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Apple Watch擋在面前 你們就不會做手錶了?



五年前的今天,蘋果第一代 Apple Watch
正式發售。五年後的今天,依然一個能打的對手都沒有。五年前的智能穿戴市場,還是世人眼中的一片藍海。這裡原本是
Fitbit、Pebble、Misfit 等小廠們打出的一片自留地,當嗅到蘋果入局的風聲,摩托羅拉、三星、華為、LG
等老牌大廠紛紛提前闖了進來,幾乎每家都擁有了自己的 “XX Watch”。

五年過後的智能穿戴,早就離開風口八丈遠。只剩下家大業大的華為、三星、小米,還在矢志不渝地持續更新著(沒什麼存在感的)手錶產品線。可穿戴市場的焦點轉移到了真無線耳機身上,再沒有人把智能手錶當做一個高潛力市場。唯一成功站穩的新玩家,是小天才電話手錶。

    (2014 年,初代 Apple Watch 亮相)

(2014 年,初代 Apple Watch 亮相)

但偶爾還是有人不信邪,前不久 OPPO 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智能手錶,來猜猜看它叫什麼名字?

OPPO Watch!如此有新意的名字,你一定沒有猜到!

比名字更沒有新意的是賣相。除了所謂的雙曲面屏,OPPO Watch 和 Apple Watch 幾乎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別忘了,要是按國產手機廠商們的話術,Apple Watch 本來就是“四曲面 3D 玻璃”,OPPO Watch 無非就是把左右兩個曲面往下多“扯了扯”罷了。二者外觀之間的區別,基本就是 OPPO 雙曲面屏手機和 iPhone 全面屏手機,正面不亮屏時的區別。

(你能一眼看出它是 OPPO 的 Watch 嗎?)

(你能一眼看出它是 OPPO 的 Watch 嗎?)

有人非要說它們明明長得不一樣阿。也沒錯,如果你是一位 3 米開外肉眼區分 iPhone X/Xs/11Pro、對 OPPO/vivo/Reno/NEX 如數家珍的數碼愛好者,確實這一星半點的區別已經足夠稱作“不一樣”。但你如果是一個普通人(顯然這個可能要遠大於前者),OPPO Watch 和 Apple Watch 在你眼裡一個樣,沒人能夠責怪你哪怕一個字。

但我並不是在責怪 OPPO,因為它只是除蘋果外智能手錶市場現狀的例子之一。放眼如今仍在更新的智能手錶產品,除了彷彿刻意與蘋果區分的圓錶盤陣營,剩下清一色是方形錶盤的 “山寨 Apple Watch” 模樣。

其實早就有人對 Apple Watch 的方形錶盤看不過眼了,早在 Apple Watch 誕生之初,摩托羅拉就以一款圓錶盤的 Moto 360,博得了不少 “Apple Watch 方錶盤反對者”的歡心。之後的歲月裡,但凡有一款圓錶盤的智能手錶問世,典型如三星 Galaxy Watch、LG Watch,總會有一批人為之叫好,同時夾雜著對 Apple Watch 方錶盤“不像表”的批判。

Apple Watch擋在面前 你們就不會做手錶了? 1

但問題的關鍵是——得是對手錶(不帶“智能”)的了解多麼淺薄,才會有“手錶就應該是圓形”這樣的誤會?圓形錶盤確實是主流,但手錶這個世界,早就走出“以主流為主”的時代了。

單單只說方形錶盤,豪雅Monaco,方的;卡地亞Santos,方的;愛馬仕 Carré H,方的;格拉蘇蒂Vintage 系列,方的;伯爵 Upstream,方的;積家Reverso,長方形;雷達,大半都是方的;Richard Mille,方錶盤常有……還用再多說什麼嗎?以上還只是形成了系列的錶款,沒算單獨設計的方形表。其實上到百達翡麗,下到天梭精工,絕大多數手錶大牌們,方形錶盤都是不會被遺忘的設計之一。但凡對手錶有點了解,怎麼也說不出 “Apple Watch 是方錶盤所以不像表”這種蠢話。

