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以一首《我的中國心》在春晚走紅的張明敏,現在怎樣了?


“長江、長城、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斤……”世界上凡是有華人生活的地方,都廣為傳唱著這首感人肺腑的歌曲《我的中國心》,我們也因此記住了那位戴著眼鏡、穿著中山裝的演唱者張明敏。

張明敏

1984年,張明敏作為第一位登上春晚舞台的香港歌手,在春晚上演唱了《我的中國心》,那麼時隔37年以後,現在的張明敏又過得怎麼樣呢?

1956年,張明敏出生於香港,他從小就喜歡唱歌,但是家庭的清貧沒能使他進入音樂學院的大門,他只能像那個時代大多數年輕人一樣,早早就參加了工作,在一家電子錶廠做負責計時的小工。

但張明敏並沒有放棄自己的理想,他憑著對音樂的愛好,以頑強的意志、不屈的精神和執著的追求,最終自學成才。 1979年,23歲的他參加了香港工聯會和香港電台主辦的“全港工人演唱賽”和“全港業餘歌手演唱賽”,連續奪得兩個大賽冠軍,也成功地引起了唱片公司的注意。

年輕時的張明敏

當時的香港歌壇還是粵語歌一統天下,而出身於華僑家庭的張明敏卻對國語歌情有獨鍾,所以他的第一張專輯就是翻唱台灣校園的歌曲《鄉間小路》。恰好他所在的永恆唱片公司的老闆也是華僑,他的民族感比較強烈,因此也選擇了愛國歌曲作為發展的方向,但是公司的其他歌手卻嫌這樣的歌太土而不願意唱,只有張明敏最終擔起了這個重任。

曾有朋友勸張明敏改變演唱風格,多唱粵語歌可以多掙錢。但他卻拒絕說:“沒有國家,沒有民族,還有什麼音樂可談?中國人不能說國語,那什麼可以呢?”他堅持用國語演唱民族歌曲,而且自己的所有唱片均用國語錄製。

1982年,發生了一件令全球華人義憤填膺的事,日本文部省在審定教科書中,篡改侵華歷史,美化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戰爭,日本的這個行為立即激起了中國和亞太地區各國人民的極大憤慨。張明敏決定製作一首以愛國為情懷的歌曲,用音樂來表達華人對祖國的感情,於是《我的中國心》這首歌就這麼誕生了,而且很快被人廣為傳唱。

1983年,春晚的總導演黃一鶴在成功舉辦了第一屆春晚以後,正為1984年的春晚節目而發愁,此時《光明日報》上的一則報導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就是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訪華,簽署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隨著聯合聲明的正式簽署,香港回歸已經提上正式議程,中國已經世界被世界所矚目,被歐美各國關注著。

黃一鶴馬上有了一個想法:既然香港回歸已是大勢所趨,那能不能請香港的歌手來春晚演出,讓他們的祖國的懷裡過春節呢?

這個創意非常好,但當時內地對香港的歌手並不了解,於是中央電視台導演袁德旺和黃一鶴一起來到了深圳,他們租了間房子,專門收看香港電視,想尋找一位合適的歌手。

黃一鶴

延伸閱讀  新版神鵰俠侶還被壓四年,看到小龍女後,網友表示認真的嗎?

儘管當時的香港歌壇百花齊放,張國榮、譚詠麟、梅艷芳等歌手都正值自己的鼎盛時期,但他們的歌曲在當時被認為是“靡靡之音”,顯然不適合拿到春晚的舞台上。黃一鶴等人在深圳呆了好幾天,卻始終找到好歌。

直到有一天,黃一鶴等人乘武警的吉普車外出,司機放了一般磁帶,裡面播放的歌曲正是張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國心》,這情真意切的歌詞和感人流暢的演唱風格,令黃一鶴等人拍案叫絕。

就這樣,黃一鶴等人帶著這盤磁帶回到了北京,他們向上級申請邀請張明敏到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會上演出,但這在當時並不能被所有人接受,甚至有人說:“春節晚會是現場直播,可不是錄像,萬一他說出一句不得體的話,誰負責?”

在距1984年除夕只有一個月時,春晚劇組內的意見仍然沒有統一,黃一鶴的心情很沉重,他激動地說:“我把孩子請到母親的懷裡來過春節,這有什麼不對?”

直到1984年元旦,中央電視台領導經過研究,最終選擇同意張明敏來北京演出。黃一鶴得到這個消息以後,非常高興,馬上開始安排相關事宜。

張明敏‍

但張明敏本人接到邀請後卻有些猶豫,而且公司的態度也很消極,一方面是當時內地還沒有開放,商業氣息不夠濃厚;另一方面是當時央視“春晚”的影響力還比較小,作為一個香港歌手上春晚,能不能被內地的觀眾接受呢?

張明敏為此整整糾結了4個月,最終她的母親選擇支持他去,她的母親是印尼華僑,她勸兒子說:“兒子,你趕快去!去實現你的願望!你的出路就是普通話,內地這麼多觀眾,你為什麼不去呢?”

