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別人的壞說就是堵了自己認識世界的一條路!

   

有位投資人打算給一個小公司投資1000萬美金,

當他跟這個公司主管聊天的時候,

卻意外聽見這位主管抱怨手下員工能力很差,公司副總心胸狹窄。

這個投資人立刻告訴他說:我覺得投資你們公司的風險太大了,你找別人融資吧,再見!

   

這位投資人堅持的一個做人原則:永遠不要在背後說別人的壞話。

一個小缺點能讓你失去成功的機會!

如果一個人能在背後誇獎別人,能坦誠說出自己的缺點,

那麼說明這個人充滿愛心和正義感,有很強自省能力,敢於直面現實。

這樣的人能力一般都很強。

要想獲得別人的信賴,就要做到:

從不在背後說人壞說、從來都不傳播流言蜚語、

學會由衷的讚嘆別人、容忍別人的不好、從不狗眼看人低。

    

一個經常與卡耐基往來的熟人對卡耐基說: “我從沒聽你說過一句別人的壞話。” 

卡耐基認為這是人與人之間最好的讚美之一,

但他並不引以為榮,因為他曾經有過在背後傷人的教訓。

不過他一直把這樣的讚美放在心中,

因為他確實非常努力地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

    

但是,對於那些專門揭他人之短、

傳他人之私的“長舌頭”或“大嘴巴”而言,

搬弄是非往往是他們心存隱疾的表現。

從精神分析理論來看,亂嚼舌根與謾罵他人是一種“殺人不見血”的攻擊行為。

喜歡在背後說別人壞話的人一般都缺乏自信,沒有安全感。

需要靠否定別人來尋求安慰,

他會不斷尋找別人的缺點和失敗以證明自己比別人強大。

   

嚼舌者常常有意無意地披上冠冕堂皇的外衣,

偷偷告訴你某某曾說過你的壞話,某某心術不正。

這種人很難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不能對受傷害者產生同情,

卻往往以他人的痛苦和不幸為樂,藉此襯托自己的高尚。

背後說人壞話者一般很難找到真正的朋友。

友誼發展中的秘密分享,既包括前期與別人分享第三者的秘密,

也包括更進一步暴露自己的秘密。

然而,那些愛嚼舌根者不願意公開自己的秘密,

所以即使獲得友誼,也是淺層浮面的。

不僅如此,許多人聽完天花亂墜的閒話後,

會生怕自己也成為此人所咀嚼的“猛料”,從而對其退避三舍。

    

中國有句俗話:“寧在人前罵人,不在人後說人。”

沒有完美的人,人人都有缺點,別人有缺點有不足,

你可以當面指出讓他改正,但千萬不要當面不說背後亂說。

這樣的人,不僅會令被說者討厭,同樣也會令聽者討厭。

如今,不說刀下留人,要說嘴下饒人。

做好自己的事,管好自己的嘴,不要在背後說三道四。

沒有不透風的牆,終有一天你所說的那些話會傳到被說者的耳朵裡,

對他造成的傷害是你難以相像的。

寬容是善良,擁有愛心是善良,不亂說話也是一種善良。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父癌末住院治療,女兒半夜常聽見病房外「來回鐵鏈聲」…幾天後爸爸就逝世了!

社員 潘芸銨  分享一則關於我親生爸爸肺癌末期在安寧病房的靈異故事。

                                              

這故事大約是在7年前吧…蠻久的了,但過程仍深深的烙印在我腦海裡…

                            

【安寧病房之來回鐵鏈聲】

爸爸在還沒發病之前,我到他居住的地方去看他。

聊天聊到一半,突然從我爸身上看到不同的氣場顏色

以及身體默默發出一種是不可逆的危機訊息。

(我也不太會解釋那是什麼?

反正就是會給我看到一個非常不好的畫面就是了,

疑似像電視插播一樣一瞬間跑一個畫面給我)

(網路示意圖)

我就提醒爸爸近期一定要去醫院做身體檢查。

未料我爸不但不聽我的叮嚀,

還舉起手臂笑著告訴我說:哈哈~沒事啦!妳看我還那麼強壯!

我就半擔心的心情回家去了。

隔了一個月左右,我就聽到我弟說爸爸咳血痰進醫院檢查,

初診是開放式肺結核。

                     

(網路示意圖)                              

於是醫生就開了肺結核的藥給爸爸吃。

一般來說認真吃半年左右是可以完全康復的!

但沒有想到…我爸吃藥吃一週之後,發現不對!

因為他的頭出現劇烈的疼痛!

於是又回到醫院找醫生,醫生說他開的藥不可能會引起頭痛這個副作用。

然後就立刻安排替爸爸做一個詳細的身體檢查。

好了!檢查出來診斷是癌症末期。當天就做了住院安排。

我弟接到我爸的電話之後,也告訴了我們。

當然隔天我就去了醫院看我爸。

他住在一間隔離病房,我們必須要淨手+帶口罩進去。

我看到我爸正恍惚的半坐在病床上,我覺得奇怪就問爸爸怎麼了?