    (方形手錶不要太常見)

(方形手錶不要太常見)

然而智能手錶的設計師們被唬住了,他們覺得自己眼前只剩下了兩條路:要么跟隨Apple Watch 做方形錶盤,要么反Apple Watch 而行做圓形錶盤——彷彿這樣就能“像一塊表”了,殊不知“方形不像表”本就是個偽命題。

朋友,如果你在動筆設計你的智能手錶時,稍微買幾本腕錶雜誌、多刷刷腕錶論壇、多逛逛SKP/K11,就會明白,手錶這樣高度用以凸顯個性的產品,怎麼可能只局限於或方或圓呢?

當然,和以往的手錶不同之處在於,智能手錶的錶盤設計,必須要考慮到屏幕內容顯示的需要。所以錶盤形狀的設計,應該盡可能向著利於信息閱讀的方向,進一步講就是上下寬度盡可能一致,以利於文本顯示。在這個框架下,方形是最有利的形狀,而圓形幾乎是最不利的形狀之一。

(方形更利於閱讀文本,這是肯定的)

(方形更利於閱讀文本,這是肯定的)

有了這個框架,再去審視已經存在過的手錶錶盤形狀,你會發現:既不是方形、也不是圓形、比圓形更利於信息顯示、比方形更具辨識度的選擇,有的是。

隨意舉幾個栗子。

上面所說的方形錶盤其實很籠統,像同樣是正方形錶盤,豪雅Monaco 是四角鋒利的正方形,愛馬仕 Carré H 是圓角矩形,而豪雅的另一款Silverstone、格拉蘇蒂Vintage 已經像是方圓結合,積家Reverso 代表了四邊平直的長方形。僅僅是一個方形,已經能被塑造成多種形像多種面孔。

(豪雅 Silverstone、積家、格拉蘇蒂)

(豪雅 Silverstone、積家、格拉蘇蒂)

在主流錶盤形狀中,除了方、圓之外,酒桶型是另一大陣營。酒桶型錶盤歷史悠久,像百達翡麗、江詩丹頓、寶璣、法蘭克穆、浪琴,產品序列中都常備酒桶型錶款。新興品牌中,Richard Mille 最慣用的就是酒桶型錶盤。

(法蘭克穆的酒桶型腕錶)

(法蘭克穆的酒桶型腕錶)

在方形和圓形之外,還有更多適於智能手錶借鑒的異形。我們熟悉的卡西歐 G-SHOCK,一種已被驗證可用於文本顯示的橫向八邊形。百達翡麗著名的鸚鵡螺,一種你說不上來是方還是圓的形狀。另一著名錶款愛彼皇家橡樹,正八邊形。被寶格麗收購的 Daniel Roth,品牌標籤是一種左右切邊後的圓形。

(Daniel Roth 這個造型其實很適合智能手錶)

(Daniel Roth 這個造型其實很適合智能手錶)

你看,想要一種既區別於 Apple Watch、又比圓形更適合屏幕顯示的錶盤形狀,不完全統計已經有了這麼多選擇。為什麼非要在“非方即圓”的問題上過不去呢?你委派去做智能手錶的設計師,真的了解手錶與手機有什麼區別嗎?真的有花點時間去研究手錶設計的百年發展嗎?

我並不是說哪家品牌的 “XX Watch” 換一個獨特的造型,就能夠和 Apple Watch 掰手腕了。但你可以看到,進入到一個自己未曾染指過的市場,卻連最基本的功課都沒有研究透徹,你怎麼指望這些“Watch 們”能與先天有優勢(比如生態,比如資源)的蘋果搶市場。

要真的從市場引領者口中搶食,先把自己正在做的品類了解透徹是必須的,除非你想的是刷個存在感就夠。