組》。

劇中,丁志誠飾演正直果斷的警察楊震,雖然出演的是續作,但收視率竟然超過原作,這是丁志誠之前沒想到的。

楊震這個角色,為丁志誠打開了知名度。

就在這個節骨眼,追求表演技藝的丁志誠,卻放棄了自己擅長的警察等硬漢角色,開始拓展別的戲路。

年代劇《重返上海灘》中,他飾演了上海灘神探畢凡,《新鍘美案》裡,他甚至演了一把顛覆觀眾普遍認知,頗有點浪漫主義色彩的陳世美。

這之後,丁志誠開始嘗試各種不同的角色,他演過抗戰題材的《火線》,也有諜戰作品《黨的女兒》,他參演過都市劇《幸福請你等等我》,也有年代劇《百里夜刀》。

2012年12月,丁志誠還操起老本行,參演美國劇作家阿瑟·米勒的話劇《推銷員之死》中飾演了男主人公威利,並憑藉這個角色拿到話劇金獅表演獎。

電視盛行的時候回歸話劇,並斬獲話劇獎項,這是對自己演技的磨煉,也是演員中少有的對錶演初心的尋找。

去年,丁志誠有兩部作品《榮耀乒乓》和《北轍南轅》與觀眾見面。春晚的創意音舞詩畫《憶江南》裡,也有丁志誠的身影。

對老一輩演員來說,這是可貴的堅持,也是如今很多流量明星學不來的職業操守。

第三位、隋俊波

很多人認識隋俊波,是從《人世間》裡的郝冬梅,也有人是通過吐槽《雪中悍刀行》中的裴南葦。

實際上,早在今年這兩部熱播劇之前,隋俊波就塑造過無數經典的熒幕形象,她能在《人世間》裡脫穎而出,靠的是之前幾十年如一日對小角色的堅持,也是對錶演的敬畏。

隋俊波是學舞蹈出身,13歲的時候就考入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6年之後,她又考上中戲,開始了自己的演員生涯。

真正發掘隋俊波的是趙寶剛導演,在他的《夜雨》中,趙寶剛將戲份不少的“小玉”一角交給隋俊波,並對她的表演十分滿意。

2005年到2010年間,隋俊波出演了幾十部電視劇,但劇中的角色無一例外都是配角。

一個個配角的塑造中,隋俊波沒有消磨掉對錶演的耐心,反而反复總結,等待出彩的機會。

果然,2011年的《男人幫》裡,跟孫紅雷黃磊搭戲的隋俊波,靠著率性灑脫的都市女孩艾米火了一把。

從艾米這個角色,一部分觀眾開始漸漸知道了隋俊波,也了解了她的演技。

不過這之後,隋俊波的熱度倏忽而過,艾米很快成了過去式。

她開始重新探索,演諜戰《喋血孤島》,演都市《閨蜜駕到》,演勵志《李波羅的愛情》,演宮廷《夢迴唐朝》。

甚至連《青簪行》和《雪中悍刀行》這樣的網絡爽文劇,她也演,結果只有被群嘲。

不過,觀眾只能嘲笑她的顏值,卻無法嘲笑她的演技。

直到《人世間》裡的郝冬梅,隋俊波終於一炮打響。劇中與宋春麗那場對手戲,宋春麗是真扇巴掌,隋俊波也是真挨。

這場戲,這部戲,讓觀眾重新認識了隋俊波。

而從《人世間》起,像隋俊波這種好演員的春天,或許就真的到來了。

第二位、顏丙燕

顏丙燕,至少在今年的《對手》之前,當下的年輕觀眾,還鮮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顏丙燕起點很高,出道後的《甘十九妹》到之後的《紅十字方隊》,顏丙燕直接拿到了金鷹獎最佳女配。

那時候的顏丙燕,還是真正的偶像派。 (《紅十字方隊》的定位,是“青春偶像劇”)