爸爸說醫生跟他講說他只剩三個月可以活…

我聽到後嚇一跳…心想這醫生也太急了吧…這麼快就直接告知病人了?!

不過我也沒有怪這醫生,

我知道他是站在醫療角度上做出有必要告知病人的權益。

爸爸住院大約隔了半個月左右就轉院,

我姑姑就安排爸爸轉到比較大型的醫院繼續接受治療,

做癌症切片,證實惡性腫瘤。

           

(網路示意圖)                                                     

當住在一般病房的時候,就一直非常的吵。

可能是因為癌症帶給他的身上的不適感,所以就一直不斷的罵人。

病人、護理師,都被他罵過一輪。

連我們過去看爸爸時,當然也沒有逃過呀!

把矛頭就指向我們。後來爸爸有跟我們說他頭真的很痛!真的很怕吵!

希望可以住在單人病房休息。

這家大型醫院的醫生告訴我們說…爸爸目前的狀況實在不適合開刀!

因為幾乎全肺部都是癌細胞所以不能開。

然後爸爸一直喊頭痛,醫生也有說頭痛是因為癌細胞轉移導致。

而且爸爸目前已經出現半邊癱瘓,

視力都受到影響,右肩上也出現外放式腫瘤。

就算切了,還是會持續成長,所以只能換藥。

就連肝臟也有發現腫瘤,驚訝發現快速成長0.3公分,還在持續成長中。

所以現在的最好治療就是做腦部電療,讓爸爸頭不要這麼痛。

我們聽了醫生的解釋之後,就開始做了一個最壞的心理準備。

唉…發現的時候真的實在是太晚了……

肺部是一個無聲的器官,要發現它真的很難!

                             

                     

(網路示意圖)

最後醫院說對爸爸所有醫療都無效之後,

我們姐弟還是接到了一張安寧緩和治療意願書。

簽了不插管,不急救,等等……

入住安寧病房之後,我幾乎跟我弟輪流交班去醫院過夜陪伴我爸爸。

當每次輪到我去醫院時,

我每天晚上都聽到病房外的清楚且沈重的鐵鏈聲。

有好幾次我都半瞇偷偷看著我爸的病床變化。

看到時常有兩位帶著鐵鏈以及手板都來我爸病房看著我爸。

我心裡知道這是祂們的例行公事,所以沒有出聲。

有一次半夜我又聽到鐵鏈聲出現,我就感覺到這次不同!

這個聲音來的非常急切。

接著我就聽到別的病房一直叫護理師跟醫生過去。

隔天我就看到他們家屬跟殯葬社的人員到那間病房去收大體。

我爸住院那段期間剛好遇到過年,

因為我是出嫁的女兒,必須要回婆家過年。

我弟也央求拜託可以請一位男看護來照護我爸幾天,他想要好好的睡覺。

雖然我爸跟我媽已經沒有婚姻關係了,

但是看在我們姐弟真的太辛苦,

所以自願代替我們姐弟暫時到醫院照顧我爸爸,

兩天之後就請到了一位男看護去照顧我爸。

                                              

在我爸往生的前一天,我在房間剛躺下來之後,

就聽到我爸的急切求救呼喊聲!

我就起來跟我老公說我聽到爸在叫我救他!

我們可以馬上去醫院嗎?

我老公看了一下時間,說現在已經快要12點了,明天再去吧!

快睡,不要想太多。我就只好聽話,躺下睡,真的很不好睡。

隔天一大早我老公就接到我弟的電話,說我爸快不行了!

要我們趕快到醫院一趟。我們就起身開車到醫院看我爸。

去看到我爸的時候,我有傻眼…

因為他的雙眼已經呈現是全面黃色的,眼球是凸的,

皮膚成焦黑色(電療導致)。

爸爸已經開始呈現意識不清,半醒半昏迷。

於是我們姐弟就協議好讓他睡覺好好離開…不要讓他太痛苦了。

大約七點多,我們全部的人都圍繞著爸爸的病床我傷心之餘,

還是有聽到那鐵鏈聲走到我爸的病床,似乎也是在等待我爸斷氣。

直到晚上八點多我就看到我爸的氣場顏色變了!

我就聽到鐵鏈聲慢慢消失。

就在我看到的前五分鐘被醫生宣佈斷氣時間。

病房外的殯葬社人員就進來處理我爸的大體準備進誦經室。

                                                           

但事後男看護有說…前天晚上他發現我爸突然沒有了氣息,很緊張!

就叫醫生來。醫生叫他要一直叫爸爸的名字叫他醒來。

醫生跟男看護喊了很久,才把我爸喊回來了。

我爸發病到往生其實還不到三個月就離開了!

相當快,只能說這種病症真的很可怕!

大家都要好好保重身體哦~

來源來自靈異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