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藝術家六小齡童的墮落史,和他背後的“財富密碼”


每年暑假都會重播無數遍的86版《西遊記》,無疑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回憶。

其中的齊天大聖孫悟空,不知是多少人的童年偶像呢。

後來還有各種各樣的影視作品都有過孫悟空的形象。

還有很多以齊天大聖為主角的電影電視劇。

但在大多數觀眾心目中,還是86版《西遊記》中的孫悟空最為經典。

飾演這一角色的,就是我們熟知的六小齡童。

這樣一位演技精湛的老戲骨,也曾是德藝雙馨的藝術家。

同樣是一個角色吃一輩子的濟公游本昌。

他把角色帶進了生活,遊戲人間,享受生活。

六小齡童也把角色帶進了生活,但他卻因此膨脹、目中無人。

“什麼叫國際影星啊?”

一個後仰,有種“藐視眾人”的感覺,像極了他口中的國際巨星。

除了膨脹,他還時時不忘“撈錢”。

在86版《西遊記》導演楊潔的葬禮追悼會上,六小齡童還宣傳了一下自己的新電影。

一邊批判著“改變不是亂編”,一邊自己代言著手機遊戲。

六小齡童在他自己不斷地作妖下,很好地詮釋了“人是怎麼變成猴的”。

一步步從受人尊敬淪落到了萬人嫌棄、晚節不保……

01.

六小齡童本名章金萊,1959年出生在上海,祖籍浙江紹興。

他們家族向前幾輩都是猴戲演員,“章式猴戲”有著世家傳承。

六小齡童的父親章宗義,是一位戲曲大師,專攻武生。

最著名的角色,當然也是孫悟空,有著“南派猴王”之稱。

章宗義的藝名為“六齡童”,六小齡童名字的來歷就一目了然了。

其實六小齡童家中兄弟姐妹共11個,6個男孩5個女孩,他排老么。

本來這輩的“猴王”傳承是在他的二哥小六齡童章金星身上。

但可惜,天賦異禀的小六齡童在17歲時因白血病不幸離世。

這個時候,六小齡童才剛剛7歲,無奈之下,父親把傳承的希望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好在六小齡童自幼對猴戲耳濡目染,對父親和二哥的表演精髓也學了不少,

而且,為了能有更好的戲劇表現,章家在自己家裡養了幾十隻猴子。

年幼時的六小齡童就常常和他們嬉戲玩耍。

他漸漸長大後,也刻苦鑽研過猴子的每一種神態、每一個動作。

為他日後讓86版“齊天大聖”成為難以超越的經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76年,六小齡童高中畢業後,考入浙江崑劇團藝校。

子承父業,學習起了武生的行當,也演過很多傳統戲劇。

比如《三岔口》中的任堂惠,《伐子都》中的子都等等。

但他最喜歡也是最擅長的,仍是各種猴戲。

02.

六小齡童在眾多新編猴戲崑曲,如《龍宮借寶》、《悟空借扇》等劇目中,都扮演孫悟空這一角色。

1981年,出演了個人首部電影《阿Q正傳》,在劇中飾演革命黨的一員。

雖然不是主演,但22歲的六小齡童也算是正式踏入了演藝圈。

延伸閱讀  《我的前半生2》將開機,劉濤靳東再次合作,卻也有遺憾

我們常說的86版《西遊記》,是1986年上映的。

但事實上,早在1982年,就開機拍攝了。

導演楊潔在選角時,遲遲找不到合適的孫悟空的演員。

在全國范圍裡物色了各派猴王后,最後找到了六齡童。

於是他推薦了自己的兒子章金萊,這個時候,他的藝名還沒有定下來。

作為猴王世家的傳承人,章金萊沒有讓父親失望。

從表情眼神、到靈動身形,他的表現,震驚了試鏡時所有的在場人員。

導演楊潔毫不猶豫地簽下了他。

在通過了《西遊記》劇組的試鏡後,父親按照家族傳統為他取了藝名。

“小六齡童”的名號已經跟著他二哥離開了,所以調換順序,“六小齡童”誕生了。

拍攝《西遊記》時,條件非常艱苦,但大家都有著一腔熱血。

楊潔帶著《西遊記》劇組,跋涉10餘萬公里,穿過中國26個省市,只用1台攝像機,成就了一代傳奇。

在接受采訪時,楊潔感慨道:“《西遊記》的拍攝真的像取經一樣,經歷了太多磨難。”