張明敏於是決定接受邀請,並來到了北京。因為這是內地和港台演員的第一次合作,雙方對彼此都不夠了解,這讓張明敏感到很不適應,剛來的那幾天,他幾乎不怎麼出門,都是在房間里呆著。

有一天晚上,張明敏口渴了想喝可口可樂,但服務員卻聽不懂他的廣東話,他只好打電話給黃一鶴,黃一鶴也沒聽說過可樂,而且當時賓館裡根本沒有可樂,也沒有冰箱,張明敏最終只好喝了其它的飲料。

張明敏

當來到排練的場地後,張明敏又吃了一驚,當時大陸的舞台演出籌備技術與香港的差距非常大。彩排時,張明敏拿著麥克風唱出第一句歌詞時,就被自己的聲音嚇到了,因為這個水平的音效,在當時的香港幾乎只可以用來開大會、報個幕而已。

中午吃飯時,張明敏發現自己和其他工作人員吃的盒飯不一樣,別人的是5毛錢,而他的差不多要10元,這讓他非常感動,他決心一定要把歌在春晚上唱好。

1984年的春晚,張明敏身穿中山裝登上了舞台,他演唱的《我的中國心》打動了億萬中國人的心。當時,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艱苦談判正進行到緊張的第二階段,隨著他“河山只在我夢縈,祖國已多年未親近……”的歌聲,觀眾的眼睛裡都充滿了淚水。

延伸閱讀  最長通話74分鐘!這對夫妻為啥那麼好嗑?

張明敏

當時還有很多港澳同胞、海外僑胞通過電視機觀看了張明敏的表演,他們也被感動得熱淚盈眶。一位南美洲的老華僑激動地給電視台打電話說:“這首歌太動人了,唱出了海外赤子的心聲,這是普天之下炎黃子孫的共同心聲啊!”

張明敏後來回憶1984年春晚時,曾激動地說:“上春晚,演唱《我的中國心》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它不但給了我的事業一個支撐點,還讓我從一個平民百姓成為一個能參與特區政府選舉的委員,最重要的是它讓中國心完全融入了我的血液,之後,我人生中的每一個選擇和每一件事情都是由這顆中國心所決定。”

儘管張明敏通過春晚在內地一舉成名,但由於香港當時還沒有回歸,靠唱國語歌曲走紅內地的他在香港依然沒有多大名氣,為了維持生計,他只能繼續當了一段時間電子錶廠的工人。

1984年8月,張明敏應《北京青年報》的邀請,作為第一位香港歌星,在首都舉行個人演唱會,並為當時全國開展的“愛我中華,修我長城”活動舉行了義演。

1986年,當張明敏得知北京成功獲得亞運會的舉辦權以後,他的民族激情馬上被點燃了,他決定來到內地為亞運會進行義演,並不惜賣掉自己的房子和汽車籌措資金,隨後他動用了3輛大貨車裝運音響器材,帶著一行60多人,歷時1年多,走了內地的24個城市,開了150場演唱會,演出獲得了空前的成功,共籌集善款60多萬元,他將這些錢全部捐給了北京月壇體育館。

張明敏進行義演

20世紀90年代初,張明敏開始經商,他曾辦過歌廳、酒吧、公共關係公司和廣告公司,卻都以失敗告終。他也試著參加影視演出,曾在1984年在電影《笑傲江湖》中出演了一個不出名的小角色,結果上鏡了2分鐘,導演卻對他說:“張明敏,你演不了戲!”他自己也認為沒有感覺,所以從此不再演戲。

儘管生意沒有做成功,但後面的十幾年裡,張明敏積極借助自己的名望,為推動中港兩地青年的交流、促進香港的平穩過渡,做了大量有意義的社會工作。由於他的傑出貢獻,1996年,張明敏被推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

如今的張明敏,已經成為了香港一家上市生物科技公司的執行董事,主要從事幹細胞應用的研究,用於醫治壞血病和器官移植。因為專注於公司的事業和社會活動,張明敏越來越忙,唱歌對他來說,逐漸成為了一個業餘愛好。

2008年2月21日,探月衛星“嫦娥一號”將32首經典音樂帶到了月球,《我的中國心》就名列其中。 2012年,時隔28年以後,張明敏又一次登上春晚,再次演唱了《我的中國心》。

張明敏在2012年再次上春晚

去年春節期間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牽動著無數人的心,張明敏也與全國人民一樣,在牽掛中也不忘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他專門錄製了一首抗疫歌曲,他在歌裡唱道:“抗擊疫情,我們能!中華民族,我們能!有你有我,我們能!我是張明敏,中國加油!”

延伸閱讀  盛裝結局中顧明山是大BOSS?陳赫演得讓人厭,宋佳王耀慶一贊一恨

後來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推出了一首抗疫公益歌曲《堅信愛會贏》,在這首歌的粵語版裡,張明敏共有四句獨唱歌詞,當他接到這個演唱任務後,由於正值疫情當頭的特殊時期,臨時到哪兒去找錄音棚成為難題。最終在老朋友的幫助下,他才費盡周折找到了錄音棚。經過張明敏等人的“雲製作”,這首《堅信愛會贏》得以最快速度面世,並傳唱一時。

張明敏(右下)錄製抗疫歌曲

如今已經65歲的張明敏依然在為內地和香港的交流而不斷奔走著,他曾滿懷信心地說:“祖國好,香港肯定好,這是誰都明白的常識,沿海開放城市中,香港的條件最好,今後的發展也肯定最快!”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