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明星“賣慘”讓人反感?他們的窮,是普通人達不到的富


眾所周知,演員是一個高薪職業,大部分配角出演一部戲就能掙出普通人一輩子的工資,而很多有名氣的主角更是會得到“天價片酬”。

有關演員收入的話題多次引起網友的熱議,“知道他們拍戲很辛苦,但比他們辛苦的人多了去,賺得卻遠遠不如他們,實在是不公平”。

曾出演網劇《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中女配角的女演員張昊玥發布了一則視頻,視頻中她聲稱要給網友揭秘演員行業現狀,她表示演員沒有大家想像中掙得那麼多,像自己這種“38線”掙的很少,只是比跑龍套的好一點。

而且好多劇組都沒有開機,現在多數人都處於一個“待業”的狀態,整個行業都比較冷清。

她表示以前一個18線演員的年收入可以達到100萬,但自己屬於這個等級卻沒有達到,她還分析了自己的近況,一年的總收入24萬,只工作6個月,另外半年是不拍戲的,平均下來就是月薪2萬,在北京租房和開銷都非常大。

視頻中她還邀請了一位和自己一樣混得不好的同行,對方稱手裡只剩50萬存款。

她在視頻的結尾還以抱怨的態度表示,網友抵制演員高片酬非常對,而自己現在的狀況還不如去上班,對於張昊玥這段看似揭秘娛樂圈薪酬現狀、實則賣慘的視頻,引發網友的反感。

網友的多數評論都是“這樣還不知足”,總是把自己和掙得多的人比較,沒有人家紅是事實,就別在網絡上發布自己的心理不平衡。

因為她根本不了解,普通行業月薪能達到2萬,真的很少。

在很多人眼裡,張昊玥有高出普通人好幾倍的工資,還有半年的休息時間,是羨慕不來的生活,她的這條視頻有炫富的嫌疑。

延伸閱讀  英皇群星大聚會:Twins意外缺席,謝霆鋒和陳偉霆罕見同框

而且她所謂的“去上班”也不是動動嘴就可以實現的,學歷不高還不能吃苦,即使長得好看也沒有什麼工作機會。

其實有很多演員都有這種讓人不理解的“賣慘”情況,曾出演過《愛情公寓》中關谷傳奇一角的男演員王傳君就曾向網友“哭窮”表示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卡里就剩100萬了。

有網友評論“我最富有的時候卡里也沒有這些錢”,有的人連飯都吃不上,有的人卻因為卡里只有100萬而傷心難過。

潘長江近幾年逐漸轉戰直播帶貨,不僅沒有什麼好的作品也很少能看見他出現在熒幕上。潘長江直播帶貨的很多套路讓網友吐槽,“演技全用在欺騙粉絲上”,他出售的商品還被質疑為假貨。

在好多網友質疑他這麼大歲數出來“搞名堂”時,潘長江在直播中痛哭流涕地表示“我也要養活一大家子人,我已經老了也無戲可拍,不直播拿什麼養活自己”。

潘長江作為最早一批的“小品人”,在娛樂圈打拼了這麼多年早已經家財萬貫,不可能像他所說的那樣生活困難。

除非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之前還有網友拍到他身穿奢飾品、豪車出行,只能說再這樣真就“晚節不保”了。

《中國好聲音》第三名出道的吉克雋逸曾在直播中表示“做藝人太難了”,同時希望能給這個行業一點愛和寬容,自己幾乎需要十項全能,長得好看還得歌唱的好,業務能力強還得承受得住各種精神壓力。

但其實即使她不是演員比別人少了一條出路,她的收入也是很多人望塵莫及的,她在北京的豪宅中的每一個小家具都是奢飾品,曬出的日常生活也十分奢靡。

自薦《乘風破浪》的何潔也曾在直播中連線劉維哭訴自己現在的悲慘狀況,她表示自己已經失業3個月,現在同時養育四個孩子讓自己有很大的經濟壓力,目前有搬家的計劃並且已經把保姆辭退了,用節流的方式減少自己的開銷。

延伸閱讀  錢小佳自曝離婚一年多,與女主播阿涵談戀愛,但只戀愛不想結婚

何潔住著大別墅,身上穿著各種奢侈大牌,社交平台經常曬出外出遊玩的視頻,看起來十分愜意並沒有任何經濟壓力。

對於她的“哭慘”,很多網友都表示“即使是真的那也是你自找的”,她這種自嘲“已經養不起孩子”的行為只是為了博取關注為直播帶貨吸引流量,以前積累的觀眾緣也逐漸消失了,同樣出道多年沒有點積蓄怎麼能有生三個孩子的勇氣。

52歲的張庭曾在直播中表示自己要一邊照顧孩子一邊直播帶貨,每天休息的時間很少。張雨綺也在微博上發文希望對演員多一些寬容,又抱怨自己有多麼不容易。可以說“賣慘”是現在眾明星博取關注常用的手段,她們的不容易也是不肯放下身段,總是要求生活品質。

結語

能夠進入演藝圈,他們已經足夠幸運了。哪怕是個18線的小演員,一部劇的片酬也是普通人望塵莫及的。

人需要懂得知足,享受著職業帶來的高額紅利就別抱怨自己的辛苦,沒有哪個成年人是容易的。

-【正文完】-

本文為原創,未經授權嚴禁轉載,侵權必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