但好事多磨,好在劇組全體人員的努力沒有白費。

1986年播出後,創下了收視率89.4%的神話。

《西遊記》一經播出,就吸引了全國人民的眼球。

甚至很多只出場過一兩次的角色和演員,都火了起來。

更不用說劇中的絕對主角齊天大聖孫悟空。

可就這樣一部傳奇級別的電視劇,卻成為了導演楊潔心中的結和永遠的痛。

03.

楊潔曾告誡過師徒四人,“不要忘記是整個劇組成就了你們。”

1987年,爆火的劇組受到了新加坡方面的邀請。

楊潔十分高興,組織了出國的訓練計劃。

可臨近出國時,六小齡童帶頭和其他師徒三人以各種理由開始“曠工”。

甚至直接偷跑到其他城市參加了一場商演,拿了豐厚的報酬,沒有分給劇組其他人員一分錢。

楊潔當然因此勃然大怒,怒斥這幾個人不顧集體利益,只求自己發展。

六小齡童甚至帶頭去了央視台長面前污衊楊潔。

還孤立排斥起了楊潔,差點讓她失去了工作。

但在拍攝《西遊記續集》時,他們發現缺少了楊潔作為導演,很難有所作為。

於是幾個人上門求楊潔原諒,甚至不惜下跪。

就這樣,楊潔導演心軟了下來,再加上她心中的“西遊夢”仍沒有熄滅,重新回到了劇組。

楊潔算是原諒了幾個人的年少輕狂,但卻沒能阻止六小齡童日益膨脹的野心。

隨著《西遊記》的熱播,後續出現了各種致敬或是改編的作品。

但如果提到孫悟空,我們第一時間一定能想到六小齡童。

可他們畢竟是兩個人。

只是六小齡童固執地認為自己就是孫悟空,至少是孫悟空的絕對代言人。

04.

六小齡童在接受采訪時對《七龍珠》進行了怒斥,說那不是我們民族的東西。

在形容這部動漫時,他用了一句“乍毛乍鬼”來嘲諷。

甚至這個詞都因為他而火了起來。

延伸閱讀  最近值得看的五部電影,每一部都好評如潮,錯過一部都是遺憾!