2007年,顏丙燕憑藉一部《愛情的牙齒》拿到金雞獎影后,從此開始了轉戰大銀幕的表演經歷。

顏丙燕的演技是經得起任何銀幕考驗的,2011年的《萬箭穿心》裡,顏丙燕飾演一個倔強的妻子,名叫李寶莉。

片中,李寶莉發現丈夫出軌的那場哭戲,堪稱“教科書級別”,在許多觀眾心裡,這段戲是顏丙燕演技的最好註腳。

憑藉對李寶莉的塑造,顏丙燕連拿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北京大學生電影節、倫敦國際華語電影節等7個最佳女主,一躍成為榮譽收割機。

這之後,顏丙燕並沒有被榮譽沖昏頭腦,她仍然謹慎接戲,不驕不躁,步伐走得很穩,每年一部作品,但都是精品。

從《家宴》到《盛先生的花兒》,從《一切如你》到不久前在熱播劇《對手》中飾演段迎九,顏丙燕為了演戲可以放棄任何包袱,甚至是性別。

段迎九這個角色,注定預示著顏丙燕演技的又一層蛻變,而從這個角色裡,我們或許可以看到,中國演技最好的那一波演員,是怎樣對待表演這件事的。

延伸閱讀  張藝興出道10年了,但他還是當初那個追夢少年,贏得了很多人的喜歡

第一位、詠梅

2019年2月,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公佈了主競賽單元的最佳男女主演。

名字公佈的一瞬間,很多中國觀眾懵了——誰是王景春,誰又是詠梅?比起王景春這樣的文藝片常客,詠梅的一鳴驚人,似乎更讓人驚嘆。

在英國《衛報》評選的2019年度十佳女演員中,詠梅在列,也是唯一入選的中國女演員,與斯嘉麗·約翰遜、妮可·基德曼等國際著名女影星並列。

名不見經傳的詠梅,似乎不應該取得這樣的成就。大家可能不知道,詠梅根本就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員。

她畢業於對外經貿大學,參加過黑豹樂隊,下海經過商,當過職員,最終走上了演藝道路。

業餘時間曾拍點廣告的詠梅,有對鏡頭的天生敏感,雖然沒有專業學習過表演,但面對攝影機,她一直很自如。

出演處女作《牧雲的男人》後,詠梅的職業生涯開始有了起色,她演過很多知名劇裡的知名角色,但自己就是不怎麼出名。

武俠劇《浪跡天涯》裡的琴芳,《手機》中的小蘇老師,《中國式離婚》裡善解人意的單身女人肖莉,甚至《海洋天堂》《唐山大地震》這樣的文藝親情片和商業災難片,她都有過參演。

觀眾們彷彿只習慣欣賞她的演技,對她是誰則不聞不問。

不過,擁有詠梅這般演技的演員,從來不需要從名聲中尋求肯定和認同。詠梅從未刻意營銷過自己,對目前的現狀,她也從未有過不滿。

談及自己的演藝生涯,詠梅曾這樣總結:“沒有波瀾壯闊的傳奇故事,沒有一鳴驚人的轟動效應。”

詠梅就像自己名字一樣,芳香自溢,獨立寒春。晚年成名的她,面對名聲和榮譽,一樣淡定從容,低調謙遜。

我們經常說起一句話,名聲和流量並不代表演技,在當下的娛樂圈,往往名氣越大,流量越高的人,演技反而越差。

因為他們缺少了打磨,缺少了耐心,沒有了成為演員的初心,多少演員在燈紅酒綠的娛樂圈迷失了自己。

不過,有人迷失就有人清醒,有人乘著風口起飛,就有人把頭低到塵埃,等待著厚積薄發的那個機會。

今天皮哥提到的八位演員,都是如此,他們的存在,也狠狠打瞭如今一味追逐知名度,演技不求上進明星的臉。

以他們的演技,可以擔當任何一部作品的任何一個主角。

今天的他們是名不見經傳的Character actor,明天的他們,或許就是人人心目中的Super star(超級巨星)。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蜉蝣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