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華為Hicar車型確定 一個千億巨頭的智能汽車業務落地



今年能看到華為的Hicar。 4月8日,在華為舉行的春季新品發布會上,華為還公佈了關於其Hicar業務細節。支持華為Hicar的車型已基本確定,目前已進入最後調試階段,今年有望推向市場。

華為Hicar車型確定 一個千億巨頭的智能汽車業務落地 1

華為的HiCar是什麼?

按照官方描述,HiCar是華為智慧車載解決方案。

簡言之,華為HiCar實現的是手機和車機的互聯,並不是汽車操作系統,而是車機手機的映射方案。

更簡單的理解,HiCar 就是一個以智能手機為核心的車機手機互聯方案。

與HiCar對標的就是蘋果CarPlay和百度CarLife了。

早在2014年,蘋果和谷歌先後發布了車機手機的映射方案,CarPlay以及Android Auto。彼時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把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優勢帶進車內。

由於各種原因,目前CarPlay成為了中國國內映射方案的主流選擇。

HiCar不會止步於手機投屏。在昨天的發布會上,華為首次展示了出行互聯解決方案HiCar的實機操作畫面。

華為Hicar車型確定 一個千億巨頭的智能汽車業務落地 2

此次公開展示HiCar的實機操作畫面中可以看到,,HiCar可以調用車內攝像頭與手機進行聯動,進行視頻通話等操作。

畫面中,操作人員還展示了一些更高級的功能,如疲勞駕駛安全提示等,並稱HiCar目前在汽車車機系統種實現了對更多常用App的支持。此外,華為表示,HiCar可以利用移動設備的5G網絡能力加強車機系統的數據交互能力。

華為Hicar車型確定 一個千億巨頭的智能汽車業務落地 3

HiCar實現的是手機和車機互聯,可以在手機和車機之間建立通道,將手機的應用和服務延展到汽車,讓汽車和手機、其他IOT設備之間實現全互聯。

華為HiCar有啥特色?

2015年,華為就開始在車機系統領域嶄露頭角,當時取得了大眾合作,特別是應用了開放標準的MirrorLink,更是一套被業界認為可以抗衡蘋果CarPlay的車機系統。

不過可惜的是,由於當時手機型號的限制,以及大部分車企選擇了CarPlay和 CarLife進行適配,而錯失了發展期。

基於前期“失敗”的經驗積累和多年在通信模塊、5G技術的積累,華為於去年向市場推出了HiCar車機系統。

經過數年的積累和開發,華為HiCar和傳統手機映射方案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HiCar 能夠實現和車輛更深度的結合。不止AI語音交互、人臉識別,還有自動駕駛以及整個人車家的生態融合。

其次,HiCar可以利用移動設備的5G網絡能力加強車機系統的數據交互能力。

根據此前白皮書的介紹,HiCar 能夠接入華為在AI、語音、計算機視覺等方面的能力。同時,能夠調用車速、方向盤轉角、檔位模式、汽車環境光傳感器在內的車身數據以及空調、車窗、喇叭等車身控制部件。

華為Hicar車型確定 一個千億巨頭的智能汽車業務落地 4

值得一提的是,華為HiCar是繼鴻蒙操作系統之後又一個分佈式的潛力挖。

鴻蒙操作系統可以實現不同硬件的功能模塊互通,如樂高一樣,把任意硬件的任意模塊可以進行組合。

正如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所講,未來的操作系統應當是微內核架構,可以適配任意終端。

如此,車企就不再需要對每一個硬件單獨開發應用,可以適配所有硬件。

承襲於鴻蒙OS的HiCar也是如此。因為生態封閉和系統接入壁壘會增加互聯的成本,使用戶體驗極差。

HiCar借助華為秉承的分佈式技術能力,手機和車機通過分佈式總線互聯後將會形成一個“超級終端”,讓手機和車機可以互相調用彼此的硬件能力,從而實現無縫連接,實現用戶體驗的統一。

舉例來看,去年HiCar “上車”新寶駿RC-6,就可以立馬實現硬件互助。實現極簡連接,華為一直在強調包括耳機、手錶、筆記本電腦等智能設備的無感互聯。借助HiCar Kit開放能力,這套系統就可以無感的使用汽車的共享設備資源和數據,方便手機上的應用接入支持華為HiCar。

無感連接以後,車內一鍵遠程控製家居、車內攝像頭疲勞檢測、視頻通話、手勢交互、Android 應用生態共享、日程卡片等功能也都有了載體,用戶使用起來,會感覺所有設備都像一個超級設備,盡可能實現人-車-家的用戶體驗無縫流轉。

當然,儘管華為HiCar的存在,和傳統的手機映射方案相對標,但不會和BAT的車聯網系統形成競爭。按照華為的規劃,HiCar是一個開放的車機生態環境和平台。

30家車廠、120款車型的合作夥伴

接著目前,HiCar生態合作夥伴已經超過30家車廠,包括奧迪、一汽、廣汽、北汽、奇瑞、江淮等車企已經加入,合作車型超過120款。

為什麼一向挑剔的車廠紛紛選擇HiCar進行適配呢?

華為Hicar車型確定 一個千億巨頭的智能汽車業務落地 5

在去年的華為開發者大會上,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總裁王成錄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一是以手機為中心,可以構建人走,在家、車等的互助資源池;

二是“手機+車機+N端”服務互通,讓用戶感覺所有設備像一個虛擬超級設備;

三是一站式開發的開放生態平台,應用和服務在多設備共享。

據悉,基於HiCar提供的HiCarKit和HiCar SDK開放能力,各個廠商適配HiCar主要有兩種形式:

一種是在軟件層面,通過一系列標準的開發流程適配;

另一種是通過外插USB的方式來啟動HiCar,這種更適合老款車型。

在華為的佈局中,中短期手機映射華為HiCar過渡,長期鴻蒙車機操作系統發力。

因此,在鴻蒙OS上車之前,車機HiCar率先打開汽車市場就很好理解了。

HiCar到鴻蒙OS是逐漸遞進式落地汽車應用。也就是說,華為HiCar只是一個過渡方案。

因為隨著邊緣計算、雲計算的發展,車機計算能力、以及生態更加融合的發展,只有一套獨立的OS才能承載起汽車智能化發展和新技術應用的需求,最終的競爭將是車載系統級的,鴻蒙OS操作系統將成為華為在車聯網領域的長期發力點。

所以華為更大的野望,不止車機系統,而是操作系統。隨著車機系統的落地,可見汽車相關業務對華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曾將其和手機業務進行類比:“可能十年以後的汽車行業,華為又很牛逼,像現在的手機行業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