不過《七龍珠》其實只借用了孫悟空的形象,作品和《西遊記》幾乎沒有關係。

但這或許是因為六小齡童的民族大義,不太願意接受其他國家的改編。

這勉強還能讓人接受。

但他還嘲諷起了周星馳版本的《大話西遊》。

因為孫悟空在劇中的戀愛,他直接用了“人妖不分,是非顛倒”這樣的詞語。

他在節目中公然批評周星馳,說《大話西遊》這樣的電影侮辱國粹。

甚至要求周星馳向全國人民謝罪。

不過顯然六小齡童只對電視劇版本的《西遊記》有研究,對原著的了解不深。

陳道明老師直接指出孫悟空在古老的善本里,就是個色猴。

一席話說的六小齡童啞口無言。

但他對於別人的各種改版,還是堅持著“改編不是亂編,細說不是胡說”的觀點。

某公司做了一個孫悟空形象的遊戲,並以此為宣傳。

六小齡童認為這家公司侮辱了孫悟空的形象,也就是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權。

但這種控訴理所應當的沒有結果,因為這個角色是遊戲公司自主設計開發的。

六小齡童根本不是孫悟空,自然也沒有肖像權受損。

結果轉眼間,六小齡童就接起了遊戲的代言。

不論是皮鞋還是熱水器想要用孫悟空的形像打廣告。

找到他六小齡童,就通通不再是“亂編”。

甚至六小齡童還自己主編了一本《西遊記》。

對原著進行了一番刪減,加上了他自己對西遊記的理解和點評。

又收穫了一筆出版費。

簽字售書的時候,粉絲們跟著他的名號大量前來。

他簽名動作飛快,一看就是經過了無數次練習。

可簽完字丟書就像丟垃圾一樣,隨手一扔就結束了。

簽出的字,也是很難辨認。

不是資深的粉絲,還真認不出來他簽了什麼。

當然,如果硬要解釋的話,畢竟他是知名人物,想要得到簽名的人肯定很多。

為了後面還在等待的粉絲,每一個都只能簽快一些。

這也勉強能讓人理解。

05.

2009年,正巧是六小齡童50歲生日那天。

沙師弟的扮演者閆懷禮卻不幸逝世。

師徒幾人紛紛前來送行,六小齡童還含淚表示“大師兄以後不過生日了。”

之後他在社交媒體上緬懷自己的“師弟”,結果還不忘宣傳一下自己的新電影。

到了2017年,導演楊潔因心髒病去世。

多年未聯繫的六小齡童現身追悼會現場。

在接受采訪時,六小齡童對楊潔送上了至高的讚揚:

“她不光是我的恩師,也是我藝術和人生道路上的老師,她可以說是本世紀中國最傑出最偉大的女導演。”

可接著話鋒一轉,

“用我下半年即將開拍的、中美合拍的《西遊記》電影,來告慰我們的楊潔導演。”

延伸閱讀  美貌與智慧兼具的著裝會嚇走直男?艾瑪沃森詮釋約會裝這樣穿才對

同一年,也是吳承恩逝世435週年。

六小齡童來到了吳承恩故居,參加了以他自己為原型的齊天大聖蠟像落成儀式。

更甚者,吳承恩故居門前的廣場,也被命名為“六小齡童廣場”。

故居的牆上還掛滿了各種六小齡童的宣傳海報。

他自己扛著金箍棒,遊走在各個高校的禮堂中。

甚至還去到了國外演出演講。

為了宣傳自己,六小齡童在很多場合表明86版《西遊記》全程都是他拍攝,從未用過替身。

的確劇中大部分,甚至是很多吊威亞等危險動作,都是演員自己完成。

但其實孫悟空也不是從未使用過替身。

甚至是在他成為“齊天大聖”之前,第一集《猴王初問世》中,就使用了替身。

一是風浪太大,劇組不放心六小齡童來劃木筏。

二是六小齡童本身的水性也的確不太好,海裡又水深危險。

所以劇組找了當地水性很好的漁民來客串了一把孫悟空。

而這位“替身”也的確不辱使命,一次成功。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替身徐霆雷,是在六小齡童腳腕受傷無法出鏡時臨時代替的。

他是雲南京劇學院的高材生,在雲南石林的拍攝很多都是由徐霆雷完成的。

兩次使用替身都是無可奈何之舉,而且影視行業使用替身也算是正常。

可六小齡童就是死活不願意承認。

甚至一次商業活動中,徐霆雷以曾經孫悟空扮演者的身份參加。

六小齡童知道後大發雷霆,找到徐霆雷禁止他對外提及替身之事情。

更是威脅他,如果再公開提及,就會對他進行起訴。

或許曾經的六小齡童真的有過對“西遊記文化”的保護。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慢慢變了,他把《西遊記》、孫悟空當成了他的私有財產。

取得真經的孫悟空成了“鬥戰勝佛”,因懲惡揚善走上了神壇;

想要賺錢的章金萊成了“跳梁小丑”,因追名逐利跌落了神壇。

曾經那位老藝術家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實在是令人惋惜。

他的自私和過度膨脹讓大家不滿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我們也不能忘記,他和《西遊記》劇組,曾經在那麼艱苦的條件下,創作出這樣一部經典的作品,飾演了“齊天大聖”這一經典的角色。

只能希望六小齡童老師能夠重新回到正途,再為觀眾們帶來更多更好的作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